那死去的人們,就是萊恩果實能力下的祭品。

柏莎拿著幾張照片,身體微微發顫。照片中記錄的,正是風鈴鎮被血洗的畫面。

羅奇突然抬頭看向烏拉諾斯:「你都在場?」

「不錯。」烏拉諾斯點頭承認。

「你就眼睜睜看著,並記錄下來?」羅奇有些不解,烏拉諾斯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冷血的人。

烏拉諾斯不變的表情終於有所鬆動:「那時的我沒有力量抵抗國王軍,只能靠能力偷偷將這些記錄下來。」

羅奇點點頭:「那麼現在你將這些照片給我看的意義呢?要知道,我是個海賊,而且並不是塔思科人。」

烏拉諾斯認真的看著羅奇:「不,這些事情,跟你有關係的。」

說著,烏拉諾斯伸手從懷中取出了一本泛黃的畫冊,他將畫冊遞給羅奇。

羅奇伸手接過,看到了畫冊的名字《死神·塔納蘇斯》。

畫冊是在南海發行的,翻開畫冊的首頁,羅奇便看到了一個有著黑色羽翼,浮空飛行的漫畫小人。

在小人的身邊,有著一座巨大的祭壇,祭壇下是大量頂禮膜拜的人們。

小人的名字,就叫塔納蘇斯!

《死神·塔納蘇斯》。

記載的是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那是距今400多年以前的故事。

在南海的某個國家,人們崇拜神靈,於是建造了各種各樣的祭壇。

逢年過節之時,人們會舉辦祭祀,為神靈獻上祭品,希望得到神靈的庇護。

這個國家的國王,卻從小就不相信神靈的存在,他認為這一切都是騙人的。

於是他在祭祀之時,會跳上祭台高聲辱罵,破壞。

人們崇拜的神靈,從來沒有降臨下任何的懲罰。

於是,國王更加肆無忌憚,人們也逐漸將神靈忘卻,祭壇也慢慢變的破敗,荒廢。

直到某一天,另一個國家對某國發動了侵略,國王軍的潰敗,讓人們陷入了絕望。

一個小女孩,在絕望之中,想到了神靈。

她將希望寄托在了神靈的庇護上,她爬上了一處荒草叢生的祭壇,以自己為祭品,許下了她的願望。

如果神靈真的存在,哪怕是死神也好,只要將入侵者驅逐,她將終生侍奉神靈。

她的願望實現了,神靈真的出現了。

死神,塔納蘇斯,回應了小女孩的祈禱。

祭壇上方的天空誕生了大量的金色火焰,祭壇附近的大地,燃燒起了冰冷的幽藍之火。

死神在黑羽紛飛中,出現在了祭壇上。

他高舉起手中黑色的大劍,對入侵者降下了神罰。

入侵者悔恨的倒在火焰中,國民們對著死神塔納蘇斯恭敬的跪下,感謝來自神靈的庇護。

——《南海民間故事》

羅奇將畫冊翻完,他確信,這個名字叫塔納蘇斯的人,就是曾經人人果實死神型的能力者。

「那個國家,是塔羅,也是現在塔思科王國的前身。」烏拉諾斯鏡片上閃爍著光芒:「而你,就是塔納蘇斯!是曾經守護這裡的神靈!」

「不,我是羅奇,是海賊。」羅奇搖搖頭,他很清楚了解自己,更知道那所謂的神靈,只是果實能力者。

烏拉諾斯鏡片上反射出智慧的光芒:「我知道你是羅奇,是海賊,但你也是塔納蘇斯,是死神。」

「對於這個國家的很多人來說,他們從小都有聽過,或者看過塔納蘇斯的故事。」

「你的出現,讓人們產生了希望,認為當危機來臨之時,神靈會再次降下庇護。」

「然後呢?」羅奇聳聳肩,拿起照片晃了晃。

就算這個國家的人,將自己當成救世主又能如何?羅奇要做的從來不是冒充神靈,或者成為英雄。

「所以革命軍想和你合作。」烏拉諾斯說出了他的目的。

羅奇沉思了起來。

革命軍的目的很簡單,羅奇略一思索,就明白了。

萊恩建造祭壇,對國民的解釋,是因為崇拜神靈,和神靈能夠庇護這個國家。

三年前羅奇以死神形態出現,證明了萊恩的正確,讓本來內心有過波動的國王軍,完全投靠了萊恩。

這個國家的人,對神靈的崇拜,超出了羅奇的預期。

這從當年他只是在戰場露面,就能阻止戰爭可見一斑。

所謂的革命軍,想要擊敗萊恩,最大的威脅既不是康莫帶領的海賊,也不是萊恩本人。

而是塔思科的軍隊。

「你是想讓我以死神的樣子,阻擋萊恩,從而策反國王軍?」羅奇說出自己的猜測。

烏拉諾斯同意的點點頭:「萊恩所謂的神靈都是偽造的,而你對國民來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真正神靈,是曾經庇護過人們的存在。」

「如果你能出現,並將矛頭指向萊恩,那麼不光國王軍會動搖,革命軍和國民也會受到鼓舞。」

「可這樣,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羅奇可不會當免費的勞動力。 「錢,船,聲望。」烏拉諾斯說道。

前兩樣東西對羅奇來說,很有吸引力。至於聲望,羅奇又不會定居在這裡,他的目標可是大海。

「現在的塔思科能拿出多少錢?」羅奇帶著幾分懷疑。

烏拉諾知道羅奇之前的目標,是費托斯手裡的財寶。

但不知道羅奇曾得到過,並又將財寶交給了費托斯。

他還知道,羅奇是一個沒有自己海賊船的新人海賊。

所以在來之前,烏拉諾斯就已經準備好了許諾的報酬。

他不知道羅奇這麼問的意義,但還是堅持的說道:「會是一個讓你滿意的價格。」

羅奇認真的打量著他:「和費托斯手裡的財寶比呢?」

烏拉諾斯沉默了,革命軍並沒有那麼多的資金,那倆箱財寶可是曾經的天上金。

「你會一直是海軍嗎?」羅奇的話,充滿了跳躍性,他突然對烏拉諾斯說道。

烏拉諾斯不明白羅奇的用意,但還是想了一下說道:「不會。」

烏拉諾斯沒有說明原因,但他的回答很肯定。

羅奇笑了起來:「好,你們的條件我答應了,但我也有一個條件。」

「什麼?」烏拉諾斯有些緊張,他其實不能全權代表叛軍,但還是表現平靜的詢問。

羅奇態度的轉變,烏拉諾斯有些搞不懂,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將羅奇拉入這場戰爭。

「你們革命軍,呃,這名字還真讓人不爽。」羅奇吐槽了一句才接著說道:「你們在奧特有情報人員嗎?」

「有。」烏拉諾斯肯定的點頭。

「我想讓你們打探一下柏莎母親的消息。」羅奇說出自己的條件。

其實不論有沒有烏拉諾斯,羅奇都會前往奧特,至於幫助叛軍,能夠噁心萊恩,羅奇還是願意的。

柏莎輕輕拽了羅奇的衣角一下,小聲說道:「謝謝。」

羅奇對她投以一個寬慰的笑容。

「可以。」烏拉諾斯很輕易的答應了下來:「但最好你能提供一些確切的消息。」

柏莎趕緊上前,將脖子上的項鏈摘了下來,打開項鏈上的吊墜,裡面有著一張很小的全家福。

烏拉諾斯看了一眼,就將吊墜還給了柏莎,而他手中則出現了一張放大了的柏莎全家福照片。

「等我們抵達奧特,會有人將情報送來。」烏拉諾斯說著,將照片放在了加拉鎮祭壇廢墟的最高處,並用一塊石頭壓住。

只是照片中的柏莎母親,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一時他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等一下。」柏莎發揮了她找關鍵的能力:「什麼叫我們?你要跟我們一起走?」

烏拉諾斯推了推眼鏡,小心得瞄了一眼羅奇,他其實很想說,我也不想的。

「哈哈,正好,一起走人多熱鬧。」羅奇自來熟的一把摟住烏拉諾斯的肩膀。

他很看好這個人型照相機!

「來來來,大家拍張照紀念下。」羅奇就像得到了新玩具,悄悄在烏拉諾斯身上找快門。

烏拉諾斯臉徹底黑了,他在心底告訴自己。

等塔思科事了,一定要第一時間擺脫這個好奇心重,多動,又有些神經兮兮的海賊。

烏拉諾斯從來沒有和海賊長期近距離接觸過。

在海軍之中,他見到了很多海賊,但其中大部分都是為非作歹,無惡不作的傢伙。

他剿滅過很多這樣的海賊,所以在主觀上,他對海賊從來沒有好印象。

但一路隨羅奇走來,他發現海賊中還有另一種存在。

他們的目標,不是燒殺搶掠,而是「肆意妄為」。

烏拉諾斯並不排斥這種海賊,甚至有些羨慕他們。

一路上羅奇沒有都發現國王軍的痕迹,好奇之下詢問烏拉諾斯,才知道,原來萊恩在離開亞非亞小鎮后,就乘船朝奧特返回了。

奧特是塔思科的王城,同時也是一座有著港口的城市。

按照萊恩的航行速度推算,會在三天後抵達奧特。

而羅奇等人的速度,只會比萊恩快上不到一天。

也就是說,留給羅奇調查柏莎母親,到拯救其母親,只有短短的一天時間。

更關鍵的是,奧特早就已經進入到了禁嚴狀態。

王宮中心的祭壇也做好了準備,國王定下的祭祀之日,就是在三天後。

萊恩會在抵達奧特后的最短時間內,發動獻祭。

羅奇也曾問過烏拉諾斯,他不是將亞非亞小鎮發生的事情都照下來了么,只要將事件在奧特公布,萊恩必將被國民唾棄。

甚至之前風鈴鎮發生的事,也可以公布出去。

但烏拉諾斯的回答,讓羅奇無語。

風鈴鎮的慘劇,因為當時距離太遠,烏拉諾斯並沒有拍到能夠證明萊恩身份的照片。

萊恩也不會蠢到用國王軍發動屠殺。

烏拉諾斯能夠確定這些事情,也是因為亞非亞小鎮的戰鬥中,血色獻祭的源頭就是萊恩。

而亞非亞小鎮,烏拉諾斯拍下的照片,並不能證明萊恩對國民的屠殺,和萊恩與叛軍有勾結。

當時伽思珂帶領的叛軍沒有明顯的標示,而萊恩祭祀后召出的鬼神,公布出去,只會加深奧特人民對萊恩的擁護。

哪怕有人會聯想到當年的事情,但想說服大部分的人,卻很難。

轉身之後,我愛妳 這就導致,想要阻止萊恩的再次獻祭,只能在萊恩回到奧特后,正面擊敗他。

至於加拉鎮發生的事情,烏拉諾斯也做了解釋。

叛軍二首領對康莫早有懷疑,在康莫帶兵前往加拉鎮附近密林后,得到了密報,說康莫和萊恩有所勾結。

於是二首領就派人潛入加拉鎮,發現了加拉鎮中,國王軍的異常。

他們不但沒有對康莫率領的叛軍發動攻擊,甚至還主動收縮了兵力。

同時二首領在康莫手底下的探子,還看到了萊恩曾出現在康莫的營帳中。

於是在康莫率兵前往亞非亞小鎮時,二首領發動了變革,並組織人手對加拉鎮發動了突襲。

隨後亞非亞小鎮的消息傳了過來,二首領當夜便率眾前往康特,為阻止萊恩再次獻祭做準備。

……

在羅奇等人前往奧特的路上。

費托斯就被萊恩以叛國罪,在全國頒布通緝。

好在當時祭壇附近有大量海軍存在,費托斯聯繫上海軍后,又通過海軍高層,聯繫到了世界政府。

費托斯畢竟是塔思科的大貴族,哪怕這個貴族在世界政府看來微不足道。

但世界政府在對比海軍報告后,還是選擇認同了費托斯的說辭。

前提是,費托斯要儘快將天上金,派人送往聖地瑪麗喬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