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誰?其它學院的參賽高手當時也有已經來學院了,但他們住區在很遠的地方,不在這邊,那個人重傷能逃過去,還瞞過那麼多人?

好像也不符合。

千星皺眉,難道那晚那人還掩飾了手段和氣息?若是這樣,他還真有些無從查起。

至於實力,那人應該沒有隱藏什麼,真想殺他的,不可能留手。

他覺得此人很有可能擅長模仿偽裝或者改變氣息的手段。

忽然感覺到冷意臨近,氣勢洶洶的,千星一看來人,便知道壞了。

******2k閱讀網 來人是帝英,怒視千星,拔劍便又要比武,想要打人。

千星心虛,這段時間如痴如狂修行,竟然又忘了大家比賽前磨合戰陣的事情,哪怕偶爾去一次都行,他好像一次都沒再去過。

偶爾去和大家切磋交流一下,其實也是很不錯的。

三人行必有我師,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估計不少人又覺得他耍大牌,不好相處了,其實並沒有,他可是很隨和的好不好。

「英姑娘,好巧啊,我正準備去找你們練陣法呢,你怎麼來了?」千星笑道。

帝英小嘴張合,氣的半天無話說,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

「出手吧。」

「你要和我爭正領隊?」千星笑呵呵,「其實我不擅長干這事,你來好了,我配合你。」

「哼。」帝英哼道,這是侮辱她,說按實力就按實力,還用你讓。

千星納悶,這姑娘還真和他杠上了,招數都是為破解他的山河拳,實力還真進步不少,但他也在進步,他的山河拳千變萬化,哪有那麼容易破。

結果自然是千星勝了,千星感覺自己如今已經能比星辰榜前五百實力,而帝英應該是九百來名的樣子。

他倒是想讓,讓這好強女子勝一場,可對方也是年輕高手,都能感覺到,只覺得羞辱,差點和他拚命。

修鍊告一段落,資料看的差不多,千星也跑去參賽選手訓練場。

到了之後他看到青羽還在。

千星一笑,隨步走過去,青羽朋友不多,他也是一樣,江憶起在和他們同級的夥伴交流,無影更活躍,好像只有青羽這邊適合。

「咳咳,青羽兄。」千星微笑。

青羽靈兒瞥了一眼,沒有搭理他,和你很熟嗎。

到了之後千星才慢慢發現,他差點錯過大事。

起初的磨合期過後,大家各自修行之餘,已經開始練習真正戰陣,十分玄妙。

八陣圖,八重大陣,隨機變幻。

有人也對千星不滿,這什麼領隊呀,陣位上的隊長是最重要的,結果這個人天天不來。就連那個老牌道境導師都對千星很有意見,他向院長反應過,哪知院長根本不放心上,好像還很相信這個人。

作為老導師,他性情嚴肅,很不喜歡經常逃課的學生。

千星在這裡,也是年輕一輩,如今都算是他的學生。

「我早覺得這個猥瑣男不靠譜。」

千星聽到很是不滿,幾天不見,哥怎麼還又混個猥瑣名聲?能不能有點好的。

「既然來了,就好好和大家練習戰陣。」老導師沉著臉說道。

無影也沖這邊笑,「老大,很好玩的。」

不少人都是頗有微詞,大家可都有榮譽感的,然而很快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他們有的練了很久,尤其是實力稍低的,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掌握,更不用說熟練,千星一次便掌握,兩次便順溜,三次幾乎都比他們所有人熟了。

老導師站在一旁,久久無語,本來還打算好好說教一番千星,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結果一肚子話都憋在嘴邊,咽了回去,到最後捋著鬍鬚,欣慰笑起來。

神醫小獸妃 院長就是院長,院長教出來的弟子就是厲害。

「也沒有多難啊。」千星說道,「青羽姑娘,你說呢?」

「切,比我學的慢點。」青羽淡笑。

「咦,你認識我了?」千星笑看去。

「有病。」青羽靈兒沒好氣哼道。

很多人都投來崇拜目光,之前有不滿不服的,如今也都無話可說,領隊就是領隊。

接下來的時間,千星也經常過來,比賽在即。

慢慢的,千星和所有人都認識了,不少人也都過來向他請教,有請教戰陣的,也有請教武學的。

「早說過星哥很隨和的,人緣也很好。」千星很得意。

分手妻約 最後老導師更是讓千星做正領隊,經常逃課的人,短短几天時間,老導師已經完全改觀。青羽都懶得鄙視,此人臉龐太厚。

青羽實力不差,但相對來說,她有些高冷,也不算冷,就是那種自信的氣質,讓很多人不敢接近似的,她也懶得主動去和人說笑。

之前在外,她是男生裝扮,好奇千星很多,尤其是神通,如今在學院她是女生,自然也得矜持。

能和千星走在一起,也是兩人都極其出色,很多默契。

其實青羽並沒有那麼生人勿近,很隨和的,沒有一點倨傲,只是很多男人自慚形穢,最多暗戀一番。

連千星都暫且打不過,他們呢?少年人的自尊心啊。

這些時日八方城很熱鬧,各地知名學院都紛紛到來,數百之多,這還都是有資格來的,之前很多地方都小範圍比過,競爭過名額。

還有很多高手也都來這邊湊熱鬧,老輩強者年輕才俊都有,星辰榜強者都經常有人看到。

千星偶爾也和無影他們,再拉上青羽一些朋友,去城中見識過,甚至看到過星辰榜強者切磋,大開眼界。

今非昔比,他也不差,進入這個層次之後,才發現還是剛剛起步,很多星辰榜也並沒有多麼了不起。

不知不覺間,時間匆匆過,各大學院比賽的日子已經到了。

第一場便是團體賽,每個學院是一個整體,進入八方學院早就布置過的特殊地方萬重山比斗切磋。

因為學院較多,分為幾組比賽,他們抽中第一組,也就是馬上就要進入其中比賽,而對手是來自各地的各路精英,上百個學院隊伍,彼此都是對手。

千星也是熱血沸騰,想想都很期待。

規則很簡單,裡面隨機有藍旗,萬重山最頂有一個黃旗,每奪個藍旗加一百分,黃旗則是一千分,每死一個人,扣除十分,最後前二十進階,其餘都待定,還有機會。

所謂的死人,其實一般是假死,進入的人每個都會發放一個令牌,隨身帶著,感覺到危險,自己捏動令牌,便能被傳出,自己沒機會,令牌也會在危險時刻把你送出,一般都是安全的,但送出一人,隊伍分數便少很多。

八方學院這次是主場,帝豪代表在上面講話,不得不說還是很有派頭的,威嚴十足。

「最後再次提醒你們,修行路艱辛,任何都不能保證萬無一失,還是可能會有危險,你沒來得及捏動保命牌,令牌也沒來得及傳送,都是有可能的,雖然幾率極小,各自好自為之,若是擔憂,可以退出。」帝豪說道,「大家切磋交流,我們不提倡生死廝殺,若真遇到危險,不要不甘心,生命是自己的……」

千星他們都分到令牌,然後各自準備半個時辰。

千星換上學院統一服裝,不得不說十分騷氣,再看旁邊一個個都公子小姐的打扮,清一色白衣絲帶飄逸,男英俊女漂亮的,不知道還以為他們組隊去相親。

千星給帝浩老頭建議,這樣不太好,目標太明顯,結果老頭執著,他就是喜歡白衣,帥氣瀟洒,帥都要碾壓所有,驚艷四方。

至於目標明顯,這樣正好,搶他們的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打垮他們,我八方學院就是這麼霸氣,自古以來的傳統。

你小子想幹什麼,難不成摸著偷襲,敢這麼猥瑣,老夫打斷你的腿。帝浩義正言辭,千星很想說,論起猥瑣,我哪能跟您老相比。

這是老頭逼他穿的,不然當場挨揍。

穿上之後發現還不錯,就差個摺扇了,不然絕對是風流才子。

「青羽兄,你怎麼男裝打扮?」千星走過去。

「怎麼,看哥哥比你帥是不是覺得特不爽?」青羽靈兒甩頭,不知從哪還真弄來個摺扇搖著。

「不帥,美。」千星笑道。

「滾。」青羽靈兒輕啐。

「帝英姑娘……」兩人看到帝英走來,風風火火的女子估計也是第一次穿白衣,氣質柔和的差點沒認出。

「一會兒你們兩個好好帶隊。」帝英哼道。

「這是自然。」千星隨口道,「學院是我家,人人愛護它。」

「老大,嘿嘿,我這身可以吧。」無影跑來,小眼睛溜溜,「我決定了,以後就這造型了。」

「星哥。」江憶起也笑著走來。

「嗯,做好自己,量力就好。」千星說道。

「我知道,放心吧。」江憶起道。

「導師,你太帥了,人家越來越喜歡你了……」喜歡嬉鬧的白靈也跑來。

「白靈妹妹,其實無影哥哥也很帥的。」無影湊上去。

「猥瑣老鼠,離我遠點。」

「這怎麼行,放心,一會兒哥哥保護你。」

「真的,無影哥哥最好了。」

「哈哈,大家都這麼說。」

千星搖頭。

時間很快過去,大家該出發了。

一個個隊伍按照抽籤次序先後走向前面萬重山白霧,然後便全部消失其中。

千星早就感應過,他也聽過八方學院萬重山傳聞,但此時此刻,他都感受不到裡面情況,像是一個龐大的能量源,一切都封鎖了。

很快輪到他們,大家也都頗為激動,馬上就要與各路精英爭鋒,躍躍欲試。

千星和青羽帶隊,帝英不喜歡兩人,與王義荀玥壓陣後面,很快也進入萬重山。

****** 眼前白霧剎那變幻,他們已經進入萬重山。

再看周圍,之前那些進入的隊伍都不在眼前,大家明了,這類事情很常見,學院有些修鍊寶地都是如此,隊伍應是隨機傳送到不同方位。

隊伍內有人輕呼,這裡的重力大出很多倍,有些實力低的都不太適應。

萬重山,越往高處,重力還會越大,越難攀登,有高階班學院說道。

他們有的實力強大,也兼職導師,那都是已經經過萬重山考驗的。

千星看向前面,整個萬重山都被白霧環繞,肉眼看不出多遠,萬重山很大,如今還有特殊布置,他的草木視野在這裡還是有用的,但也被阻隔很多,只能注意到方圓十幾里的風吹草動。

他都如此,普通虛天估計能感應的要少出更多,單憑意識感應,一里都算多的。

在這裡都是一抹黑,與平常已經完全不同,全靠各路年輕高手臨場反應。

很多人都看向站在前面的千星,青羽靈兒淡笑,也看過去,領隊,帶隊走啊。

「走。」千星大手一揮,大步向前,「鳥翔陣。」

隊伍人員變動,行進速度驟然加快,這是早就磨合好的,千星既然是正領隊,大家沒有被打散之前,行動聽指揮。

雖然也有人覺得這指揮有些扯淡,初來乍到,這已經不是原本的萬重山,有強橫道法干擾,誰知還有什麼變數,這種情況大家應該戒備,有攻有防的戰陣行進,你直接用最快速度的鳥翔陣型,無功無防,遭遇襲擊都可能被直接打散。

每個同伴都是兄弟,即便按分數算,也不能落下,都是十分的。

一個隊伍的勝負取決很多,首先你得盡量的保證自己人不出事,不被傳送出去。

每個隊伍的人數都是三百來人,這都相當於三千分,若是直接打出去一半,那基本都輸了。

每個藍旗一百分,還得盡量奪取,為自己隊增加分數,最後就是萬重山最高處的那個黃旗,一千分,若是能夠奪到,那很有可能就贏了。

當然也不絕對,若你整個隊伍到最後都沒剩幾人,那估計還是得輸。

所以首先得保證隊伍戰陣完好,儘可能多留下,還要儘可能的奪旗。

這可是上百學院隊伍的爭鋒,誰敢說一定行,再厲害若是遭遇圍攻,也麻煩的很。

隊伍後面,一直看千星不爽,視作情敵的王義沉著臉,「小英,我看著小子根本就是胡亂指揮,十有**是姦細。」

「聽命令就是。」帝英哼道,「還有叫我帝英。」帝英也看著前面,那個傢伙若真胡亂讓隊伍大敗,她一定饒不了他。

但現在已經在戰場,既然那人是總領隊,他們便服從指揮,這是最基本的。

王義乾笑兩聲,再看前面千星的背影,更不爽了。

外面的看台上,很多人坐在那裡,幾家的老院長也都來了,坐在一起閑聊。

所有參賽隊伍進入之後,外面特殊看台上,已經開放視野限制,能夠觀看裡面的情況,不過也是白霧茫茫,經常只能看到一個個隱隱綽綽的隊伍影子,內外阻隔,不受干擾。

其它還沒有輪到的學院一樣能觀看,這就是抽籤的好處,總有人排在後面,可以觀看前人經驗教訓。

但整個比賽也算公平,後來的隊伍都有看,而且據說每場的萬重山都會有不同變動,一些經驗未必有用。

即便這樣,很多年輕人也都想看看有沒有勁敵,畢竟接下來還有個人賽的。

這個一樣,彼此都能看。

「老帝,你們學院好像很強啊,跑那麼快?」有外院老頭看向帝豪,滿是揶揄。

「靠,不要叫我老帝,和你很熟嗎。」帝豪很不爽,一個個的老弟叫著,他更想做老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