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半路,洛玄衣才知道原來小伊要去的地方,是先去找一些零食。

小伊說它去過兩次了,十分熟路。

洛玄衣好奇起來,以小伊體質,它能稱之為味道還算不錯的零食,應該不是普通的靈物啊,這要去哪找。

飛舟很快到了碧落山脈,一片禁制光幕出現在洛玄衣的眼前。

「有陣法……你不會是去了偷別人宗門的東西來吃吧?」洛玄衣看向小伊。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亂吃陌生人的東西,萬一是壞人給你吃了你不應該吃的東西怎辦!?」

洛玄衣關注的方向,不是被小伊偷走了靈物的宗門,而是小伊的安全問題。

「吱一一」小伊叫了兩聲。

洛玄衣聽明白了,它是在說吃的東西沒問題的,它吃了兩次一點事都沒有。

「這樣吧,這次我跟你一起進去,我順便留下一些價值等同的東西,不然一直偷吃別人的東西也不好,我們又不是小偷。」洛玄衣想了想,說道。

既然小伊想吃,洛玄衣也不會拒絕小伊的請求,不過之前兩次不知道就罷了,這次還是得留下一些東西,相當與向這個宗門買下小伊吃了的零食。

……

(聽到了金庸大師離去的消息,有點震撼,也有點難過。

前年失黃易,今年失金庸……

金、古、黃三位大師已經破碎虛空到另一個世界,一起暢飲論劍,世上再無宗師。)

搜狗閱讀網址: 小伊帶洛玄衣來到山下的一個隱蔽之處。

洛玄衣好奇地看過去,只見光幕壁處有一個缺口。

「你真是調皮,將別人家的缺口都破壞了。」洛玄衣伸出玉指,輕輕點了一下小伊的腦袋。

「不過這個宗門也是心大,居然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現……」

洛玄衣帶著小伊直接穿過缺口。

胡長老按黃青的命令沒有復修陣法,為的就是來一出守株待兔,自然也派了無數明暗哨監視著缺口,甚至還有三個執事長老無時無刻盯著這裡。

「原來不是沒有發現,而是在等著小伊上門呢。」洛玄衣嘴角彎起一絲弧度。

她掛在腰間的鈴鐺無風自動起來。

叮叮鈴鈴~

她和小伊就這樣旁若無人地走了進來,奇怪的是,無一人發現她和小伊的存在。

不論是守在這裡的弟子,還是暗處有監視之責的三個執事長老,都彷彿見不到她和小伊。

洛玄衣在小伊的帶路之下,如入無人之境,一路直達礦場,就連正在進行採集工作的雜役,和監督這裡的管事,都見不到洛玄衣。

小伊熟練地飛了進去,落到了天玄寒晶的晶脈之上,回頭看著洛玄衣,興奮的叫了兩聲。

「原來你是偷吃人家的這個東西。」洛玄衣隨手拈起一塊巴掌大的天玄寒晶。

她雖然不知道這種晶石的名字,但也能感受到裡面的玄寒能量。

在她眼內,這股玄寒能量的質量有點低了,估計算不得什麼高級的晶石,想來小伊也就一時嘴饞擺。

應該是離家一段時間的原因,換作在家時,這種晶石小伊可不太會看得上眼。

「別吃了,這種低級晶石有什麼好吃的。」洛玄衣說道。

她一邊說著,掌心翻出了一顆冰藍色的珠子。

小伊一見到這顆冰藍珠子,雙眼一亮,脖子也瞬間抬高,一副渴望之色。

「這不是給你吃的。」洛玄衣沒好氣地道。

「這應該夠補償小伊兩次偷吃掉的晶石的價值,就當是我買了他們的晶石吧。」她將冰藍珠子就這樣放下,全然沒有想過這裡的宗門究竟有沒有同意過這單交易。

洛玄衣帶著垂頭喪氣的小伊離開。

洛玄衣好笑地瞟了小伊一眼,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在想著早知好像上兩次一樣,自己來偷吃就示好,不應該帶我來?」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小伊連忙心虛地搖頭。

「放心了,待會有更好的拿給你吃。」

……

「呀一一呀一一」本來腦袋低垂,扒在榻上的七夜突然站起來,眼瞳之中閃過兇狠之色。

黃青被七夜的叫聲嚇了一嚇,問道:「怎麼了?」

七夜一個拍翼飛到窗邊,嘴巴努來努去,指的都是同一個方向,就是礦場那邊。

經過了這麼多天都沒有任何發現,黃青都以為那個偷天玄寒晶的賊子不會再來了,放鬆了警惕,這兩天也沒有無時無刻地監視外面。

現在好到七夜這個樣子,黃青好奇起來。

他記得當初第一次去礦場時,七夜的表現就有點奇怪。

黃青立即就再次啟動透視技能,看向礦場。

「咦……?」他瞪大雙眼,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因為他竟然見到了那個當初出現在小蒼梧的黑衣女子,從礦場走了出來,那個黑衣女子身邊還跟著一隻晶藍色的小鳥。

「這是怎麼回事?」

黃青腳尖一點,從窗口飛了出去,七夜見黃青動了,也跟著他出去。

洛玄衣和小伊沿著進來時的路走著,腰間的鈴鐺繼續發出清脫悅耳的魔音,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甚至有兩個玄天宗的弟子從洛玄衣的身邊走過,都沒有發現到她。

不過在沒有刻意放出神念之下,她全然察覺不到遠處多了兩雙監視的眼睛。

兩這雙眼睛自然是屬於黃青和七夜的。

黃青是好奇地盯著洛玄衣,以及那串鈴鐺。

而七夜,則是目光凜冽地盯著小伊,彷彿是遇到了一個令他極其令討厭的生靈般。

黃青留意到七夜的情況,問道:「怎麼了,你認得那隻鳥?還是烏鴉和小鳥是天敵?」

「呀一一呀一一」

黃青搖了搖頭,特么的都不知道自己問來幹什麼,還是聽不懂。

他現在也發現了洛玄衣的鈴鐺有古怪。

在那鈴鐺的魔音之下,所有人都彷彿中了幻覺般,完全沒有見到洛玄衣。

這算是致幻類型的靈器? 一個女子的故事 還是一種透過鈴鐺而施展出的特殊功法?

不過他和七夜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由於洛玄衣和小伊是走向陣法缺口的方向,黃青現在已經能夠十分肯定她們就是偷去天玄寒晶的賊子。

「那麼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個黑衣女子是來自那個勢力了……以她的實力,倒是很有可能來自三聖峰,二流宗門可培養不出這樣的高手。」

黃青繼續悄無聲息地跟上去,同時他的手裡出現了一塊散發淡淡白色光芒的留影晶石。

這塊晶石紀錄了黑衣女子走出那個缺口的話,就足以成為上交執法堂的重要證據。

直接看著洛玄衣走出了陣法缺口,喚出了飛舟,黃青還是沒有見到她與任何人接頭,亦不見外面有任何人與她會合。

他現在只能判斷出她是獨自過來的。

黃青沒有再隱藏蹤跡,而是與七夜直接穿過缺口。

洛玄衣轉身看過來,目光如電。

「吱一一」

小伊整個人警惕起來,盯著的不是黃青,而是七夜。

兩個小傢伙飛到半空中,彷彿生死大敵般,互相對恃起來。

見到七夜和小伊的反應,黃青自然能看出這兩個小傢伙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估計之前已經有一點過節。

「是你?」洛玄衣先是覺得有點眼熟,然後憑著過目不忘的記憶認出了黃青。

她對那日小蒼梧之中,完全不受她攻擊餘波影響的黃青,還是有印象的。

「姑娘,不問自取是為賊也,你偷一次都算了,但連續光顧我們三次,也太不將玄天宗放在眼內了吧?」黃青開口道。

「玄天宗……」洛玄衣那一雙波光灧瀲的眸光出現了微微的變化。

原來這是大周超品宗門的地盤……假都請了,今天不出門只碼字

《超人不用修練》還在寫,一定會有更加補更 ?164、金烏vs冰凰(第1/1頁)

洛玄衣先是有點奇怪地瞥了一眼小伊,不知它為何這麼激動,然後又好奇地打量黃青。

「你會看破虛妄幻象的法術?」洛玄衣沒有正面回應黃青,而是饒有興趣地問道。

她想不到在這裡竟然會有人不受鈴鐺的幻魔音影響。

不但他不受影響,就連那隻黑色的烏鴉都不受影響,這就有點神奇了。

黃青也在分析洛玄衣,聽到自己報出玄天宗后,她的表情瞬間有了一絲變化。

莫非她不知道這裡是玄天宗的地盤?不太可能吧。

但見洛玄衣臉上亦絲毫不見懼色,所以黃青只能判斷她的後台不會弱於玄天宗。

「聽好了,你已經被我包圍,勸你儘快束手就縛,跟我回玄天宗的執法堂,好好交代你是受誰指派過來偷天玄寒晶的。」

洛玄衣一樂,忍不住輕笑出聲。

天命賒刀人 笑顏如花綻,一笑百媚生。

「那你的玄天宗有沒有教過你,再放狠話前應該要先搞清楚對手的實力?」洛玄衣突然屈指一彈。

一道黑色霧氣,似龍似蛇,襲向黃青。

黑霧看似風輕雲淡,卻蘊藏著恐怖的波動,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被撕裂。

黃青微微一怔,這道黑霧的波動,給他的感覺就好像當初面對元嬰初期的老魔樓松山時一樣,只強不弱。

「她怕最少也是結丹巔峰期的實力,甚至半步元嬰,不過奇怪的是這道黑霧的速度不快,要避開並不難,她是不想下殺手?」黃青在心中下了判斷。

黃青一步跨出,五指張開。

那朵瓊花有妖氣 「不避?」洛玄衣眼中冷冽浮現。

在洛玄衣的目光注視下,黃青以手作爪,擒住了黑霧。

霎那間,空間微微震動。

轟!

無形的衝擊波衝天而起,連空中的雲層都被炸開。

洛玄衣遠遠地都能感受到黃青的手裡,似有排山倒海一般的狂暴力量,將她彈出的黑霧霸道地摧毀掉。

她的俏臉上,流露出了一絲驚訝,這是她來到這方大陸之後,第一次感受到驚訝。

「現在差不多搞清楚了,實力……也就這樣子。」黃青這才回應洛玄衣,面無表情,不見波瀾,彷彿並沒有將那一道黑霧放在眼內。

洛玄衣還未答話,另一邊一直在對恃著的兩個小傢伙,見二人交手后,也開動起來。

唳!

一道強大的晶藍光芒從小伊體內爆發,將半邊天空照成藍色。

「小伊!」洛玄衣面色一變,喊道。

她可沒有打算過在這裡引起太大的動靜,因此根本沒有示意過小伊動手。

黃青瞪大雙眼,看著藍光之中漸漸現出的身影。

一隻冰藍色的大鳥翱翔於半空之中,炫麗而優雅的尾羽,冰晶般的羽毛,如同白雪般清透明亮,飛舞半空,似有翩翩雪花飛舞身周,嘹亮的鳳鳴聲也隨之爆發開來。

寒意瀰漫,空氣也快要結冰。

「這是什麼?特么的冰鳳凰?」

黃青微微一愣,然後看了看在小伊對面,此刻體型顯得瘦弱無比的黑色小烏鴉。

兩邊的氣勢相差太遠了。

七夜見到冰鳳凰真身狀態下的小伊,瞳中不見絲毫懼色。

面對著襲面而來的寒氣,七夜也是示威般清鳴一聲。

轟!

灼熱的氣息從寒氣之中爆發開來,將寒氣驅散。

炫麗的火焰劃破天空,升騰的火焰之中,露出了一個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隻烏鴉,通身是晶瑩的赤色,若仔細看去,赤色中還夾雜著金色的紋路,氣派高貴,似乎是來自遠古的火焰烈日,照耀諸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