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消沉,伊耶絲一隻手搭他肩膀上,出言安慰道:「行了,別難過了,反正她也看不上你」

貝斯特:「???」 貝斯特很傷心,伊耶絲的話比利刃還要刺痛他的心,作為隊長他居然不安慰自己,還拿著刀子在自己心口上,一刀一刀的扎,有女人緣了不起??

確實了不起,只是貝斯特是如此的羨慕,伊耶絲為何這麼幸運!明明我不必他丑!天妒英才!

貝斯特心中在悲呼,幸好他沒有講出來,不然伊耶絲能將他的心扎出一個窟窿,讓他透心涼。

具體行程說定之後,四人便回到旅館,做最後的準備了,接下里的路途在進入神聖帝國的邊境以前,都需要小心謹慎。

原本他還計劃路過不同的種族時,稍作停留,好好欣賞體驗一番呢,誰知道在他們逃離熊人族之後,發生了這麼多重大的事情,現在想要悠閑也悠閑不了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會注意到他們的!

不過今天是出發不了了,送完慕琳琳兄妹兩,再加上其他一些採購等雜事,時間已經不早了,為此,沒辦法,伊耶絲將出發時間再次推移了一天。

然而就是這一天,再次發生了足以轟動整個啟明世界的大事!

這一夜,絢麗的神光,照耀了整個前線!強大的氣流震飛了無數在睡夢中士兵和傭兵,劇烈的爆炸聲在遠方的獅族營地響起,凡是看到這一切的人心中都暗道:「完蛋!」

「吼!」在爆炸的瞬間,一聲低沉的獅吼響徹整個戰場!獅族坐鎮這裡的掌控者出手了!

一時間,神力激蕩,絮亂的氣息充斥在整個前線,若是放在平時,混亂的兵營在會很快的調整安定下來,但是現在,由於半人馬兵營中有大部分的傭兵、冒險者,他們毫無紀律可言,壓根不管上級的命令,一切以保命優先。

這複雜的場面,使得兵營一時間難以恢復安定!

獅族兵營那邊,一片破爛,在高階神術的襲擊下,無數睡眠中的士兵無聲無息的死去,而幸免於難的獅族也有很多人身受重傷,情況極慘!

獅族掌控者氣的渾身發抖,他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罪魁禍首,怒道:「賽迪爾!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們半人馬族是打算與我們全面開戰嗎?!」

原本依照獅族的性格,發生了如此慘烈的襲擊,必然直接報復!以牙還牙!以血換血!但是一想到未來可能產生的影響,他忍住了,他清楚的知曉,全族戰爭是多麼的可怕!所造成的影響是多麼大!萬萬不可衝動!

即便獅族兒郎遭受了重大的損失,但是這一切都要在了解事情詳細后再去像半人馬族討回公道!

然而,賽迪爾的表現卻完全出乎了獅族掌控者的預料,他竟然不管不顧,四蹄發力,蘊含著五階氣息的神光在周身流轉,直接沖了過來動手!

「賽迪爾!你瘋了不成!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獅族掌控者驚怒,一邊躲開賽迪爾的攻擊,一邊怒喝。

賽迪爾眼中,有一絲粉紅色的光芒隱藏在瞳孔最深處,那是如此的詭異不詳,但是獅族掌控者卻完全沒有發現這個異狀。

賽迪爾一言不發,只顧攻擊,而且一下下皆是全力以赴,大有不死不休的姿態!獅族掌控者沒撐住多久,便在領域級毀天滅地的神術下灰飛煙滅!

「賽迪爾!這是你們半人馬族挑起的戰爭!你們會為此付出代價的!」獅族領域者狂吼一聲,終於趕來!

賽迪爾不管不顧!埋頭進攻!大片的神術仿若太陽一般熾烈!

在賽迪爾不斷的進攻下,獅族領域者十分狼狽,身上多出受傷,原本獅族就注重攻擊,防禦偏弱!一味的防禦自然招架不住拚命的賽賽迪爾!

「這是你自己找死!」狂吼一聲后,獅族領域者不再忍讓!獅族無所畏懼!既然半人馬族的人如此不管不顧,準備挑起數百年來的第一次大規模戰爭!那麼便來吧!

一時間,兩道強橫的氣息在夜晚的戰場上不斷碰撞!

這一夜是半人馬族和獅族戰爭的轉折點!

人馬族坐鎮前線的領域級賽迪爾戰死,獅族領域者重傷!不過,下方士兵,獅族損失慘重,位於前線的八千士兵死了一半!而半人馬族兵營波及甚小,就幾百人死亡,而且死的還大部分都是傭兵。

不過,總的說起來,雙方損失半斤八兩!畢竟一個領域級的價值還是十分之大的!

第二日清晨,伊耶絲剛剛起床出去吃飯,便聽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半人馬族和獅族開啟全面戰爭!交易區封鎖!所有人只准進不準出!除非有半人馬族的授權許可!

整個交易區全面戒嚴!這個消息如同巨大的風暴,瞬間使得所有交易區的人懵比了!

所有人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一些在昨晚深夜沒有睡覺,目睹了遠處神光綻放的人才隱隱有所猜測!

伊耶絲心中不安,快步趕往暗跡的分部!然而他驚訝的發現,暗跡所在的建築已然空無一人! 強制霸愛:冷情boss,請放手 所有的辦事人員在一夜之間,迅速撤離!

「這群傢伙!動作真tm的快!」伊耶絲暗罵一聲,沒了暗跡的存在,他便沒了一個安全可靠的消息來源,兩眼抓瞎的伊耶絲憂心忡忡的回到了旅館!

當他回去時,貝斯特、塞莉和塞西莉亞三人已經出來,在大堂等待著他。

見他回來,貝斯特迎了上來,著急道:「伊耶絲!外面發生了什麼!剛才我們退房的時候,前台服務員勸我們別退,說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還用的到!」

伊耶絲面色陰沉,低聲道:「出大事了!戰爭升級!數百年未曾出現的大規模戰爭即將爆發!而我們有幸成為了這歷史時刻的見證者!」

半人馬族和獅族皆有半神的存在!這種規模的種族、勢力很難真正打起來!但是一旦真正打起來!而且還是全面開戰,那所造成的聲勢和影響必然及其大!

可以好不誇張的說,此刻啟明世界所有勢力的焦點都集中到了這裡!

而伊耶絲他們可謂是捲入了無妄之災!還是極其危險,難以抵禦的無妄之災!

自此之後,戰場中所進入的契約者實力將大範圍提升!可預見!操縱者多如狗!掌控者經常見!領域級也不少! 「大規模戰爭?!出不去了?那我們該怎麼辦?」貝斯特大驚,不過與此同時,他的心底泛起擔憂,慕斯埡和慕琳琳兄妹兩還在外面呢!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不會有事吧!

伊耶絲:「還能怎麼辦!慢慢等唄,找個機會接個任務出去,然後趁機離開。」

踹了首席總裁 塞西莉亞平靜的坐在一旁,聽到戰爭的爆發,她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色彩,她想起來自己所經歷的那次內戰,雖然動靜不大,但是所帶來的傷痛卻讓她永遠銘記。

塞西莉亞:「伊耶絲,這次戰爭的原因是什麼?」

伊耶絲:「我也不清楚,一大早,消息便鋪天蓋地的席捲整個交易區,所有人都在議論,只知道半人馬族鎮守在這的領域級死了。」

塞西莉亞淡淡道:「這一切發生太詭異,一般來說,以半人馬族和獅族所站的高度,他們不會無辜開啟戰端的,這其中肯定還有其他發原因。」

伊耶絲聳了聳肩,「木知,不過反正我們也干涉不了,只能圍觀看戲」

塞西莉亞沒有再多說什麼。

貝斯特猶豫道:「伊耶絲,咱們出去之後,能不能去找找慕琳琳他們,我有點擔心他們現在都處境」

伊耶絲皺眉道:「看情況再說吧,畢竟接下來會怎麼樣也不清楚。」

貝斯特:「嗯」

平原某處,燁梔與其餘兩名色慾的領域級圍坐在一起,聽著迅速傳播開來的消息,她們臉色劃過一絲微笑。

燁梔道:「沒想到這次任務完成的如此輕鬆,原本我還以為兩族不會這麼輕易的開啟戰端」

一名面帶魅色的領域級低笑一聲,魅惑叢生,道:「誰讓那個半人馬族的賽迪爾如此好色,幾乎不廢吹灰之力便被我們控制了,真是弱雞」

另一名撫媚妖嬈,身著片縷,僅僅遮蓋住身體重要部位的女子道:「畢竟我們三人一同出手,天下間哪個男人見了我們不神魂顛倒。」

這三名色慾的領域者種,竟然是燁梔穿的最保守,此刻三人的模樣與在賽迪爾府邸時那楚楚可憐,清純可人的模樣判若兩人。

色慾,色慾!果然名不虛傳!

燁梔:「大家不要太過於得意,說到底,最終能夠促使兩族真正開戰還是原罪集團七大分支全力出手促成的!能夠讓我們如此興師動眾!他們也算是該感到光榮了。」

面色妖嬈女子道:「那可不嘛,有了此次的成功,想必七原罪在邪惡陣營的綜合實力及威望會更上一層了!看那群來自外世界的土鱉能夠說什麼!」

「那群土鱉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我比較關心這次我們的成功能否使得色慾在七原罪中的綜合實力提高一些,最好能夠使得排名上升。」

撫媚妖嬈女子捂嘴輕笑:「上次在自然教派中,燁梔乾脆出手,完成任務,再加上這次,還有其餘幾處,我們皆完美完成,很有可能能夠上升!」

燁梔聽到提起她在自然教派完成的任務,臉色露出些許得意,不過一想到最後關頭差點被幾個低階契約者壞了大事,頓時又有些惱火。

不過幸好,那次的任務最終還是完成了。

三人稍作議論一番后,燁梔道:「既然已經確認了開戰消息,我們在獸族的任務也算是徹底完成,避免節外生枝,我們還是快點撤離吧」

「好!」其餘兩人應了一聲,三人化為一束光芒,瞬間消失在蒼茫平原之中。

在前線,一夥半人馬族本族的士兵將慕琳琳與慕斯埡兄妹兩團團圍住!他們手中的制式標槍紛紛對準兩人,為首的半人馬冷聲道:「異族!你們是什麼人!」

慕斯埡趕忙陪笑道:「諸位半人馬族的大哥,我和我妹妹乃是貴族的傭兵,我們兄妹兩自前陣子開始便一直在為半人馬族奮勇作戰,一刻不停,可謂是鞠躬精粹,死而後已啊!所以請你放心,我們都絕對不是壞人!若是壞人那位像我這般恭敬客氣的與你們說話…」

慕斯埡還想繼續說下去,一桿標槍直接插到了他的腳前,為首的半人馬士兵冷聲道:「老子問你幹嘛的,你嘮嘮叨叨這麼多廢話幹嘛?!是不是找死!」

「呃…我不是說了其實…」慕斯埡想要繼續說下去。

為首的半人馬士兵直接到:「還要繼續bb?」

慕斯埡頓時閉嘴了,人在屋檐下得不低頭,面對如此眾多的半人馬族精銳,他思考了一下,還是沉默比較好。

為首的半人馬士兵道:「根據上面的新規定,凡是傭兵,從即日起強制徵召入伍,與軍隊一同行動!」

慕斯埡急道:「可是我們申報的是自由傭兵,單獨行動,完成任務啊!」

半人馬士兵:「這種傭兵已經取消,現在開始全部都編入軍隊,沒有例外。」

慕斯埡心中一驚,直接道:「那我不當傭兵了!放我們離開!我們要回到交易區註銷身份!」

半人馬士兵冷冷道:「你確定?非傭兵異族人出現在戰場前線,我們可是一律按照姦細處理!」

「要麼乖乖付出服從規定,要麼死!」

隨著他最後一個死字的喊出,團團圍住的半人馬士兵立刻身上綻放出神力的光芒,為首的半人馬更是一名操縱者!

面對如此多敵人,即便是慕斯埡和慕琳琳也鬥不過,慕斯埡臉色陰沉,沉聲道:「我們同意!」

慕琳琳一直沒有開口,從被圍住開始,她便一直調動著體內的神力,一臉肅穆,隨時準備動手。

而現在,見她哥選擇了之後,她沉默一下,消散了體內隨時待發的神力。

兩人在半人馬士兵半護送半押解的情況下,前往了軍營。

交易區此刻也動蕩不安,半人馬族來了一位新的強者鎮守,赫然也是一名領域級存在!

據傳聞,除了此位坐鎮後方的領域級半人馬,前線還支援過去三位領域級!

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交易區外面的路上,不時的有著軍隊的路過,清一色的半人馬族大軍!

如此陣勢,已然是一副大戰前的準備!

而隨著領域級的入駐,交易區內直接湧入軍隊,他們做的事情也很簡單!統計傭兵!徵召入伍!而非傭兵之人一概限制在交易區內,禁制出入! 強行徵召傭兵入伍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前行!一時間人心惶惶!

原本伊耶絲是打算用傭兵的身份,以完成任務為理由,借口出去,然後伺機逃跑的!然而聽到這個消息后,他立刻選擇放棄了,且不說加入軍隊之後多麼危險,光是身邊兩個嬌滴滴的女生,一旦進入軍營,十分危險!

當士兵湧入旅店,逐一排查的時候,伊耶絲早已將手環扔進空間布袋之中,然後收入黑箱之中,在加上伊耶絲當時登記的時候便是用的假名隨便辦的,他們本來便不是傭兵。

如此一來,半人馬族自然也不可能發現他們的身份,只當他們是普通人。

半人馬士兵冷冷的掃過伊耶絲四人,最終在塞西莉亞和塞莉臉上停留一會,還是收兵走人。

回到房間內,四人聚在一起,塞莉皺眉道:「看樣子,麻煩了,一旦大戰將起,我們這些被困在交易區的人極容易受到波及」

塞西莉亞頷首,「戰爭不同於之前經歷的那些戰鬥,即便掌控者身處戰爭之中也難以自顧,除非有著掌控者的實力,能夠自由飛翔,不然面對無數的契約者…」

「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離開」

伊耶絲點頭表示認同,「但是現在形勢很差,外面有著半人馬族的本族士兵把手,交易區裡面還有一個領域級鎮守,強行離去不現實。」

一名狀態極佳的領域級,可不是一個六階神術能夠解決的,兩個也不行,當然三四個就差不多了,不過伊耶絲現在可沒有這麼多的庫存,他只剩下最後兩個了…

五階倒還有不少,但是面對領域級並沒有吊用。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伊耶絲有些心煩,揮了揮手,煩躁道:「唉,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在這待幾天吧!到時候再說吧!」

見他如此,塞莉忽然走到他的身後,兩隻手輕輕的搭在他的肩膀上,緩緩按摩,輕聲道:「伊耶絲大人,不要著急」

感受著肩膀樣舒適的感覺,伊耶絲放鬆了下來,深呼吸兩下,甩開腦中的煩惱,道:「抱歉,我著急了」

塞西莉亞目光刀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冷哼一聲。

貝斯特全程開小差,他根本沒注意聽,當然反正他聽了也沒啥用,他只管服從便是。

他現在心中還在擔心慕琳琳,依現在的情況,即便他們沒出事,肯定也被徵集到軍隊了,這樣一來,不出事也變得容易出事了!

擔心是無用,在大勢之下,個人的力量變得渺小,這一刻,所有人心頭沉重,沒有實力便是如此的無力。

戰爭在所有人的預料中爆發了!這一天!神力激蕩,神光映天!從交易區可以看到整個天空便染成了彩色,各色各樣的神術光澤照耀了整個天空!

大地在顫抖,天空在悲鳴。

伊耶絲等人站在交易區邊緣,看著不遠處震撼人心的景色久久不語,如此景象,還是他們生平僅見。

伊耶絲感嘆道:「這才是戰爭!」

領域級的戰鬥在天空之中,六七個巨大的領域,在空中釋放著其恐怖的威能,六階神術所產生的餘波一不小心落到地面,所造成的破壞便是恐怖的!

在底下戰場,所有士兵都小心謹慎的躲避著天空中的領域級,所有人都不敢站在他們下方戰鬥!生怕被波及。

整個戰場規模宏達,雙方出戰人數合起來足足有著二三十萬人!

其中半人馬族因為有著不少傭兵,所以人數相對而言多了許多,但是目前的戰況,先不論天空中的領域級,就底下的戰場而言,獅族目前佔有優勢,而且優勢在不斷的拉大!

半人馬族的最高負責人可謂是臉色鐵青!差點沒氣死。

人數佔優,裝備領先,居然還能沒打過,這tm實在逗他玩?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經過細心的查看,他已經發現了戰敗的原因!正是那些原以為能夠成為助力的傭兵!

消極怠工,不聽指揮,以保護自己的性命為第一要素!完全不管配合!導致整個戰團混亂不堪!被獅族趁以機會,不斷擊潰!

「這些該死的傭兵!真是沒有任何紀律!早就說過了,不該要這些該死的逐利者!一群貪生怕死的老古董!」最高負責人不斷咒罵,原本至少能夠勢均力敵的場面此刻卻變的一面倒,此刻只能期待與天空中領域級的戰鬥。

但是…獅族的個體戰鬥力本身就比半人馬族強上不少,想要贏幾乎不可能!

傭兵在兵營的生活區域並沒有同士兵在一起,有著專門的地方供他們休息,畢竟是外人,放他們進入兵營,半人馬族也不敢如此託大。

一天戰鬥下來,傭兵區域的人流空了許多,許多人都戰死在了沙場上。

整個傭兵區域寂靜一片,絕大多數人都躲在自己的住所內,今天的戰役讓他們無比恐慌、惱怒,他們只是來賺錢的!而不是為半人馬族賣命的!

在一些帳篷內,一夥一夥的傭兵聚集在一起,他們在互相結盟,商量對策,思索辦法。

再這樣下去,傭兵必然死絕!從今天的戰役就可以看出,傭兵沖的最早,撤的最慢,後面的半人馬士兵和指揮官硬是逼著他們進退兩難!擺明了把他們當炮灰!

無敵師叔祖 而且白天傭兵的表現必然讓半人馬族的人更加惱火,接下來的日子只會更慘!必須撤離!誰也不願意等死,更何況桀驁不馴,一直在刀口上舔血的傭兵!

在一個嬌小的帳篷內,慕斯埡和慕琳琳住在其中,原本他們是不可能分到這種雙人住宿的,半人馬族可不管兄妹不兄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