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讓金屬冠以寶石之名的,也就那幾種了。

紋章?糙漢努力回憶著當年阿什奎爾戰旗上的紋章,卻怎麼也想不起那原本應該銘刻在腦海中的圖樣。

死亡,帶來的不光是逝去,還有其他痛苦。

「羽翼??」那飛逝於天穹的羽翼,片片散落的光羽,正是捷利菲爾德最後的,也是最初的記憶。

看著他的眼睛,米老爺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原本我想給它個無序瞬移,看起來你這個主意更好啊!」與其續命,不如逃離危險。

傳送之類的魔法固然好,但是發動的時間實在有些久,也許下一次還會遇到強大而迅捷的敵人,不能指望每次都能幸運的避開。

「就用這個了!」隨著他手中魔力凝聚,一絲極細的光線照射在伊特尼石之上。

純凈的光能量,漸漸的改變著金屬的模樣,化作銀灰色的液滴,滴落在原本安置寶石的劍脊之上。

神奇的是,液滴並沒有飛散四濺,而是自發的形成了半圓形的殼,精美的羽翼紋章正在上面成型。

隨著液滴的越來越多,羽翼也越來越大,一片片羽毛漸漸出現,在銀藍色的劍脊上形成了一對完整的翅膀。

無暇的美感!

「呵,老頭子就是沒有藝術細胞,真可惜啊……」自嘲一句,手腕微動,在羽翼中心六道魔力鏈條被刻寫完畢,充盈在劍身里的能量開始流轉,漸漸的在原本寶石的那個空腔中凝聚。

「光與水的追尋!」感嘆一聲,捷利菲爾德讚歎道:「當年娜芙與桑耐的愛情故事,真的服了。」 鑽石蜜婚 伸出大拇指,這是他唯一能夠給出的稱讚。

一個圖案,就能讓老爺子將那段光之妖精與水之妖精的愛情注入劍身中去,看起來鐵匠不光要強健的體格,還得有淵博的學識啊!

「可惜啊,沒有酒了……」耳邊傳來一聲嘆息,糙漢打心底認同的點著頭,沒有酒了啊,這時候真的應該干一杯啊……

正與夜刃相談甚歡的顏華,接到了一份賬單。

「這!」看完數字,他差點沒跳起來。

夜刃饒有興趣的看著有些抓狂,卻偏偏要裝作鎮靜的顏華,笑道:「別告訴我您的資金鏈出了點問題啊……」

一個激靈,顏華面色尷尬的笑道:「沒有的事……我只不過是沒想到生意這麼快上門了。」

強撐外表的他,心中卻在咆哮:「鬼知道錢怎麼會花的這麼快?!話說回來我什麼時候買過那些東西的?!我失憶了??」

掙錢,非常需要掙錢!他現在根本顧不得別的,因為這張賬單不但讓他之前的那單生意徹底花光,甚至還預支了相當大的一筆信用基金……

市場當然可以預支信用基金,但是如果還不上……秩序管理部隊的威名可是連小朋友都不敢夜啼的。

「那啥,就先以我們店裡需要的這幾種材料為目標,您覺得什麼時候可以展開工作?」腦子裡只剩下錢這個念頭的顏華直白的開口問道。

夜刃微笑,這個答案還算靠譜,不過看起來他的直覺猜對了,這個僱主怕是真的沒錢……

「明天一早,我們的人會與您一起踏上旅途,就這樣吧。」對於他這樣的旅行者來說,在那,幹什麼,怎麼賺錢,都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走到門口,他卻好像想起了什麼,回頭說道:「啊,對了。我的女兒她很喜歡吃甜食,你的蛋糕很不錯。」

看著揮了揮手出門的夜刃,顏華已經顧不得這些了,他必須弄清楚錢花到哪裡去。

鍛造間里,酒臭撲鼻而來。

看著醉眼惺忪的兩個老傢伙,顏華鬱悶無比,尤其是他們腳邊那已經底朝天的酒桶……

「我去………為什麼啊……」等他看清已經被解決的酒桶上那環帶綠葉標誌的時候,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這麼貴了。

產自卡斯提爾的皇室珍品——瑞拉塞龍血酒。

當然了,並不是真正的龍血製成,但是作為其材料的名貴果實壓榨出來的汁液,卻是血色的。

這種酒的名字也是因此而來。

但是…………這東西也是天價的啊!欲哭無淚的顏華慢慢的彎下腰,試圖將已經倒不出一滴酒的木桶扶起來。

手還沒有碰到木桶,他的胳膊就被鐵鉗一般的大手抓住了。

「小子,你就這點不好,看不開。」老爺子的聲音透出一絲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顏華有些茫然的看向兩位遠比他歲數大的多的「長輩」,他是真的迷茫。

看不開?他覺得自己已經看的夠開的了。

到現在為止,辛苦奮鬥了一年,竟然有這麼簡簡單單的什麼都沒有了,甚至還欠下了巨債……

老子到現在都沒翻臉,是不是看的夠開的??

迷茫漸漸被憤怒取代,顏華的試圖掙脫抓住他的手臂。

可惜,他太弱小了。

費盡全力,他都沒能讓米老爺子挪動分毫。

索性直接躺倒在地,沒有力氣的顏華用耍賴釋放著心中的憤怒。

與表情沒有一絲變化的老爺子不同,捷利菲爾德還是挺心疼這個倒霉的小傢伙的。

蹲下身,他用手撥拉了顏華一下。

「只有質的提升,才是真正的積累,你也算有那麼一點點見識的人了,怎麼還是那麼小家子氣?」糙漢怎麼不知道老爺子隨手從亞空間交易行弄來的酒有多貴。

扭頭看向牆邊,他的努著嘴示意喘著粗氣的顏華看那邊。

立在牆邊的那是? https://tw.95zongcai.com/zc/28452/ 海瀾?

不一樣!與他之前看到的海瀾完全不同了!

如果之前的海瀾只是一把武器的話,現在的海瀾竟然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水與光的力量糾纏在一起,卻又是那麼的融洽,它們創造出新的顏色。

當陽光穿過水麵,通透的光與水融合,呈現出漸變的顏色,光的亮白,漸漸的變成了水的湛藍……

藝術?不!這是神器的光輝……

神器??顏華驚愕的看著這把專門做給他的劍,老爺子竟然做出了神器?

這讓他有些無法相信,鐵匠,大師,甚至精通魔法鍛造,這些都只是讓他驚訝而已。

但是,製造神器?這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範圍。

七手八腳的爬過去,他根本顧不得形象。

手捧著散發出淡淡光輝的海瀾,顏華獃獃的看著它,竟然被它的光輝所吸引,腦海中一片空白。

直到大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給它起個不那麼蠢的好名字,它現在值得擁有真名。」說完,老爺子轉身出門而去。

捷利菲爾德也拍拍他的肩膀,揶揄的笑笑:「我就說你小子有福,又掏上了。」

「至於怎麼處理,你自己好好想吧,不過有一點,你現在還不夠格。」與老爺子不同,糙漢明白這把劍雖然是神器,卻也帶著麻煩。

由於亞空間商行的即時結算,那一小塊伊特尼石才是真正的大頭,這點酒水只不過是給老爺子補補魔力而已。

最重要的是,顏華現在並沒有駕馭它的能力,強行使用…………

不過如果流通到市場上的話……那點債務又算的了什麼呢?比起它的價值,簡直一文不值。

留著?還是出手?這就要看他自己的取捨了,別人沒有資格替他做決定。

好一會,顏華終於從驚愕中掙脫出來。

他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哈了一口氣,用袖子拚命的擦……

雖然劍就握在他的手中,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鋒利,有一層淡淡的力量將它完整的包裹在其中,就好像有無形的劍鞘一樣。

劍身的水與光之力,慢慢的在劍身表面流動,隨著顏華的手指在上面擦拭,激發出淡淡的光暈。

老爺子與糙漢的話他一個字都沒拉的全聽到了,只不過腦迴路被炸的焦頭爛額根本沒有反應而已。

出手?作為他人生中所結識的第一把神器,他有種莫名的好感,就好像這會說話的小妖精就是在等著他呢。

「老子才不傻!錢能掙,這東西能掙??去!」做賊一般將劍藏進衣服里,答案已經有了。

「叫個什麼名字好呢………」偷偷向菲菲的房間溜去,既不中二又得配的上它的名字,只能讓菲菲幫忙想了。 第二天一早,明顯沒有休息好的顏華已經在路上了。

捷利菲爾德並沒有跟來。

畢竟這些人是凱米介紹的傭兵,糙漢並不太擔心,二來收集神魂的任務他必須去跑,那才是他老大給他的優先任務。

而且他也需要提升實力啊,昨天的神器可是讓他羨慕了好一會。

羨慕歸羨慕,單手劍實在是太輕了,屬性又不合,在他手裡還不如尼古尼特來的順手呢。

去哪?

集合地,一個叫地球的地方。

走出傳送門,顏華奇怪的發現,這裡並沒有多少四面八方來的遊盪者。

整個軌道船塢大廳里只有三種人。

身穿灰黑色軍裝的海軍士兵。

藍色護肩黑色裝甲的自治安全部隊。

最後一位,就是一個大約十幾歲左右舉著牌子的少女了。

「歡迎顏華先生光臨地球!」確認確實是來迎接他的,顏華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少女。

身上穿著並不合身的旅行防塵袍,那長長的袖子,少女的手臂僅能到手肘的位置,顯得非常礙事。

小巧的少女只有一米五左右,努力的昂著頭看著他微笑,聲音柔和而輕巧:「您就是老闆大人吧?我叫希望,在這裡等您。」

莫名的心中有種開心的感覺,這個梳著黑色馬尾辮的少女,自然而然的給人一種愉悅的安慰感。

略顯笨拙的動作,小心翼翼又不失禮貌的舉動,都讓他很有親切感。

「你應該是夜刃先生的女兒吧?」歲數差不多,而且好像不是戰鬥人員,那麼一定是那位隊長的家屬吧。

大眼睛眨了眨,少女隨即笑道:「也對,也不對,算了不糾結這些啦。」

扭身在前面帶路,少女為他介紹道:「這裡是復原星,也就是原生地球。原本在放逐者戰爭之後這裡是軍事禁區,不能來的。」

微微偏頭確認顏華在聽她說話,希望歉意的笑笑,繼續說道:「夜刃說您比較缺錢,所以我們才將第一個任務放在了這裡,也算是給您的一份見面禮吧。」

聽到這裡,顏華恍然大悟。

來之前他還在納悶,為什麼作為僱主的他卻偏偏要由傭兵來選擇工作地點,這並不合常理。

不過他還有一點不明白:「呃……是稍微有點緊張,不過我有點不太了解,這裡能夠賺錢?」

不經由市場的賺錢辦法,並非沒有,缺都有著嚴格的管理,不然很容易發生破壞型發掘,各種意義上的發掘。

而地球作為復原星,已經有大幾百年的歷史了,到現在都沒什麼賺錢的消息啊,不然怕是早就冒險者雲集了。

「啊啊,私人任務,一般人沒有渠道知道的,就算知道也進不來啊。」袖子里略顯費力的伸出一根手指,希望指著遠處的自治安全部隊說道。

這些傢伙可不跟你講道理,他們只按命令行事,顏華點點頭,冒險者?在絕對武力面前,他們會選擇正確的抉擇。

由於是復原星,整個星球都被包裹在特殊生態恢復護盾內部,所以接下來的行程就不能利用傳送通道了,而是等在通道的穿梭機。

山一樣的男人…………全身上下都透著爆炸性的力量,魁梧的身形,強悍的肌肉,莫西干髮型,甚至連脖頸都被肌肉撐到跟臉一樣粗細。

穿梭機的走廊里,顏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肌肉猛男,連身高不錯的他,都必須仰視的肌肉猛男。

蒲扇一般的大手伸到他的面前,肌肉猛男開口了:「就是這個小弱雞?沒事,跟在我背後,野獸傷不到你的。」

哪知道顏華還沒來得及伸手,那比他臉都大的手掌就被希望的一根手指戳了回去。

「大叔,不要欺負他,對老闆應該客氣點。」別看少女個頭只能到他的腰部,卻一點也不害怕他。

粗狂的哈哈大笑,肌肉猛男轉身走在前面:「還是小希望聰明,不過這裡對於他來說難度有些偏大,我讓他跟在後面並沒有說錯啊。你說是不是?小弱雞?」

像門板一樣的背影竟然將三個人並排都顯得寬敞的走廊堵了個嚴嚴實實,顏華只能苦笑。

「他叫傑森,常年不跟人打交道,所以性格有些怪,並非刻意的針對你。」希望輕聲解釋道,這傢伙對誰都這樣,只希望老闆不介意吧。

顏華擺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好歹他也不是那個剛出學院的雛兒,外表與態度,並不是一個人的全部。

比軌道船塢還厚重的生態護盾背後,就是那顆美麗的藍色星球了。

地球,學過歷史的,尤其是放逐戰爭這段歷史的人,都記得這個名字。

正是在這片星系,人類與天使發生了那場到現在還有人不斷提起的大戰。

不過一般人不知道的是,這裡的生態護盾並非是為了防範外面的人,而是防範裡面的傢伙。

被天使認定破壞規則的東西,可比某些冒險者危險多了。

而這些東西,就是這次狂野好漢隊的目標,也是顏華的目標。

破爛的城市廢墟,外面巨大的防護外罩非常的顯眼。

只不過這個護罩已經碎裂的爛七八糟了。

「那就是我們要對付的東西?」顏華用望遠鏡觀察著正在大平原上來回遊走的巨大生物,一隻百十米高的象類生物。

「對,這傢伙是附近的老大,只要幹掉它,周圍的野獸都會一鬨而散。」夜刃叼著雪茄,看著不斷揚起塵土的怪物。

「不過一定要小心,這玩意有傳染性。」將一個類似狗牌一樣的東西遞給顏華,夜刃拍了拍狗牌上的晶元:「這是改造工具抑制晶元,切記不要離開身邊。」

改造工具?顏華回頭看向巨象,那東西…………不是魔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