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三的手腕瞬間斷裂,連霸骨都變成了碎片,之前在指尖凝聚的玄力,也隨之破滅,化作了幾道餘波。

胡三先是一愣,隨後劇痛傳來,令他慘叫了一聲。他又驚又怒,望向了出手之人,對方的身份出乎預料,竟然是商隊中的鬥雞眼范濤濤。

「我的手腕斷了?這是怎麼回事?」

「鬥雞眼不過是一個玄宗,速度怎麼會這樣快,一瞬間就握住了我的手腕,還把我的手腕捏斷了,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胡三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現實。

從一開始,他就沒把鬥雞眼放在眼裡,實在沒想到,鬥雞眼會突然間爆發如此強大的實力。

手腕上傳來的劇痛告訴他,這不是做夢。

周圍的人也看到了這一幕,反應各不相同。

紫玫瑰、商隊眾人、鬼市三當家……這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鬥雞眼」的身上。

「這個鬥雞眼在幫我?剛才發生了什麼,他怎麼突然間就抓住了胡三的手腕?」紫玫瑰瞪大了眼睛,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鬥雞眼還是那個鬥雞眼,但是此時給人的感覺與之前截然不同了,臉上帶著幾分凌厲,身上散發的氣息不動如山,身姿也變得更加偉岸,有強者頂天立地的非凡氣度。

在場當屬鬼市三當家實力最強,他剛才看清了范浪出手的全過程。

快,實在是快!

僅僅是一瞬間,就完成了一連串的動作,掌握的恰當好處,而且遊刃有餘,顯然這還不是最快的速度,還留有餘地,深不可測。

「這個胡三要幫我收拾紫玫瑰,結果這個長著鬥雞眼的傢伙出來搗亂,也就是說……」

「這個鬥雞眼要跟鬼市作對!」

三當家目光一寒。 傅辰修英俊的面龐一沉,幽怨且快速的在姜小時的耳垂上咬了一下,「只要,是你買的,就算是女裝我也穿。」

姜小時一臉驚恐的看著傅辰修,難以想象大佬穿女裝的樣子。

商場裡面的溫度比外面高,傅辰修已經脫掉外套,裡面穿著的是一件黑色修身的襯衫,流暢的襯衣線條貼合則他精瘦的上身肌肉線條,將好身材完美的展現出來。

要是現在一件女裝穿在大佬的身上,畫面真的不敢想象,姜小時看著大佬完美身材,不自然的抿了抿唇角。

「喜歡五叔的身材,回家慢慢看。」傅辰修曖?昧的在姜小時耳畔說。

姜小時白皙的臉蛋上爬上一層薄粉,縮了縮脖子,說話都結結巴巴,「誰……要……看……流……氓……」

傅辰修菲薄的唇角往上勾了勾,「害羞什麼,以後還要看一輩子。」

姜小時,「……」

姜小時被傅辰修撩的面紅耳赤的,窘迫的不行,有點不知所措。

「五爺……」

羅亦表示在這裡看到傅辰修很意外,他家老闆說的是今天家裡的貓兒生病了,要在家裡照顧貓兒。

羅亦上次被安南軒指點過後,也不笨知道貓兒就是姜小時,看姜小時臉蛋粉粉嫩嫩的樣子,那裡像是生病,這明顯就是出來約會啊!

五爺這麼牛逼,這麼快就已經把小小姐拿下了?

羅亦心中有千萬個疑問,卻沒有膽子問。

傅辰修黑眸冷漠的看著羅亦,「出來買衣服?」

「我把過生日出來幫老爺子選幾件衣服,不會選,還讓小莫幫忙。」羅亦老實的回答。

「嗯。」

姜小時在莫江湘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把視線放在她身上,還主動打招呼,「莫秘書。」

「小小姐。」莫江湘只是簡單的回了一下,就沒在多話。

姜小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感覺莫江湘在跟她刻意的保持著距離,不想跟她有過多的交集。

因為傅辰修在場,羅亦和莫江湘也不敢開口說先離開,就那麼在那裡站著,氣氛一度很尷尬,好在導購員出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小姐,你的衣服包裝好了。」

「放在這裡,我會派人來取。」姜小時說完就看著傅辰修說,「五叔,我困了。」

「嗯,我們回去。」

傅辰修離開店面,羅亦和莫江湘頓時覺得放鬆不少,氣氛也沒那麼壓抑。

「小莫,你跟小小姐真的長的很像,你真的沒有什麼妹妹之內的嗎?」羅亦帶了莫江湘一段時間才會這麼問。

莫江湘淡淡的回頭,「沒有,我是獨子。」

「那麼還真是奇妙的緣分,麻煩你幫我父親挑幾件衣服。」羅亦感謝的看著莫江湘。

……

姜小時跟老大手牽手出了商場,易長譯就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就跟發生了什麼大事一般。

「老大,出事了,你跟小時上熱搜了。」易長譯一臉焦急的把手機遞給傅辰修。

傅辰修看著手機上的內容,冷眸當場就冷冽下來,冷漠的面龐陰沉沉,菲薄的薄唇抿成一道凌厲的弧度。

「誰發的?」 范浪對於真假丹藥的糾紛毫無興趣,他只是覺得差不多該出手了,所以出手抓住了胡三的手腕。

「你快放開我的手!」胡三大聲咆哮,表情因為劇痛以及憤怒而扭曲了。

「其實你連跟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更別提跟我大呼小叫了。」范浪表情冰冷,聲音更冷。

先是冒名頂替,接著屢次招惹范浪,胡三早已勾起范浪的殺心。

現在時機成熟,這份殺心是時候開花結果了。

范浪一手扣住胡三的斷腕,另一手揮舞而起,運轉體內的劍髓玉液,五百柄銀色小劍在經脈中穿梭,從指間飛射而出,凝聚在一起,化作一道更大的銀色劍氣,銀光直衝夜空,發出呼嘯之聲。

吸收了劍髓玉液之後,范浪舉手投足都能釋放劍氣,犀利無比,無堅不摧。

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斬!

范浪出劍斬向近在咫尺的胡三,劍光在他手上流轉,猶如秋水之上泛起的寒波。

胡三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急忙向後移動,奈何手腕被范浪扣住,一時間掙脫不得。他只能騰出另一隻手抵擋,張開手掌護在身前,手掌釋放玄力,形成一面發光的盾牌。

下一刻,劍光當頭斬落,帶著殺伐天下的銳意,將盾牌輕而易舉的斬斷,接著斬斷胡三的手臂,將他小半邊身體剁了下來。

噗!

一分為二,鮮血飛濺!

「啊!」胡三發出刺耳的慘叫聲,掙脫了范浪的魔掌,向後倒退數步,傷口狂涌鮮血。

這是致命傷,但他一時三刻還死不了。

他實在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鬥雞眼逼上絕路。

這個鬥雞眼叫什麼來著?

胡三甚至都想不起來鬥雞眼的名字,因為從一開始,大家就都直接稱他為鬥雞眼。

誰能想到,這個又丑又滑稽的傢伙,竟然暗藏著如此恐怖的實力,隨便出手便是一劍驚天。

這真是應了那句話,人不可貌相。

「我跟你拼了!」

胡三狗急跳牆,運轉逆天象能力,要操控頭頂的夜空,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他能掌握天空,但是這天空遮不住那一劍的風采。

破天何用劍?揮手斬星辰!

范浪手捏劍指,輕輕一翻,一道宏大的銀色劍氣瞬間成型,對著胡三斬去,將半空中的逆天象效果生生斬破,接著切開了胡三的身體,將其徹底擊殺。

整個戰鬥的過程兔起鶻落,眨眨眼的功夫就結束了。

好歹是一個玄王,竟然被欺負的這麼慘,隨手幾劍就斬殺了,連逆天象都抵擋不住。

劍氣殺人,滴血不染。

范浪的鬥雞眼看上去很滑稽,可此時誰敢笑他?

周圍的人都看傻眼了。

胡三就這樣死在了鬥雞眼的手上。

那個一路上被嘲笑,被鄙視的鬥雞眼,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反掌之間,玄王殞命。

紫玫瑰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他的實力絕不止於玄宗,至少是玄王,甚至可能是玄君!剛才那一劍真是太強了,換成我也一樣擋不住,必死無疑。他明明這麼強,為什麼之前要裝成弱小的玄宗?現在又為何要展現真正的實力?」

其他人也是一樣的驚訝。

「胡三被殺了!」

「天啊!原來鬥雞眼這麼強。」

「還敢叫他鬥雞眼?小心他把你也殺了!」

「鬼市嚴禁私鬥,他當街動手,殺了胡三,恐怕鬼市不能容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假丹藥的事情還沒弄清楚,現在胡三又被殺了。」

「完了,這次的生意做不成了。」

眾人各懷心思,議論紛紛,還有人唯恐避之不及,捲起自己的貨物,躲到了遠處。

通過剛才那幾劍,三當家進一步認識到了眼前這個鬥雞眼的實力,這實在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傢伙。他已經吩咐手下給上面兩位當家傳話,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覺得事情會愈演愈烈。

殺掉胡三這個跳樑小丑,范浪痛快了不少。

他垂下了手,那道銀色劍氣卻沒有落下,而是懸浮在他身邊,吸收著周圍的能量,不減反增,十分奇異。

如果不是有著這樣的強度,他也不會費那麼大力氣去參加王城軍比。

殺胡三隻是個開始,三當家才是重點。

范浪轉過身,目光落在三當家的身上,明明是一雙可笑的鬥雞眼,卻咄咄逼人。

三當家還以為范浪這是要為紫玫瑰強出頭,沉聲道:「這位朋友,看你有幾分實力,如果是你給紫玫瑰求情,鬼市可以考慮網開一面,化干戈為玉帛,你看如何?」

「你錯了。」范浪微微搖頭,「我不是要幫紫玫瑰,而是另有目的。」

「你要是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之前你在鬼市出手了一份丹鳳血脈,我要知道這份血脈是從何而來,還要知道賣給了誰。」

「原來你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既然知道了,那就趕緊說吧。」

失憶前妻不好惹 「一言難盡,不如我帶你找一處地方邊喝邊聊如何?」

「沒興趣。我給你十息的時間回答,十息之後,我會動手。」

范浪出言威脅,盡顯霸氣。

有句話叫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他卻在地頭蛇的地盤上動手。

真正的強龍,可以翻江倒海,區區地頭蛇,見一個碾死一個。

一息意味著一呼一吸,相當於一秒。十息時間,以此為限。

在鬼市這裡,三當家向來都是橫著走的,鮮有人敢用這種態度跟他說話。

「你這醜八怪,我給你點面子,你倒是蹬鼻子上臉了,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狗屁的十息時間,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三當家勃然大怒,揮手操控麾下的七具殭屍傀儡,向著范浪攻了過去。

七具殭屍傀儡各不相同,有的使用武器,有的赤手空拳,還有的噴吐屍毒,每個都有普通玄王的實力,加在一起非比尋常。

三當家自身的實力是玄王境界,但是靠著七具傀儡殭屍的相助,可以爆發出玄君的實力,連一些玄君都不敢小瞧他。

碰!

一具殭屍傀儡出拳打在范浪的身上,而范浪卻紋絲不動,輕鬆的承受住了這一擊。

此時的范浪,並沒有進入人龍形態,光是以平常的形態,就有這樣的實力。七具傀儡殭屍在他眼中,猶如紙糊玩具。

「你的機關術還遠遠上不了檯面,就別在我面前賣弄了。」

范浪輕描淡寫的一揮手,揮灑出兩千柄小劍,化作千百道銀光,交織成一張大網,將七具殭屍傀儡籠罩進去。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易長譯眉頭緊鎖。

姜小時也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就把小腦袋湊過去,想看,手機一下就被大佬拿走了。

「長譯,你先把小時送回去。」傅辰修語氣看似淡淡,實際是命令。

姜小時,「……」

「小時,易叔先把你送回家去。」易長譯眉間的摺痕很深,臉色跟大佬的一樣很不好。

姜小時就算是想問,看著他們這樣的臉色,也就閉嘴了,乖乖的跟著易長譯上車。

在車子發動前,姜小時看到羅亦從商場跑出來。

頂級經紀人圖鑑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難道是大佬要破產了?不應該該啊!這是在書里大佬就是一個除去作者最牛掰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