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白艷霜的解釋,風乙墨感覺很有道理,不由的欣喜若狂,隨即意識到不對,如果陰陽訣可以自動晉級,陰陽門的所有弟子豈不是無比的厲害了?是不是自動晉級功法,還需要證明才是,只有找到陰陽訣後續功法,一切都一目了然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現在是練氣期十一層,他沒有問,修鍊這東西,還是靠自己,他相信,水到渠成自然來,強求不得。

一天後,紅與黑馱著二人徹底離開了荒原,來到一片綠油油的草原上,在草原盡頭,隱約是連綿起伏的山巒。

「終於出來了!」風乙墨忍不住振臂高呼,「艷霜,我先找個地方讓你好好洗一個澡,然後給你弄一頓大餐,全是你最喜歡吃的肉食!」 白艷霜笑著點頭,只是微笑中隱有落寞之情閃現,風乙墨正在興頭上,沒有發現罷了。

風乙墨散開神識,找到一處清澈的水潭,讓紅與黑馱著二人來到水潭邊,小心把白艷霜攙扶到潭邊,猶豫片刻,道:「艷霜,你一個人行吧。」

白艷霜點點頭,風乙墨轉身離去,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脫衣服聲音,接著是入水的聲音,風乙墨連忙屏氣凝神,不再想象美人洗浴的情景。

過了好一會兒,白艷霜虛弱的聲音傳來:「風郎,你過來吧。」

風乙墨連忙飛奔過去,把已經穿戴整齊的白艷霜攙扶到紅與黑背上,示意它直奔遠處青山而去。

到了山林中,野獸飛禽多了起來,風乙墨很快就打了兩隻野雞,一隻穿山甲、一隻飛龍,升起火,掉湯的掉湯,烤肉的烤肉,很快就弄出一個飛龍湯,一隻叫花雞,一個紅燒穿山甲。

「艷霜,條件受限制,將就點吃吧。」風乙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白艷霜心中卻極為感激,天下哪有幾個男人原因下廚的,風郎如此用心的給自己做飯,完成了大餐的承諾,她怎會不感動?

「謝謝你,風郎!你是天下對我最好的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

風乙墨一愣,沒有明白白艷霜話中的意思,正要詢問,白艷霜已經低頭喝湯,吃肉了,他也就止住了到嘴邊的話,沒有開口詢問。

兩個人吃飽喝足,白艷霜第一句話讓風乙墨愣住了:「風郎,今後你不要考慮我的吃住問題,專心修鍊,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但凡我知道的都會說給你聽!你要強大起來,我才能放、放心!」

白艷霜這番話說的極為嚴肅,有一種不容反駁的語氣,風乙墨茫然的點點頭,立即開始修鍊。這一次,他修鍊的卻是九天罡風訣,因為陰陽訣實在是有些詭異,再沒有弄清楚之前,是不敢繼續修鍊下去了。

群山中靈氣充盈,風乙墨閉目修鍊,白艷霜坐在不遠處一塊石頭上,靜靜的看著他修鍊,她白衣飄飄,長發徐徐,出塵脫俗,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畫面優美至極。

紅與黑靜靜的躲在遠處,不敢打擾主人,把巨大腦袋埋在地上,默不作聲。

或許因為身處靈氣充盈之地,又或許白艷霜身上散發的香氣沁人心脾,風乙墨這一次入定,竟然修鍊了七天七夜,睜開雙眼,修為已然穩定在練氣十一層巔峰。可是築基的屏障依舊不見蹤影,這讓他更為奇怪。

白艷霜見風乙墨醒來,微微一笑,宛如桃花綻放,美艷不可方物:「風郎,你醒了?是不是餓了?吃些果子吧。」說著遞過來幾枚青色的果子。

風乙墨一驚,這是育風果,屬於三級靈果,吃了可以增加對風屬性功法的領悟能力,提升修鍊速度。

「艷霜,這、這育風果哪裡來的?」風乙墨大為震驚的問道,他可不相信三級靈果會自己跑過來,而白艷霜又身受重傷,更不能採摘果子。

白艷霜嘻嘻一笑,指了指遠處的紅與黑,道:「我讓它到處逛逛,有什麼好吃的都帶回來,結果它就帶回一棵樹枝,上面都是這種果子。應該對你的修鍊大有益處。風郎,你儲物袋裡有沒有築基丹,如果有,可以藉助育風果感悟築基那屏障了。我希望你築基之後再外出尋寶,這樣你才能有更大的保障。」

風乙墨點點頭,接過育風果,然後把幾個儲物袋裡的裝著靈丹的瓶子全都倒出來,仔細辨認築基丹。

終於,在宋車儲物袋中發現了兩顆蠶豆大小暗紅色的靈丹,氣息芬香,靈氣濃郁,握在手中,丹氣盈盈,讓他有一種魂魄出竅的感覺,正是築基丹!

「難怪宋車當初大言不慚的說可以讓自己築基,看來他十有八九是神農氏的後人,連築基丹這樣的稀缺靈丹都能煉製出來,只可惜死在自己手裡了。」風乙墨暗想道。

築基丹雖然是二級靈藥,煉製難度卻比四級靈藥都難,這是因為它的特殊性,和丹藥成分的複雜性所訣定的,特別是幾種主葯,目前來說十分罕見,造成築基丹的稀缺。

風乙墨拿出一顆築基丹塞入嘴裡,然後飛快的吃了一顆育風果,開始修鍊。

築基丹一下肚,立即散發強大的靈力,澎湃洶湧,從肚腹向四肢百骸潮湧般滾去,而育風果讓他對九天罡風訣又了更深層的領悟,雙手幻化成千百個法訣手勢,林中山風呼嘯而至,方圓十丈內風起,濃郁的靈力被風捲來,鑽入他的身體內,接著旋風擴張到二十丈、三十丈,最後到了百丈範圍,無數的靈力席捲而來,湧入丹田靈海之中。

風乙墨在進入玄天秘境后,一直吞噬他身體靈力的噬靈蠶突然不再有任何動作,好像死了一般,一動不動,更別提吸收他身體靈力了。因此,他的修為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升。

靈海內,青色靈力洶湧澎湃,激蕩四射,哪怕是風乙墨全力行功,也無法控制,鼓脹的丹田高高隆起,好像懷孕七八個月的孕婦一般,經脈疼痛難忍,這一次,他卻希望噬靈蠶醒來,幫忙吸收靈力了。

眼看九天罡風訣無法控制強悍的靈力,風乙墨只好再一次運轉陰陽訣,雙手環抱成陰陽魚形狀,輕柔、緩慢,那靈海內狂暴的靈力好像聽到了催眠曲一樣,漸漸平息,丹田恢復正常,一點點煉化築基丹的藥力,他漸漸進入了佳境。

等再一次睜開雙目,風乙墨苦笑不已,他竟然沒有築基,反而進入了練氣十二層,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陰陽訣的緣故?兩次都是修鍊陰陽訣造成的,由不得他不想信是因為陰陽訣。

可是剛才情況險惡,如果不及時修鍊陰陽訣,自己恐怕已經爆體而亡了。

「怎麼,沒有感覺到築基的屏障嗎?育風果多的是,風郎,你先利用育風果修鍊,感覺差不多時候再服用築基丹。」白艷霜心細的安慰道。

風乙墨點點頭,也只好如此了。他見白艷霜臉色依舊慘白,關心的問道:「艷霜,你這幾天吃的是什麼?」

白艷霜把臉一沉,道:「風郎,我不是說過你要全身心投入修鍊,我的吃住都不用你操心,專心修鍊吧。」 這是風乙墨認識白艷霜后第一次見她態度嚴厲,不由的呆了呆,艷霜這是怎麼了?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他剛要反駁幾句,見白艷霜目光堅定,不由的咽下嘴中的話,再一次進入修鍊狀態。

……

二十天後,風乙墨消耗了十顆育風果,以九天罡風訣修鍊到練氣十二層巔峰,築基屏障若隱若現,讓他欣喜不已,連忙穩定了一天,好好休息,養足精神,取出最後一顆築基丹,就著最後兩顆育風果,一起吞下,開始衝擊築基屏障。

狂暴而猛烈的靈力,從築基丹內湧出,向風乙墨四肢百骸衝擊而去,滾滾流淌,平靜的靈海再一次掀起了滔天巨浪,向著四周猛烈沖刷,向著前方那道若有若無的築基屏障,發起了最後猛烈的攻擊。

靈力滔天,剛猛而充滿了韌性,一次次的,衝擊那道屏障,讓風乙墨苦不堪言,痛苦莫名。隨著育風果的服下,九天罡風訣在其腦海中的思路更加清晰明了,他雙手變換的不同的法訣,一道,十道,百道,千到,手影重重,身邊百丈範圍內的靈氣已經不夠他消耗了,那靈氣漩渦擴大到了百丈之外,達到了200餘丈,整座青山上野獸都惶恐不安起來,風乙墨這個位置,靈氣紊亂,山風呼嘯,刮動的數干樹枝嘩嘩作響,讓附近的野獸們驚慌失措,四散而逃,不敢靠近了。

靈氣漩渦,最終直徑最終達到500丈,不再增加,然而就這樣的一個巨大的漩渦,攪動的天昏地暗,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樣,野獸們逃的更遠了。

九天罡風訣內,對應練氣後期是微風法訣,可是風乙墨攪動的聲勢遠超過強風,樹根粗大的樹枝咔嚓咔嚓折斷,強風如體,讓他肉身出現一道道裂痕,苦不堪言。

靈海內的靈力不斷的積蓄,一點點的衝擊著,向前推進,隱有一道咔嚓聲音,風乙墨大喜,連忙集中精神,加快進度,不過,當他看清楚自己的修為後,卻愣住了。原來那咔嚓聲音,不是衝破了築基屏障,而是讓他的修為到了鍊氣13層,此刻,他完全蒙掉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這樣?12層之後不應該是築基了嗎?怎麼又會出現了鍊氣13層這個不曾聽說過的境界。

不僅是他,遠處一直默默觀察風乙墨修鍊的白艷霜同樣是嘆了一口氣,暗暗搖了搖頭,「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本以為這一次能築基成功,卻還是沒有做到,看來只有自己去幫他了。」

一念之此,白艷霜櫻唇微啟,一顆拇指大小的散發寒氣的白色丹丸飛了出來,閃電般出現在風乙墨頭頂上,寒氣涌動,立刻以風乙墨為中心,一層冰寒至極的寒霜向著四周快速的蔓延出去,地上的花草、高大的樹木,全都披上了一層亮晶晶的,冰霜。整個世界化為了冰的海洋,而風乙墨就凍在冰層之間。

風乙墨正在迷惘之間,被寒氣一激,陰陽訣不由自主的運轉起來,蘊含著極寒氣息的靈力鑽入他的體內,從四面八方向靈海彙集,繼續積蓄力量,向前衝擊那一道越發的清晰可見的築基屏障。

福太太悠閒生活 冰層,一直覆蓋出千丈範圍,千丈之內的所有靈氣,匯聚成一道道閃著冰晶的靈氣線,向著風乙墨頭頂的那個珠子涌去,再從珠子散發出一道濃郁的靈氣柱灌入到風乙墨頭頂之內。強大而純凈的靈力,推動靈海向前奔涌不息,一次次的猛烈的衝擊那道屏障。

然而,那築基屏障,好似大海中的磐石般巋然不動,一直在堅守最後的陣地,就這樣,靈海靈力的沖刷、咆哮,和築基屏障的穩定,兩者達成了一個平衡,山林中冰層繼續擴散。

……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一道築基屏障,再也堅守不住了,被洶湧狂暴的靈氣轟的沖開,風乙墨只感覺到靈台一片清明,對天地規則有了另外一種明悟,他知道,自己終於築基成功了!

靈海擴大,能夠吸收更多的靈氣,因此他不斷的加速行功,穩固了修為,等他睜開雙眼,才發現,自己好像坐在一片死氣沉沉的荒漠之中,四周的樹木花草全都枯死,一直延伸到兩千丈之外,而遠處的白艷霜,白衣勝雪,目光清澈,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恭喜你,風郎,你終於成為一名真正的修士了。」在修仙界,只有築基才能算真正的踏足修仙一途。

風乙墨一躍而起,鼻子中卻傳來濃濃的酸臭氣味,低頭看去,只見身上因為築基體內污垢雜質被排除,出現了一層厚厚的泥垢,骯髒不堪,他連忙向遠處彈射而去,聲音遠遠傳回來,「艷霜,你等我一會兒,我找個地方洗個澡。」

白艷霜笑而不答,只是看著風乙墨遠去的背影,眼中儘是滿意和離愁。

「風郎,我真的捨不得你啊,如果你不是人類該多好?父王又在催促我返回上界了,你的情意艷霜無以為報,只能把我最寶貴的東西留給你了,希望你明白我的苦心。」白艷霜喃喃自語道。

片刻之後,風乙墨返回,神清氣爽,之前風移術之能移動五六丈的距離,如今,他輕輕施展,一下子就能跨越十丈的距離了,而且,能夠感受到身體內蘊含了強大的法力,渾身充滿了力量。因為他一直修鍊,知道時間過得多久,便向白艷霜問道:「艷霜,咱們在這裡呆了多久了?」

「風郎,你前後修鍊加在一起,一共是18個月。」

「啊?」風乙墨吃了一驚,「這麼久了,難道玄天秘境還沒有到時候嗎?」

白艷霜笑道:「據我所知,玄天秘境每一次入口開啟時間為兩個時辰,裡面的時間就是十年時間。也就是說你還有八年時間尋找寶物。」

「原來如此!」風乙墨恍然大悟,伸手拉住白艷霜的冰冷小手道:「我一直修鍊,苦了你了。」

白艷霜把腦袋輕輕枕在風乙墨的肩膀上,柔聲道:「風郎,你可不要這麼說,能見到你變強,我就十分高興。對了,你還沒有看到紅與黑吧,快看看吧,它變樣子了。」說著,伸出手指向遠處一指。

風乙墨順著她的所指方向看去,只見一隻丈許長的銀色蠍子趴在地上,神態溫順,他看了幾眼,才從一直還是烏黑的尾鉤看出,那就是紅與黑。

紅與黑除了體型變小外,氣息變的更為強大,其他的沒有任何變化,也不知道進階後有什麼長處。 「呵呵,它這個樣子,再叫紅與黑已經不妥了,哪有紅、黑呢?」風乙墨笑道。

白艷霜挽著風乙墨的手臂,撒嬌道:「人家還是喜歡叫它紅與黑嘛!」

「好,依你!」

……

風乙墨終於明白紅與黑晉級后的長處了,它竟然可以自由的變幻大小,現在就變成了三丈大小,他跟白艷霜坐在紅與黑的脊背上速度又快又平穩,而且,現在紅與黑的速度,超過了原來的兩倍還多,簡直快似閃電。

按照他的推算,應該和金丹初期修士的飛行速度差不多了,這可是意外之喜。有了紅與黑當腳力,行進起來省去了很多的力氣呀,哪怕它的戰鬥力不行,也算是不錯了。

因為一直在苦苦修鍊,沒有理會白夜霜,所以,風乙墨讓紅與黑找到了一個野獸叢生的地方,抓了幾隻大型的野獸。狗熊,老虎,猴子,本來他還想抓一條大蛇做蛇羹,卻被白艷霜阻止了。

找了一個乾淨的山洞,風乙墨忙活起來。把熊掌切掉,洗刷乾淨,烤熊掌。對於老虎,直接抽出脊骨,放在火上烤,吃裡面的骨髓。猴子更為簡單,砍掉猴頭,去掉皮毛,露出頭蓋骨,直接放在火上烤,這樣烤熟直接食用腦漿,什麼佐料都不加,味道極其鮮美。

狗熊、猴子和老虎的屍體,就便宜了紅與黑。在吃飯的過程中,白艷霜講起紅與黑晉級的過程。原來,在風乙墨閉關修鍊的時候,白艷霜讓紅與黑自己去找東西,這個傢伙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回來后就蜷縮成一團,悶頭一直大睡,睡了一年時間,從厚重的黑殼中破殼而出,變成了現在的模樣,也算是這個傢伙一種機緣罷了。

風乙墨聽的咂舌、羨慕不已,妖獸晉級可是十分困難的,紅與黑能夠這麼短時間就晉陞為二級妖獸,看來這玄天秘境內存在著各種機緣啊。他已經想好了,既然已經是築基修為,實力強大了數倍,也就可以到處尋寶了,八年時間別看很長,可是玄天秘境之內如此廣漠無垠,區區一個沙漠,他們就走了兩個月的時間,什麼也沒見到,只抓到了紅與黑。

他雄心萬丈,對白艷霜道:「艷霜,從現在開始,咱們兩個就進入尋寶狀態,盡量獲得一些寶物,對你我二人的修鍊都有好處。」

他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看到白艷霜眼睛中的那一縷落寞之色。

吃完飯風乙墨摟著白艷霜,說著他對未來的計劃、想法,白艷霜趴在風乙墨盤著的膝蓋上,揚起俏臉,望著風乙墨,臉上帶著笑容,聽得津津有味。

半夜,風乙墨睡著了,白艷霜悄悄的起來,一臉的不舍,在淡淡的月光下,她緩慢的褪去了身上的白裙,一具完美的令人驚嘆嬌軀出現的月光之下,那肌膚白嫩如雪,溫婉如玉,任何人看了都會嫉妒的發狂,「風郎,我能做的就是把我最寶貴的東西給你。希望有朝一日,你我二人能夠重新相聚。」說著,嬌軀上散發出一陣粉紅色的煙霧,包裹住地上沉睡的風乙墨,她手一揮,風乙墨身上的衣衫盡去,她的嬌軀輕輕的伏了上去……

風乙墨做了一個美夢,夢中,他跟白艷霜翻雲覆雨,顛鸞倒鳳,酣暢淋漓,這個夢讓他感到羞愧,無法面對聖潔的白艷霜,自己怎麼會有如此齷齪的想法和念頭,如果讓白艷霜知道了,肯定會狠狠的罵自己一頓。

當他睜開雙眼,山洞外的天色已經大亮,伸手一摸,身邊的白艷霜的不見了蹤影。

風乙墨奇怪,這麼早,艷霜去了哪裡?他站起身,喊道:「艷霜,艷霜,你去哪裡了?」

山洞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迴音,在洞口外,紅與黑變成巴掌大小,趴在一塊石頭上曬太陽。見到主人出來,昂起頭,嗖嗖的跑了過來。風乙墨沒有理會紅與黑,散開神識,方圓30里範圍盡數在他的神識覆蓋之下,卻依然沒有發現白艷霜的蹤跡。

他慌張了,難道是昨晚有妖獸,趁著他們熟睡,把白艷霜擄走了?可是,就算白艷霜身上的傷沒有好,也得有掙扎呀,自己肯定會醒來。她到底去了哪裡?

這時,紅與黑爬到他腳邊,伸出一隻前鰲碰了碰他,風乙墨低頭看去,只見紅與黑另外一隻前鰲上夾了一張紙,他抓過紙張,上面寫著幾行清秀的字體:別了,風郎,跟你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樂、最幸福的,真想跟你一直走下去。可是……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希望你不會怪我不辭而別,期待有一天能夠再一次相見。艷霜留字。

白艷霜竟然走了?風乙墨此時腦袋一片空白,他把不明白白艷霜為什麼要走,心裡空蕩蕩的,失魂落魄。

「紅與黑,你知道艷霜為什麼要離開我嗎?」風乙墨向紅與黑問道。小傢伙只是仰著腦袋看著主人,沒有任何錶示。

「她應該離開不久,咱們去找她,一定要把她找回來!」風乙墨收起紙,命令紅與黑變大,跨坐到它背上,狂奔而去。

……

距離風乙墨所在位置400里之外。是一個面積極廣的巨大湖泊。湖泊之中,魚兒遨遊,許多野獸都到湖邊飲水、嬉鬧。

就在此時,湖中心,出現了一點寒光,那寒光爆發出猛烈的寒氣,迅速向湖泊四周蔓延,光芒四射,光芒所到之處湖水立即變成了寒冰。方圓百里之內,盡數化為了冰川,剛才還在湖邊喝水戲耍的野獸,一個個全都成了冰雕。那寒光一閃,白艷霜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光點之下。

驚人的至陰至寒靈氣爆發出來,她不捨得回頭回眸凝望,已經來發現風乙墨坐在紅與黑背上,正在朝這邊飛奔而來,白艷霜臉上儘是不舍之意。

那寒光突然擴大,出現了一個深入見底的直徑丈許的幽洞,白艷霜深深看了一眼風乙墨的方向,自語道:「別了,我的風郎。」說完一步跨了進去,那幽洞頓時消失,白艷霜也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400里之外,風乙墨就覺察到了那一股至陰至寒的氣息,立即讓紅與黑朝這個方向狂奔。等他趕到地方,看到的就是百里方圓的冰川世界,空氣中還殘留著那一股熟悉的幽香。

他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終於知道,白艷霜跟自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能夠冰凍百里,可見她的法力高深,遠超自己數十倍,不由得暗自嘲笑,她這般神仙一樣的人物怎能會瞧得上自己這個剛剛築基的傢伙呢。

「罷了,紅與黑,從此你我二人相依為命吧。」說完,他黯然神傷的扭頭離開。 風乙墨行屍走肉的遊盪了兩日,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直到遇到了一頭三級妖獸,本來他仗著自己已經達到了築基期修為,內心中鬱悶之氣正無處發泄,祭出了赤月劍,向那頭三級妖獸劈去。

誰知那三級妖獸張嘴噴出一道雷霆,立即就把赤月劍轟飛了。風乙墨醒悟過來,三級妖獸不是自己能對付的,收了赤月劍,跨坐到紅與黑背上,狂命的飛奔而去,好在那妖獸動作緩慢,速度不快,被紅與黑遠遠的甩開了,追了一會兒也就不再繼續追殺。

經此一役,風乙墨認清自己,築基期修為,太弱,太弱了,「我要變得更加強大,如果自己足夠強大,白艷霜還會離開自己嗎?肯定不會!」

無論是尋寶,還是要挽留白艷霜都需要自身強大,所以,風乙墨訣定,不著急尋寶,而是在密林中採集各種珍稀靈藥,尋找一處地脈之火,用金光爐煉丹,修鍊,提升修為,最好是能夠到達築基後期,這樣才不會畏懼三級妖獸。

打定主意,風乙墨給紅與黑下達命令,採集三級以上各種靈藥,二者分頭行動。茫茫青山中,人跡罕至,生長的各種各樣珍稀的靈藥,而且年份都很久,這讓風乙墨在收穫大量靈藥的過程中,漸漸忘卻了白艷霜離開的痛楚。

……

一個月後,風乙墨儲物袋裡存放了上千株三級靈藥,他駕馭著紅與黑找到了一處地脈之火,用赤月劍開闢出一個簡易的洞府,開始閉關煉丹,修鍊。

進入了築基期,神農手札後面的內容就可以清晰的讀取了,裡面記載了一種叫固元丹的三級低階靈丹,正是以十幾種三級靈藥為原料增加修為的靈丹。風乙墨之所以選擇固元丹,不僅僅它是三級低階靈丹,一直可以用到金丹期,更是因為丹方內記載的是十八種三級靈藥都被他採摘齊全了。

一開始,風乙墨並沒有立即著手煉製固元丹,而是用金光爐把儲物袋內所有的二級靈藥全都煉製成二級靈丹,一來是提高煉丹熟練程度,二來是熟悉金光爐的特性。他發現金光爐果然含有丹氣,每一爐出品的靈丹,品級都提升一個檔次,煉製的所有二級靈丹,最低的都是中品丹,有三成靈丹都出現了上品靈丹。

七天後,風乙墨把儲物袋內所有二級靈藥全都變成了靈丹,他的煉丹手法漸漸熟練起來。接著,他拿出了18味煉製固元丹的三級靈藥,把金光爐內清理乾淨,打出一道引火訣,地脈之火熊熊燃燒,他按照丹方的記載,一株株的靈藥拋入金光爐內,開始提純、去除雜質。

很快,一株株靈藥變成了濃濃的葯汁,接著18味葯汁混合在一起,在金光爐內上下翻滾,一陣陣葯香從金光爐散發出來。

煉丹,提純,去雜質,融合,成丹,收丹,眾多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不能有任何紕漏,其中最重要的還是收丹,尋常煉丹師只是普通手法收丹,但是,在神農手札中特別介紹了一種收丹訣,以收丹訣收丹,成丹率要高,而且出丹的品質要好。

風乙墨雙手如同穿花蝴蝶般上下飛舞,那收丹訣在他腦海過了上百遍,加上煉製二級靈丹,熟悉使用了不下百於次,因此,順利的被他施展出來,只見金光爐內丹丸跳躍,葯香撲鼻,隨著他的一聲暴喝,「收!」爐蓋兒飛起,一串青色的靈丹跳了出來,被他祭出了一個玉瓶盡數收到裡面。

風乙墨臉上露出微笑,沒想到第一次煉製三級靈丹就成功了,一來,說明他已經變成了三品煉丹師了,二來,說明神農氏手札記載的收丹訣果然不同凡響,更加慶幸的是能得到金光爐這個擁有丹氣的煉丹爐,出品的12顆固元丹,有5顆是上品丹,7顆是中品丹,竟然沒有一顆是下品丹,這讓他非常的高興。

煉製了十幾瓶固元丹。風乙墨又把其他的三級靈藥,按照三級丹方能夠煉製的全都煉製了,這樣既能節省儲物袋的空間,又能把剛剛晉級的三品煉丹師水平穩定下來。

然後他並沒有著急閉關修鍊,而是帶著紅與黑來到外面,尋找一級二級妖獸,獵殺了十來頭,回到洞府內,按照《奇丹》中記錄的奪靈丹丹方,依法炮製,煉製出血靈丹、骨靈丹等數種奪靈丹。

既然打算閉關修鍊,大量服用各種靈丹的必不可少的,因此丹毒是他首要解訣的問題。奪靈丹長期服用,修為止步於元嬰氣,無疑是飲鴆止渴,這樣的事情他風乙墨不會做。不過在長期服用靈丹后,服用一兩顆奪靈丹,驅除體內丹毒卻是不錯的。

既然選擇閉關修鍊,就要全力以赴,風乙墨另外開闢一個洞穴,把妖獸屍體放在裡面,讓紅與黑自己享受,然後身前擺出一排靈丹玉瓶,接著是一百多塊下品靈石,擺成了一個簡易聚靈陣,他坐在陣中,拿出一顆固元丹放入嘴裡,開始進入首次最長時間的閉關修鍊。

……

時間如梭,歲月匆忙,風乙墨所閉關的洞府外長滿了藤蔓,鬱鬱蔥蔥,把洞口都遮蔽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這裡有一個山洞。

兩年以後的某一天,風乙墨閉關的洞府內,傳出一聲宛如龍吟般的長嘯。在消耗了所有的靈丹,又消耗了2000多塊下品靈石后,風乙墨的修為,終於被他硬生生提到了築基八層。這也就意味著,他正式進入了築基後期。

修為的長足提升,讓他渾身充滿靈力,法力充沛,豪情壯志填滿了胸膛。

他一拳向洞口揮出。拳風獵獵,堵在洞口那一塊上千斤重的巨石砰的一聲變成了塊塊碎石,激射出去。

他一步邁出數丈的距離,來到了洞府外面,渾身骨骼散發出咔嘣咔嘣的一陣爆鳴聲音。

兩年時間,讓風乙墨從青澀的少年,變成了一個19歲的青年。

旁邊兒洞府內的紅與黑,發覺主人出來了,連忙奔了出來,它所在洞府內的妖獸屍體早已被它吞食得乾乾淨淨,依舊是銀色的軀體,不過氣息卻凝凝實了許多,顯然這個傢伙的境界也有所提升。 「如果再遇到那一頭三級妖獸,哼,我要讓它有來無回!」風乙墨揮動手臂,大聲豪氣的說道。

紅與黑似乎聽懂的主人的話,歡愉的跳躍,說不出的親近。

風乙墨回到洞府內,簡單收拾了一番,開始尋寶探險,畢竟剩下時間不多了。

……

十天後,風乙墨坐著紅與黑終於離開了連綿起伏的青山,這十天他並不是沒有任何收穫,起碼四級靈藥採摘了百餘株,三級靈藥數百株,而且還遇到了一棵數千年年份的靈芝,讓他十分高興。

轟!

十幾里之外,傳來一聲巨響,靈氣激蕩,有人鬥法!

風乙墨激動起來,這是進入玄天秘境四年時間,第一次遇到人類修士,連忙讓紅與黑朝爆炸方向奔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