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他一逗,雪松揚起了音調:「你走開啦,才不是……」

「你也挺喜歡她?」

「她什麼都不知道,母親也沒什麼錯,對她的話我沒什麼要討厭的,就覺得這樣也好,老爸能好好照顧她們就行了。」

「對啊,這樣就好了,你不需要太在意,你有你的生活,你爸也是,你只需要想怎麼當一個好人。」

「你應該是對的……原本很糾結的事情,跟你一說倒像是也沒什麼好說的,好像……」哈登能想象到雪松垂下眼睫輕柔微笑的樣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魔王都打過了,還能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哈哈哈好像也對……」雪松釋然地笑了一下,聲音又慢慢低下來,「回頭一想,找你說這些事也是挺卑鄙的……」

「為什麼?」哈登脫口而出,不過也很快明白過來——

因為他也沒有得到親生父親的關懷啊,也是因為這個才突然找他訴苦吧。

「來再讓知心哥哥給你點支撐能量,」頓了一下后哈登只是笑,「我覺得吧,最簡單的思考方式就是怎麼成為一個好男人,在我爸離家出走之後我就一直這麼想,他不好,那我就偏要變成最好的,以後有那個資本讓他自己不自在。」

雪松又笑了:「果然是你的風格。」

「我們講了多久了,知心哥哥也是時候開始計時收費了。」

「什麼鬼,你以為這是什麼深夜諮詢欄目嗎,而且還收話費?」

「那你也配合我演出釋然的樣子來嘛,我的聽眾朋友。」

「行了我恢復過來了!」雪松的聲音聽起來像是真的變回來了。

「目標是驅散生活中不良的氛圍,將硬派男人的心靈雞湯灑遍四周,我是知心哥哥。」

「……好吧,謝謝你知心哥哥,我感覺好多啦!」雪松終於克服了尷尬,帶著笑音配合起來。

這就對了,哈登感覺自己神清氣爽,能幫小弟驅散負能量真是太好了,這年頭這樣的大哥哪裡找啊。

-原世,邁阿密

看著雪松父親一家人回到家后才緩緩離開,完全打扮成普通女孩的巫安雅依然背著裝有髑髏的巨大包包,輕快地穿過灑滿陽光的街道。她進入了一處有雕花鐵門的豪華宅邸,在穿過門的瞬間,豪奢的歐風庭院隨即煙霧一般變幻,成了枯山水的和風庭院。一株巨大的櫻花樹紛紛揚揚地落著粉色花雨,靜謐盛大中透著妖異。

在她的面前,苔痕漸染的石階上蹦跳著幾個不及膝蓋高的小紙人,往兩旁掃著落花讓出道路來。

她在花雨中步入宅邸,在熏香淺淡的味道中,男性清潤如泉的聲音溫柔招呼道:「歡迎回來。」

由於光線淡薄的緣故,安雅還是只能看到背對自己的身影。這次是在一張頗高的卧榻之上,有著淺色柔軟發色的主人微微舒著手臂,絢麗的水鳥花藤紋羽織在昏暗中濃艷地宣示著奢靡,白皙好看的手正輕輕晃著白瓷的淺淺酒器,一片櫻瓣落在上頭,昏光里粼粼地招搖——

在黯淡之中顯露出來的些許艷色,一時竟有著妖異的魅力。

令人隱隱不安,卻攝人心魂,他大概就是這樣的魔魅吧。安雅定定神,開口時語氣平淡:「藥師寺君,周雪松那小子好像在追查你哦?」

烈火如歌(全) 「是啊,他是怎麼知道我的事的呢,能了解我多少呢……」得到的回答漫不經心,說實話安雅並不知道藥師寺的實力強弱,但這個做派似貴公子的青年,就算慵懶也強烈地表現出危險的徵兆。

藥師寺優雅地放下酒杯,然後用修長好看的手指夾起案上的照片,那上面分明是雪松的父親傑弗里·周、阿隨與雪莉的家庭照。

「藥師寺君認識那女人嗎?」安雅只能如此進一步推斷,身份尊貴的青年並沒有告知她監視雪松父親一家的用意,「雖然我也知道周雪松的能力比以前要棘手多了,但從感情淡薄的父親這邊下手的話,似乎……」

藥師寺輕輕的笑聲傳了過來。他等安雅停下來才緩緩開口,並不回答,反倒像是午睡初醒的閑談,貓兒般微挑著尾音:「你相信命運嗎?」

「誒?」安雅愣了一下,那清亮悠然的聲音像是有蠱惑力,她不得不頓了一下才找到思路,「這個嗎,真不好說,雖然不想承認,但蒼穹女帝的大能之力確實是無處不在的。」

藥師寺笑了一下:「逆天改命,一直都是振奮人心的壯舉不是嗎?」

他到底是要做什麼呢……安雅帶著疑問繼續開口:「強權可以改變命運,是這樣沒錯吧?」

「嗯。所謂的策士,就是要把所有必然偶然的條件都利用起來,編織出無論如何都勝利的結局、引導出理想的『命運』。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其實可以掌握很大的一部分哦。」暗處窺伺的惡鬼正掩面而笑,充滿期待地布下蛇蠍陷阱——

「也是時候給他們多一點刺激了,讓黑水姬搶去風頭就不行,這一局要我們十八星將先行拿下。我想想……接下來就用『卑微障礙』當主導吧。」

看似平穩的日常漸漸染上惡意,彷彿周而復始的浪潮悄然上涌。魔海沉浮的髑髏開始登岸作祟,而誰又知道凶夢已然展開——

暗潮已到無人會,只有篙師識水痕。



預告:「這是食物中毒?」

「不對!我說不清,但這是一種神秘襲擊!」

「你的意思是廁所里有敵人?」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居然在這種時候發動襲擊?」

冷帝的親親甜妻 「你們都小心了!我們還找不到敵方,儘快回到集體中來!對方是想在衛生間搞單殺啊!」

「就算你這麼說——」

久遠的殺器、怪異扭曲的展品、人群中隱蔽的角落、窺視的眼睛,一場獵食的陷阱悄然展開! 江湖位面小人物 出乎意料的襲擊、無從判斷的敵人,在這可能有著上萬人的地方尋找卑微障礙,天懲者,別忘了危險潛藏在平庸之中——

下章,博物館奇妙夜。

—注

本篇開頭的英文歌詞來自BlackEyedPeas(黑眼豆豆)演唱的《PumpIt》,可以聽一下以感受那種熱烈躁動的氛圍。

篇末句來自楊萬里的《過沙頭》。 離開魔獸山脈后,蕭寒便馬不停蹄的朝著迦南學院趕去。

兩個月後,他進去了黑角域。

在黑角域的中央地帶,便是迦南學院了。

————

黑角域

鬥氣大陸之上一塊特殊地域,在這裡,因為特殊地形的緣故,幾乎成為了全大陸最混亂的區域,無數各國的逃亡強者,落難到此處,構建了最野蠻的生存規則。

另外,這裡匯聚了各種各樣的種族,儼然是一個小型的鬥氣大陸縮影版,在黑角域之中,沒有任何的法律約束。

強者生,弱者死,便是這裡唯一的法則。

在這裡,即便是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也是令人避而遠之的。

只因為,她們在這裡生存了下來。

一品狂妃 黑角域,這是一片你可以肆意妄為的地方,你可以做盡一切邪惡之事,姦淫擄虐,燒殺搶奪,你可以無惡不作。

但是,前提是你有實力在這裡活下來。

慈悲,善良,在這裡,都是最為致命的毒藥。

————

這一日,蕭寒踏入了黑角域上的一個小鎮。

亂!

是蕭寒對這小鎮的第一印象。

小鎮之上,鬥毆,搶劫,挑釁鬧事,到處都是,混亂,似乎已經成為了這裡的常態。

更有甚者,竟然有人當街強暴女子。

總之,在這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人不敢幹的。

看著四周的畫面,蕭寒真的是有些觸目驚心。

當蕭寒救下那些被當街強暴的女子,而這些女子居然恩將仇報之後,蕭寒便徹底收起了他那所謂的善意。

這裡,善意,太過於奢侈!

當然,對於蕭寒這個新來的,也是很快便引起了小鎮諸人的注意,這麼一個剛進入黑角域的菜鳥,自然是他們劫掠的目標。

因此,此刻,蕭寒四周,一道道身影將他攔住,有男有女,看向他的目光皆像是看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我只說一遍,我不想殺人,不想死的都退開!」

蕭寒淡然立在那裡,目光環視一圈,語氣顯得有些淡漠。

「新來菜鳥也敢如此囂張,小子,下輩子投胎可要好好學學怎麼做人!」

周圍諸人譏諷笑道,隨即也都是懶得廢話,朝著蕭寒殺來,那貪婪的模樣,似是要將蕭寒啃得連渣都不剩。

蕭寒面色淡漠,也是懶得多言,手掌一招,一柄三尺青鋒斜握手中。

蕭寒眼眸一凝,冷意涌動。

下一刻,蕭寒動了,提著長劍,緩緩向前走去。

「啊!」

隨著蕭寒的腳步踏起,便會有一道凄厲的慘叫響起,緊接著地上便會多一具冰冷的屍體。

很快,屍橫遍野。

漸漸的,鮮血,染紅了蕭寒的長劍。

劍尖,有血,不斷地滴落。

一條長長的血痕,在小鎮之上延伸了很長一段距離。

這時,眾人方才知道怕了。

血色夕陽之下,那一抹斜握長劍的青衫身影,緩緩而行,夕陽將他的身影拉的很長,然而那地上血紅的影子,卻是那般的可怕。

小鎮之上,眾人的心,眾人的身體,都在隨著那少年的腳步在狠狠顫抖著,那腳步,彷彿踏在了他們心裡。

他之前說,他不想殺人,眾人不以為然。

然而現在,眾人知道後悔了,這若是殺起人來,簡直太可怕了。

十步一殺人,千里不留行!

血色夕陽之下,那青衫身影漸行漸遠,然而留下的一抹背影,卻是那般的令人恐懼。

————

經過那座小鎮之後,蕭寒又來到了黑角域中的一座大型城市,黑印城。

今日,這裡有一場大型拍賣會。

由於黑角域匯聚了八方之人,因此,在外面難於瞧見的高級功法,鬥技以及各種神兵鎧甲,葯鼎,藥材,高級丹藥等等,在這裡的拍賣會都會有所流通。

所以,黑角域的拍賣會一向都是座無虛席,極為熱鬧。

而對於這種熱鬧,蕭寒自然沒打算錯過。

來到鬥氣大陸這麼久,他都還沒有看過一次拍賣會。

當然,蕭寒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去看這場拍賣會,他是來搞點事情的。

沒錯,那就是,嘿嘿嘿…打劫!

這次拍賣,有很多好東西,而那壓軸的拍賣品,則是七品丹藥,陰陽玄龍丹,即便在系統商店,此等丹藥都是上百萬積分級別的。

服用這陰陽玄龍丹,若是日後重傷或者命垂一線之時,運氣好的話,這東西,能夠賦予服用者破后而立的機會。

所謂破后而立,便是打破以往的束縛,讓人猶如蛻變一般,無論身體,靈魂甚至鬥氣,都是能更上一層樓!

這種好東西,蕭寒怎麼可能錯過呢?

當然,更重要的,這次的陰陽玄龍丹,居然有兩顆,蕭寒都有著懷疑,這是不是系統特意替他和蕭炎準備的。

所以,說什麼也得把這陰陽玄龍丹搞到手啊!

「奇了怪,蕭炎那傢伙怎麼還沒到,這劇情真是……」

蕭寒打聽了一番拍賣會的消息后,便在黑印城城中轉悠起來,自然是準備拉上蕭炎一起去搞事情,不過並沒有發現蕭炎的蹤跡,讓他有些失望。

「算了,等我搞到手再給他也是一樣的……」蕭寒嘴裡嘀咕了一聲后,隨即不再尋找,徑直朝著拍賣行走去,準備先去瞧瞧,想要搞事情,自然得要知己知彼,畢竟這劇情他也不知道會是什麼走向,還是去全程盯著拍賣會比較靠譜。

比如說,一些好東西最後進了誰的口袋,蕭寒都是要好好記清楚的,這都不清楚的話,他還怎麼打劫?

他是專業的。

所以,必須步步為營。

————

拍賣行是一家八扇門的勢力管轄的,拍賣會很熱鬧。

巨大的環形拍賣場,四周擺滿了座位,此刻已經是座無虛席,拍賣場中人聲鼎沸,喧囂無比。

蕭寒自然也進來了,他也沒去搞什麼貴賓席位,隨便坐在了拍賣會的後方,他只是來探查情況的,要低調行事。

蕭寒身披一件寬敞的銀袍,深深的帽檐將他的臉龐遮住,他慵懶的坐在座位上,目光時不時會向四周掃視一番。

他也發現了一些原著中記載的勢力,血宗,黑骷墓,天蛇府。

血宗領頭是其少宗主范凌,黑骷墓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天蛇府的是一位青衣女子,身材妖嬈誘人,是天蛇府的青長老,這三大勢力便是此次拍賣會中最強的,也是最有能力爭奪好東西的勢力。

這三大勢力,自然也是蕭寒關注的重點。

蕭寒坐在最後,心中在盤算著,虎口奪食,很刺激,不過需要細心謀劃一番啊。

約摸半個時辰之後,拍賣會終於開始了。

偌大的拍賣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只見拍賣台上,一位性感誘人的女子出現,自然是負責拍賣的主持人,拍賣由這樣的女子主持,有時候可以讓人腦子一熱,瘋狂砸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