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在文森特與埃斯比亞的交界之處,有一個生靈禁地。沒人知道那裡面有什麼,因為,那裡終年籠罩在雲霧之中讓人根本無法看清裡面的情況,強大如武帝的強者,就連他們的感知都無法感知的到迷霧之中有著一些什麼。

而一些膽子大的冒險者們妄圖進去探索,卻是再也沒見從裡面出來。各種方法都有人嘗試過了,那些信誓旦旦的要進去尋寶的武者們,卻是一個個的有進無出,其中不乏武皇強者。

由此,這一處文森特與埃斯比亞交界處得名為「迷魂幽谷」!寓意為,迷失靈魂的峽谷,並且,這裡也成為大陸之上為數不多無人敢接近的禁地之一。

看清前方百米處那滾滾的迷霧,刺血樓主不禁握緊了拳頭,良久之後才放鬆了下來,看著柳雲祁闖入的那片天空,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容「不是死在我的手裡,還真是便宜了你!不過,這個迷魂幽谷相比於我來說,會讓你死的更加痛苦吧?!你小子就在這層層迷霧之中徘徊一生吧!」

「噗通!」

此時,迷霧之中的柳雲祁是終於從懸崖掉落到了底部,那狀似昏暗無比的懸崖底部恰好是一個水潭。

「噗哈!」

柳雲祁半晌才從那有些漆黑的水底遊了上來,轉頭四望,四周依舊是在層層的濃霧之中讓人辨不清方向,不過,此時已經從空中落地的他,心裡也是微微安心了一些,朝著一個方向就遊了過去「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古里古怪的,讓人心裡怪不舒服的。」

「啪嗒!」

正游著,柳雲祁的左前方突兀的閃過了一道銀色的身影,轉頭望去,水面之上正有一圈圈漣漪朝著四處擴散。

沉吟了一會,柳雲祁心中不禁疑惑道「難道這水裡還有魚?」

「咕嚕嚕…」

心中正想著,他的肚子莫名的就叫了起來。柳雲祁一怔,想了想也是,這個點他應該吃午飯了。

想了想,柳雲祁便不再控制著自己朝著前方游去,一個猛子,他便扎入到了水底之中。水底,一如上方昏暗的水面,水底也是漆黑一片讓人看不清絲毫,柳雲祁在水裡尋覓了良久,卻連一頭魚都沒有看到,這不免的讓他心中有些疑惑「魚呢?!魚都跑哪去了?剛剛我明明還看到有一隻鑽到水底來了啊。」

然而,還不等他心裡想清楚,他的前方已經到了盡頭,顯然,他已經游到了岸邊。想了想,他也並沒有再糾結於水中的魚,反正他戒指里還有乾糧,何必一定要吃魚呢?魚又不好吃,而且刺又多,還要自己烤。給了自己這個不是理由的理由,柳雲祁猛然就躥上了岸邊。

然而,才剛剛在岸邊站穩,還沒來得及看清周圍的情況,只聽身後又是一聲「啪嗒」聲響起,柳雲祁轉頭望去,只見他前方的湖面上,一頭頭銀尾大頭魚正在水面之上騰躍嬉戲,他當即是怒意勃發「Whatthefuck!你們這一條條的倒是挺能藏啊!小爺剛剛在水底居然一頭都沒有找到!現在倒一個個的全跑出來了?!怎麼著?!是嘲笑小爺眼神不好嗎?!你們給小爺等著!等小爺抓到了你們,一個個全給你們烤了!」

「噗通!」

柳雲祁罵著罵著,就彷彿要證明自己一般,又是一個猛子扎到了水底,然而,讓他感到驚詫的是,在水底,他還是一條魚都找不到「shit!這些魚,都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半晌之後,當柳雲祁從水底再次上到岸邊的時候,讓他氣惱的是,當他再次上到岸上的時候,彷彿嘲笑柳雲祁一般,同樣的場景再次出現。

那是將柳雲祁氣的啊,氣的他是一陣渾身發抖,而此時的他,渾身是又累又餓的,難受的很。冷哼了一聲,彷彿賭氣一般,柳雲祁就這麼的原地坐了下去,惡狠狠的盯視著湖面上鬧得歡快的魚兒們,拿出了一塊乾糧就一口咬了下去「誰說我要吃你們了?!一群自作多情的傢伙!小爺有的吃,幹嘛非要吃你們?你們就繼續笑吧,小爺不在乎!」

一塊乾糧下肚,柳雲祁這才覺著好了一些,喝了一口岸邊清甜的湖水,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見那些魚還鬧的歡騰,彷彿是在邀請他下去抓他它們一般。

「呸!」

柳雲祁狠狠的朝著湖面啐了一口濃痰,一臉鄙夷的看向湖面之上歡騰的魚兒們道「一群白痴魚!」 不再理會湖面上的魚群,柳雲祁轉頭望去,只見,他的身後便是一片煙霧繚繞的樹林,樹林幽靜深遠,一每棵樹木都高達幾十米,整片樹林顯得是有些昏暗陰森。

柳雲祁不免的皺了皺眉頭,看了看頭頂那看不到絲毫光線,被煙霧籠罩的天空,又不免的看了看身後魚群嬉戲的湖面,無法飛行的他無法,只好是抬步朝著前方的樹林走進去。

一如外表看上去的那般,這一片樹林靜謐非常,走在這林中,就好像裡面的動物絕跡了一般,柳雲祁竟是沒有聽到絲毫的蟲鳴鳥叫之聲,這不免的讓他的心中更是警惕了起來。

環顧了眼有些顯得陰森恐怖的四周,柳雲祁渾身的汗毛不禁豎了起來「這裡的霧這麼濃,幾乎讓人辨不清方向,裡面就連一隻魔獸、甚至一隻小蟲子都沒有見到,該不會裡面住著一些不幹凈的東西吧?!」

「嗚~」

然而,柳雲祁的話音剛落,林中卻突然的響起了一陣狼嚎之聲,逐漸的,林子里,魔獸的叫聲逐漸的多了起來,就連蟲子也彷彿要出來湊熱鬧一般是紛紛的響應了起來。

柳雲祁一怔,以為自己聽錯了,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滿臉的詫異之色「這裡不僅湖奇怪,就連這樹林里都是這麼的怪異哈,難道林子里的野獸都睡著了,剛剛才醒嗎?真是怪哉。」

搖了搖頭,柳雲祁並沒有過於糾結這些,於這片樹林來說,他只是一個過客,何必對這裡的一些事情如此的較真呢?這於他又有什麼好處呢?不過,也因為這樣,他的心裡不免的鬆了一口氣,有野獸在,至少他在這片樹林之中的這段日子也不會太過孤獨不是嗎?

時間,就在柳雲祁在樹林的兜轉之中過去了三天,這三天,柳雲祁始終都找不到這片樹林,甚至於這片濃霧的盡頭在哪裡。

沒辦法,霧太濃,簡直是達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他在這片樹林之中沒有絲毫的方向可言。

而除了找不到出口讓柳雲祁有些焦躁之外,還有一件事讓柳雲祁心裡很是在意。林子里,那些野獸的叫聲儘管歡快,可是,他卻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一隻,這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一些,畢竟,這林中再大。從那些野獸們的叫聲之中都能聽出,它們離柳雲祁都並不遙遠,就算林子再大,也該碰上個一兩隻吧?可是三天了,他就連一隻兔子都沒有見到。

「啪嗒~」

然而,他正想著,一聲樹枝踩斷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之中,轉頭凝神望去,只見,柳雲祁前方不遠處,一隻藍色的小兔子正飛快的向著一邊跑去。

柳雲祁下意識的要過去抓,畢竟這麼多天了,他都還沒有開過葷不是?

然而,才剛準備行動,他便反應了過來「等等!這情況我怎麼覺得有些熟悉?而且,周圍的東西為什麼清晰了那麼多?是霧變薄了,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這林子!果然很古怪!」柳雲祁不由的警惕了起來,這一切,實在是顯得太過妖異了一些!

心中如此一想,頓時,他的周圍,平地里颳起了一陣陣的旋風,四周的濃霧在狂風的席捲之下好似逐漸的變得稀薄,那風來的古怪,幾乎都要吹的柳雲祁的眼睛都要睜不開了。

一手擋在自己的眼前,一手護住自己的身側,柳雲祁渾身的肌肉都綳的緊緊的,將自己心中的警惕達到了最高「是有什麼要開始了嗎?!還是,有什麼要來了嗎?!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儘管放馬過來吧!」

話音剛落,周圍的旋風是一下子停歇了下來,柳雲祁凝神望去,四周的濃霧好似突然之間全部消失了一般,周圍的一切瞬間便的清晰無比,樹還是原來的樹,只是,在柳雲祁的眼中,似乎與原先有了略微的不同。

柳雲祁不由的眯起了眼睛仔細打量起了周圍一棵棵的參天大樹「這些樹,怎麼看著有些古怪?!」

「嘎啦~」

心中才剛有如此想法,斜地里,一根藤條突然之間朝柳雲祁就捆了過來。

「搞什麼?!這些樹成精了?!」柳雲祁一個閃身躲過了那根藤條,接著,周圍的樹木彷彿都受到了影響一般,樹身劇烈顫抖之中,一根根藤條朝著柳雲祁是徑直捆了過來,就連它們的樹身都似乎開始移動了起來。

「shit!居然是食人樹!」柳雲祁暗罵了一聲,不想多做糾纏的他是拔腿就跑。

「嘎啦啦!」

身後,一道道樹根抽離地面的聲音響起,一顆顆參天古樹是揮舞著藤條朝著柳雲祁就追了過來。

柳雲祁回身一看,頓時是大罵不已「這到底是搞什麼?!前幾天都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這樣了!媽的!這麼多食人樹,我還真有些搞不定啊,這時候前面要是再出現個兇猛一點的魔獸,那我不是完蛋了?!」

然而,他的話音才剛落「吼!」

他的前方便傳來了一聲獸吼之聲,柳雲祁頓時是大罵不已「我靠!還真有?!我這張嘴難道開過光嗎?!居然這麼靈驗?!」

正說著,他前方的煙霧突然全部消散,一頭顏色斑斕,模樣兇殘無比的劍齒虎齜著牙就朝著柳雲祁撲了過來,柳雲祁凝神一看,好傢夥,這隻劍齒虎居然是六階獸尊,實力直逼七階獸皇!這等實力,一般武者碰到了還真不是好相與的。

轉頭看了看身後的食人樹大軍,柳雲祁兩相權衡了一下,還是覺得單挑勝算還比較高一點。

他渾身頓時是力量翻湧,出手便是一記改良版的震蕩拳朝著劍齒虎就砸了過去。

「吼!」

劍齒虎咆哮了一聲,那一隻有柳雲祁半個身體大小的獸爪朝著他就拍了下來。

「砰!」

只聽一聲沉悶的轟響聲過後,柳雲祁與劍齒虎同時朝後倒飛出了數十米遠,單膝跪倒在了地上,柳雲祁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看向了前方更顯煩躁的劍齒虎心中是一陣咬牙「居然這麼強!獸尊巔峰的實力居然可怕至此!」

「呼!」

正想著,他的身後便傳來了一聲風嘯之聲,他的眼角處,一道黑影朝著柳雲祁就抽了過來,毫不猶豫的,柳雲祁就地一滾,躲過了身後追上來的食人樹的一記藤鞭,隨即,他便是毫不停留的朝著另一個方向就奪路而逃,食人樹的數量實在太多,讓他去處理光,那他得累死,而劍齒虎的實力又太強,短時間之內柳雲祁根本奈何不了它,如果被兩方夾擊,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讓柳雲祁心裡有些發苦的是,那隻劍齒虎就好像是認準了柳雲祁一般,見柳雲祁要跑,咆哮了一聲便再次的朝著柳雲祁追了過去,那傢伙,速度快的就跟餓急的瘋狗一般,對著柳雲祁是死追不放啊!而更讓柳雲祁氣憤的還不是這個。

食人樹不是據說是沒有靈智的嗎?!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那隻劍齒虎明明就在它們面前,它們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難道它們是一夥的嗎?!這讓柳雲祁的心裡很是不理解。

不過,再不理解,柳雲祁現在也沒時間去理解這些食人樹的邏輯,只得是亡命的朝前跑,不然的話,被劍齒虎與食人樹追上,那他就真要沒命了。

然而,就好像是老天在跟柳雲祁開玩笑一般,並沒有跑過多遠,柳雲祁的前方便突兀的出現了一道懸崖,從上方看去,那懸崖可是深不見底啊!他現在又不能飛,誰知道摔下去他會不會被摔成肉餅?!難道指望下面還出現一個水潭給你?有那麼美的事情給你嗎?!

艱難吞咽了一口唾沫,柳雲祁轉頭望向了身後,只見,劍齒虎與食人樹們都已經來到了近前,此刻,他真的已經是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了。

柳雲祁眼中寒光一閃,體內的力量是朝著他的雙拳源源不斷的輸送了進去、送入了他戴在雙手之上的雲曦幻手,頓時,他的雲曦幻手之上是閃起了一陣陣耀眼的白光,隨後,彷彿是抽絲一般,一條條細若毛髮的白色絲線從柳雲祁雲曦幻手之上紛紛的剝離的出來,那一根根晶瑩透亮的絲線連接在拳套之上是在柳雲祁的拳頭周圍盤旋環繞了起來,這,便是柳雲祁久未使用的雲曦幻手的真正攻擊手段!

以前是沒有機會用,現在,他要拚命了,自然是不能再留手了,而且,這雲曦幻手之上的切割能力他也是看到過的,拳套之上的絲線現在用來對付食人樹,效果應該會比一般的武器還要好得多才對。

「吼!」

並沒有給柳雲祁太多的準備時間,只見那隻劍齒虎咆哮了一聲,朝著柳雲祁就撲了過來,而它身後的食人樹也彷彿是受到它的命令一般,朝著柳雲祁也是紛紛的聚涌了過來。

眼中寒光一閃,柳雲祁提著拳頭就迎了上去「不要命的就都給小爺來吧!今天小爺跟你們拼了!」 「砰!」

只聽一聲轟響聲響起,柳雲祁的拳頭與劍齒虎的前爪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一波波的勁氣是從兩方的碰撞之中不斷的朝著四周就輻射而去,周圍的那一隻只食人樹們也是被這一波波的勁氣席捲的有些難以寸進。

「嘖!」

人類,在魔獸面前天生就沒有肉體優勢,只是與劍齒虎僵持了片刻,柳雲祁就被它的前爪頂的有些開始朝後退去。

然而,也就在這時,在柳雲祁拳頭周圍無序飛舞的那一根根的絲線就如同被吸引到了一般,居然是紛紛的朝著面前劍齒虎就聚攏了過去,可以預見,劍齒虎要是被這些絲線裹上去,那一定會是被分屍的下場。

似是感到了危險,劍齒虎,咆哮了一聲,不再繼續發力,被柳雲祁是一拳直直的就頂飛了出去,在飛出去的時候劍齒虎還在半空之中不斷的轉變著身形,躲避著那一根根纏繞過來的白色絲線。

然而,儘管劍齒虎一再的小心,可是,依舊也有躲避不了的時候,只見其中的一根絲線從劍齒虎視覺的死角朝著他的尾巴就一掠而過,當即,它那色彩斑斕的尾巴從中間斷為了兩節,鮮血瞬間是從劍齒虎的尾巴噴出,噴的柳雲祁是滿臉都是。

「嗷~」

直到落了地,劍齒虎才後知後覺的慘嚎了一聲,看了眼自己已經只剩下一半正鮮血直流的尾巴,劍齒虎的目光之中更是多出了一絲兇狠。

眼見那一條條的白色絲線一下就讓劍齒虎斷尾了,柳雲祁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冷笑,心中也是微微安定了一些。

並沒有給柳雲祁過多的時間,那些食人樹們就在勁氣停歇下來的一刻就朝著柳雲祁涌了上來,只是一個瞬間,就雲祁就被那些個食人樹們層層包圍。

「哈!」

柳雲祁一個沖拳狠狠的打在了面前的一棵食人樹的身上,瞬間,那顆食人樹被柳雲祁拳套上的那一根根絲線纏繞包裹,只是一個瞬間,一棵硬若鐵石的食人樹居然就被切成了碎木塊。

還沒讓柳雲祁的來得及高興,他的身後便是一道勁氣襲來,下意識的回身一拳。

「砰!」

又是一聲轟響,柳雲祁的拳頭與食人樹的藤鞭撞擊在了一起,只是一個瞬間,那條藤鞭便被柳雲祁拳套上的絲線給切碎,隨後又是沒有絲毫停留的,柳雲祁又是一拳砸在了食人樹身上,又是一棵食人樹被切割成了無數的碎木塊。

眼角,無數的藤鞭朝著柳雲祁就裹挾而來,只是一個旋身,那一條條的絲線跟隨著柳雲祁是躍動飛舞,那些個纏繞過來的藤鞭沒有絲毫意外的便被切碎,又是一個躍步,柳雲祁又是一拳打在了食人樹上,地面之上便又是一堆碎木頭堆積在地面之上。

這一刻,柳雲祁彷彿是化身成了一個無敵的戰神,面對著周圍數量難以計數的食人樹他是越戰越勇,周圍的碎木頭堆積的也是越來越高,幾乎都要將柳雲祁給包圍在了裡面。

亂世芳華 「真是爽啊!」

一連三拳,柳雲祁將近到身前的三棵食人樹統統切碎,再一個躍步,柳雲祁便要殺入到食人樹群中要將它們統統消滅。

「怎麼?」

然而,就在他鬥志高昂、仿若無敵的時刻,徒然的,一種強烈的虛弱感席捲上了他的心頭,他的視線也是不免的模糊了一下,正要躍出的柳雲祁頓時是摔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後,艱難的從地上撐地而起,看著有些模糊的地面,柳雲祁心中是一陣駭然「怎麼會,為何?我的消耗會如此巨大?才不過幾分鐘,我的力量居然空了?!」

「啊!」

然而,還沒讓柳雲祁思考多久,身後一股巨力襲來,柳雲祁狠狠的被再次踩趴到了地面之上,一口鮮血當即是從他的口中噴出,下意識的轉頭望去,印入他眼帘的便是一張血盆大口朝著他的腦袋就咬了過來!

「額啊!….」

在迷霧籠罩著的樹林之中,柳雲祁驚叫著從靠坐著的大樹之上站起,那驚魂未定的眼神是不斷的朝著四周打量了過去,他的額頭上與身上全是汗水,趕忙摸了摸自己的身體,見自己身上的零部件都在,不免的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原來只是噩夢啊,真是嚇死我了,這個夢也不免的太過真實了一點吧…」

「咦…我…什麼時候睡著的?」柳雲祁一怔,心中是充滿了疑慮。

「嗖!」

然而,還沒讓柳雲祁考慮清楚,一道勁風朝著他的後背就侵襲而來,柳雲祁一怔,下意識的朝著一邊就閃身而去,頓時,一股勁風貼著他的腰側就飛了過去,眼角飛過的正是一條黑黝黝的還有著片片綠葉的藤鞭。

「這…」柳雲祁一怔,連忙的朝著四周望去,頓時,他驚了,只見,周圍的那一棵棵樹木彷彿活了過來一般,居然紛紛的開始動了起來,那一條條的藤鞭朝著柳雲祁就纏繞了過來。

「ohshit!那個夢居然成真了!」柳雲祁頓時是大罵不已,沒有絲毫猶豫的他,拔腿就朝著一邊就飛沖了出去,身後,食人樹越積越多,逐漸的形成了一支食人樹大軍。

柳雲祁轉頭望去,頓時愣住了「這數量…」和他夢中的是何其的相似,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轉頭再次的望向了前方,柳雲祁心中不由的想到「該不會…」

「嗷!」

然而,他心中才剛剛有著那種想法,前方便突然傳出了一聲驚天獸吼。

柳雲祁一怔,下意識的要往一邊跑去,然而,才剛剛如此想,他便停住了自己的腳步「如果按照夢中的那樣發展的話,那邊豈不是懸崖?!」

不能往那邊走!只是停留了片刻,柳雲祁便轉變了方向,朝著另一邊就奪路而逃,身後,那頭他夢中的劍齒虎果然從那草叢中飛掠而出之後,朝著柳雲祁便是追了出來,那速度果真如他夢中的一般風馳電掣。

感覺到身後不斷想要追上來的劍齒虎,柳雲祁的心中不無得意的想道「能讓你追到,那我柳雲祁就叫你爸爸!」

然而,並未讓他得意多長時間,彷彿要應驗他的話般,在他的前方突然的便到了盡頭,那是一道懸崖絕壁,前方,是厚厚的岩壁,將柳雲祁的去路是擋的嚴嚴實實。

「ohshit!要不要這麼倒霉啊?!繞過了懸崖,這次卻來個絕壁!這確定不是在玩我嗎?!」眼前前方已經沒路了,柳雲祁只好停下了腳步,一臉苦笑的轉身望向了身後,果然,那如同瘋狗一般的劍齒虎已經出現在了後面。

「我叫你一聲爸爸,你能讓我過去嗎?」柳雲祁苦笑道。

然而,劍齒虎並未與柳雲祁廢話,咆哮一聲,朝著柳雲祁就飛撲了上來。

「靠!小爺都已經做出這麼大的讓步了,你居然還要跟小爺死磕?!」柳雲祁爆了一句粗口,朝著劍齒虎就迎了上去。

「砰!」

一聲沉悶的轟響在兩方之間傳出,瞬間的,柳雲祁便被劍齒虎拍飛了出去。

「噗!」

一口鮮血噴出,柳雲祁被重重的撞在了岩壁之上,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單膝跪倒在了地上,柳雲祁是大罵不已「這力量和說好的不一樣吧!怎麼會比夢中強了這麼多?!」

然而,並未讓柳雲祁罵上兩句,那隻劍齒虎便再次沖向了他,獸嘴一張,一口炙熱的火焰朝著柳雲祁就噴了過來。

「shit!這畜生居然還會魔法?!」

柳雲祁眼瞳一縮,倉皇的就朝著一旁躲了開去,才剛剛閃身開去,側邊便又是一道勁風朝著他襲來,他下意識的架起雙手一擋。

「砰!」

柳雲祁頓時如同一顆皮球般被拍飛了出去,又是一口鮮血噴出,看著自己的雙手柳雲祁心中一陣駭然不已「我的手…」

然而,還沒讓他想太多,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正在飛退的身體停了下來,原來他的腳被不知什麼時候趕上來的食人樹的樹藤纏上了,他整個人頓時是被倒吊在了半空之中。

「可惡~」

柳雲祁暗罵一聲,抬手便要去將腳上的樹藤扯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