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貞絕對是那種值得救的人,這個時候想到的仍然不是自己。

「哼!我既然說要保你們,難道還需要你們幫忙嗎?金剛?難道我就沒有點人了嗎?六丁六甲!」

秦飛的符紙一扔,十二人出現在了秦飛的面前,而且這十二個人的明顯比這些金剛顯得更加的有氣勢,勝負之分一眼就看的出來。

很多人都以為佛門強大,可是卻是不知道,這要不是當年的封神之戰上,讓道門折損了不少的實力,這佛門怎麼可能站的起來,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很多人都以為這道門不行。

可是誰又知道,當年道門在這一戰之後,全部收斂了起來,不想在被捲入這樣的大浩劫當中,這些出來的人物都是些小人物,就算是有大人物或多或少的也都顯得很低調,像太上老君,或者是太白金星這樣的更是將自己的分身留在了天庭,而自己完全不知道去向,所以更人一種很弱的感受。

可事實上卻一點都不是,道門的高層很多都被佛門忽悠走了,但是那些下面的人卻是真的不行,以至於佛門有些時候顯得很亂,佛祖也是多的不行,畢竟收買的那些人那個都是一方大佬,你要是不給人家一個祖噹噹,你認為人家會過來,正因為亂,這底下的人什麼玩意都有,實力也是有強有弱,但是整體都不高,尤其是這其中的金剛!看上去挺霸氣的,可是他們的實力還真不如天庭的下官們,比如眼前的這些六丁六甲,和佛門金剛比較,大家都是同一個階層的,但是這實力確實一眼判處高下,可見這道門不是弱,甚至還是很強的。

「殺!」

不過這兩方都準備動手了,也沒有收斂的意思,更不用因為實力高低的原因就會停手,所以兩方人馬立刻打了起來,很快雷峰塔前便亂作了一團,一點都不像一個佛門境地。 下面的人打了起來,秦飛也沒有想過要閑著,雖然殺人本不是他所願,可是他確實是想打法海很久了,這個人不管是現在也好,還是在當年的電視劇當中,估計沒有一個不狠他到牙痒痒的那種境地,雖然長大之後秦飛很明白法海的這種心境,但是打人還需要理由嗎?

當然是不需要的,秦飛也沒有多想,向前一步跨出,便出現在了法海的眼前,這法海也是反應極為迅速,一下子就擋住了秦飛的一拳。

「沒錯啊!看樣子你的身體雖然老了,但是反應卻一點都沒有慢,那我們繼續!」

秦飛又是一個閃身又再次消失在了法海的眼前,現在秦飛用的都是道術,和武功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法海甚至都沒有發現秦飛是怎麼消失的,但是當秦飛再次出現的時候,法海卻又擋住了秦飛的一拳。

「如此低級的法術對我是沒有用處的!哈哈!」

法海輕蔑一笑,他還以為眼前這個人能招出六丁六甲來,是有多麼的厲害,可是現在卻使用這種低級的閃身符,對於他來說這樣的符紙雖然看上去很神奇,可是只要知道這其中的原理,想要攔住秦飛對於法海來說一點都不難,而他曾經就研究過道家的這種符紙,畢竟道門和佛門之爭也不是一兩天了,所謂的知彼知己就是這樣一個道理,現在他的擔心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了,畢竟只要將秦飛收拾掉了,這些六丁六甲自然會消失的。

「是嗎?可是你知道我最擅長什麼嗎?」

看著法海的輕蔑之色,秦飛一點都著急,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

秦飛最喜歡的就是武功,對於道術其實秦飛不是很喜歡,這種東西看上去十分的神奇,但是只要修鍊這個的都知道,這都是一些規律形成的東西,所以秦飛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東西,但是為什麼要用道術了?不得不說這道術打架殺人是二流,但是使用起來得心應手的程度,遠遠不是其他的修鍊方式能夠比擬的。

「什麼?」

「嘭!」

法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的架住秦飛的手,突然猶如萬鈞之力一樣,拚命的壓到他的手上,而且隨著秦飛露出的微笑,這個力量甚至還在不斷的增加,一直加到法海一雙手都在顫抖了,最後不得不放棄阻攔然後和秦飛拉開了很遠的一段距離。

「怎麼樣?這樣可還行?」秦飛微微一笑。

「這……這是什麼道術?」

法海一驚,對於道家的法術,法海自認為還是有些研究的,可是眼前這個人為什麼用出了不一樣的東西,道家的法術當中雖然是有很多神奇的東西,但是想要使用這些法術都是有局限性的,更別說,像秦飛這樣突然就增加力量的道術,增加力量的道術是有的,可是突然毫無徵兆增加力量的道術他從來沒有見過。

這樣的道術法海自然沒有見過,因為這就不是道術,而是秦飛在使用自己武修的力量了,強大的武修越是修鍊到最後,身體的力量就越加強大,開山劈石的力量,那不過是最低級的力量而已,對於法海這種修鍊佛家之力的人來說,只要他不是傳說中修鍊身體的真正金剛,想和秦飛比力量估計怎麼也得等他到大羅金仙這樣的境界才行,但是估計法海這一輩子都沒有這樣的可能。

「道術?不!不!這可不是道術!這叫力量,難道我沒有告訴過你嗎?我是一個武修!」

秦飛的拳頭又慢慢的抬了起來,只有在這個時候秦飛才理解為什麼那些所謂的反派最後的話很多,因為這樣折磨一個人似乎真的很過癮。

「武修?那是什麼?」

法海一愣,武修!一個他從來沒有聽過的流派。

當然法海沒有聽說過也實在太正常了,自遠古時代巫族滅亡之後,這樣的修鍊方式在歷史的長河當中已經丟掉了,當然這只是在秦飛所在世界的歷史當中,至少在秦飛現在所在的世界里,武修不僅沒有滅亡,還成為了一個可怕的存在,可怕到在西州沒有個道門中人,敢主動卻招惹武修,至於中州的情況,秦飛還是不清楚,不過也應該不差。

「那是什麼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你這一輩子也不可能在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本來我是不太希望用這樣的方式出手,但是現在看樣子似乎不行了。」

秦飛對於這個世界還是有保留的,秦飛之所以在這個世界使用道術其中一方面是道術確實很方便,而另一個方面則完全就是因為秦飛的擔心,這個世界都是道修和佛修,秦飛可沒有什麼後台,雖然系統就是他最大的後台,可也不代表就不會遇上危險,而且系統能改變的東西有那些秦飛很清楚,既然沒有後台,那秦飛就只能偽裝自己有後台了,要是這萬一惹事了還能報上道家的名號讓自己躲過一劫也好。

所以秦飛一直沒有使用自己的武修力量,但是和法海對上之後,卻被法海給克制了,雖然道術當中還有很多的東西沒有施展出來,可是看到法海剛才如此輕蔑的表情,秦飛知道,或者自己懂的那些道術對於法海也並沒有太大的用處,還不如使用自己最得意的武修力量,速戰速決,然後帶著小青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哼!不管你使用的是什麼歪門邪道,你今天都死定了!」

像法海這樣的佛家門徒為什麼會受到佛家的喜愛,正是因為他們的虔誠,認為所有不是佛家的東西都是歪門邪道,正是因為這樣法海才能成仙,不然以法海的所作所為必定不得好死。

「邪道?哼!就連佛祖都不敢說武修是邪道,你卻敢說,我還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既然這樣那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這種邪道到底是有多麼的厲害!」

身為一個武者秦飛也有著身為武者的自尊心。 秦飛很不喜歡修鍊,這是他的性格原因,秦飛很懶,一點都沒有一個武修的自覺,可是秦飛卻從來都不會否認自己是一個武修,而不是一個道家門徒,或者是其他門徒,雖然現在秦飛的道術也十分的高深,甚至現在他的修鍊方式更接近於道家的修鍊方式,但是秦飛自始至終他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武修。

因為他認識兩個真正的武修,正是這兩個人帶著秦飛走進了修鍊的大門,認識到了武修的可貴之處,當然秦飛不否認因為自己看了太多的武俠小說,被這些東西也影響很多,可是事實就是秦飛確實認為自己就是一個武修。

要是有人敢挑釁武修,甚至羞辱武修,那麼自然秦飛不會客氣了。

「嘭!」

這一次秦飛沒有在嬉皮笑臉,而是一拳轟出,原本還想接上秦飛一招的法海,直接被這一拳打飛了十幾米,吐了一個鮮血出來。

「什麼?一拳?」

一旁的小青和白素貞都看呆了。

他們雖然和秦飛見過很多次了,也知道秦飛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但是從來沒有想過秦飛只是一拳,看上去十分簡單的一拳,便將法海給重傷在地,他們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場景。

當然驚訝的還不止是小青和白素貞,甚至連法海自己都震驚了,剛才秦飛的力量雖然讓他感覺到心驚,但是也不至於說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但是剛才那一拳他明顯感覺到了絕望。

「哼!金剛!」

秦飛一拳將法海打到在地之後,並沒有再次出手,畢竟現在的法海已經重傷,要是秦飛再給法海一拳,這法海估計就要死了,現在秦飛反而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那十幾個金剛,他們此時正和六丁六甲斗的如火如荼,不過六丁六甲已經小有優勢,要是再打一會,這幾個金剛必定會敗下陣來。

「嘭!嘭!嘭!嘭!」

不過秦飛卻不想在這樣打下去,一個閃身出現在金剛的面前,一拳一個便將這些金剛分身打的魂飛魄散。

「什麼?」

所有的人看著秦飛一拳一個金剛,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雖然小青很篤定秦飛能夠救下他們,可是像這樣殘暴的方式救下他們,他可是從來沒有想過。

「這……」

「你!你完了!你可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他們可是佛門金剛的分身!」

法海終於有些怕了,這可是佛門金剛啊!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啊!要不是因為他身後有人而且已經算是得道,根本沒有辦法御使這些金剛,可就算是這樣,估計也沒有人比法海更加了解這些金剛的可怕之處,雖然法海並不認為這些金剛分身,能對秦飛怎麼樣,可是他也沒有想到秦飛會如此的殘暴,一拳一個什麼概念,這砍瓜切菜也不過如此吧!

「你們回去吧!」

「是!」

六丁六甲的任務也算是完成,接下來自然用不到他們了。

「完了?!法海!我完不完我是不清楚了,可是我很清楚,你完了!本來還想留你一命,但是誰叫你得罪了小青姑娘了!他要你死,就算是閻王爺現在也救不了你了!」

為了讓小青心甘情願的跟著秦飛走,秦飛自然要讓小青滿意才行。

「小青!叫秦天師住手吧!這法海雖然可惡,但是還罪不至死,更不用說我本來就已經犯下天條,尚且還能有些補救,但若是我們殺了這法海我們就真的一點補救都沒有了!」

小青做事向來都是不計後果的,但是白素貞不一樣,雖然愛情讓她沖昏了頭腦,但是她的智商卻從來都沒有下過線,法海現在就是作為天庭的代言人,說不好聽點就是欽差,要是把欽差給殺了,那可是誅九族的罪,自然誅九族那是不可能了,可是他們犯天條的事情,那就真的是一個死結,甚至被天庭追殺了。

「姐姐!要是不殺了法海這法海還會來找你麻煩的!」

小青沒有想過那麼多,她只知道她要離開了,這幾乎就是他們最後的見面,她一定要為自己的姐姐掃清所有的障礙,不然她的心中不安,而現在她姐姐最大的障礙就是眼前的法海,所有他必須死。

「可是小青!我們……」

「不要再說了姐姐,這一次就讓我來保護姐姐吧!人是我殺的,天庭就算是追究下來也只會追究到我們身上,不會殃及到姐姐的!姐姐!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小青!」

白素貞有些著急,在這件事情讓她是絕對不可能讓小青任性的,可是奈何現在白素貞的實力連三層都發揮不了,這還是因為她休息了一段時間的原因,就算是想要阻止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你不用管了!姐姐!秦大哥殺了他!」

「法海!你聽見了!這可是我們小青姑娘的要求,可不是我的要求哦!不過就算是今天沒有小青姑娘的要求,你敢侮辱我們武修,我也是不會放過你的!去死吧!」秦飛舉起了自己的拳頭。

「遠古時期,父神盤古精血灑向大地,讓大地上有了第一絲生機,而這些生機便是巫族的十二祖巫,他們手可摘星辰,腳可壞大地,那是天下間最早的武修之一,而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這個世界的第一部修鍊之法便產生了,便是這天下獨一無二的肉身成聖之法,可惜此法太過於逆天,以至於除了十二祖巫之後,便沒有人再修鍊完成這部功法,甚至因為他本身的局限性,讓除了巫族以外的人都不能夠修鍊,以至於讓天地之間的修鍊者和生靈都忘了,所謂的佛門修鍊之法也好,還是道門的修鍊之法也好,在這部修鍊之法的面前都算是邪門歪道,雖然你修鍊的不是最純正的巫族肉身成聖之法,但是武修確實不是什麼旁門左道,不!如此說武修也算是在侮辱武修,武修,乃是最正統的修鍊方式,法海如此稱呼武修,確實應該收拾一下,但是也罪不至死吧!」 聽到這個聲音,秦飛心裡個咯噔一下。

這似男似女的聲音,實在是讓秦飛舉起的拳頭根本沒有落下去的力量,沒有辦法,誰叫現在出現的這位是一個讓秦飛又愛又恨的大佬了。

秦飛這輩子不信教,更不信佛,甚至對於現在的佛門斂財卻不做人事,十分的不舒服,但是也不是說佛門就真的那麼不堪,也還是有不錯的佛門子弟出現,當然也有那些在佛門當中扮演著不一樣角色的佛,讓秦飛十分的敬佩,秦飛最佩服佛門當中的兩位大能。

一個地藏王菩薩,敢發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菩薩,誰都知道,這地獄空了,說明這天下就沒有壞人的存在,可見這個地藏王菩薩是有多麼的大的勇氣才能發下這樣大的宏願。

而第二位則是眼前這一位。

「觀音菩薩!」

看著眼前的這位菩薩,秦飛實在是沒有勇氣面對。

觀音菩薩,傳說中佛祖坐下四大弟子之一,傳說中做便天下好事的菩薩,同時一位能為了救人而放棄佛位的菩薩,與其他佛門弟子不同,觀音是出了名的善,很多人沒有聽說過佛門,但是對於觀音他們從來都不陌生,甚至不要說陌生,他們更多的還是愛這位大慈大悲的菩薩。

就連秦飛這種不信佛的人,對於觀音都還是十分的尊重。

就說在這個故事當中,要不是觀音菩薩的幫助,白素貞不要說能夠活到現在被秦飛救了,估計上次因為偷取靈丹就差點被王母給弄死了,當然觀音的存在絕對不只是這一個故事當中,要知道在很多故事當中,觀音都是這樣一個存在,觀音的善良就是她的名片,也是她被受人尊重的地方。

不過觀音的名聲再大,秦飛也本不會這樣怕她,觀音是善良沒有錯,可秦飛也沒有做什麼壞事,對於秦飛來說這法海也盡不幹人事出來,為了自己的私慾讓,法海居然故意讓小青和白素貞違背犯下天條,這樣的人敢說是好人,秦飛還真就不信了。

但是為什麼秦飛會怕了?

很簡單!這觀音菩薩的實力,居然又是問號,要知道現在的秦飛可是天仙境了,這全是問號可見這觀音菩薩的厲害,秦飛當然害怕這樣的存在,不過對於觀音的實力,秦飛大致在心裡還是比較有數的。

觀音的形象來至於佛教,但是根據他們來到中土之後的杜撰,這很多都發生了變化,尤其是他們開始出現在了生活當中,比如封神之戰當中,秦飛很清楚,不管是真還是假,以系統的尿性,一定會出現封神大戰這樣的事情,所以這觀音菩薩的實力是這樣也不足為奇了。

要知道這位觀音菩薩的前身是誰,估計誰對他的實力都不會有質疑。

傳說元始天尊手下有十二個弟子,這十二弟子被成為十二金仙,雖然被稱為十二金仙,但是他們的實力可是按照遠古之法所計算的,所謂的金仙實力和現在的金仙實力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既然是十二金仙之一,她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的強大,強大到讓人感覺到絕望,所以面對這樣一個強大的存在,秦飛十分的清楚,這一系列的問號不足為奇。

很多時候秦飛覺得這觀音出現的如此及時,真的是一個大慈大悲的人,但是現在這樣突然的出現,反倒讓秦飛有些討厭他了,不知不覺間,秦飛都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反派了,秦飛有些受傷。

「阿彌陀佛!不知道這位施主能不能將法海放了?」

觀音十分慈祥,這樣的聲音一出實在讓人有拒絕她的理由,秦飛很想拒絕她,但是她沒有這個勇氣啊!觀音如此強大,秦飛敢拒絕嗎?除非秦飛的實力再提高……

好吧!沒有點實力,秦飛覺得還是乖乖的將法海給放了吧!

「多謝施主!」

「拜見觀音菩薩!」

其他的人這個時候才拜見到觀音菩薩,剛才的事情已經讓他們反應有點慢了,甚至他都沒有注意到觀音的出現,要不是觀音說話,估計他們還沒有發現。

「白素貞!你犯下天條你可知罪?」

「白素貞知罪!」

這法海出面和觀音出面完全就是兩回事,除了這實力上的差距以外,還有就是這影響力之間的差別了。

「恩!」

觀音菩薩點了點頭,好像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了,而秦飛就這樣被忽略了!秦飛看了一眼十分疼苦的小青,秦飛知道要是今天不將這件事情處理好,就算是小青跟著他走,估計也是心中不安,為了自己的工作,秦飛只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觀音菩薩!你這話就不對了!為什麼這白素貞就是犯下天條,而這法海就不是犯下天條了?您是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難道你就這樣包庇你佛門的弟子嗎?」

秦飛鼓足了勇氣說出了這樣的話,但說出這種話的同時,秦飛也已經來到了小青的身邊,拉住了小青的手。

面對這樣一個堪稱大魔王級別的觀音菩薩,秦飛是真的怕這位也是一個沽名釣譽之人,要是突然動手那就玩完了,所以秦飛還是先做好撤退的準備,才敢問出這樣的一句話,要是這位真的動手,他也能帶著小青離開這裡。

「施主這話也是沒有錯的,只是你想讓我怎麼懲罰法海了?」

可是與秦飛的想象完全不同,觀音菩薩居然一點生氣的跡象都沒有,還十分平和的向秦飛問道。

當然秦飛也不是傻子,像觀音這種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人物,他們的喜怒哀樂怎麼可能放在自己的臉上,所以秦飛還是沒有敢哪怕有一點的放鬆,甚至秦飛還有一些緊張,觀音雖然慈善,但絕對不是那種沒有主見的人,想來她的出現,她應該是想好要怎麼做的,可是現在居然問起了秦飛要怎麼做,這就讓秦飛有點意想不到了,更不用說他和觀音那是一點都不熟,這觀音似乎有點奇怪啊! 奇怪歸奇怪,秦飛自然還是不可能將心思放在這個上面,瞎想容易走神,現在他還不是走神的時候。

「您說這白素貞犯下了天條我承認,但是你敢說這法海沒有犯下天條嗎?居然白素貞要受罰,這法海自然要受罰才行。」

秦飛十分認真的看著觀音菩薩說道。

既然都質問了觀音,那現在秦飛是一點顧忌都沒有了,想說的都說了。

「這一點確實沒有錯!」

觀音看了一眼法海,即便法海不說她自然是十分的清楚,而法海也深知這件事情他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所以被觀音看了一眼之後,也低下了頭不敢看觀音。

「那施主你看,你覺得什麼樣的處置方法好了?」

觀音又再一次徵求秦飛的意見,這一次不僅秦飛自己感覺到奇怪了,就連其他人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秦飛,尤其是秦飛身邊的小青,她更是不懂這個奇怪的人物,居然連觀音都給他面子的嗎?

秦飛看到眾人的眼光,心中卻有些發慌,他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吧!

「恩!既然你這樣問我了,那我就直說了,這法海因為與白素貞有著俗世恩怨,做出引導白素貞犯下天條之事,自然是有問題的,不過念在他過去的日子裡也確實有不少的功績,那不如就罰他看遍天下事,行遍天下路,也讓明白這世間的愛恨情仇,當他看透這一切的時候,便是他成仙的時候,若是他的心中仍然對於白素貞的事情還有怨念,那就永不成仙,我想這樣對於法海來說是最好的結局了!」

雖然感覺到了疑惑,但是這觀音既然要秦飛說,那秦飛就沒有一點客氣的意思,反正就是賭一把,這要是觀音菩薩突然發難,他想跑還是來得及的,這畢竟是系統安排秦飛過來的,在某些機制上還是十分的保護秦飛,尤其是秦飛想要離開,會是絕對的安全,絕對的快速。

「恩!說的不錯,貪、嗔、痴、慢、疑為佛門五毒,若是法海不能得悟,確實沒有資格位列仙班,那法海你就去吧!這一切對你來說未必不是件好事,看遍天下事,將佛法傳遍天下,正是我輩佛門中人的該有的職責。」

「阿彌陀佛!謹遵觀音菩薩法旨!」然後法海就消失在了原地就這樣走了。

而且是真的走了!秦飛驚了,小青也驚了,白素貞更驚了,說不定現在離開的法海也還是在震驚當中。

秦飛也是很蒙逼啊!自己也就是說說而已嘛!而且因為觀音就在自己面前的緣故,秦飛也不敢將話說的太過分,才這樣說的,要是觀音如此的聽信他的話,秦飛覺得自己就該說的更加嚴重才對的啊!

「這法海也被罰了,你看這白素貞又該怎麼處置了?」觀音微笑的看著秦飛。

而秦飛則是覺得這觀音的微笑怎麼好像有一種看好戲的意味啊!秦飛感覺有些蛋疼,這觀音菩薩好像有點太好說話了吧!

「恩!那個!白素貞犯下天條了!確實是十分嚴重的問題啊!」

秦飛悄悄的看了一眼觀音菩薩,發現他沒有動靜,秦飛又繼續說道。

「當然了!這小青也是有問題的,而且這小蛇精問題還挺大!」

秦飛面無表情的說道,但是他的心是疼的,他的身體也是疼的,小青這丫頭居然在用力的抓秦飛的手,這就讓秦飛和尷尬了,不過還是得裝作沒有事情的表情才行,所以秦飛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明顯就是在忍著。

「而且這些事情多半還是因為小青所引起的,對於小青這樣的蛇精來說是罪不可赦,所以我覺得就讓她這一輩子都不能位列仙班吧!」

「什麼?」

白素貞大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飛會這樣說,成仙得道是他們兩姐妹的夢想,這秦飛是要斷絕自己妹妹的成仙之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