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龐樂之所以能夠從琴族出來,就是因為他擁有琴族的通行令,持有通行令可以安全來往四大禁地,順利來回。若是沒有通行令,即便是尋常的至尊強者都不敢保證能安然的穿過這四大禁地。

而今琴龐樂順利晉陞為至尊強者,但以他一紋至尊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在四大禁地行走,失去通行令的他和外來者一樣,四大禁地絕對是令人膽寒的禁區,所以琴龐樂這輩子想要回去琴族,只有三種方式。

第一,晉陞成為靈境至尊強者,也就是三紋至尊,運氣好的話或許可以順利返回琴族。

第二,找到通行令,而後回去。

第三,遇見在外的琴族之人,與其一同回去。

只有這三種情況琴龐樂才有可能回到琴族,不然將永生永世與琴族隔絕。

第一種方式很顯然行不通了,他潛力有限,不說能夠晉陞到三紋至尊的層次,就是二紋至尊都難如登天,他能夠晉陞為至尊強者已經是莫大的運氣了,想要再度精進幾率小的可憐。

至於第二種倒是有一絲可能,畢竟那通行令與他有一絲聯繫,距離近的話就可以與他產生共鳴,但是多年過去了,他早就將柳州學院附近的地區都查詢過一遍了,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所以這種可能也很小。

最後一種就更不用說了,首先琴族之人很少外出走動,一般就在自己世界中生存,即便想要外出也需要得到琴族高層的同意,否則絕對不能擅自離開,被發現就會被踢出琴族,永世不得再回來。

琴龐樂是偷偷外出的,沒有人知道他離開了琴族,至於多年過去了,他心裡也不清楚自己離開琴族的消息暴露了沒有,如果暴露了就算他找到了通行令也無法回去了。

所以對琴龐樂來說,他今生能否回到琴族也不清楚,但幾率真的很小,但是這一切當他遇到周丹后,就發生變化了,或許與周丹一同前行,穿過四大禁區的幾率非常的大,即便到時候他已經被趕出琴族,將周丹帶回來認祖歸宗的這份功勞就足以抵消琴族對他的審判,讓他重回琴族。

其實琴龐樂並不知道周丹壓根就沒有想過回去琴族,更別說認祖歸宗了。

對周丹而言,今生能夠再度見到父母也算是完成了一大心愿,畢竟自己的一切都是父母所給的,哪怕他的靈魂不屬於這裡,但內心深處還是極為渴望見一見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父母,周丹自幼就喪父母,從來沒有享受過父母之愛,突然間有了父母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恩賜。

「也罷。」周丹暗嘆一聲,一想起前往琴族的路途極為危險,不由的有一絲煩躁,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父親是否安全抵達琴族了?還是出現了什麼意外?這一些疑惑讓他有些心浮氣躁。

所以他已經決定了,去琴族是必須的,但他可不是去認祖歸宗什麼的,而是去尋找父母。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嗎?」周丹突然對著琴龐樂問道。

琴龐樂微微一笑,恭敬的回答道:「屬下自然是跟隨公子。」

琴族是以血脈的等級分地位的,他們體內血液並非與尋常人一樣,而是白、黑、黃以及紅和紫,五種顏色。

每一種顏色則代表著一種單獨的血脈,而白色血脈則為最低級的血脈,在琴族之中也算是最沒地位的一類人。

黑色血脈其次,再者便是黃、紅、紫三種顏色。

黑色血脈屬於琴族的旁系子弟,體內所蘊含的血脈精純度只有百分之十,但也具備莫大的威力,不像白色血脈的琴族人,他們體中僅有可憐的百分之一的純度罷了。

接下去便是黃金血脈,這一血脈純度已經達到極為可怕的百分之三十了,在琴族之中地位無比的崇高,因為他們乃琴族的嫡系子弟。

至於紅色血脈,那只有琴族的真正高層強者才具備的,擁有紅色血脈的琴族人,手中掌握實權,可以輕易決定他人的性命,血脈純度達到極為可怕的百分六十。

而最後一種顏色則為紫色,只有當今琴族族長一脈人才具備的血脈,被稱之為真鳳血脈,血脈純度達到百分之八十!

在琴族之中,全部以血脈來決定地位,好比如說一個白色血脈的琴族人,即便成為煉神境的強者頂多地位提高一絲,但遇見黑色血脈的琴族人,不管對方的境界是否高過你,哪怕只是剛出世的,白色血脈的人也要尊稱一聲大人,而不是因為自己實力強大就可以顛覆這個意識。

琴龐樂是琴族的旁系子弟,屬於黑色血脈,在他沒有成為天尊之前,遇到比他弱多了的黃金血脈的琴族人也要尊稱一聲大人,這就是琴族的制度,沒有人可以改變!

而今他不僅達到了天尊,更是成為一名至尊強者,在琴族之中地位可以得到莫大的提升,至少在面對天尊以下的黃金血脈族人,不用在喊大人了。這是一種實質性的提高,地位與權力的象徵!

琴族雖然以血脈分級為主,但天尊級也是一個分水嶺,一旦成為天尊,就無需在稱呼比他們高一級的族人為大人,相反血脈相差兩級仍舊需要遵從族規來。

之前琴龐樂便是見到了周丹所幻化出來的鳳凰,其顏色竟然是最為高級的紫色,屬於傳說中的真鳳血脈,當時可是把他嚇壞了,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選擇了行跪拜之禮。

周丹對琴族人地位是如何劃分的他並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因為他至始至終都是周家的人,就算琴族在如何強大,他也不可能回去,原因很簡單,就是琴族人竟然將他的母親給關押起來了。

「再過一周就是四大學院交流大會了,等此次大會結束,進入總院后在做決定吧。」琴龐樂的決定倒是沒有讓周丹感到驚訝,所以他便將自己的打算給說了出來。

不管怎麼說,只能等進入總院后再做決定了,畢竟都答應了景文軒,總不能拒絕吧?更何況他若是想要去琴族尋父母,總該強大起來,到時候才不用顯得太過於被動了。

「是。」琴龐樂沒有絲毫意見。

「這十個人是誰?」周丹突然笑著問道,看這十個人,各個氣息都不弱,而且其面對琴龐樂的態度極為恭敬,一點都不像學員之間的關係。

「他們是我在我們世界中購買來的奴隸,我給他們取名為啊一,啊二,啊三……啊十。」琴龐樂恭敬的解釋道。

「參見少主。」琴龐樂聲音一落,十人立刻恭敬的跪在地上。

周丹微微點頭,在九洲大陸有許多奴隸市場,那裡面有許多被奴役的人,好比如說在柳郡就有一個奴隸市場,這奴隸市場所販賣的人倒不是柳郡之人,而是十惡不赦之人,或者是戰俘。

不過不管他們之前有多麼可惡,一旦成為別人的奴隸,那將永生永世為其主效命,主人要他們死他們也心甘情願的去死,不會有半點猶豫。

而戰俘則是因為戰爭所擒拿的人,兩國交戰必然有勝有敗,而敗者要麼被俘虜,要麼就全被殺光!

陸亞帝國的奴隸市場就許多,更何況像琴族這樣傳說中的存在呢?

奴隸,人生定格。

他們沒有地位,沒有自由,甚至沒有思想,同等於只能執行主人命令的生物,不具備任何情素。

但是琴族的奴隸卻有特殊之處,他們各個有獨立的思考的能力,並且能自主修鍊,但是對主人忠心耿耿,不會生出二心,這就好比如說被改變了世界觀,一切以主人為主,又不失正常思考能力。

這就是琴族的強大之處,他們處理奴隸的手段極為高明,可以將奴隸開發到最大潛力為自己所用。

這十人,如果是尋常奴隸倒也罷了,可卻是琴族世界之中的奴隸,所以價值性非常的大。

「以後少主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們一切以少主為主明白嗎?」琴龐樂下達了命令了,話音一落,十名奴隸變得更加崇拜周丹。

之前對周丹恭敬是因為其主的思維影響到他們了,琴龐樂如何他們的態度就如何,所以這才是這些奴隸最具價值的地方。

對於琴龐樂一出手就是如此大禮,周丹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身為人家的少主,地位極為崇高,沒有給見面禮也就算了,還讓對方送了這份大禮,這不符合常理。

「這東西有點珍貴了。」周丹微微笑道,本能的拒絕了。

「少主,我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這些奴隸算什麼?將來少主若是能夠回去,一定會受到族長的重視,到時候你也不會覺得這十個奴隸會如何。」琴龐樂笑著解釋。

周丹倒是沒說什麼,他知道琴龐樂之所以尊敬他,聽從他就是來源於血脈,琴龐樂的血脈只是黑色級別,琴族旁系子弟,而他卻是紫色血脈,乃至高無上的真鳳之血。兩者之間的關係極為微妙,一個是臣,一個是君。

十名奴隸盡數是煉神境大圓滿,確實是一大助力,最後還是被周丹收了下來。畢竟他現在身邊缺的就是言聽計從的人,將這些人留著將來還有用處呢。

夕陽落下,反覆七次,如此一周便這般過去。

此時南院中央大殿前面的廣場已經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這些人群以兩行排開,而正中間卻站著四名年輕人,三男一女。

今天是四大學院交流大會的前夕,過了今日便是交流大會的開始,而今南院便從這一批優秀的學員中選出了四名代表,參加四大學院的交流大會。

而這一次代表南院參加四大學院交流大會的學員是:周丹,月天,楊兜,倩馨兒。

四人一大早便接到了通知,因此早來到廣場集合,等待景文軒的出現,而後朝那心中理想之地迸發,總院!

天空傳來數百道破空聲,眾學員抬頭凝視,數百道氣息極為龐大的人影遮住了烈日的光輝。

此數百道人影才是南院的真正底氣所在,而這些人全部以景文軒為主。

「此屆交流大會不同以往,制度改變非常的大,我景文軒在這裡代表南院眾多高層,預祝你們旗開得勝。」景文軒的聲音從這數百道身影中傳出:「你們四個隨我來!」

說完,高空之處便出現一個巨大的船型的飛行法寶,而那數百道人影盡數落入此飛行法寶當中。

「總院,希望到時候你別讓我太失望了。」周丹喃喃自語,而後一個騰空便落入飛行法寶之中。

而當飛行法寶離去之時,下方頓時傳來震耳欲聾的呼喊聲:「南院最強,南院必勝!」…… 周丹落入船型法寶之中,便感覺到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變慢了,甚至還有一絲壓迫感。

他知道這是由於空間的壓迫而導致的,畢竟此船是在空間中橫渡,這種橫渡的距離雖然不大,但也不是一般的法寶可以具備的,至少需要產生靈性的法寶。

而產生靈性的法寶已經超越天器的存在了,所以這飛行法寶有可能是准神器或者是神器。這讓周丹心中暗自咋舌,南院不愧是四大學院之首,底蘊還是極為可怕的。

深處飛行法寶之中,周丹盡量控制體內血液的流動跟上平時的節奏,不然就有可能會出現短暫的不適。

他看了其他人,除了景文軒和少數的南院高層沒有絲毫異色,其他人面色並不是很好看,想必也是因為這空間的擠壓讓他們感到不適。

「一般來說只有達到至尊境才可以勉強在空間中行走,不過也極為危險,稍有不慎也有可能被空間之力給碾壓成碎,不過有了這『南航法寶』就無懼出現什麼不測了。」

果然,當飛行法寶沖入空間之後,景文軒的聲音便在法寶中傳開了:「不過你們心平氣和就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了,畢竟這『南航法寶』乃是我們南院的鎮院之寶之一,就是專門用於行走空間的。」

「原來這就是『南航』。」月天的聲音突然傳來,看著周丹那一臉疑惑的樣子,頓時笑道:「『南航』可是柳州學院五大傳奇之物,雖然不是神級層次的神器,但卻能夠肆意在空間中行走,如同海中的帆船。」

「對於這『南航』其實我也了解的不多,當初我父王曾經說過,柳州學院有五大傳奇法寶,雖不是神器卻堪比神器。」月天解釋道:「而這『南航』便是其一了。」

周丹恍然大悟,難怪能夠在空間之中行走,原來是柳州學院的五大傳奇法寶之一的『南航』。

空間之力是何等的可怕,就是至尊強者能夠在空間行走,遇到空間風暴也必死無疑,因為空間之力可以斬盡一切。

「如果有這『南航』我是否可以藉此橫渡回去?」一想到『南航』乃柳州學院五大傳奇法寶之一,周丹心中就一片火熱,因為他覺得或許能夠藉助這『南航』尋找到回去地球的路線,那時候就不必在苦等三十年了。

但是『南航』是柳州學院的五大傳奇法寶,就是南院也只能有使用權卻沒有占有權,所以他想要從南院手中借到這『南航』幾率並不大,但只要有一絲可能,哪怕是偷周丹也在所不惜。

轟隆。

就在周丹晃神時,整座『南航』一陣晃動,而下一刻四周驟然明亮了起來,『南航』也敞開了大門,引入眼帘的是一片綠油蔥蔥的平原,而平原之中有一座高聳入雲端的巨塔。

嗖~~

『南航』再次一震,剎那間便降落在巨塔下方。

巨塔巨大無比,給周丹帶來極為強烈的視覺衝擊,甚至他覺得這巨塔比起荒殿還要大。

周丹可以肯定,這巨塔是他目前為止見過最大的建築物,即便是南院的總大殿都不及其一半。

「柳州學院果然不同凡響。」周丹嘀咕了一聲。

「哈哈,這裡可還未到總院,想要去總院可沒那麼容易。」景文軒似乎聽到了周丹的嘀咕聲,頓時笑道:「總院是我們柳州學院真正強者雲集的地方,在那裡才是絕世天才,只有你等順利通過總院的考核,才可以進入總院修行三個月,三個月後就是決定你們能夠繼續逗留在總院學習的關鍵時刻了。」

「什麼,這裡竟然還不是總院?」不單單周丹心中震驚,月天等人也發出驚呼聲,他們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本以為已經到了總院,可結果卻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這裡是四大學院交流的地方,只有在這裡烙印下你們的痕迹,通過這裡才可以進入總院,否則你們都要回到南院去了。」景文軒笑著解釋道。

「此塔名為通天塔,塔高十萬八千里,共有十八層,每一層都珍藏著我們柳州學院的珍寶,也稱之為底蘊。」

「恩?」周丹意念微動,這塔竟然藏著柳州學院的底蘊?豈不是說有許多強者雲集再此?

「非也。」景文軒看向通天塔,表情非常肅穆,他解釋道:「通天塔並沒有居住我們柳州學院的強者,只是珍藏一些修行之法以及神兵利器和一些修行之物而已。」

「難道就不怕有人來搶奪么?」這時楊兜突然說道:「畢竟這裡所珍藏的都是我們柳州學院堪稱底蘊的東西,其價值只怕會讓各方勢力眼紅。」

景文軒看著楊兜,搖了搖頭笑道:「我們柳州學院乃絕對中立的強大勢力,而今能夠屹立在九洲大陸的強大勢力哪一個強者不是從我們柳州學院出去的?正所謂飲水不忘挖井人,如果有某些勢力膽敢冒犯柳州學院,就是公然與整個九洲大陸的勢力為敵。」

景文軒繼續分析著:「況且我們柳州學院並不缺強者,饒是有人來犯也無懼,定當有來無回。」

周丹等人相續點頭,柳州學院的確非常可怕,單單四大學院就造就了無數強者,更何況這像來極為神秘的總院呢?所以根本無需害怕有外來者盜取。

「好了,你們若是想要了解更多,等四大學院交流會鋒芒畢露后就可以真正去了解一下通天塔的秘密了。」景文軒似乎不想解釋太多,他說道:「若是你們敗了,拿不到名次,我即便說再多也只是廢話。」

轟隆。

幾乎在他話音剛落的瞬間,整片大地都一震晃動,緊接著三大飛行法寶從遠處急速飛來,最後穩穩落地。

「其他三大學院的人也來了,等會就看你們了。」景文軒的面容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隨後看著周丹等人說道:「記住沒有我的命令不可妄動,而我現在需要進入通天塔之中回報一下我們南院的情況。」

「是。」周丹等人回應了一聲。

隨後景文軒便朝著通天塔掠去,最後直接進入通天塔之中,而這時候其他三大學院的院長也朝通天塔掠去,皆都進入通天塔之中回報各自學院的情況。

四大學院的學員代表都到齊了,每一院都是四個人,看來是已經規定好的。

周丹朝北院的方向看去,四名身著北院服裝的學員也看了過來,除了三個眼熟的,另外一個周丹並不認識。

他知道,琴龐樂原本是北院的代表人物,而今琴龐樂自從見到他后便一直逗留在南院,沒有再回去北院之中。而景文軒也對此沒有意見,畢竟說來說去都是柳州學院的一份子,不管是北院也好,南院也罷,都屬於總院管理,故此五大學院才稱之為柳州學院,缺一便不完整。

四名北院學員見到周丹時都露出極為不友善的眼神,畢竟一周之前那交流大會,就是因為周丹才讓北院蒙羞的。甚至他們現在面對其他兩大學院的學員都有點抬不起頭,而這一切都拜眼前那白衣男子所賜。

面對這些不友善的目標,周丹倒是沒有太在意,只要不是至尊級強者,周丹都無懼,很顯然失去琴龐樂的北院已經不具備威脅了。倒是另外兩大學院,東院與西院。這兩大學院的學員才是需要注意的目標。

嗖~~

片刻后,景文軒手持一道紅色旗幟飛了回來,那紅色旗幟正面刻有一個南字,而背面雕畫著數條栩栩如生的龍像。

「好了,基本上規矩已經定下來了。」景文軒看著周丹等四人,突然舉起手中的紅色旗幟,聲音威嚴無比的說道:「周丹聽令。」

周丹面色一肅,恭敬的抱拳道:「學員周丹領命。」

「此次交流大會我以院長的身份命令你為隊長,帶領我院學員:月天、楊兜、倩馨兒三人為我南院爭奪榮譽,不得有誤!」

「周丹領命!」周丹抬頭,鏗鏘有力的回應,而景文軒便將手中的紅色旗幟交到他手中。

「此旗乃代表我南院,此旗若在,你們便不會被淘汰,此旗若丟,你們便被淘汰。」景文軒開始解釋這一次交流大會的規矩:「此次交流大會共計十二場,每一個學院都必須參加三場,而且每一場的對手都不同,而你們要做的便是拿下這三場。」

「一天四場,共計三天,三天後,積分最高的學院則獲得冠軍,尚若你們能順利拿下三分我南院將以一本神級修行之法作為獎勵,供你們四個學習研究。」

「恩?」

周丹與月天等人面面相覷,之前可沒有說過有什麼獎勵,而且他們來這裡也是為了南院而爭光,也沒想到會有什麼獎勵。

現在看來這一次的交流大會和以往真的不一樣了,景文軒會以一本神級修行之法作為獎勵,足夠看出此次交流大會的不凡之處了。

「這是比賽規則。」 承諾後的藍色 景文軒說著雙手比劃,四道亮光便沒入周丹等人眉心處,片刻會四人眉頭便緊鎖了起來。

因為他們都了解了比賽的規則了,說是交流大會,倒不是說是四大學院天才學員之間的較量,而且這次較量竟然沒有任何限制,只要你能贏了對方,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都可以。

如此一來,也就同等於此次交流大會非常的殘酷,乃至於有斃命的危險,堪稱歷史之最! 聽說這世上沒有幾個女生是不怕鬼的,曾君想,就算顧笙歡面對蛇時再怎樣的面不改色。她應該也怕鬼吧?

想到這,他為了讓顧笙歡振作起來,開口就說:「歡歡啊,我聽深山老林里,晚上的時候會有不明物出沒。」

顧笙歡好奇的問:「什麼不明物呀?」

曾君邊走邊加快了腳步,「鬼啊。深山裡鬼物多,所以我們要快點下山,不然碰到這不幹凈的東西,後果會很嚴重的。」

他一說完,顧笙歡就不再吱聲了,走在前面的曾君明顯聽見顧笙歡的腳步加快了。不過眨眼間,顧笙歡就趕上他,兩人走了數分鐘,也沒有聽見顧笙歡抱怨說累了的話。得到這樣的效果,曾君非常滿意。

他們的腳程一快,兩人很快就盤桓的半山腰下到了山腳。他們到山腳下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不過好在山裡空氣不錯,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能照明。只是那天上的星星照到人間,幽幽的光流淌在山間的草木上,地上的影子影影綽綽的,又有山風來,這俊秀的山峰就變得靜謐而陰森了。

曾君走了一會兒,突然發現身後顧笙歡的腳步聲沒了,他停下腳回頭一看,卻見顧笙歡停在他身後不遠處的一叢山花旁。花是不知名的白花,它朝天開,開得十分熱烈。倘若是白日,這白花定然是好看的,只是現在站在它旁邊的顧笙歡臉色慘白,瞪大一雙漂亮的眼睛驚恐的看著他,曾君就不覺得那花好看了。相反的,還覺得瘮人的慌。

他往回跑,跑到顧笙歡跟前,拉住顧笙歡垂在身側握成拳頭的手。他叫她。 名門第一夫人 「歡歡?」

人間冰器 一連叫了幾聲不見回應,曾君頓時聯想到了不好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