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下午三點,我已經在路邊等了整整兩個小時了,腳已經累的不行,也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直接坐在了馬路邊的一塊石頭上。

比這更糟的事,明明剛才還是晴空萬里,在這兩個小時之中,這天空竟然一點一點的變暗,到現在已經是烏雲密布了。

天哪!該不會真這麼倒霉吧!老天爺,你這是要故意耍我嗎?

我是一個路痴,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的話,剛才的那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完全可以自己走回去,可是,不認識路,就算有時間,那又如何呢?

現在,我不得不再一次思考我接下來的打算。

是自己往前沿著這條路一直走著,還是說繼續在這裡等著呢?

「走!」

我心裡暗暗一吼,於是邁開了步子,開始一步一步的沿著這條路往回走………

可是走了沒兩步,我又停了下來。

看看頭頂上的這天,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開始下雨了,剛才的那條路,來的時候就有很長的一段路程,是沒有人家的,按照我現在這個速度,估計沒有一個小時,是絕對找不到一個躲雨的地方的。

想到這裡,我又轉過身去,忘了往那邊還沒有去過的那一段路,「那就往這邊走吧,說不定運氣好,沒走幾步就能遇到一戶人家了呢。」

我這樣安慰著自己。

沒有辦法,我又重新轉過身去,往路的那頭走去。

越往那邊走,天就越來越暗,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鐘,這片林子還沒有看到頭,天空就已經開始落雨。

路面上零零星星的小雨,斑斑點點的打上去,我覺得有些冷。

我不得不加快了腳步,這時候風也吹了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處在這林子裡面的緣故,感覺今天這風比平時大了很多,恰巧我走的方向又是迎風面,大風吹的我睜不開眼睛。

什麼沙子樹葉都往我的眼睛裡面鑽。

天上的雲朵已經撐不住了,雨越下越大,可是我還沒有找到一處避雨的地方。……

怎麼辦?

如果待會兒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話,恐怕也只能到林子裡面去,估計還能夠撐個一時半會兒。

我再次拿出了手機,點開顧勛的電話號碼,可是是手指久久的還是沒有按下去,終究還是面子要緊。

我把手機又裝回了自己的包里,繼續往前面走。

走著走著,迎面開來了一輛汽車,不過不是阿福說的黑色,但是一輛銀白色的小轎車。

我朝著這輛車招了招手。

很快車就在我的前面停了下來。

開車的是一個男司機,五十歲上下的樣子,頭髮是地中海,額頭上有很明顯的皺紋,看上去一臉滄桑的樣子,他看見我一笑,露出了滿口的大黃牙,這讓我十分的不舒服。 再往車裡面看,車裡面一個人也沒有,這個開車的司機一臉猥瑣相。

這個中年人搖下了窗戶,將一隻手肘擱在窗戶上,探出腦袋,沖著我笑了笑,噁心的大黃牙又露了出來。

「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在這?瞧這天馬上就要下雨了,要不就搭我的車,我送你一程吧。」

我猶豫了,禮貌性的對他搖搖手。

「不好意思啊!剛才我認錯車了。您先走吧,有人來接我。」

我離開了車身,走到馬路邊上,繼續往前走著。

可是這個司機好像還不肯放棄的樣子,他乾脆退著他的車,一邊跟著我,一邊勸。

「姑娘,你瞧瞧這天,風這麼大,待會這雨肯定小不了。接你的車什麼時候到?你就別騙我了,要是有車來接你,你又怎麼會一直往前走呢?」

這個中年人問得我頓時啞口無言,我並沒有騙他,的確是有車來接我,可是不知道那個叫做山羊的兄弟,到底是出了什麼岔子,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

「沒關係,謝謝你的好意。」

我加快了腳步繼續往前走,朝著這個看不到頭的樹林深處,沿著這條馬路一直走下去。

司機還是不肯罷休,依然步步跟著我,這讓我馬上生出了戒備之心。

腳步越發的快。

可是走著走著,風越來越大,雨也越來越大,漸漸的,老天爺也不再給我面子,剛才還是有一滴沒一滴的下,現在,緊跟在豆大的幾顆雨點的後面,竟然一下子就變成了瓢潑大雨。

「姑娘,你看這雨,這麼大!你就上來吧,不要淋出個什麼病來!」

沒錯,這司機大叔的話的確有些道理,我淋些雨倒是沒有關係,可是要是把自己給淋壞了,我這肚子裡面的孩子可怎麼辦?

我有些猶豫了,怎麼辦呢?

就這麼沒來由的上一個陌生人的車,無疑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更何況這個司機大叔顯然就是目的不純。

我往他車裡面看了看,在他的副駕駛座位上,放了一把摺疊傘。

「師傅,你那把傘可以賣給我嗎?我給你兩倍的價錢。」

自己回過頭去,用右手拿起了那把摺疊扇,在面前晃了兩下,然後又搖了搖頭。

「不行不行,這把傘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是不能輕易賣的。」

我頓時就無語了,不就是一把傘而已,還有什麼意義不意義的,分明就是找借口,只想讓我上他車罷了。

「我出十倍的價錢。」

我的衣服已經開始慢慢的被淋濕了,雨水沁染了我的頭髮,涼的很。

司機仍然是搖搖頭,「你就上車吧!你放心,我是好人。」

我心裡苦笑,有哪個壞人會直接對別人說自己是壞人的?我都把自己包裝成好人的樣子嗎?

既然他不肯幫忙,那我也不想強求什麼,繼續迎著風雨大踏步的往前走著。

估計是感覺到了我的倔強,所以這個中年男子終於放棄了,對我嗤之以鼻。

「哼,你不上車,老子還不想搭理你了呢。看這麼大的風雨,不淋死你也得吹死你。」

我並沒有理會他所說的話,只是慶幸剛才自己並沒有傻乎乎的上他的車,看看現在就原形畢露了吧。

沒走幾分鐘那樣子,從前面又來了一輛車,這時候我已經全身濕透,根本看不清前面那車到底是什麼樣子,只能依稀看出顏色,應該是黑色或者是其他比較暗的顏色吧。

我勉強的向那輛車招了招手,這車也停了下。

「是安若嗎?!」

我用手擋住了自己的額頭,保證自己的眼睛不被風雨迷離,車裡面的人竟然認識我。

我下意識地跑到車前面去看了看他的車尾號,321,沒錯,就是他了!

終於等到了,終於等到了!估計這個小夥子就是山羊了。

我又跑到車窗前面,沖著那個小夥子點了點頭,「我是。你是山羊嗎?」

一念成婚 「終於找到你了,這一路上,可得我好找!」

山羊點了點頭,然後馬上拿出自己副駕駛上的雨傘,打開車門撐開傘,把我護送到了後面的車座上。

我全身上下都淋濕了,後面的車位寬敞一些,這能讓我好受一些。

我在後車位上坐下來,山羊又打開了車尾箱,從裡面拿了些什麼,然後趕緊回到了自己的駕駛位上,關上了車門。

風雨被擋在了車門外,這讓我安心了不少。

「夫人。」山羊叫了我一聲,此時我正瑟瑟發抖,只能用著顫抖的聲音回答了他一聲「嗯。」

山羊把手中的帕子遞給我,幾條小的兩條大的,我全部都嚴嚴實實的馬上裹在了身上。

山羊抱歉的對我說「我跑遍了這條路,從那頭進林子,再到另一頭出林子,都沒有看到你的身影,沒辦法,只好再掉頭回來,沒想到,卻在這兒碰上了你。」

山羊這麼一說,我就知道,肯定就是肚子不舒服的那個時候,正好錯過了他的車,可我現在已經冷得說不出話來了。

「我哥也是,第一次看見你太激動了,竟然連電話號碼都忘了給你說。」

山羊把車啟動,一路往前駛去。

大約過了十分鐘的樣子,山羊再次說話,「夫人,出了這片林子,我先給您找一個旅館,等你先把身上的衣服弄乾,咱們再繼續出發?你看這樣行嗎?」

山羊透過後視鏡,朝我投來了詢問的目光。

總裁別太猛 我點了點頭,哆哆嗦嗦的,「好,一切都聽你的。」

這段路果然不短,由此可見,這片林肯定也不小。

因為風大雨大的關係,剛才搭那個女司機的車半個小時的路程,這次足足走了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好不容易到了一家旅館,風雨卻沒有一點點變小的意思。

山羊讓服務員給我找來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我拿著這衣服去了房間裡面換了下來,再把濕漉漉的衣服交給了服務員,請服務員幫我清洗,烘乾。

這個過程,大概只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

拿到自己已經被烘乾了的衣服,我忙不迭的跑到房間裡面,舒舒服服的洗了個熱水澡,再換那些乾淨的衣服。 回到古代當匠神 山羊看起來是一個十分老實本分的年輕人,無論是做什麼事情都井井有條的,手法純熟老練的簡直不像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樣子。

就現在這個天氣的狀況,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大雨卻沒有要停的意思,恐怕今天是要在這個小旅館裡面過夜了。

山羊在我隔壁的房間裡面住下了,我的手機已經沒了電,早就已經自動關機了。

問服務員借來了充電器,大概充了五分鐘的樣子,一打開手機,收到的簡訊全部都是張媽給我打的未接電話。

我心想,這次張媽一定擔心慘了。

剛剛開機沒多久,電話鈴聲突然響了,毫無意外的,是張媽打來的。

我猶猶豫豫的最後還是按了接聽鍵。

「喂?」我平靜的發出聲音,可是張媽卻沒有我這麼淡定了。

「喂!夫人!你怎麼現在才接電話?你這是跑到哪裡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擔心的要死!這麼大的雨,你又是一個人,這叫我怎麼放心呀?!……」

張媽連珠炮似的一下子說了許多話,我一個問題也沒來得及回答。

「夫人?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最後張媽終於斬釘截鐵的說出了一句話。

什麼?她來找我?這麼大的風雨,她到哪裡來找我?怕是還沒有把我找到自己到先走丟了吧?

我心裡想的第一個念頭也是一定要阻止她,「張媽。你先不要擔心,我很安全,現在已經在旅館裡面住下了,顧勛找了司機,等雨停了,立馬就把我送回來。」

張媽聽到顧了勛的名字,突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又徐徐張口問道,「您和少爺在一起嗎?」

「沒,只是他叫了個司機而已。」

「那這個司機可靠嗎?」

「可靠,你就放心吧。」

「嗯,既然是少爺安排的,肯定就沒有什麼問題,夫人,你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

和張媽說了許久,張媽總算是安心下來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張媽並沒有因為一下午找不到我就把這事兒給顧老爺子說。

畢竟我不見了,張媽是第一負責人,她和這事兒也脫不了關係。

一夜風雨,玻璃窗外的樹,在昏黃的路燈的照映下,被風雨吹打的搖晃不止,樹影透過窗帘,像是張牙舞爪的怪獸,著實有些嚇人。

這天我也真正領略到了什麼叫做春雷滾滾,天空中陣陣雷鳴,像是一個巨型的車輪,不斷的碾壓著天空發出來的聲音。

讓人聽著心驚肉跳。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這一天晚上自己竟然睡得格外的香甜,一覺醒來,外面的天氣已經大好,窗外的路面上一點都看不出,昨天晚上被風雨肆虐的痕迹。

再看看手錶,已經是十點多了,你怎麼這麼能睡?

我趕緊給張媽回了個電話,我對她說我馬上就回來。

我去敲了敲隔壁山羊房間的門,可是敲了許久也沒有人回應。

走廊上收拾房間的大媽對我說,今天一大早就間房的客人就已經出門去了。

我詢問他的去處,大媽卻只是對我搖搖頭,她也不知道。

這下該怎麼辦呢?我皺著眉頭回了自己的房間,掏出手機,正打算給張媽打電話,叫她派人來接我的時候,房間的門卻響了。

「夫人?」

大明星超級時代 是一個男人的聲音,雖然這個聲音不熟悉,但我還是能夠一下子就聽出來,這是山羊的聲音。

「什麼事?」

我掛了還沒有接通的電話問。

「夫人,不知道您休息好了沒?我給你買了些早飯,等你吃過早飯之後,我送你回去,如何?」

原來這個山羊一大早就出去,是給我準備早飯去了,這著實是讓我有些稱心如意。

我走到門邊打開門,接過了山羊手中熱騰騰的早飯,對她說了一聲「謝謝」,然後轉身將早飯放到了房間裡面的桌子上,「進來吧,你也還沒吃吧!咱們一起吃。這麼多,我一個人吃不完的。」

山羊卻對我又是搖頭,又是擺手的說,「我進來不合適,夫人,你先吃吧!」

接著他抬起了他的另一隻手,兩個饅頭,一個豆漿,「我吃這些就好了。」

天吶?!我看了看自己收到的早飯,牛奶,全麥麵包,雞蛋,油條,三明治……

這對比未免也太大了些吧,就算我是夫人,也用不著給我弄得那麼豐盛,卻給他自己準備的那麼寒磣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