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在江寂塵的身後,浮現出一道道神影。

「寂塵,我來幫你!」

「隊長,我也來了,需要出手嗎?」

「夫君,我來陪你。」

同時一道道聲音響起。

而出現之人,自然就是楊雪瑤、海媚仙子、翟心雨、麗莎、若香、紫欣、林望等人出現。

還有藍靈萱,率領著藍靈族的修士,緊跟其後出現。

這一刻,楊雪瑤、海媚仙子、翟心雨、麗莎、若香、紫欣、林望他們身上都顯化出了強大的神王氣息。

在江寂塵的極品完美級的神王破境丹下,除了小怡等女還停留在神道九重境,需要繼續打磨境界,沒有吞服神王破境丹,其餘人在這種沒有一絲後遺症,甚至還有促進作用的神王破境丹下,都早早踏入了神王境。

此時,他們都是神王中的絕強者。

當中最強的,顯然是藍靈萱和麗莎,藍靈萱在太古族血脈池淬鍊九年,如今已經化身為一名真正太古族。

哪怕依舊還只是神王二重境,但屠殺神王四重境的絕大多數修士,如同切菜一般簡單。

麗莎,此時似乎可以動了一些體內血脈力量,真正爆發,根本無法想象。

至於楊雪瑤,雖只是一縷神念,但終有女帝的記憶,各種功法手段無比逆天,如今也是深不可測。

海媚仙子、翟心雨,神王二重境,屠殺眼前這些神王三重境的修士,只是輕而易舉之事。

還有紫欣、若香、林望,雖只是神王一重境,但也足可越境,斬殺神王二重境的修士。

還有藍靈萱身後的一群藍靈族修士,在金色神靈之湖上修行九年,也個個實力大進。

星空煉神 總之,江寂塵身後的戰隊力,足可以摧毀掠奪山戰隊之外的所有戰隊,也絕不費吹灰之力。

看到江寂塵身後的一群絕美女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眾戰隊修士都倒吸一口冷氣。

「無需你們出手,我一人足夠應付,你們就在邊上為我壓陣吧!」

江寂塵笑著應道。

。 突然她的力氣變得,從未有過的大,腰部從未有過的柔軟。半吊著的身軀,突然就坐了起來。

可是這康廣來用手輕輕一推,她的上半身又倒了下去。把她推倒以後又用手,扣住她的雙手阻止她反抗。

可是她也不會輕易放棄,再一次使出全身的力氣。再一起掘強的坐了起來。可是結局依舊不僅人意,她再一次被推倒。

一來一回,加起來數不清又多少來回了。直到她再也使不上力氣。於是嬌滴滴的說

「康老師…不要著急嘛?您不是說,想先洗澡嗎?要不然您先洗個澡,我在外面等候您。你看行嗎?」

「是啊,我是要洗澡。不過我上個禮拜已經洗過一次。今天不洗也沒有關係。時間寶貴,再不辦正事馬上就要天亮了。」

「哎呀。您還是去洗一個吧。洗完澡人舒服一些。何況你這身上,聞著怎麼好像有一股什麼氣味呢?」

說完捏著自己的鼻子,裝作自己聞到了很難聞的氣味。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

聽了張小花的話,康廣平就聽停止了他的動作。心裏面猜想,難道自己的身上真的有味。

因為嫌棄他身上的味道。所以這小妮子,剛才才會一直躲著自己嗎?

因為他剛才說了一個慌,事實上他已經一個月沒有洗澡了。天天想著掙錢,忙著掙錢。哪裡還顧得上洗澡?

可是還不相信,又在自己的衣服上面聞了一下。衣服上面好像確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

「那好吧,你要乖乖的。坐在這裡不要亂動。我馬上就會出來!等我喲…」說完爭分奪秒似的沖入衛生間。

而等康廣平去了衛生間,張小花也爭分奪秒一樣的衝到了門邊。想要趁機逃離這裡,並且把這裡的情況告訴葵姐。

為了不驚動康廣來,即使到了門邊。她也是輕輕的擰了擰門把手。結果發現這門已經鎖上根本就擰不開。

於是又撥動了鎖盤上面的按鈕。結果發現照樣是打不開。這門要是打不開。她就沒有辦法離開這裡,於是她只有又折回房間。

就想翻箱倒櫃的找鑰匙,可是她剛折回到房間。才在床上的枕頭下面,摸索著尋找鑰匙。

剛翻了一個枕頭,就感覺有人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回頭一看,康廣平正色眯眯的看著她。

「啊!你怎麼這麼快就好了!」

康廣平開開心心的從衛生間出來。結果看到,張小花在她的枕頭下面找東西。

就還以為是在找他的錢包。立馬就變了臉「你在找什麼?想要什麼和我說,沒有必要偷偷摸摸。挺好看的一個女孩,做了賊可就不好看了。」

說完不由分說,留下一臉驚愕的張小花。隨即從衣櫃里一件外套裡面,把他的皮夾子找了出來。又把裡面一沓厚厚錢都拿了出來。

怒氣沖沖走過來,就往張小花的身上重重砸去。一邊砸還一邊說「都給你!都拿去!現在可以不必裝了吧!」

沒有捆綁的百元大鈔,瞬間就像紙張一樣。一張,一張一張的撒滿了整張床,又灑落一低…

原本以為,遇到以為純情的女孩。沒想到自己想錯了,這女孩表面上說,不要他的錢。可等他一離開,卻要來偷他的錢。這讓他怎麼能不生氣?

既然如此,那他也就不用那麼客氣了。也不管張小花,先是因為他突然現在她的身後給嚇了一跳。

隨後又被他,那一沓一沓直接砸中腦袋。差點兒給砸暈。也不管她嘴裡,似乎想要解釋些什麼。

這些他已經都無心在聽,也不想再憐香惜玉。因為她現在柔弱的樣子,很可能就是裝出來給他看的。所以他是不能在上當。

直接一抱,再粗暴的給扔到了床上。不等張小花慢吞吞的下來,他已經迅速也就跳上了床。

接著腳下被子一拉,他們就被蓋到了被子裡面。一到了被窩,康廣平直接把人放倒。

隨後用他自己的雙手雙腳,壓住了張小花的雙手雙腳。讓她無法逃脫。成為她的階下囚。

被困的張小花自然也不會輕易服從。伸著脖子一頓亂咬亂叫。

「放開我!放開我!」

「怎麼,錢都給你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我不要你的錢我,只求你能放開我!」

「呵呵!不要錢,那你剛才在我的枕頭下面找什麼呢?算了,別裝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

錢對於我來說,都不算是什麼。重要的是,請你不要再反抗。否則。

我不敢保證,我能管住自己的暴脾氣。到時候受傷的人,只會是你!」

「不,不是那樣。我沒有要拿你的錢!真的沒有,請你相信我!」

「好了,別在說了。我都說了,那都不重要。只要你乖乖的,我會給你更多的錢!現在,請你老實一點。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不。你真的真的誤會了,我沒有要…」啪的一聲,一個耳光子重重打在了她的臉上。把她的臉直接打到了一邊。

「都說,讓你不要說了。你還說!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真當我是你豢養的一隻小貓兒呢嗎?」

張小花想要開口。康廣平心想,是自己打的太輕了嗎!還是怎麼地,居然還敢有意見。

脾氣以上來,使出了全身力氣。直接又是一個巴掌上去。把張小花的臉又打到了另外一邊。

沒想到,這張小花還想掙扎。還想著反抗。拿了錢,還想不辦事。天底下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瞬間心裏面更加氣的不得了。

隨後不管不問,左一個右一個的耳光子直接扇在張小花的臉上。打的張小花皮青臉腫,暈頭轉向。

可即使這樣,還不能泄他心裡的憤怒。最後一急。抓著床頭柜上面的玻璃杯,就直接往張小花的頭上重重砸去。

他這一砸,張小花這下真的暈了過去。但是有那麼一瞬間,她突然又驚醒過來一陣。因為不久后,被子裡面就傳來慘烈的尖叫聲「啊!…不要啊!…」

等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回到了她的宿舍。並且已經是中午的時分,因為那太陽光已經爬到了她的床腳上。

而第一眼看到了人,是付美美。付美美趴在她的床前。手撐著下巴,眼巴巴的看著她。又眼巴巴看了一下床頭櫃前的空碗說。

「張小花,你一直在睡覺,怎麼叫你都不醒。我擔心稀飯會冷掉,所以就幫你吃掉了。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頂點 此時,在藍靈萱的身邊,還有一個女子。

是藍靈雨!

她乖巧的站立在藍靈萱的身邊。

如同一個貼身侍女一般。

不過,她的眼睛卻是看著江寂塵,眼中一片痴迷之色。

「小靈雨,看到沒有,那個就是你的男主人!」

「記住,以後除了要聽他的話,還要好好服侍他。」

「至於怎麼服侍,怎麼才能讓男主人舒服,你知道吧?」

藍靈萱淡淡地開口道。

「小奴知道哩,小奴一定會像服侍女主人你這般服侍男主人的,一會讓男主舒服、喜歡的。」

藍靈雨此時恭敬地回應道。

現在,哪怕身上沒有一絲的禁制,藍靈雨也是完全的屈服於藍靈萱。

她不會逃跑,只會服從。

經過女.奴訓練書上的調教,如今藍靈雨完全就是一名完美的女.奴。

楊雪瑤、海媚仙子等人聽到江寂塵的話,便都聽話的站在邊上看著。

暫時沒有出手。

事實上,江寂塵沒有讓眾人相助,除了九年放言,他要獨一人殺上掠奪山外。

還更想檢驗一下這九年閉關修行的成果。

剛才一路,那些一重至二重的神王修士,對他來說,實是太弱了。

便是九年前的他,都可以輕鬆的掃滅,何況現在是九年之後。

江寂塵繼續向前,對這四千多名掠奪山的精英修士,他依舊充滿著絕對的自信。

手中出現了沉岳!

他持著沉岳,終於一臉認真的向前殺去。

之前的戰鬥,未曾讓他認真過,甚至連法器都未曾動用。

直到現在,這裡有上百名的三重圓滿境修士,他就必須認真的對待了。

「殺!」

這一次,江寂塵比他們更加的主動,閃身殺出。

他身上的氣息自出現之時,未有變化過。

直至這一刻,他不再保留,驚人、恐怖的氣息,貫穿天穹,震蕩天地之間。

神道九重圓滿境的氣息!

「好強,這怎麼可能,未入神王境,竟然也可以這般的強大。」

「如此之威,絕對是達至神道境的極致。」

「逆天、變態、妖孽、可怕…….」

圍觀的眾戰隊修士終於大驚失色。

這一刻,他們感受到,這才是江寂塵真正的實力。

當然,江寂塵身上爆發現出來的氣息,也完全打破他們對神道境的認識。

根本無法想象,神道境竟然可以修行到如此的地步。

江寂塵身上繚繞著七彩神紋,體內如神雷迴響。

他如同一尊永戰不敗的斗神!

噗!

一刀舉起、落下,便一片血光衝天,染紅虛空。

歸一刀訣!

萬道歸一,無形化有形。

一刀斷青天,一刀斬萬敵。

只是一刀,數百顆人頭,同時斷落。

這一刻,江寂塵不再保留,全力殺出,開啟最強的力量、最強的殺技。

他沖入敵群之中,剎那之間,便引起一片腥風血雨。

「結戰隊,法器轟殺!」

這四千多都是掠奪山的精英修士,自然不是山下的修士可比。

他們當中有指揮者,在他們的指揮下,江寂塵才斬千人,對方便已經結好陣法,江寂塵被團團包圍在了中間。

「我既然敢九年前放言,那麼今天,便無人可阻我!」

「掠奪山,今日當踏平。」

江寂塵哪怕被包圍在中間,依舊的豪氣萬丈,神色之間無一絲懼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