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靈兒氣呼呼的,嘴巴都鼓了起來,她用十分惡毒的眼睛看著楊風。

她哥哥嚷嚷著要拜楊風為師,那可是他哥哥啊,火魔一族有史以來天賦最強的葯神。

結果卻被楊風給忽悠了。

而她父親更是因為楊風而對她發火,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她將這一切都算在了楊風身上。

「靈兒,看來是我平時太縱容你了,連最起碼的禮貌都沒有了。」

「再說,火魔一族面臨的現狀你知道嗎?看起來是如日衝天,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會產生危機,皇室對我們早就不滿了。」

「現在之所以沒有對我們動手不是因為怕了我們,而是想麻痹我們,找準時機,給我們致命一擊,最終徹底的控制住我們,讓我們成為他們的奴隸。」

火逍遙看著火靈兒,不住的搖了搖頭。

有些事情他不想說,但是現在看來,必須要說出來,讓自己的子女面對現實。

「不可能吧。」

火靈兒的聲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她怔怔的看著自己父親,不過她能感覺的到,自己父親的話絕對不是假話。

火逍遙沒有再理會火靈兒,而是將目光看向了楊風。

楊風竟然都能看出來火魔一族面臨滅頂之災,真是不簡單啊。

「你們想要離開,其實很簡單,你們只要拿出壯士斷腕的態度現在就準備撤離,讓對方措手不及就可以了。」

楊風笑著看著火逍遙。

楊風看到火逍遙后就看到了火魔一族的命運。

即便火逍遙已經做了準備,但是如果還是這樣猶豫不決的話,那就只有一個結果,被殺或者被浮。

「就這樣直接的離開?」

火逍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以前也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每次想到這裡的時候,他就捨不得。

火魔一族無數年的基業都在這裡,他真捨不得啊。

離開了,那就得重新開始。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楊風則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在這關鍵的時候,火逍遙缺少壯士斷腕,捨棄一切的精神。

這在平時還沒有什麼,但是現在,那卻是致命的。

「我還想再考慮考慮。」

火逍遙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要再考慮一番再做出決定。

他心裏面實際上還是有些期待奇迹的降臨的,萬一他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呢?

「轟。」

大地突然間的搖晃了起來,宮殿也是隨之而晃動。

沒有多久,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火逍遙激烈的喘著粗氣,那對眸子開始放光,帶著嗜血的殺意。

自己剛剛還在有著僥倖的想法,結果對方就直接的攻了過來。

自己剛才如果不猶豫的話,或許真的能夠帶很多族人離開這裡。

「父親,怎麼了?」

火靈兒不由的問,他們這裡遭受到了攻擊,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他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相信。

「他們殺過來了。」

火逍遙蹭的也是站了起來,他已經看到了他們火魔一族的族人要麼被殘殺,要麼被做了俘虜。

「父親,我們和他們拼了,就算我們全部戰死,我們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火齊也是跟著走了出來,全身上下儘是戰意。

「可是。」

火逍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拼的話,他們肯定會死的,而對手卻不可能有什麼損失。

一方的實力太過強橫,碾壓另外一邊的話,根本就不用付出很大的代價,他們去拚命,那就是送死而已。

「哎。」

楊風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這個火逍遙各方面都還不錯,就是關鍵的時候太過猶豫。

「小友能否給我一條明路?老夫感激不盡。」

看著楊風,火逍遙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祈求道。

自己現在是六神無主了,但是眼前這少年什麼東西都看的很清。

「那就立刻和我一起離開吧。」

楊風看著火逍遙,開口道。

藉助諸天之門,他們可以快速的離開這裡。

火魔一族有他們,那就有希望。

「就這樣的離開?」

火逍遙不甘心的開口道。

他可是火魔一族的族長,看到敵人在他們這裡肆虐,擊殺他們的族人,他卻直接的逃離,這是他所不接受的。

「你這人怎麼婆婆媽媽,戰鬥你不願意去,因為你知道戰鬥的結果就是死。離開你又不想就這麼的離開,想要維護你的所謂的面子,真是搞笑,你這樣,還讓我們老大給你提意見,提了你也不聽有什麼用呢?」

小帥實在是忍不住了,丫的,這傢伙還是族長呢,關鍵時候太窩囊了。

你在這個時候如果戰鬥的話,那是英勇,沒有人會說你什麼。你如果要是離開的話,那是識時務,也能理解,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但是,你呢,猶猶豫豫,婆婆媽媽,最終沒有戰鬥,也被殺了,那就是窩囊廢。

「我。」

火逍遙不由的想要解釋一番。

他實際上是有苦衷的,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哈哈哈,火逍遙,你果然是躲起來了。」

一道戲謔般的大笑聲響了起來,讓火逍遙的臉色徹底的發生了變化。

「這裡的空間被禁錮了。」

火逍遙喃喃自語。

現在就算想離開也無法離開了,他真的很是後悔,自己剛才的時候為何沒有離開呢。

「火逍遙,你背叛皇室,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作為魔族的一員,你竟然和人類勾結在一起,你這是對魔族的不忠,火逍遙,你還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界上上。」

「火逍遙,你卑鄙無恥,陰險狡詐,平時對我們笑臉相迎,但是實際上卻對我們下黑手,你這是不義,虧我們還曾經拿你當兄弟,真是瞎了眼。」

一道道聲音響了起來。

「血魔族族長,幻魔族族長,時空魔一族族長都來了。」

火逍遙聽著這幾道聲音,狠狠的咬了咬嘴唇,這些人很明顯的是來興師問罪的。

至於他們剛才說的話,不過是借口而已。

「火逍遙,如果你願意投降,心甘情願被我們控制的話,我們還是能饒了你,雖然你犯了大罪,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但是,如果你要是執迷不悟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淡淡的聲音響起,一股強橫的鋪天蓋地的威壓落在了每個人的身上。

(本章完) 「魔天,明明是你想吞併我們火魔一族,讓我們火魔一族當做你們的奴隸,卻說出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不覺得搞笑嗎?」

火逍遙也是怒了。

現在離開已經無法離開了,而且對方隨意往自己身上潑髒水,自己不得不反擊。

「火逍遙,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狡辯,看來你是找死了,作為火魔一族的族長,你是不合格的。」魔天淡漠森冷的聲音隨即響起。

魔天正是萬魔帝國的並肩王,萬魔帝國皇帝陛下的孿生弟弟。

「我說的都是事實。」

火逍遙立刻的辯解道。

「夠了。」

楊風開口了,他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現在和對方解釋?

對方攻擊你那就是找的借口。

無論你怎麼解釋都是沒用的。

「人類的聲音,火逍遙,你這是不是和人類勾結?現在還要解釋嗎?你還有臉解釋嗎?」

「我們魔族和外面的人類勢不兩立,這點你難道不知道嗎?」

「今天,火魔族因你而亡。」

魔天輕哼了一聲,頓時,四周的宮殿盡數毀掉,那些建築都是爆炸開來,四處都是碎屑。

魔天就是故意這樣做的,讓火逍遙還有楊風等人顯得狼狽不堪,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讓這些建築徹底的消失,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想動手就直接的動手,不要找那麼多理由。」

「血魔族族長,幻魔族族長,時空魔族長,今天火魔族威脅到了皇室的地位,皇室毫不猶豫的抹殺。明天就會輪到你們,這點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楊風看了一眼魔天,隨即眼神掃過血魔族族長血九,幻魔族族長幻雲,時空一族族長空五。

萬魔帝國的皇室給他們許下了很多好處,同時也告訴他們如果要是不聯合採取行動那就是和火魔一族同流合污。

其實在內心深處他們也有點抵觸皇室抹殺火魔一族的。

正如楊風所說,今天皇室能如此的抹殺火魔一族,明天也能抹殺他們。

「人類都是壞心眼,都擅長挑撥離間,果然如此。」

魔天那眼眸里滿是狂野和霸道,冷冷的看著楊風。

在他面前玩挑撥離間,簡直是搞笑,隨即朗聲道:「火魔一族背叛魔族再先,這是有鐵證的,我在這裡向三位族長保證,在你們身上絕對不可能發生今天的事情。你們都很聰明,我們皇室要是真那樣做了,豈不是要引起你們一塊反抗?」

再顧如初,容少高調示愛 血九,幻雲,空五互相對視一眼,隨即都同時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魔天的話讓他們放心了。

「這樣的話你們竟然也相信,這是愚蠢。」

楊風那雙炯然有神的黑眸掃了血九幾個一眼,隨即微微的搖了搖頭。

「小子,你知道我們是什麼身份嗎?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

「對了,你身上有我們血魔一族的氣息,你殺過我們血魔一族的成員,你該死。」血九冷冷的看著楊風,殺氣凜然,周圍的空間在這股殺氣面前都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血魔族,估計很快的就要被滅了。甘願當炮灰的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楊風淡淡的開口道。

「笑話,你什麼實力,我什麼實力?在我面前,你根本就不夠看的。」

血九說著,一隻大手朝著空中一探,朝著楊風抓了過來,想要將楊風捏成粉碎。

他可是接近成天巔峰的實力,他要比成天後期的強很多,血魔一族成天後期的強者是有不少的,但是為何他能做族長,那就是因為他的戰鬥力是最強的。

同樣是成天後期,實力的差距那也是天壤地別的。

實際上,實力越到後期,越難提升,但是正因為如此,一點差距就會被無限的放大。

「哼。」

火逍遙輕哼一聲,一頭火焰形成的巨龍騰空而起,巨龍彷彿有生命一般,揮舞著爪子朝著空中的手掌拍了過去,瞬間就擊潰了那血色大手。

「血九,在我面前你還沒有放肆的資格。」

火逍遙看著血九,輕哼了一聲,面對血九,他有著絕對的優勢。

他可是成天巔峰的實力,比血九要強上不少。

這種差距,那是碾壓性的。

「火逍遙,在我們面前你又有什麼資格囂張。」

幻雲,空五幾乎同時開口。

他們兩個同樣是成天期巔峰的強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