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李沐白心中對這些日國人毫無憐憫,心中變得鐵血無情,對一切阻攔他的日國人都是直接滅殺!

「竟然趁我受傷昏迷想把我當成祭品,此仇你們等著,等我回來,我必定殺到你們血流成河!」

一聲怒吼,李沐白帶著老烏龜直接跳入了大海!

龍游大海,對於岸上的人類來說根本無跡可尋。

李沐白帶著老烏龜直接游出了五百里,在一座海底的小山上停下,不斷運轉體內的能量加快自己身軀上傷勢的恢復。

「老烏龜你怎麼會被那些人類抓住的,小刀他們呢?」

此時老烏龜也在運轉他的龜息大法恢復傷勢,想起自己被抓去差點被人當成祭品宰了,心中簡直是恨得牙痒痒。

「這事說來話長,當初你攔住那些王者后,我和小刀、皮皮蝦一路向東海外逃去,可是我們的前路竟然已經被一群四階進化者包圍,我果斷用了你給的那張水靈符製造出了一道水龍捲滅殺了一片。」

「在靈符恐怖的威力下,他們雖然死了大部分,可還是有十幾個僥倖逃脫,隨後他們就開始一路追殺我們三人。」

「而且那些青蛟宮的四階進化者也在防著我們還有剩下的靈符全部分散無比。」

「我和小刀、皮皮蝦邊戰邊逃,一路從東海中殺出,殺入了太平洋。」

「隨後又是連翻搏殺,在斬殺五六位四階海族后,我們都是受了重傷,在逃跑之中,我們竟然不知不覺來到了這片海域。」

「之後小刀抓住了一個機會用剩下的一張水靈符直接滅了五頭四階進化者,剩下的最後兩頭也被我們三人聯手浴血殺死。」

「正當我們以為危機解除時,一個人類的五階王者竟然凌空而來,就是那個會畫符咒的老頭。」

「他是被水靈符製造出的巨大動靜吸引過來的,那時這個老頭一出現就直接盯住了我。」

「為了能讓小刀他們逃走,我和他們直接分開逃跑,之後我因為受傷嚴重逃不掉,就被那老頭的符咒給封印了。」

「李沐白你呢?你是怎麼從眾多王者的圍殺中逃出來的,又怎麼會被那些人類抓去?」

自己跟那些王者拼殺的事,李沐白也是簡單概括的跟老烏龜說了一遍。

當時我重傷逃出接近油盡燈枯,不知不覺間逃到了靠近這邊的海域,隨後就支撐不住昏迷了過去,等我醒來時自己已經被捆綁在了那處石台上。

李沐白自己說的輕描淡寫,但是老烏龜知道這其中到底包含了多少兇險和浴血搏殺。

他們被四階進化者追殺都是兇險無比,更別說李沐白幫他們斷後,要面對眾多海族王者的圍攻了。

從李沐白到現在都是遍體鱗傷的身軀就可以看出來他當時受的傷有多重,他可是知道李沐白自身的恢復力是有多麼恐怖的。

「我們先恢復一下傷勢,隨後去找小刀他們,以他和皮皮蝦的性格只要傷勢一恢復肯定會上岸去想辦法營救你,我們只要在岸邊的海域等他們就行。」

李沐白拿出儲存的海族獸肉和老烏龜飽餐了一頓,隨後兩人各自運轉呼吸法開始吸收能量恢復傷勢。

兩個小時之後,老烏龜恢復了行動能力,壓制他體內能量的詭異力量終於被他清除。

而李沐白身上的傷勢也已經穩住,開始持續恢復中。

他們怕小刀和皮皮蝦直接登上陸地,那時肯定會和日國人類進化者大戰,若是遇到那五階王者他們就會有大危險,所以李沐白和老烏龜立刻向陸地方向回去。

等李沐白和老烏龜重新靠近海岸時,天色已經開始微亮,觀看周圍的全貌,這裡原本應該是一個大港口,在岸邊都還停靠著許多巨大的貨輪。

李沐白和老烏龜在水下直接向那個港口潛去,進入港口后李沐白的精神力一掃,發現這附近竟然沒有一個人類。

此時一聲聲轟鳴和巨大的爆炸聲從岸上的城市中傳來。

李沐白和老烏龜相視一眼,立刻鑽出了海面,看到離海岸不遠處的城市中一團團火光和黑煙冒起,兩個龐然大物正在城市中瘋狂破壞,一幢幢樓房被他們轟塌踩破。

無數普通人類四散奔逃凄厲的哭喊聲不斷響起,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恐怖和災難!

上空有無數直升機在盤旋但是導彈沒有轟出,而是用機關炮對小刀和皮皮蝦掃射。

因為在城市中導彈對人類的殺傷力可能比兩隻巨獸的殺傷力還要大,這兩隻巨獸雖然到處破壞,但是並沒有故意去殺戮人類!

對於攻擊他們的直升機,皮皮蝦覺得它們簡直猶如蒼蠅一樣煩躁無比,那些子彈只能在他甲殼上打出一些坑洞和火花,根本打不穿他的外殼。

巨大的身軀彈跳而起,敖刀出擊閃過無數刀光,在低空的幾架直升機就全部被他切成兩半轟然墜落爆炸!

同時在他們身邊還有幾個人類的四階進化者在攻擊他們。

這些日國的四階進化者雖然厲害,但是面對經歷無數生死搏殺,又甲殼堅硬的巨獸,他們一時間也是奈何不了,只能暫時阻擋住他們繼續前進破壞城市!

「人類,交出被你們抓走的四階大海龜,交出我的兄弟,否則今天我們就毀了你們這座城市!」

小刀雙眼豎起,全身殺氣爆發,一螯轟塌一座樓房,對著不遠處跟他交戰的人類四階進化者吼道!

「交出老烏龜,不然今天屠你們一城!」皮皮蝦一刀劈退一名四階陰陽師,也是吼道! 對於兩頭巨獸的怒吼,就連那些人類進化者都是有些意外!

在小刀不遠處的一名四階陰陽師心中立刻一震明悟過來。

「這是那隻大海龜的夥伴,他們是為了救他而來。」

「兩位海族道友,你們的夥伴在凌晨時就和一條蛟龍逃入大海,已經離開這裡了。」

「道友個屁!」

「你想騙我,你們人類都是奸詐之徒,以為我們這麼好騙嗎?」

「小刀,殺,不用跟他們啰嗦,我們直接殺到他們怕,殺到他們後悔!」

皮皮蝦巨大的螯刀對著一名四階陰陽師瞬間彈出,突破音障的呼嘯聲讓那陰陽師面色大驚,一張四階防禦符咒立刻甩出在身前形成一個護罩。

「轟」一聲巨響!

皮皮蝦的螯刀一半切入了那護罩中,隨後那護罩猶如玻璃一樣瞬間破碎。

這時那陰陽師瞬間後退,一張符咒又是向皮皮蝦打出。

「炎爆符!」

符咒在空中爆炸,那威力比導彈還要大好幾倍,連皮皮蝦都被炸的倒飛而出,撞塌好幾座樓房。

見另一處開戰,在小刀前方的四階陰陽師,全身能量流轉,符咒出現,面對小刀剪下的巨螯,竟然使出了一招言靈·縛!

符咒一攻擊在小刀的巨螯上就瞬間蔓延至小刀全身,遠遠看去小刀就像瞬間被無數能量繩索緊緊捆住一般!

這符咒產生的能量束縛,憑藉小刀的巨力在一時間竟然也難以掙脫!

「炎爆符,去!」

那陰陽師暫時將小刀束縛住,立刻用能量畫出了一張火紅色的符咒,向小刀打去。

「轟」

符咒爆開,猶如五六枚導彈一起爆炸一般!

面對這種巨獸,那名陰陽師使出了大威力符咒,雖然會炸死很多無辜人類,但是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任這些巨獸橫行,死的人會更多!

那巨大的爆炸,直接將小刀炸翻,轟飛出去撞塌了一撞大肉!

但是很快小刀就從地上重新爬起,他雖然在剛才的爆炸下受傷,可是並不致命!

這讓那四階陰陽師也是臉色大變,這大螃蟹的護甲實在是太堅硬!

但是很快這名陰陽師的神色就出現了驚喜,因為遠處正有一道強大的氣息從富士山上飛速而來,那是王者的氣息!

心中一驚喜讓這名陰陽師的反應慢了一拍,小刀那已經變大一倍猶如山嶽一般的巨螯已經向他拍下。

那四階陰陽師面色驚慌,此刻想躲已經來不及,只來得及放出一張符咒言靈·守!

在他符咒光罩生成的瞬間,就被小刀的巨螯拍入了地下,那堅硬的柏油路此時猶如豆腐渣一般,一個巨坑直接出現出現裂縫蔓延。

整條寬闊的馬路都被小刀一下截斷。

此時在遠處李沐白也已經上岸,在他半開的天眼之中看到那安倍晴空全身周圍符咒飛旋罡風呼嘯,正在快速往小刀他們那邊而去。

李沐白立刻精神傳音。

「小刀,皮皮蝦你們快走,不要猶豫,那陰陽師五階王者來了!」

「我和老烏龜在一起他沒事!」

「你們快走!」

腦海中突然聽到李沐白的傳音,小刀和皮皮蝦都停住了進攻,心中驚喜!

而皮皮蝦更是果斷立刻頭朝下開始瘋狂挖洞,很快他就挖通了地下深處一條早就準備好的地道,跟小刀示意一眼立刻鑽入了地下。

小刀一看,也是立刻行動起來,在「轟轟轟轟」的巨響中,小刀一路疾馳踩破無數路面那瘋狂的氣勢,讓跟皮皮蝦對戰的陰陽師也是阻擋不住。

隨後小刀立刻鑽入了巨洞中消失。

見到小刀他們撤退,李沐白和老烏龜也是快速退回了海里。

幾個呼吸之後,安倍晴空來到了小刀他們剛才交戰的地方。

他看了眼地上被小刀巨螯轟出來的巨坑,一隻手掌伸出向坑中憑空一抓,一個陰陽師就被他從坑中抓了出來。

那名四階陰陽師先是吐了一口鮮血,隨後立刻對安倍晴空施禮道:「弟子風鳴拜見老師。」

此時周圍的陰陽師見到安倍晴空出現,全部向這邊聚集,對安倍晴空施禮。

「大陰陽師,那兩隻四階海族巨獸已經從那個巨洞鑽入地下跑了,他們說是為了一隻四階的大海龜而來!」

聽了手下的彙報,安倍晴空眼中光芒一閃。

「你們不用多禮,這段時間那些海族妖獸可能還會再來報復,將這邊的人群先疏散!」

……

離日國島嶼上千裡外,在太平洋的一座無名小島上,李沐白四人終於再度會和,見到李沐白和老烏龜都沒事,小刀和皮皮蝦很是激動和高興。

就連李沐白自己的內心都是放鬆下來,內心的擔憂和壓抑都一掃而空。

「他們都是我的兄弟,雖然都是妖,但是比許多人類都要真誠。」

此刻在富士山下的港口城市處,普通人類都在組織的安排下有序的撤離。

之前黎明時那些海族巨獸來襲無數房被摧毀,眾多的人死在了倒塌的房屋中。

初步統計足足有幾萬人喪生,這麼恐怖的傷亡讓撤離進行的非常順利,所有人都想撤離這座城市。

草堂微子 安倍晴空此時出現在港口處,看著海面,突然「嘩啦」一聲,一個恐怖的八頭怪物從港口的水面下鑽出了半個身軀。

只是半個身軀就足足有七八十米長,八個巨大而獰猙的蛇頭在空中搖晃,都盯著港口岸上的安倍晴空。

這是被他召喚復活的八岐大蛇,那恐怖的氣勢比一般的王者要強太多!

這場面還好沒有普通人類看到,若是被他們看到,絕對會被嚇個半死!

此時八岐大蛇其中一個巨大的蛇頭突然開口,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安倍晴空,我可以遵守契約守護你的國家,但是每個月我要一百個人類血食!」

面對這八岐大蛇提出的條件,安倍晴空沒有猶豫,立刻答應道:「可以!」

「好,你這個大陰陽師夠痛快,我都對你有些好感了。」

此時另一個巨大的蛇頭搖晃道:「我都忘了以前那些有好感的人類了,好像他們最後都被我吃了!」

安倍晴空聞言,眼中寒光一閃,全身磅礴的氣勢爆發,一隻右手伸出,無數能量恐怖的符咒在他手上幻滅。

看著對他來說無比渺小的安倍晴空,八岐大蛇也是眼神一凝,其他蛇頭都閉口不再說話。

「嗯,我在這裡聞到了那條蛟龍和大海龜的氣息,既然是用他們的精血將我召喚出來,我得去見見他們!」 娘娘又偷襲陛下了 李沐白吐出星雲葫蘆,從葫蘆中取出了那枚扶桑聖樹葉殘片。

這片殘葉一出現就散發出濃郁的金光,肉眼可見的能量一縷縷被吸引而來。

而且四周還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瀰漫。

這就是聖樹葉,無數王者屠殺眾多生靈耗費神物想要得到的寶物,被李沐白從他們手中虎口奪食搶了一片。

這片殘葉有一把摺扇攤開那麼大,而且非常厚實,那破裂處金黃色的葉肉都是清晰可見。

李沐白四人都可以感覺到這葉片中蘊含著強大的能量!

魚鰭上鋒利的骨刺彈出,李沐白將這片殘葉切成了兩半,一半自己留下突破五階,一半給了小刀三人。

那一半雖然不能讓小刀三人進化到五階,但是絕對可以讓他們到四階巔峰。

而且這既然被稱為聖樹,那必定可以幫進化者洗經伐髓強化根基,為他們之後的進化開始康庄大道!

「你們不用拒絕,我進化用這一半就夠了,你們三人服下聖樹葉可以進化到四階巔峰!」

「我們是生死與共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好,生死與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隨後皮皮蝦在島嶼上的四座山峰中挖了四個巨大的山洞,四人就開始在山洞中各自開始進化。

李沐白將那一半聖樹葉放入嘴中一口吞下隨後用能量直接將它磨碎。

立刻一股龐大而精純的金色能量出現在李沐白體內,這股能量精純無比而且非常容易吸收。

李沐白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餓了無數天的人一樣,開始瘋狂吞噬這些能量。

除了能量之外,還有濃郁無比的進化物質,這種進化物質李沐白在吸收時,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在變強。

身上所有的鱗片都是張開,全身都在噴吐金色的霧靄,這是那些能量和進化物質太充沛,從他皮膚的毛孔中向外滲透。

李沐白立刻運轉呼吸法開始生命層次的躍遷,進化!

一時間整個山洞中都是能量因子聚集,猶如雲霧一般將李沐白包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