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澤也是見到了這一幕,當即一愣,然後急忙將目光看向那一頁薄薄的金色符篆,因為那層薄薄的紅色光幕,是從這裡蔓延下去的。

光幕成形,卻並未就此結束,只見得在那妖狐的周圍,一道道金色的光柱也是開始凝聚,最後蔓延出來,最後竟然是化為了一道道紫金顏色的柱子。

在那柱子表面上上,似乎布滿著一種極端晦澀的玄奧晦澀紋路,而當那妖狐見到見到自己這一幕之時,那眼中彷彿是掠過一道驚駭之色,而後那帶著一些急促與驚恐的嘶吼之聲響徹了起來。

光柱猶如一個囚牢,束縛著妖狐所化的紅光,然後將妖狐徹徹底底的將那妖狐困在了其中。

而隨著那妖狐被困,識海中的那種暴動也是逐漸的平息下來,不過,那妖狐卻是憤怒的掙扎著,而且那妖狐的掙扎徒勞無功,因此逐漸的它只能停歇下來,滿含恨意與兇狠的雙目緩緩的閉上,準備著儲蓄力量,再待時機。

楚澤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識海內的這番神奇爭鬥,許久後方才有些茫然的回過神來,他望著那一張神秘的飄在光柱上方的金色符篆,愣在哪裡。

就這樣結束了?

而就在楚澤剛慶幸逃過一劫的時候,身體上那傳來的寒氣卻是驟然傳來,那陰寒之氣彷彿是將楚澤便成為一座冰雕。

「嗡嗡。」

而在將瀰漫楚澤體內的寒氣吸收之後,轟然間,楚澤連忙運轉武學,而後,那雄渾的靈力也是不斷的將身體外面的寒氣化解而掉,不過,那竄入經脈的深藍色的寒氣,飛快地對著丹田竄去。

這一絲深藍色的寒氣遠非是外面的冰塊所能比擬,即便是楚澤再如何運轉武學抵抗防線一切都是徒勞,而且從這上面感受到了一種心悸,他能夠感覺到,這一絲深藍色的寒氣,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冰藍色的寒氣,一路毫無阻礙的直接沖入丹田,然後,楚澤便是感覺到,丹田之中,在楚澤的控制下,不斷的運轉玄炎訣,最後在那等互相侵蝕與融合的劇烈戰鬥下,他的丹田,都是在隱隱的傳出細微的痛感。

面對著這種戰鬥,讓得他鬆一口氣的是,或許是楚澤所修鍊的武學有這方面的抗性,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暴虐,所以,在當丹田中的靈力被那一絲冰藍色的寒氣消耗了將近十之七八時,兩者,終於是出現了融合的跡象……

丹田之中,伴隨著兩者逐漸地融合,原本有著森紅色的顏色的靈力,居然是變得深紅與深藍交替浮現在荒種的表面,而且那原本的有嬰兒拳頭大小的靈力種子,在此刻,也是增大了不少,而且在荒種的表面上,甚至還能夠隱隱的感覺到深藍色的寒氣在飄蕩。

「呼……」

一口白氣順著楚澤的喉嚨吐出,宛如一道氣箭般,楚澤微閉的雙眼也是徐徐睜開,小腹處傳出的暖洋洋感覺,令得整個身體,都是充滿著力量。

「這便是洗髓之後的感覺嗎?」

那種猶如新生的感覺,讓得楚澤的身體激動得不斷地顫抖,現在他真正的體會到身體上,彷彿有無窮的潛力等待著被挖卻出來。

特別是今天接連出現的兩次生死一線的變故,但最後的結果卻是讓得他徹底的新生,這種大難不死的情形,讓得楚澤有種仰天長嘯的衝動,不過所幸最後關頭,又是被他強行忍了下來。

「曦丫頭,等我!」 「呼…!」

石洞之內,在微微好半晌之後的楚澤,終於是徹底的回過神來,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不僅讓他的實力徹底的穩固在地靈境中期,而且距離那後期也僅僅是一步之距。

他明白,現在的自己可是有更大的幾率踏足那巔峰強者之列的潛力。而且,以他地靈境中期的實力,再配合那靈識的協助,他相信,即便是面對地靈境後期的強者,他自信自己實力不遜色地靈境後期的強者!

現在的他,方才真正的能夠不依靠的靈識,便能夠徹底的將那羅驚雲擊潰!

「老爹,曦兒,我們相見應該不遠了!」

……

剛回到房間,楚澤剛進入房間,一道渾身上下散發著烤焦味的影子,便欲躍入他的身上,楚澤剛打算用手掌將偷襲的影子拍去,卻忽然發現這道身影有些熟悉,仔細一看,赫然便是小不點。

楚澤的嘴角微微的張大了嘴,這才幾天沒有見面,這個傢伙全身上下原本銀白色的毛髮,有大半的被燒焦了,像一條癩皮狗一樣,黑白分明,頗為的滑稽。

「難不成那個傢伙膽肥了,敢來找麻煩?」楚澤臉色便是陰沉起來。

「吱吱……」

小不點有手指指了指自己被燒焦的毛髮,然後不斷的齜牙咧嘴起來,看起來似乎頗為的興奮,這摸樣倒並非是被人欺負了?

隨後,小不點伸出另一隻手抓了一顆果實,這果實通體紅艷欲滴,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一般,從這果實的表皮之中透露出一股那散發出來的幽香,讓人心曠神怡。

「這是火靈果?」楚澤望著這顆果實,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色,看樣子這火靈果已經快要熟了,火靈果,這東西楚澤以前也是聽說過卻未曾正真見到過,是一種珍稀的靈藥,這種靈藥充滿著溫潤靈力,卻對於處於天靈境以下的修鍊者,極有裨益。

眼下楚澤正要打算突破地靈境後期,但總是缺少一股推力,所以還得藉助外物方才可行,而這火靈果,倒的確是可以解他燃眉之急。

不過,他也是清楚,這種天地間靈藥,旁邊定然少不了妖獸守護在旁邊,看樣子,小不點應該是被守護的妖獸傷到了。

「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

楚澤心中沉吟,然後,拍了拍肩膀上的小不點,輕輕笑道:「我去給你報仇。「

而似乎聽懂了楚澤說的話,這小不點極為興奮的跳了起來,然後,吱吱的叫個不停。

……

一人一獸飛快的穿越重重叢林,中途也遇見了一些阻攔的妖獸,不過,楚澤憑藉著那強悍的靈識感知,遠遠避開了那些氣息不弱的妖獸領域,這一路上倒是沒有多大的阻礙。

如此急速趕路,約莫半個小時后,森林也是越發的顯得陰森起來,不時的有著獸吼聲響起,而到了這裡,當然,這裡的氣息也是越來的越強大,即便是現在的楚澤也是十分的謹慎。

而片刻穿過叢林,眼前的視線突然開闊起來,溪流自碎石地中流淌而過,在那對面,則是出現了一道狹窄的石澗,那石澗的深處有著數道低沉的售吼之聲傳出。

就在楚澤距離谷口僅僅只有十數丈的距離時,站在其身旁的小不點,渾身的毛髮徒然微豎,略有些尖銳的吱吱聲,從其口中傳出,急速地在石澗口回蕩著。

感覺到這小傢伙的異樣,楚澤也是清楚,他的目的地到了,而楚澤也是早早的發現了那不遠處有著一股極為不弱的氣息。

當然,那裡還有著一顆火靈樹。

眼前的石澗兩側更是有著茂密的樹枝伸展出來,倒是將這石澗遮掩得若隱若現,外人若是沒有仔細查探,倒是沒有那麼容易就發現。

楚澤也是雙目微眯的望向遠處,只見得在那石澗的一塊巨石附近,在那裡,一頭約莫有丈許高大,渾身充斥著狂暴嗜血的氣息,猙獰的巨嘴中有著令人心悸獠牙伸探而出,散發著殘暴的殺意。

這巨影通體如火,尾巴卻是佔據了整個身長的三分之一,而且在軀體表面布滿了鋒利無比的鱗片,猶如覆蓋了一層火紅的鎧甲一般,雖是卧躺在地上,但卻有著一股凶氣隔著老遠的瀰漫而來,那種狂暴的氣息波動,也遠非尋常妖獸可比。

顯然,這妖獸,便是這方圓數十里的主宰者,也是那火靈樹的擁有者,火魔鱷。

楚澤感受著那股遠遠傳來的靈力壓迫,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這可是三階高級妖獸,那可是相當於地靈境後期的妖獸啊。

更何況同等階級上,妖獸可是比人類更為兇悍,所以,憑藉楚澤現在的實力,想要正面對付它,倒是一件頗為不易的事情。

楚澤盯著那火魔鱷一會,然後看向那大傢伙後方,只見得在山壁處,有著一道約莫兩丈左右的裂縫,而在那裂縫之中,一顆丈許左右的小樹,自裂縫中延伸了出來。

這顆小樹通體瑩白,猶如玉石所鑄,而在那小樹之上,翠綠的枝葉中,透露出了一點點翡翠般的色彩,那是一顆顆渾圓的果實,即便是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依舊是能夠聞著那散發出來的幽香,令人心曠神怡。

「果然是火靈樹!」

楚澤望著那顆小樹,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色,而且看這模樣火靈樹顯然已經成熟,粗略看去那些火靈果怕是不小雙手之數,這樣的好東西,可是不常遇見的啊。

而就在楚澤剛打算有所準備的時候,那道原本似乎在沉睡的妖獸,頓時驚醒過來,當下便是發出一聲怒吼,一對猩紅的巨眼死死盯著剛有所動作的楚澤,或者說……楚澤身邊的小不點……

那對猩紅的雙瞳便是盯向了楚澤,而後那眼中便是有著暴戾之色湧出來,顯然這個膽敢闖入它領地的人類,將它激怒了。

妖獸緊緊盯著楚澤,不停的甩動著巨大的尾巴,就連空氣都被撕裂開來,傳出陣陣尖銳的破風之聲。

同為妖獸,火魔鱷對小不點的那股氣息倒是不感到陌生,這股氣息,令得他有些不安以及那種血脈之中讓它有種要匍匐起腳下的威壓。

這種感覺讓它極為討厭,旋即,龐大的身軀猶如一顆炮彈般,徑直對著楚澤攔截而去,尖銳的破風聲響,刺耳的石澗之口響起。 雖然火魔鱷速度極為快捷,不過,這卻沒有絲毫對楚澤有太多的影響,憑藉著靈識楚澤能夠巧妙的躲了過去,而與此同時,數道黑芒便是劃破空氣,對著那火魔鱷快若閃電的射去。

「咻!」

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火魔鱷那猶如金屬般堅硬的後背,竟是被劈開了一道裂縫,鮮血頓時流淌了出來。

吼!

後背傳來的劇痛,頓時讓得那火魔鱷暴怒的咆哮起來,眼睛中赤紅急速增加,也不再理會心中對小不點的一絲畏懼,猿臂猛的扇出,狂暴的靈力席捲出來,憤怒的咆哮自其猙獰大嘴中傳出。

「吼!」

火魔鱷發出一陣怒吼之聲,猛的朝著楚澤撲來,那丈余長的尾巴狠狠的甩出,附近十餘棵大樹均是被其攔腰掃斷,然後重重轟在楚澤的身體之上。

帶著鋒利無比鱗片的尾巴掃過楚澤的身體,卻並未帶出任何鮮血,反而是詭異的穿透而去。

碰!

火魔鱷速度也是極快,察覺到楚澤攻擊的兇猛,頓時雙臂交叉,猶如盾牌一般,硬生生的將那凌厲兇悍的飛刀阻擋了下來,刀芒深入其肉,但卻並未將其雙臂斬斷。

下一霎,楚澤的身形,出現在火魔鱷的上方,渾身爆發出璀璨金光,炎魔印暴涌而出,然後一拳筆直轟出,直接轟在火魔鱷的腦袋之上。

「轟!」

火魔鱷龐大的身軀,竟然在楚澤一拳之下,轟飛了出去,接連撞倒一大片樹木。

「吼!」

火魔鱷爬起身來,對著楚澤一陣怒吼,它也是極為惱怒,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毫不起眼的人類,竟然能夠將它一拳轟出,作為這片領地的霸主,它的尊嚴也是受到了挑釁。

火魔鱷那猩紅獸眼,閃過一抹兇殘之色,緊接著一聲暴吼,身形飛快的朝著楚澤飛撲而來。

「吼!」

那絲毫沒有軌跡可言的偷襲,將火魔鱷的身體折騰的慘不忍睹,不過當它穩住身形后,手臂卻是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低頭一看,只見那傷口處,鮮血猶如流水一般,不斷地湧出。

蓬!

地面飛石亂濺,地面上出現一個大坑,那妖獸晃了晃腦袋,棱形的眼瞳之中充斥著無盡的怒意,緊接著便是對著楚澤爆刺而去。

嗤!

那充滿著暴戾的猩紅眼目便是死死的盯在了楚澤身上,它可沒有讓任何的東西弄傷過,而現在竟然被這個它視為螻蟻的人類弄傷了,讓得它將楚澤視為不論如何都必須撕碎的行列。

「吼!」

火魔鱷變得狂暴起來,一躍而起,一對粗壯的前爪,狠狠的對著楚澤的胸膛踐踏而去。

雖然火魔鱷的體形龐大,但是其速度卻是相當之快,和其笨拙的體形完全不符。

一股濃郁的腥風迎面而來,一道瀰漫著雄渾靈力的手臂猛然揮出,帶著一種壓迫性的力量重重轟在火魔鱷那對前爪之上。

「轟!」

拳爪相交,火魔鱷的身形再度倒飛而出,重重摔落數十丈開外,撞倒一大片樹木叢林,還在地面之上砸出一個十餘丈大小的深坑。

火魔鱷那變態的堅固軀體竟然將楚澤這一拳的力量生生的承受下來,只不過,其猩紅的眼睛湧上一抹恐懼之色。

到了三階妖獸,有一定的靈智,顯然它也是意識到此次遇到的看似卑微如螻蟻的人類,並非同往日那樣不堪一擊,而是真正能夠給它帶來一種死亡的威脅。

「滾!」

楚澤對著火魔鱷怒喝一聲,渾身也是散發出一股凌厲的寒意,強悍的威壓瀰漫而出,讓火魔鱷眼中的懼意更是變得濃郁三分。

火魔鱷遲疑了一下,竟然轉過頭,然後朝著叢林深處猛竄而去,它也是知道今天眼前這位黑衣青年,並不簡單,在衡量利弊之後,還是選擇退去。

楚澤也並沒有追趕,火魔鱷畢竟是相當於地靈境後期的實力,就算能夠將其斬殺在這裡,但是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

而在這種極為陌生而危險的地方,楚澤必須保證自己時刻處於最佳的巔峰狀態。若是因為這頭火魔鱷而使自己陷入危機之中,顯然極不划算,更何況這裡還有兩名想要做黃雀的人。

而也就是在此時,那森林之中,數道黑光陡然暴掠而出,直指楚澤周身要害。

「咻咻!」

在那叢林之中,兩道黑影便陡然暴掠而出,直接是朝著楚澤周身要害攻去。

若是楚澤之前沒有察覺到二人的存在,這種突兀和兇猛的攻擊,怕是直接能夠重創楚澤。

這般攻擊來得太過的突兀與迅猛,不過,卻是沒有讓楚澤有太多的驚詫,只不過,臉色卻是陰沉了起來。

楚澤望著這兩名青年,眉頭微皺了皺,冷笑一聲道:「躲在哪裡看了這麼久的戲,終於捨得露面了。」

「呵呵,想不到你還有點能耐啊。」

森林中,有著笑聲傳來,而後兩道人影閃掠而出,落在了樹榦上,居高臨下的望著楚澤二人,那玩味的目光,猶如看待獵物一般,嘴角也是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

兩人的衣著有些類似,看其模樣是來自同一個勢力。

「兩個地靈境後期!」

楚澤心頭微沉,這兩個傢伙的修為,看起來絲毫不比唐辰弱,若是一個人的話,或許還好解決,但是這兩個人若是聯手的話,倒是有點麻煩,當然也僅僅只是麻煩而已。

楚澤盯著這三人,眼中掠過一抹凌厲之色,想不到有人敢將主意打到他的頭上,想要從他的口中奪食,那倒要看看的你的牙齒是否是夠硬!

「小子,果然有些能耐,交出你手中的火靈果,我們也不跟你深究。」其中年紀看起來稍大一些的青年笑著望向楚澤,口中說道。

「你確定你們有這個資格,讓我交出火靈果么?」楚澤也是笑著說道,嘴角掛起一抹淡淡的嘲諷。

「大哥,看來他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另一名青年笑了起來,笑聲中卻充滿著森冷寒意。

楚澤淡淡一笑:「我認為不怎樣!」

「還沒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的猖狂的。」另外一人也是咧嘴一笑,手掌緩緩握攏,那強橫的靈力波動便是爆發而起,兩人目光交織,下一霎,已是在同一時間暴掠而出。

那狂暴的靈力猛然間暴涌而出,他們要讓眼前這小子明白,敢在他們面前如此猖狂的人可還沒有出生啊!

「是么……」

楚澤深吸了一口氣,旋即緩緩吐出,抬起頭來,那張稍顯著一絲稚意的臉龐上,也是湧現了一抹森然,旋即,靈力猛然間暴涌而出,狠狠得一跺地面,對著那兩人****而去。

「既然如此,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不知死活的東西!」

見到楚澤竟然絲毫不怯弱與他們,那為首的青年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狠色,即便是剛才他們看到楚澤將那兩頭妖獸收拾掉,但對於太來說,也並非是件難事。

既然知道他們潛伏在附近,卻沒有選擇逃跑,看來眼前這名黑衣青年,要麼就是傻到家,要麼就是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有信心。

不過看這模樣,眼前這傢伙顯然不可能是前者,兩人再想到楚澤剛才轟跑火魔鱷,臉色也不禁微微一變。

這兩兄弟一出手,便傾盡全力,他們也並沒有因為對手是單獨一人而生出小覷之心,剛才的火魔鱷也是給二人提了個醒。

兩人顯然也不是第一次聯手對敵兩人夾雜著那雄厚的靈力,猶如餓狼撲羊般的對著楚澤方向掠去,那兇悍的拳風竟是有著空氣被鳴爆之聲響起。

一拳一掌,恰到好處的封住楚澤前進和後退的路線,雖然兩人只是地靈境中期巔峰的修為,但是在這種聯手之下,就連地靈境後期強者都要頭疼。

楚澤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這兩人雖然行為令人厭惡,但是二人的聯手,卻是令他不得不小心應付。

這青年雖說對楚澤有著不屑之色,但是心中總歸多少有些忌憚,所以沒有絲毫留情的打算,以對方這種年紀,便有如此天賦,他不是寬容大量之輩,頓時之間,便是湧現一股強烈的嫉妒之心,讓他心中強烈的升起想要將其毀滅掉的慾望。

這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殺招,這徐梟顯然是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將楚澤所擊斃!

泛著凌厲勁風的拳頭,在楚澤眼瞳之中急劇增大,但楚澤那清秀的臉龐,倒是始終平靜,不過就在下一霎,他的身形猛然間一動,唰的一聲,便是閃過其中攻勢最為兇悍的為首青年,對另一位青年閃掠而去。

見到二人攻來,楚澤的玄炎訣也是瞬間運轉開來,身形不退反進,一拳筆直轟出,兇悍的靈力涌動間,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波紋涌盪而出,盡數的將二人的攻勢抵擋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