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最後一百步,雖然兇險,但江寂塵以完好的狀態走過,自然輕鬆至,如同在虛空漫步。

「最後一顆星殞靈石,便讓我來揭開你的迷霧!」

江寂塵輕輕自語道。

呼!

當江寂塵踏上最後一顆星殞靈石那一瞬間,無盡迷霧,竟然如被風掠過,瞬息間消散去。

最後一顆星殞靈石的真實樣貌顯現在江寂塵的眼前。

「這……..」

看到這最後一顆星殞靈石,江寂塵卻被震撼到了。

因為,這完全就是一顆小型的星辰,閃爍靈光。

「這竟然是一顆靈石星體。」

江寂塵震撼的自語。

同時,他腳步踏上這一顆靈石星體之時,體內氣海震動,中心處生出無盡的吞噬之力,把這一顆靈石星體中的無盡靈力吸收進去。

「這樣一顆靈石星體,足可以讓我在這裡修鍊很久。」

江寂塵心中暗道。

同時,他隱隱可以感受到,只要把這一顆靈石星體煉化、吸收,這裡的秘密便可以為他知悉。

於是,江寂塵不多想,盤腿坐在這一顆靈石星體上進行修鍊。

轟!

第一千八百年後,江寂塵的氣海驀然一震。

最後一顆星殞靈石的靈力被吸收完,化成了一顆枯寂冰冷的石頭。

但此時,在江寂塵體內的氣海中心,卻多出了一點耀眼的星辰之光。

隨之,與氣海上的點點星光,連成一體,組成一幅完整的畫面。

「天宇星辰圖!」

「修鍊至高境,可以幻化出人體宇宙!」

同時,江寂塵的腦海之中浮現出這些信息。

「竟然是天宇星辰圖,這可是傳說中,可以收取諸天萬界的圖卷。」

「沒想到,竟然會散落在捷徑空間中,實是不可思議。」

江寂塵心中所受的震驚,已經難以形容了。

以人體為畫布,點上諸天星辰,演化天宇,若達到極境,江寂塵的身體便可以收納諸天萬界、無盡星辰,成為真正的人體宇宙。

但那等境界,根本只是傳說,未聽有人可以達到。

不過,要收納小世界,將來卻是可以輕易辦到。

(本章完) 當氣海中心處的那一顆星光亮起之時,江寂塵也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踏入帝者九重境。

體修,則依舊是帝體七層境。

此時的江寂塵,變得無比的強大。

具體有多強大,江寂塵自己也不知道。

何況,他這一千八百年,不斷感悟太古九秘中的前五秘。

晨曦之光、暮光之殤、始陣之法、長生訣、萬器訣!

這五秘,都最弱的都已達至初步入門的境界。

所以,他現在的戰力,強悍到極致。

絕對是大帝境下無敵手!

至於大帝境,那就很難說了。

其實,越到後面,越境殺敵就越困難。

如他之前帝者一重境的時候,或許可以在普通的大帝一重初境修士面前保命,但要擊殺對方,特別是正面擊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現在,江寂塵絕對可以抬手之間,鎮殺任何大帝一、二重境的修士。

但是,大帝三重境之上的,那就有很多未定之數。

「不過,現在終於有了與阮俊一戰之力。」

江寂塵心中暗暗自語道。

而這一片捷徑空間,沒有了星殞靈石,這裡就變成了一片真正的死寂之地。

好孕難擋 自然,江寂塵也無法再繼續呆在這裡修行。

他在這一片時空中已經呆了一千八百年。

但其實也只是相當於外面世界時間的十八天而已。

「算來,我已經修行了近兩千年,如此,修行時間的短板暫時補上了。」

江寂塵心中徹底輕鬆了下來。

現在,他達至了帝者九重境,也不需要整天進行越階殺敵了。

而且,以他現在肉身力量,可以自如在這片虛空中行走。

他飄然的落在殘破古道盡頭。

江寂塵看到,古道盡頭也是一處荒花古祭台。

顯然只能以荒花印記,才能啟動傳送。

江寂塵雙手幻動,凝出荒花印記。

嗡!

光荒閃耀,一朵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的荒花在他掌心中綻放開來。

江寂塵將這荒花印記,融入祭台上的荒花圖案上。

最後,祭台啟動,他被秘光籠罩,傳送離開這裡。

再出現時,江寂塵已經到了一片陌生的環境。

腳下依舊是荒花古祭台,但四周卻是一片如同仙境一般的世界。

四周雲霧飄渺,遠處隱約可以看到天宮,在雲霧裡若隱若現。

自己的所站處,竟然是一處浮空廣場,身前有一條路,通向前方的一處高台。

遠遠的,江寂塵就可以看到一個女子。

她靜靜的站在那裡,似乎已經在那裡等了很久。

而且,她更是靜靜看著江寂塵。

「你終於來啦,我等你多時了哦!」

你說愛情不過夜 隨後,那名女子動聽無比聲音傳來。

那聲音,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而且帶有一種醉人的韻味,讓人聽了很舒服,不由自主的對她生出親近之意。

僅是聽到聲音,便已是如此感覺了。

而看到她的容貌,江寂塵心中也不由得生出驚艷之意。

他也是見過無數絕色美人的人了,如楊雪瑤、阿狸、素洛、雪中梅、落塵仙子…….

按理說,不會被女人輕易的驚艷到。

但眼前的女子,讓江寂塵感到很驚艷。

不僅僅是那傾城絕世的容顏,還因為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無比的迷人,讓人心醉。

「等我?」

江寂塵很快平復了心緒,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

其實,對於眼前的迷人女子,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迷人女子沒有直接回答江寂塵的話,而是緩緩地說道:「他們都說,你不可能從捷徑中走出入。」

「更不可能在裡面呆上了一千八百年!」

「但我相信,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從捷徑中走出來,所以我在這裡等了十八天。」

「然後,我終於等到了你。」

「大哥哥,你難道不記得我了么?我是小雨夢呀!」

迷人女子此時說了很長的一段話。

但當江寂塵聽到最後一句話時,江寂塵身體一震,記憶便如潮水一般湧來。

是她!

當年救的那個蠻荒古殿女孩。

不過,想到對方叫小雨夢,江寂塵感覺到有些怪怪的。

因為,這已是萬年歲月前的事,對方還叫小雨夢,這…….

雖然有這種怪怪的感覺,但江寂塵依舊記得,當年那個叫著小雨夢的小女孩,跟在他身邊,四處躲避著敵人的追殺。

「你怎知我要來?」

江寂塵平靜下來,微微一笑問道。

「是部落祭司傳來的消息,我一收到,就立刻來這裡等你。」

紫雨夢此時興奮無比道。

此時,她不再安靜,顯得非常的活潑,與安靜時相比,完全是變了一樣人一樣。

江寂塵問道:「那你怎麼一見面,就確定是我?」

紫雨夢道:「一個人的肉身可以改變,但靈魂氣息卻不會變。」

「大哥哥,不要忘了哦,雨夢可是修習靈魂通仙術的,可以看透靈魂本質哦。」

江寂塵點點頭,眼前這女子,曾經還是一個小女孩,現在卻已經是一個風華絕代的女人。

而且,紫雨夢的修為,深不可測。

就連江寂塵也無法看透。

「其實,不用喊我大哥哥,我叫江寂塵!」

江寂塵這時候說道。

自己雖然是萬年靈魂,但活著的時間,並沒有紫雨夢長。

所以,被對方左一口大哥哥,右一口大哥哥的叫著,感覺實在有些怪怪的。

「好的,寂塵大哥哥!」

紫雨夢很乖巧的點頭道。

好吧,江寂塵覺得要橋正對方對自己的稱呼,已經是不可能了。

「雨夢,你可知我來這裡所為何事么?」

這時候,江寂塵直奔主題地道。

然而,紫雨夢很天真地道:「寂塵大哥哥一定是來看雨夢的!」

「寂塵大哥哥,你可是說過,將來一定會來看我的話。」

「嘻嘻,時隔一萬多年,你終於來哩,雨夢好開心哦。」

聽到紫雨夢的話,江寂塵才想起,前世與紫雨夢分別之際,似乎確實有說過會來看她的話。

當時,只是隨口之言。

銅羅鎮愛情 他那時並不覺得自己能夠踏入蠻荒古殿,所以,只是一種客氣之言罷了。

但沒有想到,紫雨夢卻是很認真,哪怕一萬多年過去了,她卻依舊還記得。

(本章完)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無彈窗閱讀!

江寂塵倒不忍心說自己不是來看她的了。

於是,考驗演技的時候到了,江寂塵嘆息了一聲道:「雨夢,我歷經千辛萬苦、重重磨難,哪怕萬年時光流逝,我依舊不忘當初的約定,跨越千山萬水,踏過重重世界,只是為了應諾而來看你。」

「但是,我終究是來得太遲了!」

「本來,我應該在萬年之前就來看你了,可是,因為家族變故,我差點無法見到你。」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