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也想也沒想的就拒絕道:「不用了,我跟你合作了這麼多年,也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喏,我拿到解藥,等你解了我的通緝令,我便立馬離開。」

堂主哈哈的一笑,並未說話。

見狀,歐洛微也並未搭理,靠著背椅漸漸假寐了起來。

但是……只是假裝睡一下的,不知道為什麼,最後真的睡著了。

同時,睡著的不僅是她一個人,還有車上的鐘圳。

堂主喝完酒杯里的最後一口紅酒,放肆的大笑著:「哈哈哈,想不到W的葯,竟然這麼好用,連白昇都察覺不出來,早知道,她對這種藥物,可是最為敏感。可是從她上車到現在,居然一點也沒有察覺。」

凌陌淡定的解開手上的繩子,瞥了眼堂主:「不要太得意,這葯只能短暫的讓人昏迷,等歐洛微醒過來了,她能做出什麼舉動,我可保證不了。行了,你要的,我也已經幫你了,現在,你什麼時候把那個給我!」

堂主:「放心,雖然你之前截了我的貨,還打了我的人,跟我結下樑子,但是我這個堂主,可是說話算話的,一碼歸一碼,畢竟,你可是幫我把白昇給抓住的主要功臣。等下到了,東西自然給你。」

說完,堂主一臉得意的看著歐洛微,抿唇不語。

他一開始,都沒有想過要讓歐洛微回華國,所以他才放出通緝令,給她一個下馬威。原以為順從她一下,就能讓她打消離開左雲門的想法,但誰知道,她居然越來越想離開左雲門,而且還是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她身上,藏著他太多的秘密,既然控制不了,那就必須毀掉!

他早就知道W是誰,也早就跟他說好了,所以,去華國讓她找W是假,讓W抓住她,才是真。 「這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吧!」

「是啊,我還想突破一下呢,沒想到被這小子搶先了。」冒險者們鬱悶的不得了,就連朱大有也驚訝的看著肖揚,這真是傻人有傻福,放個屁也能突破境界。

李珊珊問道:「怎麼回事?」

肖揚:「我也不知道啊,只是覺得的很舒服,突然覺得想放屁,放完屁之後就突破了。」

眾人:「……」

「喝了甜沫之後會突破!難道是天材地寶?」李珊珊面露驚喜,看向白羽的眼神頓時變的火熱。

朱大有一聽,面色劇變,這年頭能提升實力的無非是功法、丹藥、妖晶、靈石、天材地寶等幾種大家耳熟能詳的東西。

他突破之後就約了李記者吃飯,突破的事也只是隨口給兄弟們一說,其實心裡並沒有把甜沫當成一回事,只當是境界到了水到渠成而已,現在一看這甜沫還真有神奇的功能。

這請人吃飯,竟然吃到了類似天材地寶的東西,這東西要是被泄露出去,整個華山區都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險。

此時,他還真有殺人滅口的心思了,暗中對比了雙方的實力。

他使了個眼色,冒險者的反應相當迅速,將背後的熱武器放於胸前,紛紛打起精神站好位置。

李珊珊也冷靜下來,神情戒備,迅速的思考對策,剛才她有點魯莽了,沒想到這隊冒險者的反應如此激動。

明明剛才還在舉杯暢談,誰知轉眼間兵戎相見。

她也搞不清是巧合,還是本來就是一個局。

肖揚正在感受成為一級武者的變化,絲毫沒有意識到局勢的變化。

「你們這是幹嘛呢?吃完了趕緊付錢啊!」

正在埋頭研究魂網的白羽卻是感到氣氛的不對勁,魂能恢復后他對殺意特別敏感,趕忙退出了魂網。

「白老闆,我想我們該談一談了!」

李珊珊不敢輕舉妄動,生怕一個小動作引起冒險者的誤會,目前來看能解決眼前危局的只有這個白老闆了。

「談什麼?」

「白老闆費盡心思將我請來,又獻上了難得的天材地寶,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

白羽眉頭一皺,顯然沒聽明白,轉頭看向朱大有問道:「朱大哥,到底怎麼回事?」

朱大有將喝了甜沫突破的事情說了出來,又將自己擔心的事情一說,白羽頓時明白了前因後果。

「哦,就這點事?那趕緊收拾完付錢吧!」

又對李珊珊說道:「你聽明白了吧,可不是我請你來的。」

朱大有、李珊珊聞言一愣,我們為了這事幾乎要動槍了,你一句付錢就完事了,這是什麼粗線條的老闆?

「白老闆,這可不是小事,要是讓人知道甜沫的作用,只怕整個華山區都得震動啊,到時可得大亂啊,只怕你的安全也不保啊。」

「你們想多了,甜沫是有點精神方面的作用,但最關鍵的還是個人的積累,沒有積累的話喝再多也沒什麼用,況且現在只對準武者、准魂者有點作用,其他人喝了無非是覺得有點感觸罷了,你們至於這個樣嗎?」

朱大有想了想好像也對,他和肖揚都是處於晉級的臨界點,喝了甜沫之後精神難得的集中,這才得以突破了。

這麼看的話,確實不像是什麼天材地寶,要說奇怪就是喝了甜沫后的狀態各有不同。

豪門復仇千金 「那誤會了,對不住了。」朱大有還是拿得起放得下,對剛才的判斷失誤給李珊珊道了個歉。

「朱老哥客氣了,我也不能免俗。」

兩人客套一番,重歸於好。

白羽拿出剛開通的魂網支付,讓兩人掃碼結賬。

結完賬后,兩撥人都坐在原地不動。

白羽不好直接攆人只好問道:「飯都沒了,還有事啊?」

「是有點事想和白老闆談一談?」

「哦,那朱大哥你呢?」

「我也有點個人私事。」

「什麼事趕緊一起說吧!閨女還等著我去講故事呢?」

「我是生意上的事!」李珊珊說道。

「這個,我也是!之前白老弟不是讓我給你多介紹點人嗎,可咱們華山區的冒險者就這麼多,我尋思著要不要聯繫一下兵站上的人,他們的路子我熟。」

「怎麼操作?」白羽聞言頓感興趣,此時他最缺的就是客源。

「這個我回頭跟連長說一聲,到時讓白老闆給兵站供應食堂就行了,可是得需要白老弟破費一下。。」

「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認為白老闆做的東西比之五星級的大酒店也是分毫不差,雖然在食材上尚有不如,但就口味和特色來說卻不是大酒店能比的了的,我在這方面也有路子。 王牌特工 我的想法是咱們合夥開個飯店,我出資你出人,除了技術你什麼都不需要管,選址、裝修、廣告、客源、保衛通通都交給我,到時咱們利潤各半。」

「我覺得挺好,李姐的家族可是咱們齊州有名的餐飲巨頭。」肖揚終於回過神來,附和著李珊珊說道。

白羽考慮了一下,這兩人說的都是對他有利的,起碼暫時是有利的。

可這麼幹下去,不是給別人打工了嗎?跟他的初衷是背道而馳的。

畢竟茉茉所在的家族感覺上很強大,一個男人要是整天跟別人打工,什麼時候才能出頭?人家怎麼放心的把孩子交給你。

他本來想慢慢發展的,等恢復成王者的實力,什麼東西都會有了,可轉念一想那又怎樣?黑鷹王者這麼厲害的一個人,還被人陰謀算計,這就是孤家寡人的下場。

要想成為巨頭,起碼是有一定勢力的巨頭,必須要有自己的班底,給別人打工是萬萬不可的,所以兩人的想法直接給PASS了。

至於班底的事,他之前就有想法了,獲得《三源經》后,這種想法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但現在還沒到啟用班底的時候。

現在重要的是怎麼既能鹹魚般的活著,又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想了一會後,白羽說道:「我有一個想法,咱們既可以合作,又不違我的初衷。」

「願聞其詳!」

「那就是加盟!」

「加盟?」

朱大有、李珊珊表示有點聽不懂。 「LI姐,醒醒,醒醒。」鍾圳抓著鐵杆沖著裡面被關著的歐洛微叫道。

過了好一會兒,歐洛微才悠悠的轉醒,看到不怎麼明亮的房間,大腦突然叮了一下,整個人猛的從地上坐了起來。

「這哪?」歐洛微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越發的覺得熟悉,只是一時想不起來是什麼地方了。

隔壁的鐘圳解釋道:「這是左雲門的地牢,專門關押不聽話的犯人。」

左雲門的地牢?

歐洛微的瞳孔猛的睜大:「怎麼回事?我們怎麼會在地牢裡面?老東西人呢?」

鍾圳:「LI姐,我們被算計了,那個老東西的目的壓根不是W,而是你!」

歐洛微從地上站了起來,很是粗暴的踹了下鐵門,只是鐵門只發出轟隆的響聲,並沒有一絲的動搖。

這個地牢,她才來過一次,並不清楚裡面的地形,更不清楚裡面到底有什麼。

「那老東西不想活了?竟然敢關押我!」歐洛微滿身戾氣的說道:「那W呢?」

「我不知道。」鍾圳可憐兮兮的搖頭說道。

歐洛微爆了句粗口:「想不到我竟然栽在了老東西的手裡,看我出去后,怎麼毀了他!」

「恐怕,你是沒這個機會了。」

歐洛微話音剛落,一道很是得意的聲音從地牢門口傳來,緊接著,一身西裝的堂主在幾個保鏢的保護下,簇擁進來。

然後幾個保鏢從旁邊搬了張椅子過來,堂主順勢坐下,很是得意的朝歐洛微一笑:「想要毀了我?那也看你得出不出的去。」

歐洛微冷笑了聲:「好玩么?得不到我,就要毀了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秘密全部公佈於眾! 安陽的深秋 看你以後還怎麼在社會上立足!哦不對,估計連社會你都看不到了,因為你的秘密,可是能直接讓你死在槍下的東西。」

堂主眉宇盡顯冷意,他最不滿意歐洛微的地方,就是她身上那股不服輸,不順從的樣子!

要是她乖乖的聽他的話,好好的跟他合作一輩子,不然他也不會把她抓起來。

「那你恐怕沒那個機會了。這個牢房,可是為你專門量身定做的,我知道你身手很高,但是這可是純鐵打造的,只有鑰匙才能打開。我給你十天的時間,讓你想想要不要繼續跟我合作,十天之後,你要是還不想跟我合作,你的下場,就會跟當初的LI姐一樣,被我丟進那個窟窿!」堂主冷冷的瞥著歐洛微,彷彿只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說完,堂主便離開了地牢,整個地牢內,就只有歐洛微跟鍾圳兩個人。

鍾圳小心翼翼的說道:「LI姐,剛剛堂主那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當初的LI姐一樣,難道LI姐只是一個傳承,並非只有一個?」

歐洛微似是陷入了什麼回憶,沒有搭理鍾圳,而是一雙空洞的眼神漸漸變得暗淡了下來。

某個回憶觸動了她的腦海,讓她整個人都顫抖的躲在了角落裡。

當初的LI姐,已經死了。被那個人弄死的。 白羽將加盟的概念拋了出來,用極其簡短的話語把加盟的意思解釋了一遍。

兩人本來就是看到王者飯店的前景才提出的個人想法,朱大有雖然幫忙的性質居多,但眼光比較淺,屬於那種撈一筆好處費的。

李珊珊則屬於眼光敏銳、善於投資的,還會用自己的資源打造出精品,是不可多得的投資人。

如果是前世的話,白羽肯定會跟李珊珊合作,因為前世的他特別想創業,卻沒有人給他投資。

但是現在,他不缺技術,不缺店面,唯一缺的就是時間和客源,如果時間不是那麼緊迫的話,他也不會想到發展加盟商。

簡單來說就是白羽提供店面裝修方案、設備採購清單、技術教授,但控制核心料包,至於帶店營業、企業培訓之類的就先放一放,他還沒時間搞這一套呢,加盟商就先自力更生一下。

「這麼說的話,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我交一筆加盟費,你負責供料,但後續的經營不管,盈虧自負。不僅如此,銷量的多少、好壞都受控於你的。」李珊珊思路比較清晰,迅速指出不合理的地方。

「還有店面裝修風格、以後還會有員工培訓、企業文化、帶店指導、監督之類的,我都會慢慢的完善,可是到時候的加盟門檻就沒這麼低了。」白羽自信的說道。

他始終感覺黑鷹王者將店面裝修成這樣是有原因的,包括那副莫名其妙的對聯,這些可能跟《三源經》和孝山遺迹有密切的關係。

食為魂之始,魂為心之道。

經過他的潤色理解,他把《三源經》分成了三個部分。

封神輔助系統 即:

食源:食療、製作美食、吸收幸福感、恢復魂能

魂源:魂能威壓、魂能功法、提升別人的魂力和修鍊速度

心源:吸收負面值,暫時效果未知。

「以後還會推出各種新品,也會推出食客分級制度,到時就能從低到高的覆蓋整個餐飲行業……」白羽又把自己的構想結合前世的經驗講解了一下。

「這麼看的話,這種方法倒是特別新穎,和現在市面上的經營方式倒是有所不同,關鍵是白老闆能否供應起整個產業鏈。」針對白羽目前的情況,李珊珊一針見血的指出白羽的困境。

「這個你不用管,前期我只負責供料,後期的方案我心中早已有了安排,會一步一步的實施。我做出的口味你也嘗過了,幸福套餐不是隨便就能叫的,這些你比我清楚的多。」跟聰明人打交道就是有點累,白羽也有點不勝其煩。

「飯店以後的經營、安全,官方以及黑白兩道的關係打點,我想白老闆恐怕需要一定的幫助吧!」李珊珊還是不死心,她是真心看好王者飯店的前景,企圖多獲取一些東西。

朱大有插嘴道:「這些東西,我可以幫老弟搞定,我們還有一些退下來的兄弟,如果白老弟不嫌棄的話可以隨便用,也省的兄弟們的家人總是提心弔膽的,我們早就想搞點副業了,可都沒有經營的腦子。」

「說句不好聽的話,就華山區來說朱大哥還是沒有問題的,但要發展到州里或者是跨州經營的恐怕就點鞭長莫及了。」

「這……」朱大有面色一黯,人家說的確實是實話,不光沒低估還高估了它們,他們這個冒險小隊的真實實力,恐怕連華山區都不一定搞的定。

李珊珊面露笑容,彷彿勝券在握。

白羽有點看不下去了,談判要講究主動,於是施展了魂能威壓。

飯店內的人頓時感覺如縛大山,剛突破的肖揚首先堅持不住,一屁股蹲到地上瑟瑟發抖。

「魂能威壓!」眾人不可思議的互相打量,其中以李珊珊的感受最甚。

「高級的魂能威壓!質量程度最少是玄級高階,也有可能是地階。」

朱大有感覺不出來,但李珊珊出身家族見識自然不凡,但魂能質量如此之高的還從未見過,一時間有些驚慌失措。

「是誰?華山區竟有如此高手!」

朱大有等冒險者也有點發毛,可是最近沒有得罪什麼大人物啊,就是小人物也沒招惹啊,冒險者雖然干著刀頭舔血的日子,但其實也就比普通人強一些、掙得多一些,在大人物面前也得裝孫子。

「咳,這樣可以了嗎?」白羽咳了一聲,輕輕敲了幾下櫃檯。

「白老闆?」

「是我!」

李珊珊、朱大有倒吸一口涼氣,覺得很是不可思議,但又看了好幾圈,也沒有別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