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想問問,能不能把這些設備跟監控通過網路物聯起來?」

韓義大概明白他什麼意思了。

ie系統做起來倒是簡單,但是物聯這塊就比較麻煩了。

先不說技術上的問題,這些設備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單獨數據平台,有的開放,有的卻保密,想物聯就要設備廠家授權。

可問題是人家憑什麼把自己的數據平台貢獻出來讓你賺錢?

而且這些設備生產廠家都不是什麼小角色,尤其像系統這塊,三胞集團可不是什麼善茬。

雖然雙方目前處於蜜月期,但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以後搞不好也會針鋒相對。

韓義沉吟了一下,說:「這件事讓我考慮一下,過幾天我給你答覆。」

「好好好!不急不急。」

說著又緊跟道:「給韓總您添麻煩了。」

「呵呵,不用客氣。」

就在兩人聊著的時候,那邊韓小寶卻在據理力爭。

「阿姨,我跟瑩瑩是好朋友,您為什麼不讓她跟我玩?

您說我沒教養,可是我阿哥說,教養是不亂扔垃圾,不隨地吐痰,不講粗話髒話;這些我都有做到。」

打扮時髦的少-婦、顯然也沒想到女兒會把自己私下講的話告訴韓小寶,現在被個小屁孩當面質問,一時間有些尷尬。

偏偏旁邊還有那麼多家長看著,也不好對他發火,只好問:「你家長呢?」

「阿姨您不用找我阿哥,我阿哥說了,男人就要靠自己!」

少-婦氣憤不已,這都是什麼人啊?

沒有跟韓小寶多說,少-婦拉著小女孩的手朝學校里走去,韓小寶跟在旁邊喋喋不休。

「阿姨,您讓瑩瑩跟我玩好不好,我以後保證不調皮了;阿姨……」

見韓小寶一直跟著,還用手拽她衣服下擺,少-婦有些不耐煩了,左右看了眼,沒見到韓小寶的家長,就說:「我家瑩瑩會彈鋼琴,你會嗎?」

「不會。」

「我家瑩瑩會畫畫,你會嗎?」

「不會。」

「我家瑩瑩會下圍棋、國際象棋,你會嗎?」

「不會。」

「我家瑩瑩會用英文朗讀詩歌,你會嗎?」

「不會。」

「你說你什麼也不會,怎麼跟我家瑩瑩玩?」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考慮到韓小寶還是小孩子,少-婦已經很克制了,要不然那句「我家瑩瑩8歲上三年級,你8歲上一年級」、可能就會脫口而出了。

韓小寶毫不氣餒,說:「我不會我可以學啊。

我阿哥幫我找了輔導老師,還有學習規劃師,我一定會趕上瑩瑩的。」

本來很不耐煩的少-婦,訝異了一聲問:「你還有學習規劃師?」

韓小寶點頭道:「嗯。老師幫我制定了很多課程。」

「噢,都有什麼樣的課程?」

韓小寶如數家珍道:「禮拜一放學補習語文,

禮拜二數學;

禮拜三英語;

禮拜四跟禮拜五分別是音樂和中國史;

禮拜六去少年宮練習寫字跟架子鼓,禮拜天上午專人給我講世界政經史,下午專人教我禮儀課。」

少-婦聽得目瞪口呆,停下來問:「還有呢?」

「我阿哥說我將來一定會上華清大學,之後保送我去美-國常……什麼藤……」

「常春藤?」

韓小寶點頭,「對,到常春藤去讀博士,然後到世界500強企業去歷練;

要是我表現好,會交一部分家族企業給我管理。」

少-婦嘴巴張成了「O」形,「你……你家還有家族企業?」

「對啊!我阿哥……」

少-婦聽了半天「阿哥阿哥」的,此時再也忍不住了,好奇道:「你阿哥叫什麼名字啊?」

「叫韓大兒。」

「韓大兒?大名呢?」

韓小寶想了一下說:「韓義。」

少-婦眉頭皺了皺,總感覺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

扭頭四處尋找了一番,沒看到韓小寶口中的「阿哥」,問:「你知道你阿哥做什麼嗎?」

韓小寶搖搖頭,「我不知道。」

少-婦還待在問,那邊已經有人在喊她了,不得已,她只好說:「你現在的任務是好好學習,爭取早日趕上瑩瑩。」

韓小寶緊跟不舍的問到:「那阿姨會讓瑩瑩跟我玩嗎?」

少-婦有些尷尬道:「玩可以,但不許耽誤學習,更不許欺負我家瑩瑩,聽到了嗎?」

韓小寶興奮道:「我知道了阿姨,我會保護瑩瑩的。」

說著朝那個小女孩扮了個鬼臉,然後扭頭屁顛屁顛向韓義報喜去了。

……

這邊任瑩瑩的媽媽,到班級里做了個交接,而腦海里始終在回想著韓小寶說的話。

她家是開連鎖餐廳的,做生意迎來送往,最重要的就是記憶力。

雖然談不上過目不忘,但她自認為凡是見過一面的人,哪怕隔個三兩月她都能記得。

而「韓義」這個名字、她就覺得自己一定在哪裡聽過,要不然不會令她產生熟悉的感覺。

實在想不起來,她拿出了手機。

要是那個小孩沒有胡說八道,那他哥哥一定是個名人,只要上網一查就知道了。

打開BD,輸入「韓義」兩個字。

沒有任何意外,置頂就是韓義的百度百科。

韓義,93年出生,漢族,祖籍黔省;

2017年創立天義科技有限公司……

擁有6700名員工;

閃電戰收購聚美優品;

公司品牌價值達750億美金……

被稱為中國谷歌……

想到韓小寶也姓韓,聽說老家也是黔省的,少-婦瞠目結舌道:「沒……沒那麼巧吧?」 回去的路上韓義問韓小寶怎麼說的?

韓小寶就把跟瑩瑩媽媽的對話重述了一遍。

韓義:……

回到家天已經快黑了,想到上次讓蘇靜文-做內部即時通訊的事情,於是打了個電話給他。

蘇靜文說還在做邏輯關係,韓義就奇怪不已,一個即時通訊而已,有多少邏輯關係要做?

一個分組,一個好友關係,再加上花名冊,有什麼大不了的?

重生女兒家 無非就是靜態資料庫稍微複雜了一些。但蘇靜文他們可是技術部的,裡面有很多JAVA工程師,區區一個lib,還不是分分鐘拿下?

蘇靜文可不知道韓義在想什麼,把他們目前正在做的項目說了出來。

韓義大吃一驚,問:「什麼,你們在做物聯網?」

蘇靜文說:「對啊!老闆你不是交代我們用mqtt做底層協議嘛。」

韓義哭笑不得說:「我是讓你們用mqtt做底層協議,但我什麼時候讓你們做物聯網了?」

「……你上次……」蘇靜文無語的說不出話來。

做都做了,還能怎麼辦?

韓義問道:「你們有沒有買數據平台啊?」

「還沒買。智能傢具數據平台都是開放的,目前還在做邏輯關係。」

韓義鬆了口氣。

今天那位吳科長的話讓他想到了物聯網,之後一直在考慮這件事。

物聯網的市場太龐大了,龐大到足以顛覆藤訊即時通訊霸主的地位。

所以在沒有積累夠一定量的數據平台之前,這件事還不能透露出去。

一旦打草驚蛇,以馬華縢的性格絕對全力狙-擊天義,到時候就是個不死不休的場面。

韓義道:「你現在在公司吧?」

「對!」

「先通知下去,暫停本部物聯網開發;等下你到鳳凰街的清心道茶館去找我。」

蘇靜文應聲道:「好!」

……

晚八點半,鳳凰西街清心道茶館。

一身黑色風衣,脖子上還掛了條輕奢Coach米色圍巾的蘇靜文,腳步匆匆的上了樓,目光轉動肩,很快看到了西面臨窗位置的韓義。

帶著一身清冷涼氣的蘇靜文、走過來道:「老闆。」

「嗯,坐。」韓義點點頭到。

蘇靜文摘下圍巾坐下來,說:「老闆,這件事是我魯莽了。」

來的路上蘇靜文也想明白了其中關節。

也許在他看來就是個附帶物聯功能的le,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

但是背後站著天義就不同了。

天義科技這一年來發展的速度有目共睹,讓很多互聯網企業感受到了壓力;

這樣的公司開發物聯網,外界會怎麼想?

物聯網主要有四個技術點:第一,RFID,又稱無線射頻識別。

這是一種通信技術,可通過無線電訊號識別特定目標並讀寫相關數據,而無需識別系統與特定目標之間建立機械或光學接觸。

第二,感測器網;

集成有感測器、數據處理單元和通信單元的微小節點,然後通過數據終端構成的無線網路。

藉助設備內置感測器測量周邊環境紅外、聲納、雷達信號,從而探測包括溫度、濕度、雜訊、光強度、壓力、移動物體的大小、速度和方向等物質現象。

第三,M2M;這種一種通訊協議。協議規定了人機和機器之間交互需要遵從的通信協議。

第四,兩化融合。

這個包含的東西太多太多,是一種物聯概念,但已經超出了物聯網的範疇,就不去說它了。

四大技術里,主要還是感測器網的建設最為重要。

光感測器的解析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一旦啟動物聯網建設,天義靠著光感測器就能佔據物聯網的半壁江山。

大佬每天都在努力低調 但問題是這可不像賣給大疆的晶元,到時候物聯網的數據可都在天義手裡,你說誰願意?

哪怕就是不建設物聯網,別的大公司也不會坐看天義壯大。

蟻多咬死像。天義再強大,也架不住群狼撕咬,天義絕對會四面楚歌。

想清楚這一切,蘇靜文已經是一身冷汗了。

韓義擺擺手說:「你不用自責,雖然不能大張旗鼓的做,但也不能怕噎廢食、不做物聯網了。」

蘇靜文疑惑到:「韓總的意思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