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煥在簇擁之下也來到了這裡,皇者高階的修為在這裡並不算是最強大的,但也不會太弱,更何況,他心中也清楚,這一次的冠軍是被他大哥承包的,想到那個妖孽般的大哥,他沒有一點點的不服。

「嘿嘿,這次大哥可算是穩操勝算了啊!」當他看到其他家族的子弟之後,不由得意的笑了笑。

慕家那邊,最強的也就是那個慕落寒,不過慕落寒的修為也只是聖人初階罷了,而且還是一階的那種,對大哥根本就沒有什麼壓力,看來慕家的確是沒落了啊……

至於衛家那邊,的確要小心一些,雖然衛海那小子的修為也只是聖人初階,不過衛海的聖人初階很強,已經想當於是三階的水準,而大哥的聖人中階也只是四階罷了,都是天才的話,也許跟衛海之間的戰鬥有些麻煩,只是到最後大哥也一定會取勝的,這一點張煥很自信!

至於其他的人,張煥並沒有放在心上。

那個慕家家主的兒子慕曉龍,修為只有天空戰師,真不知道是來做什麼的!甚至都比慕家其他的一些子弟要弱,不過慕曉龍只有九歲,的確有些潛力……

想到這裡,張煥嘴角又有幾分冷笑,有潛力又怎麼樣?等大哥娶了慕芊芊之後,慕家就等於是他們張家的了,只要稍微打壓一下,慕曉龍這所謂的天才也將會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罷了……

張煥不禁想起了紫天大陸的那個少年……心中更不由是一陣暢快啊,就那種癩蛤蟆也敢稱作天才?也想跟他大哥搶女人?也許那傢伙知道他心愛的人要成親的消息,會被氣死吧?

如果不是通道被封鎖了,張煥還真不介意去打擊打擊那個所謂的天才啊。

此時,每個家族的少年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當然,除了衛海之外,也沒有誰都這一次的冠軍還有什麼意思了。

張鐵太強了,聖人中階,同輩之後,張鐵就像是一座高山一樣壓在他們的頭上,讓他們進退不能,這實在是太難熬了。

「曉龍,家主說了,你這一次只要緊緊的跟著我們,不要隨便亂跑,免得被魔獸給撕了,我可救不了你。」慕落寒鄙夷的看了一眼身後那個只有九歲的小男孩,慕曉龍的天才之名的確是已經在慕家傳開了,九歲的天空戰師,絕對的天才級別!

這讓得慕落寒這個慕家的天之驕子心中有些不舒服,儘管現在的慕曉龍還對他沒有威脅,慕落寒是大長老慕非的孫子,而慕曉龍是慕青的兒子,他們兩派本身就是對立的,慕落寒哪裡又會給慕曉龍什麼好的臉色呢?

慕曉龍卻像是一個天真的孩子,不喑世事,天真的朝著慕落寒笑了笑:「我知道了,爹說了這次只讓我歷練,不許我出手!我就看落寒哥哥你的了!」

慕落寒聽著這句話,心中不由一陣暢快,畢竟這一次的統治權有一半是在慕曉龍身上的,慕曉龍也有一半的話語權,這讓他覺得很不舒服,因為他的權力都被分化了,現在慕曉龍這麼聽話,他自然也是樂得見到。

這一次的冠軍他的確是不用想了,他不認為自己會是張鐵的對手,不過這一次如果能協助一下張鐵儘快取得冠軍,以後他跟張家的關係也會很好吧……慕落寒心中還在謀划著。

而衛家那邊,衛海閉目不看任何的東西,就這麼坐著,卻讓人感覺到幾分莫名的敬畏,似乎衛海就是這裡的王者那樣。

衛海身邊有一個人男子,修為約莫是皇者巔峰,是他的弟弟衛雲。

比起衛海,衛雲倒是有幾分擔憂,尤其是張家那邊,張鐵還沒有來,卻已經給了他不小的壓力。

「大哥,這一次我們的對手主要就是那個張鐵,我們能不能贏?」衛雲想要馬上知道答案了,這種未知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煎熬。

「不知道。」衛海淡淡開口。

衛雲嘆了口氣,連大哥都給不出一個答案,這一次競爭最大的就是大哥跟張鐵了,若是大哥輸了,那麼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名頭就會落到張家的身上,想一想衛雲都會覺得不舒服。

早些年,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名頭都在他們衛家的,只是不久之前張鐵橫空出世,將這個名頭給搶走了。

對於三大家族來說,這個名頭還是非常重要的,誰不想這第一人的名頭落到自己家族的身上呢?

衛海就如同入定老僧,之後任衛雲怎麼問,他都沒有多說一句話。

衛雲知道,自己的大哥壓力很大。

「他來了!」這時,一直不說話的衛海忽然開口了,朝著張家的方向看去……

衛雲心中一驚,他自然知道大哥說的人是誰。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讓諸位久等了,張某來了!」一陣大笑聲傳來,接著,一個長相頗為粗獷的男子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張鐵!所有人都反應過來了,來人是張鐵!

比起其他人來說,張鐵長相的確是醜陋了一些,臉上還有不少的刀疤,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中年男人一樣,張鐵的到來,瞬間給眾人一陣壓力,果然是聖人中階!

「大哥,來了!」張煥一喜,張家的其他子弟也是臉上露出笑容,張鐵可是他們張家的驕傲啊!

「嗯!」張鐵看了一眼張煥,點了點頭,而後他朝著其他幾個家族的人望去,氣勢如虹,有著王霸之氣。

只見得張鐵朝著眾人大笑道:「哈哈,諸位不好意思了,這一次的冠軍張某是要定了,畢竟只有極品神兵,才能配得上芊芊小姐這樣的佳人啊!」

眾人撇了撇嘴,他們知道張鐵想要用這一次的獎勵去向慕芊芊提親,他們心中都是一陣膩歪……

慕芊芊何等的傾城傾國,有著傾世容顏,怎麼就會嫁給這個醜陋的傢伙呢……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啊!

他們心中不爽,但也沒有直接說出來。

「呸呸,真踏馬的噁心!」小玄他們見到張鐵之後,直接就有些反胃了,「這樣的人也能配芊芊姐?等會我一定要將他打爆!」

(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狩獵大賽因為張鐵的帶來而開始。

三家都出來了一個帝級強者,在他們的定音之下,三個家族的少年都開始蓄勢待發,氣勢洶洶的準備展現自己。

「老大,我們要怎麼闖進去,這裡外面的結界太可怕了啊!」小玄跟紀羽他們還在另外一邊,看著這個結界都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要想闖進去?就算是來了一個帝級強者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混進去啊,看來是自己想得太簡單了……要進去,對於他們三個人來說,難若登天!

「要不再用七星陣?」

「不行,七星陣依然會引起一些力量的波動,這些強者可不是慕家的那個傻侍衛。」皮皮直接就給否決了。

紀羽也是diǎn了diǎn頭,的確啊……那天試圖進入慕家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若不是慕家來的只是一個侍衛的話,他們就麻煩大了,這一次絕對不能這樣冒險。

三大家族聯合起來舉辦的狩獵,想想都知道那守衛是有多森嚴,哪怕是一隻蒼蠅飛進去都會被弄死吧。

「難道就這樣走人了嗎?說實話我看那個張鐵很不爽,我想進去揍他!」小玄有些不甘心,咬牙切齒。

其實紀羽心中也不爽啊,但看了看周圍,紀羽就沒有一diǎndiǎn的漏洞,要進去,怎樣才能做到呢?

「你們是誰!」

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紀羽他們瞬間便是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小玄直接轉身便朝著那聲音的主人攻去,一手便是掐住了他的喉嚨。

慕曉龍簡直就快哭了,自己不過是想去方便一下,見到三個有些鬼鬼祟祟的傢伙,心生好奇的上去問問,現在竟然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掐住了脖子,他想大喊,但喊不出來,反抗?看看那個掐住自己脖子的人……聖級修為啊!怎麼打?

不過真奇怪,年輕一輩之中聖級修為的人他只知道有三個啊,第1606章抓住就是一頓暴打張鐵,衛海,還有大長老的孫子慕落寒,這裡怎麼又出現了兩個?

紀羽他們則是驚疑不定的看著眼前的人,這個小孩還真的又嚇了他一跳……剛剛還以為是被守衛發現了,現在看去,怎麼就是一個小孩呢?

「等等、小玄,住手!」很快的,紀羽腦中便想起了一個小孩的影子,他急忙朝著小玄喊道。

其實小玄也反應了過來,這個小孩的身份他也知道是誰了……只見他朝著慕曉龍做出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輕聲道:「曉龍,是我、你記得我嗎?我現在放手,你千萬別大喊大叫的。」

紀羽還有些奇怪,難道小玄認識慕曉龍么?他只是記起來了慕曉龍的身份,慕青的兒子……也就是慕芊芊的弟弟,知道這一diǎn之後他自然是不能再對慕曉龍動手了,要是不小心殺了慕曉龍,芊芊不得恨死自己?

慕曉龍看了一眼小玄,心中還有些驚訝,這傢伙怎麼認識自己的?他看著小玄的臉,不斷的回想著自己曾經接觸過的人,這麼年輕的聖級強者,比張鐵什麼的都要強多了啊!

對了!很快,一個名字就出現在慕曉龍的腦海之中,他忽然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差diǎn沒有手舞腳蹈的。

小玄見慕曉龍已經認出了自己,也就不再擔心,他慢慢的將掐在慕曉龍脖子上的手給放了過來。

「小玄哥哥!真的是你!」結果慕曉龍忽然就是一聲大喊,下得小玄又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小聲diǎn!」

慕曉龍的眼睛眨呀眨的,表示自己知道了,小玄這才放手。

「小玄哥哥,真的是你!」慕曉龍的確就是一個孩子,沒有問太多東西,只是一見到小玄的時候就激動了起來。

小玄笑了笑,非常溫和的摸了摸慕曉龍的小腦袋:「可不就是我嘛,差diǎn被你嚇得半死!」

「對不起啊小玄哥哥……我只是太激動了,嘿嘿、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就能見到你,我真的太高興了!這些年你都上哪去了?」

慕曉龍一來就是一堆想要知道的問題,小玄啊……

在慕曉龍心目之中,真正的天才只有一個,不是張鐵,不是衛海,更不是慕落寒,而是小玄!

張鐵怎麼樣?三十多歲才是聖人中階,衛海也差不多是這樣,比張鐵還要弱一些,至於慕落寒就更加不用說了……

他們成為聖人的時候都三十多歲了,的確,如果跟聖域的其他人比起來,這絕對就是妖孽中的妖孽了,要知道很多人在三十歲的時候也不過是魂級強者到皇者之間,他們三個有聖人級別修為,已經完全是逆天了,只是跟小玄比起來還差很多。

他還記得自己最後一次見小玄的時候是八年前,那時他剛滿兩歲(修士小孩,滿兩歲就已經跟普通少年沒什麼區別了),而小玄哥哥是十二歲左右,但卻已經有了王者巔峰的修為,在整個聖域都是絕對的天才!就連張鐵他們,在十二歲的時候也不過是一個普通戰將而已,跟小玄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的。

如果我只想愛你 只是後來小玄消失了的緣故,這才讓張鐵跟衛海兩個人慢慢的崛起了,三十歲的聖人?慕曉龍可從來都沒有崇拜過,要是小玄哥哥還在這裡的話,根本就輪不到他們兩個說話。

原本以為已經很難再見到小玄了,沒想到竟然現在就忽然見到了,慕曉龍心中自然是激動無比的。

「嘿嘿,沒想到你還這麼有名,真不愧是天才啊!」紀羽看了一眼小玄,嘿嘿一笑,還讓小玄的臉難得一見的紅了起來。

「你就是紀羽姐夫吧!」這時,慕曉龍又興奮的看向紀羽,差diǎn沒讓紀羽一口老血噴出來。

「額……」他摸了摸鼻子,也沒有反對,「你怎麼知道我的?」

「真的是紀羽姐夫!」慕曉龍一臉興奮的看著紀羽,像是挖到了什麼稀釋珍寶那樣,仔仔細細的打量著,而後又一本正經的說道:「嗯、天賦很好,就是比小玄哥哥弱了一diǎn,不過還是很強大!難怪我姐姐會喜歡你!」

紀羽都快鬱悶死了,這小孩說話的跳躍性怎麼就這麼快呢?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哭笑不得的道:「呵呵,還好,還好……」

小玄跟皮皮在旁邊就一直想笑,只是最後忍住了。

小玄還特地的拍了拍慕曉龍的肩膀,道:「曉龍,我老大可比我厲害多了,他是來自下面的紫天大陸,而且是十五歲才開始修鍊的,現在才六七年的時間,就已經是皇者巔峰了,你說跟我比起來,誰比較厲害?」

小玄一向都是心高氣傲的主,不過紀羽的確讓他佩服,十五歲開始修鍊,憑藉努力跟機遇一直成長到現在,現在就算他跟紀羽交手,也不得不認真對待,他可是看著紀羽由弱到強的,所以更能明白紀羽的這種妖孽。

慕曉龍聽得更是嘴巴大張,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從何說出口,最後只有結結巴巴的道:「真、真……真的嗎!姐夫、你、你真的這麼牛嗎?」

「啪!」小玄直接大巴掌拍了拍慕曉龍的腦袋:「你小子還以為我會騙你不成?」

「沒、沒,我只是覺得姐夫實在是太牛逼了!簡直就甩了小玄哥哥幾條街啊,難怪我姐會看上你……」慕曉龍滿眼小星星的看著紀羽,心中可謂是興奮到了極diǎn,他自然不會懷疑小玄的話,而且從姐姐口中他也聽說過這個妖孽的姐夫,現在真的看到了,他心中就不由一陣驕傲。

張鐵?衛海?就這diǎn能耐也敢成為是天才?跟姐夫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啊!

小玄臉上無數條黑線,這小子說變就變,啥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

「好了好了,曉龍,你還呆在這裡,等會大賽都要開始了,你要遲到了!」紀羽笑著安撫了一下小玄,而後又朝著慕曉龍說道。

說起這個,慕曉龍便是一陣沮喪,他揮了揮手:「那個什麼大賽,不去就不去了,真的沒意思!」

「哦?怎麼你不想出出風頭了?」

「出什麼風頭呀?我們慕家最近都沒有能帶隊的人!那個慕落寒他就一心要捧張鐵,不思進取!好像就希望張鐵奪冠,然後去娶我姐,我才不想去呢!」慕曉龍哼了一聲,堅決不去。

紀羽跟小玄相視對望了一眼,笑了笑,這小子是在耍小脾氣啊!

「難道這一次的冠軍已經被內定了嗎?」紀羽不由問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張鐵的面子未免也太大了一diǎn吧?

慕曉龍diǎn了diǎn頭,而後又搖了搖頭:「是不是內定我也不大清楚,不過現在大家都這麼傳了,張鐵一定會拿到冠軍的,就算是衛家的那個衛海也沒有這麼大的呼聲,那個衛海真是沒用!前幾年還能拿到冠軍的,竟然現在就被張鐵壓下去了!哼哼!」

總裁大人哪裏逃 看著慕曉龍這有diǎn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紀羽他們就有種想要笑的衝動。

紀羽想了想之後,還是勸了一聲:「去吧,這對你還是有一定的好處的。」

「姐夫!難道你也要我幫別人去娶我姐嗎?」慕曉龍看了一眼紀羽,而後認真說道。

紀羽一時語塞,是啊……自己這麼做,豈不是變相的幫助張鐵?踏馬的,絕對不行啊!

「你們的計劃是什麼?」紀羽趕緊問道。

慕曉龍想了想,之後便道:「慕落寒說了,等大賽開始之後我們就儘可能的去狩獵魔獸,然後將得到的積分全部都送給張鐵,幫助張鐵奪取第一!這樣的話,衛海又怎麼贏呀?」

「難道不能搶?」

「能呀,不過有張鐵盯著,誰又敢搶呀?這一次張鐵恐怕是贏定了,我也不想去看,姐夫,你就別逼我了!」慕曉龍一臉沮喪的說道。

他對張鐵很不感冒,尤其是張鐵太狂了,簡直就將他們這些年輕一輩全都鄙視了一遍。

紀羽沉吟片刻,的確……如果是這樣的話,張鐵是贏定了。

「你們慕家,支持張鐵的有幾個?」想到這裡,他不禁問道。

「都是慕落寒一脈的,跟著大長老的,我爹這一脈的人比較少,不過他們都是不支持張鐵的,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都經常說,張鐵是狼子野心,可惜慕落寒他們根本就聽不下去!還嘲笑我們,說我們是嫉妒心旺盛!」慕曉龍憤憤不平的揮了揮拳頭:「哼!就一個張鐵怎麼值得我嫉妒的,天賦跟姐夫還有小玄哥哥比起來簡直就是弱爆了!」

紀羽也就笑了笑,似乎在想著什麼東西……

片刻之後,他才忽然說道:「曉龍,你想不想破壞他們的計劃?讓那個張鐵偷雞不成蝕把米?」

「什麼?真的可以嗎!」小玄臉色一驚,有些激動的看著紀羽。

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不介意這樣做的,而且其他的幾個兄弟肯定也支持自己!

但是一想到張鐵的天賦,現在又有誰能阻止他呢?這樣,似乎只是空想而已啊!

「紀羽,你就別逗我開心了,現在沒有人能阻止張鐵了。」他直接將心中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是啊,就連衛海都阻止不了了,還有誰能阻止。

紀羽跟小玄相視一笑:「不是還有我們么?」

「你們?」慕曉龍恩了一下,而後有些吃驚的跳了起來,看著紀羽他們:「你們?姐夫,難道你們想要參加這次的狩獵?」

「難道不可以嗎?」紀羽心中還有些忐忑,畢竟這是三大家族之間的大賽,他就這樣參加了的確好像會有些不對……

然而慕曉龍卻一直搖頭,臉色一片紅潤:「對!怎麼不對!這簡直是太好了!哈哈……姐夫,你們真的參加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三個都參加!」紀羽笑道。

慕曉龍看了看,三個人,紀羽姐夫,小玄哥哥,還有一個應該就是皮皮哥哥了……姐姐曾經說過一diǎndiǎn。

更讓他欣喜的是,除了姐夫之外,小玄跟皮皮的修為都是聖人,而且已經到達了聖人初階的dǐng峰了,每個人都有不弱於衛海的實力……

若是這樣聯起手來的話,或許還真的能跟張鐵一爭啊!

「好啊,那太好了!」慕曉龍興奮了。(未完待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大賽都要開始了,慕曉龍那傢伙去哪了?」

慕落寒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陽,而後又朝著慕曉龍離開的方向望去。

他倒是不擔心會有人暗中偷襲慕曉龍,畢竟這是三大家族的一次活動,若是有誰那麼不長眼去偷襲三大家族的子弟,那就真的是典型的無腦了,更何況……其實在他心裡,慕曉龍也許真的消失了才是最好的。

想到這裡,慕落寒嘴角有一絲冷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