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我是神靈,不殺生。」

茶多魚:「借刀殺人就不沾因果嗎?好天真!」

山鬼:「那跟我沒關係。」

茶多魚:「跟鬼有關係。」

山鬼:「我們商量一下,你是鬼神,你肯定需要鬼氣修行,我可以分你一部分。」

茶多魚:「笑話,又不是你自己的東西,你怎麼分?」

茶多魚話音剛落,山鬼一爪子就拽過來一隻野鬼,鬼氣瞬間開始朝她身上涌動:「你說是不是我的東西。」

經年情深:總裁非你不可 山鬼繼續說:「你如果不願意也無所謂,最多我吸收的速度慢一點,就當給自己增加難度了。」

茶多魚喘了幾口氣,急速的追擊讓她有些力不從心,一轉身,瞪著身後的野鬼跟病入膏肓的村民:「還等什麼呢?看熱鬧呢?快跑啊!想被吃掉嗎?」

你想要鬼氣。

野鬼全跑掉你就沒辦法了。

然而,事實哪有那麼簡單,一層淡淡的灰色薄膜早就覆蓋了整座衛生院。

幾百雙可憐兮兮的眼睛看著茶多魚,那意思是:「我們也想跑啊,跑不出去啊!」

茶多魚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村民兄弟啊,你們還真是夠淳樸,跑不出去不早說,乾等著啊!如果我被打敗了,那可就雞飛蛋打了。」

身形再次提速,符咒不要錢一般砸向山鬼,鬼劍止爭卻尋著一絲縫隙,悄悄劃破長空直接在門口位置刺出一道門。

阻隔消失。

百鬼迅速潛逃。

讓茶多魚很驚訝的是,大多數鬼都會背著病入膏肓的村民,看來應該是自己家的親人。有的白髮鬼背著黑髮人,有的白髮人牽著黑髮鬼。

大山裡的村民淳樸善良。

大山裡的村鬼一樣天真爛漫啊。

烏泱泱一大群身影朝外面擠過去,山鬼的臉色終於大變:「找死。」

茶多魚賤兮兮的說:「來,相互傷害啊,誰慫誰是王八蛋。」

就在這時。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剛剛跑出去的野鬼,分分鐘又跑了回來,前後最多一分鐘。

更奇怪的是,在這些跑回來的野鬼跟村民身後,竟然還有翟龍林鄒郁他們幾個人,所有人的臉色都是慘白如雪,彷彿受了驚嚇。 你呀,你別再關心靈魂了,那是菩薩的事。你所能做的,是些小事情,諸如熱愛時間,思念父母,靜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樣清白。

可鬼是鬼,神是神,鬼神是鬼神,不一樣啊。

……

因為有恐。

所以有懼。

逃跑又返回,如果不是有大恐懼,誰會往槍口上撞!很顯然這些跑回來的人遇到了比山鬼更恐怖的存在,大家可能想著,這裡有茶多魚在,會更安全一些。

短短一分鐘,跑出去的野鬼,明顯就少了許多,肉眼看上去,大約少了十分之一。

茶多魚跟山鬼依然在你追我趕的相互傷害,村民、野鬼、林鄒郁他們,全部跑到衛生院的裡面,門口位置瞬間空空蕩蕩。

然後。

一陣風吹過。

門口走進來七個全身白衣白斗篷的『人』,每個『人』手裡握著一把古怪的鐮刀,有大有小,臉頰上覆蓋著一層類似水銀的面具,看不清模樣。

這些『白斗篷』身上沒有人的味道,也沒有鬼的味道,氣勢冷冽,如果仔細看不難發現,他們的身子竟然微微懸於空中,離地五厘米。

林鄒郁一行朝山下逃跑時就是遇到了他們,看模樣就知道不好惹,趕緊往回跑。很慶幸,這些『白斗篷』並沒有放開速度追擊,然而當那些村民化身的野鬼湧出去時,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七個人,七張水銀面具,七把死神鐮刀,刀刀切割野鬼的身體。而這些『白斗篷』並不像茶多魚,還需要顧及超度,他們只是很冷靜的擊殺野鬼,不求抓捕,只求讓這些野鬼魂飛魄散。

茶多魚看著門口,一臉厭惡。

山鬼看著門口,臉色蒼白。

這些『白斗篷』最正統的稱呼應該是菩薩,此菩薩非神話中的菩薩,跟茶多魚是鬼神一樣,只是一個職業或者可以說是職務,來自地府的職務。不同的是,鬼神是人間之人,菩薩是地府之兵,兩者都以斬鬼除靈為己任。

你可以理解為,菩薩是正規軍,鬼神是志願者。

鬼神的理念是超度,菩薩的理念是凈化,只要不按照規矩、不按照時間入地府的鬼怪。全部都應該被凈化,凈化就是擊殺,讓你魂飛魄散。

對於菩薩來說,斬鬼沒有商量的餘地,也無需問原由:「你是鬼,你滯留人間,那你就是犯了錯,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天道至理。」

所以,那些由村民化身的野鬼,出了門口剛剛遇到菩薩,直接就被凈化了十分之一。

茶多魚看看躲到最裡面的野鬼,又看看走進來的七個菩薩,大聲喊道:「他們只是被欺騙的孤魂野鬼,他們並沒有傷害活人。你們等一下,我可以去超度他們,今晚就入輪迴,絕不滯留人間。」

茶多魚知道菩薩的行事作風,這時候哪裡還顧得上山鬼,直接衝到門口,擋在七個菩薩前面:「他們生前全都是非常淳樸的村民,一生沒有行惡,他們有資格入輪迴的。」

強忍著噁心,茶多魚開始苦口婆心的勸說,說的口乾舌燥。

然而無動於衷。

菩薩酷到炸。

ㄟ(θ﹏θ)廠

茶多魚看不到這些菩薩的表情,但是她可以想象,一定都在嘲笑自己,一定像是看小丑一樣看著自己。

自己又多管閑事了。

茶多魚很想指著自己的鼻子訓斥一頓:「你丫能不能省點心,別那麼賤兮兮的多管閑事了,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分明就是找揍啊!茶家的家譜上黑紙白字的寫著,不要跟菩薩起衝突,有菩薩在就讓菩薩去決斷鬼怪的命運,不要讓菩薩對咱們鬼神起反感。」

「人家村民化身野鬼,那是人家自己的決定,又不是你蠱惑的,因果不會落到你頭上。沒看到旁邊牛氣哄哄的山鬼連動都不敢動了嗎。」

「你這是妨礙執法。」

「破壞地府秩序。」

心裡是這麼想,但是話從嘴裡說出來卻成了另外一種味道。

螳臂當車!

飛蛾撲火!

雞蛋碰石頭!

背著蘿蔔找擦!

所有這些詞語全都適合用在茶多魚身上,周圍那些渾身顫抖的野鬼見識了菩薩的手段,都是嚇破了鬼膽,瑟瑟發抖。現在茶多魚幫著他們說話,自然是祈禱,祈禱菩薩可以網開一面。

站在最中間的菩薩,終於開口說話,但是只說了兩個字:「閃開。」

語氣很平淡,就像是在驅趕蒼蠅。

「您聽我說,真的沒必要凈化。」茶多魚還想勸說,連稱呼都換成了您,這對於她來說是很少見,因為今天的野鬼實在太多。

幾百名村民化身的野鬼。

全被凈化那就是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他們活著的時候被人欺騙賣血,忍受病魔的折磨,承受生活的痛,就連死了都被玩弄,到現在連入輪迴的機會都要丟掉。

哪有這個道理啊!

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您可以再考慮一下,給我三分鐘,不,一分鐘就足夠了,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茶多魚聲情並茂的懇求。

「閃開,你很煩,真的很煩。」最中間的菩薩語氣中已經有了厭惡,「給你們鬼神留些臉面,別讓地府瞧不起。」

茶多魚還想說話。

胸前突然襲來一股拳風,下意識的抬手抵擋。

砰地一聲!

劇痛傳遍全身,雙臂發麻,身子直接被砸到十米之外。攻擊茶多魚的菩薩站在最邊上,身材非常苗條,拳頭的力量卻重若千斤。

「再廢話,下一拳就打死你。」很好聽的女孩聲音,但是話的內容卻異常冰冷,殺意滿滿。

沒有再搭理茶多魚。

七個菩薩如狼入羊群,鐮刀揮舞,地府之力驟然爆發。幾百隻最低級的野鬼,哪裡經得住這些強者的屠殺。

活著的村民開始祈求哀嚎,甚至想要阻攔,卻連菩薩的身影都捕捉不到。

有些心思活絡的村民開始跪倒在山鬼面前,祈求她做主:「求您去救救我的家人,您不是說我們是一家人嗎?我們都是陰山養大的!只要您出手,以後我們全聽您的,上刀山下火海,兩肋插刀,萬死不辭。」

站在衛生院的中央,山鬼沒有回答這些村民的請求,不是不想回答,是不敢回答,她已經不是陰山的守護之靈,她現在就是一隻墮落的惡鬼。

惡鬼遇上菩薩,哪裡會有什麼好下場。

就算進化成鬼王,面對七個來自地府的菩薩,生還的可能也極其渺茫。

山鬼很清楚,自己是主謀,菩薩不動自己,只是準備留到最後。陰山一次性出現這麼多野鬼,這已經算是菩薩的失職了。 人生要自己選擇,由此產生的責任也全部自己承擔,這才叫活著。

……

屠殺在繼續。

野鬼根本阻擋不了菩薩的凈化,想跑出去都不可能,菩薩不允許誰都走不出這個衛生院。

幾百隻野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驟減。

地上一片狼藉。

在距離山鬼只有幾米的位置,跟茶多魚一起進入陰山的老刑警楚東南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誰都沒在意他,也顧不上在意。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危急時刻連自己都顧不上,哪裡還能顧不得這非親非故的人。

可就是這個算不上疏忽的疏忽,讓場面驟變。

就在菩薩肆無忌憚的屠殺野鬼時,躺在地上的『楚東南』突然猶如一道鬼影般刁鑽至極的靠近山鬼,指尖迅猛無比的點在山鬼的眉心之處,一股冰冷至寒的幽冥之力瞬間吞噬其全身。隨後,楚東南將山鬼往肩膀上一扛,腳尖點地,身形直接飛起,封印衛生院的屏障更是被他一個手刀就切割開來。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切在剎那之間完成。

七個菩薩跟茶多魚全部齊齊朝楚東南望去,心頭狂跳。

茶多魚差點握不住手中的鬼劍:「那股氣息!難,難道是黃泉的羅剎?不可能啊,這陰山裡怎麼會出現羅剎呢!」

tw.95zongcai.com/zc/42314/ 地府守護陰間的安寧,維護三界輪迴的正常運轉,人死了必須入輪迴,不管是野鬼、凶靈或者善靈,如果不按時入輪迴,都會被直接凈化,永世不得超生。

而黃泉,則是陰間反抗地府的最大組織,對抗地府的管制,不希望入輪迴,執拗於天道的不公,希望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凶靈不應該被凈化。從黃泉走出來的統稱為羅剎,他們修的是逆天道,行事準則是接引凶靈下黃泉,對抗地府。

茶家的記載上描述,羅剎大多是黑身、朱發、綠瞳,實力強大,擅使幽冥之力。如果遇上,戰不勝,立即逃,羅剎比凶靈要殘暴的多,是地府深淵黃泉的使者,萬不可被其帶走。

今夜的陰山,不僅引來了菩薩,就連羅剎都來了。

茶多魚不知道這隻羅剎是什麼時候附身楚東南的,但是能夠悄無聲息的隱藏這麼久,最後擄走山鬼,足以說明其實力的強橫。

羅剎與菩薩是死敵。

三界懂修行的全知道。

羅剎在菩薩的眼皮子底下掃操作,換做誰都無法忍受,七個菩薩直接就停下了手裡的動作,都不用溝通,全部風一般朝門外追去。有羅剎出沒,菩薩無論在做什麼事情,都要以擊殺羅剎為先。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

風雲巨變。

山鬼被抓,幾百隻野鬼所剩無幾,連百隻都不到,那些病入膏肓的村民全都嚎啕大哭,那些僥倖沒有被屠殺的野鬼更是無所適從,接下來大家要去哪兒?等死嗎?等著菩薩回來繼續凈化?

不然的話逃跑?

可陰山這麼大,逃到哪裡是安全的呢?菩薩肯定能找到他們!

「你們相信我嗎?」

就在這時,茶多魚忽然開口說話,對著所有野鬼說:「如果你們相信我,那就聽我的,我送你們入輪迴,完成超度。」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停頓了一下,茶多魚繼續說:「被方才那些人擊殺,你們會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讓我超度,你們還有輪迴轉世的機會。不要想著逃跑躲藏,他們有的是辦法把你們揪出來,陰山的鬼太多,已經引起地府的關注了。」

沒有鬼應答。

所有鬼全都膽戰心驚的看著茶多魚,大家已經被騙怕了。

足足十個呼吸,落針有聲。

終於,一個老太太模樣的野鬼慢悠悠的飄過來:「孩子,我相信你,你剛才為我們求情,不顧自己的安危,你沒騙人,我覺得你是真心為我們好,超度我吧。」

有付出就有回報。

茶多魚二話沒說,現在她必須跟時間賽跑,沒人知道菩薩什麼時候會回來。

一張超度符咒三秒鐘畫完,直接拍在老太太的額頭,淡淡的金光閃過,老太太的身影開始碎裂成星星點點的螢火。

微笑!

????

老太太張了張嘴,發不出任何聲音,她只能竭盡所能的留給鄉親們一個微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