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靈兒一聽這話,知道這第一關算是對付過去了,以後就好辦多了。起身拉著李岩介紹道:「這位是我從白虎城結實的修士,李岩,我被一個壞人追殺,是他和我一起將那個壞人殺死,靈兒才得己逃生。」

又對李岩說道:「這是我的婆婆,以前人稱隱月仙!!可是有十級鍊氣士的修為喲!!也是我們星月谷的第一高手」

李岩聽婉靈兒介紹之後,連忙上前恭身行禮:「晚輩李岩拜見前輩。」

星月仙微微點頭:「好,這一路上多虧了你照顧靈兒這丫頭,要不然還指不定惹出什麼亂子來呢,要是你有什麼需求,儘管說出來,只要能力之內,不會讓你失望的。」

李岩還沒有說話,婉靈兒搶先回道:「婆婆,李岩修習的是玉靈訣,想要找尋中冊的功法,不知道咱們谷中有沒有呀??」

「哦?玉靈訣??這功法雖然上手快,可是想要大成卻是極難呀!!你怎麼會選擇這種功法的??」隱月仙的見識顯然又要比婉靈兒高上不知道多少。

李岩只好老實回答:「這本功法也是在無意之中得到的,既然己經修習了,也不想更換其它。至於能達到什麼程度。。。一切也只能看天意了。」

「恩,好好好,」隱月仙連說了三個好:「你有這樣的心胸和氣魄,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我這裡正好有一本玉靈訣的中冊,既然你需要,就拿去抄錄一份吧。」說完就丟給李岩一本書,

李岩接過一看,正是他需要的玉靈訣中冊。心中大喜,再次道謝:「多謝前輩成全,大恩大德,小子絕不敢忘。日後如有用到的地方,一定全力以赴。絕無二話!!」

「果然有大家風範,這話老身記下了。」看樣子隱月仙對李岩的表現非常滿意,轉過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婉靈兒。婉靈兒心中不由得一緊,一般婆婆這樣看著她的時候,八成不會有好事。

果然,隱月仙開口道:「靈兒呀,你這一路上這麼辛苦,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是,恩,這樣吧,你就去落落塵峰休息三個月吧!!那裡非常的適合你!!」

婉靈兒一下子臉色要多苦有多苦,可憐兮兮的看著隱月仙:「婆婆,我可是你的親孫女呀!!你就忍心讓我在那荒無人煙的地方呆著嗎??」

隱月仙作深思狀:「恩,這樣讓你呆上三個月,是不太好。」

婉靈兒精神一振,還以為有戲呢,誰知道下一句話說完,直接讓婉靈兒拉著李岩狂奔出門。

原來隱月仙在深思了一會,說道:「那麼讓我看看,你在那裡呆上二年,這樣是不是更好一些??」

這要是再不跑,可是真的會被改成二年!!這去落塵峰,只不過是山谷中的一個小土包罷了,也不過百來丈高下。這裡是星月谷門人犯了門規之後被罰思過的地方。這也難怪婉靈兒不願意來了。

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隱月仙並沒有阻止婉靈兒帶著李岩一起上了落塵峰,也沒有叫人給他安排住處。就這樣,二人一直跑到了落塵峰的峰頂,這才停了下來。

這去落塵峰的峰頂也不過幾十丈方圓,有二間小茅草房,算是給思過的弟子休息的地方。到了峰頂,婉靈兒鬆開李岩的手,自己走到一邊坐下:

「唉,這姜還是老的辣呀!!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婆婆那樣的功力呢??談笑間就能把人耍的團團轉,卻又心甘情願,這才是最高境界呀!!!」

這話說的,讓李岩一陣無語,怎麼還有這樣的人??不好好的想著提升修為,只想著如何耍人??這也太過奇葩了吧??這修真界的人全是這樣嗎??如果全都是這樣的話,那他可要真的好好考慮一下了。他可不想修鍊了半天,到最後反而變成了神經不正常!!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邊李岩在那裡胡思亂想,那邊婉靈兒在自言自語了一陣之後,突然傻笑出聲:「嘿嘿,其實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呀!!正好用來閉關,恩,就這麼定了。」說完沖李岩打了個招呼:「喂,李岩,快點過來。」

李岩不知道婉靈兒叫自己幹什麼,他己經將小狼放了出來,畢竟婉靈兒也說了,總在靈獸袋中呆著也不好。抱著小狼走了過來:「幹什麼呀?你不是要在這裡思過的嗎??」

婉靈兒一撇嘴:「切,思什麼過呀!!如果思過就可以真的什麼都改了,那早就成了清靜世界了!!行了,別說這些廢話了,我們二個正好借這個機會把朱紫草服用了,提升修為!!」

李岩沒有想到婉靈兒真的會讓自己也一起服用朱紫草!!雖然他也對這種仙草極為的嚮往,可是卻也不敢造次。既然婉靈兒自己提出來了,那他當然不會拒絕:「姑娘有命,不敢不從呀!!」

婉靈兒不屑的看著他:「行了,別在這酸了!!這本來就是你我共同得到的,怎麼可能不分給你??我這人可是很講義氣的!!」說完二人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盤膝坐好。婉靈兒取出朱紫仙草,將根部去掉,上面的部分從正中分開,遞給李岩一半,

「快點服下,時間一久,功效就會減弱!!」說完也不再管他,自己將手中的半株服下,打坐調息。

李岩也不敢怠慢,將手中半株服下,取出那本玉靈訣中冊,憾事記熟之後,也開始打坐調息。漸漸的藥力行開,二人都進入了物我兩忘的空明之境。這時,一直趴在李岩身邊的小狼動了,跌跌撞撞的來到被婉靈兒扔有一邊的朱紫草根的前面,一口將它吞了下去,又搖搖晃晃的回到原來的位置,安靜的趴了下來。

這一打坐,婉靈兒用了七天的時間才幽幽醒來。感覺自己混身上下輕鬆無比,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突破到了鍊氣士五級!!這可是不得了的成就了,要是按她的性格,沒有三五年,想都不要想。

對自己的進步非常滿意,再看向李岩,卻是一點蘇醒的跡象也沒有。就連他旁邊的小狼都是一樣進入到了沉睡狀態。這讓她非常的不滿:「這還真的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靈獸,一對怪胎!!」

左右無事,只好再次打坐修鍊,起碼這樣時間還能過的快一些。就這樣時不時的看看李岩的情況,一直到了第十五天的頭上,婉靈兒有點要瘋掉的時候,李岩這才幽幽醒來,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唉,真舒服呀!!!」

彷彿受到了他的感染,一邊的小狼也醒了過來,抖了抖身子,一下就跳到了李岩的懷裡,可比半月前歡實多了。婉靈兒一下就竄到了他的近前:「你這個怪胎,竟然一下打坐這麼久,實力到了什麼程度了??告訴你,我現在可是一個五級鍊氣士了!!」

看婉靈兒那得意的樣子,李岩笑著拱手道賀:「恭喜恭喜!!那己經算是高手了!!!厲害呀!!」

總裁真霸道 「那是自然!!要不然怎麼敢帶著你闖蕩江湖??」婉靈兒十分臭屁的問道:「你呢??有沒有突破??」

李岩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再結合玉靈訣中冊中的記載,有些不確定的答道:「這個,如果這本玉靈訣是真的話,那麼我現在應該達到了六級鍊氣士的水平了。」

「什麼!!」婉靈兒彷彿被踩了尾巴的貓一個,聲音拉的老長:「怎麼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這種仙草雖然功效顯著,可也絕對沒有讓你直接突破六級鍊氣士的可能呀!!!」

李岩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達到六級鍊氣士這個確實是實找實的。」

「好吧,我被你打敗了。。。」婉靈兒一直被認為是星月谷的天才,這也是為什麼她屢犯門規,還能安然無恙的原因。可是和李岩一比,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老天拋棄的可憐孩子!!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還是安心做好自己就行了。

「這才過了半月時間,我們還要在這裡呆上二個半月,日子太難熬了!!」

小狼既然醒了,那麼就一定要吃東西的,畢竟它現在還處於幼年期。李岩左右打量,發現在茅屋前面的一個石桌上有一個食盒,想必是每天都有人來給他們送飯。過去打開,四菜一湯,米飯一盆,這也算是不錯的伙食了。

叫過婉靈兒,二人隨便的吃了一點,最後全都讓小狼吃了。令人驚奇的是,這麼多飯菜吃下去,它的小肚子也只是微微發脹,真不知道那麼多的東西都裝到哪裡去了。

兩人在一起聊了會天,又有打雜弟子上來送飯,婉靈讓他一天送二十斤上好的生肉上來,以她星月谷大小姐的身份,誰敢不聽??不一會就專門給她送了一次肉上來。果然小狼在看到新鮮牛肉之後是又蹦又跳的,咬著那邊不知道比它大上多少的肉塊,再也不鬆口了。

既然小狼的伙食解決了,那麼他們二人就全心的投入到了修鍊之中。這種爆漲的實力,雖然在表面上看是非常顯眼,但是現在的二人還不能完全的使用這些力量,還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還有二個來月的時間,足夠了!!

就這麼,二人心無旁騖的修鍊到了最後一天,當李岩收功起身的時候,一低頭看到趴在自己身前的一個毛茸茸的東西,被嚇了一跳,仔細一看,到是能看到幾分小狼的影子。試探的摸了摸它的頭,輕聲叫道:「小狼??」

正在熟睡的小狼聽到他的呼喚,猛的抬頭,看到李岩己經醒來,高興的一下撲到他的懷中,又捉又撓,又啃又舔的。弄了李岩一臉的口水。這麼個親熱法可實在是讓李岩吃不消,連忙將它高高的托起:「好了好了,你要是再舔我就要被你的口水淹死了!!」

過了一會,看小狼安靜一些了,這才把它放了下來,輕輕的撫著它的皮毛:「這才二個多月呀,你怎麼長的這麼大了??要不是還有一點聯繫,我都不敢認你了喲!!」

小狼似乎可以聽懂他說的話了,只不過還不能表白,在那裡嗚嗚真叫。這時婉靈兒也被吵醒了,看到小狼的模樣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好在她本身就有成為女漢子的潛質,很快就適應了過來。

「這可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這才三個多月嗎??都快有一頭小牛大小了!!哈哈,你這下可是撿到寶了喲!!」

李岩討好的說道:「這不還是在大小姐的英明領導之下才有了這樣的奇遇嗎?如果不是遇到大小姐,在下恐怕還在白虎城中亂轉呢吧?」

這話半真半假,卻也是由心而發,如果不是遇上婉靈兒,那麼絕對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修為和奇遇!!那他的命運就會是另外一個軌跡!!就是因為遇到了一個人,這才發生了許多事,從而改變了整個世界!!

婉靈兒有些怪異的看著李岩:「今天嘴巴怎麼這麼甜了??有點不太適應喲!!你不會又有什麼事要算計我吧??」

李岩無奈的道:「我算計你??可能嗎??恐怕咱們二個在一起,只有你算計我的份吧??」

惡魔總裁惹上身 婉靈兒歪著小腦袋想了一會,這才認真的點了點頭:「恩,好像還真的是你說的這樣子,唉,高手寂寞呀!!」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李岩有些受不了她了:「拜託,你可不可以不這麼自戀呀??可能也就你自己認為自己是高手吧!!」

「嘿嘿。好了好了,和你開玩笑的了!!今天我們就可以自由了!!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玩玩!!」婉靈兒到是不在乎李岩怎麼說她,好像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樣。

「你難道就不用去婆婆那裡請個安嗎??」李岩是真懷疑她是天生心這麼大,還是實在沒心沒肺了。

婉靈兒有些不耐煩了:「我說你這人煩不煩呀??好不容易心情好,想帶你出去轉轉,怎麼這麼羅嗦??給個痛快話,去還是不去?你要是不去那我自己去了!!」

李岩沒有辦法,在這裡他除了婉靈兒誰也不認識,不和她走又能怎麼辦??:「好吧,我和你去就是了。唉,這算不算是上了賊船了??」

婉靈兒拉著他就往山下跑,沒辦法,在星月谷中是不允許用飛劍的。否則不論是誰,一律格殺!!哪怕是婉靈兒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這一條也是不敢犯的。

李岩被她拉的身不由己,沒好氣的問道:「至於這麼急嗎??到底要去哪裡你總要給我一個交代吧??」

婉靈兒邊跑邊答道:「喔,今天是疊鳳天一年一度的桃花節,那裡原桃花天下一絕呀!!我每年都會去那裡看的,今年是你運氣好,讓你見識一下這桃花奇景。」

二人出了山門之後,婉靈兒這才取出銀葉帶著李岩一路狂奔,飛了二個時辰,前面出現一座連綿山脈,漫山遍野的全是桃花。如果單看一株可能沒有什麼感覺,可是這一眼望去全是桃花就非常的壯觀了!!

儘管李岩並不是非常喜歡桃花,不過也被這種奇景吸收了,婉靈兒收了銀葉,和李岩並肩而行,到也樂在其中。誰知道,這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這好不容易出來遊玩一次,麻煩又自動的找上門來了。

「喲,這不是星月谷的大小姐嗎??怎麼這麼有雅興也來又疊鳳山看桃花呀??」聲音輕浮還帶著一絲傲慢,二人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一衣白衫的表年男子,明明一臉的陰邪之氣,卻還帶著一個書生方由冒充斯文。

婉靈兒一看這人不由得暗自皺眉,李岩輕聲問道:「這傢伙是誰?你和他認識嗎??」

婉靈兒的眼中帶著一絲厭惡之色:「他是流雲宗的少宗主,我們也是在上一次的論道大會上見過一次,叫什麼我到是記不清了。這傢伙為人輕浮,專喜取花問柳。不過實力到是不俗,應該有鍊氣九級的實力!!」

「流雲宗,比你們星月谷強嗎?」李岩現在對於這些還是一點也不了解。

「強!!他們宗內最少有二位鍊氣十級的高手!!我們星月宗只有一位,光這一點,就比我們強上不少!」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一個高端輸出的能量,足以抵的上半個宗派了。

李岩點頭表示明白了,「那我們怎麼辦??」

「能走就走,要是實在走不了。。。就只能認命了!!」看來這次婉靈兒也是沒有把握了,畢竟雙方的差距太大。決定之後,二人腳下加勁,可是還是無法甩開後面那個流雲宗的少宗主,

李岩知道情況不妙了,一把將婉靈兒拉住,:「不行,我們要是這麼下去,最先垮的肯定是我們!!與其這樣,還不如拼上一拼,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婉靈兒也是冰雪聰明,李岩一說她就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了,二話不說就擺開了架式。沒等流雲宗的少宗主開口呢,李岩和婉靈兒就雙雙先攻了出去!!可實力太過懸殊被人家一人一掌就能劈了回來,

眼看就是凶多吉少,又是李岩手中的法尺自動飛出,狠狠的向流雲宗少宗主砸了下去。在他大意之下,這一尺竟然將他整個人砸的沉入地面!!這樣的機會再不逃更待何時??收回法尺,婉靈兒吞了一把丹藥,帶著李岩二人疾飛而去。

足足飛了一個多時辰,在婉靈兒靈力不濟之時,才一頭扎了下去,打了一個山洞,動作飛快的布下了隱藏法陣,二人一起收斂氣息,不敢大意,足足過了一天,沒有什麼異樣,這才鬆了一口氣。

李岩看著婉靈兒,苦笑道:「我發現你還真的是夠能招惹吾輩的了,怎麼到哪都不能讓人省心呢??」

婉靈兒現在也夠慘的了,本來就受了內傷,又一路狂奔,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也沒有力氣和他鬥嘴了;「一時半會應該還算是安全,快點恢復傷勢吧!!星月谷是不能回了,現在不知道多少人在那裡等著我們上鉤呢!!」

李岩本想再說她幾句,不過看她的情況實在是不好,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吞下婉靈兒給他怕丹藥,開始調息療傷。暗運體內靈力,發現雖然受傷極重,可是卻反而激發了身體的潛力,他隱隱有一種預感,這次出關,他的修為一定可以再上一個層次!!

將小狼放了出來,雖然現在它還並沒有長大,可是這會有一個完好無損的生力軍出現,總會給二人心理上多了一些安慰。再次入定,進入深層修鍊狀態。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一直到第四天頭上,李岩才從深層閉關的境界中退了出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情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竟然一舉達到了鍊氣八級的實力!!這一發現不由得讓他欣喜若狂。

沒過多久,婉靈兒也醒了過來,不過她的體質要比李岩差上不少,而且傷的也重,並沒有完全恢復,好在正常行動卻也沒有什麼影響了。

現在的小狼感覺又比以前大了一圈,一身暗灰色的毛髮毫不起眼,如果它靜靜的呆在一個角落裡,不注意根本就發現不了。。。甚至連它的氣息都非常的淡。這讓李岩對小狼以後的成就更加的期待了,

一邊逗弄著小狼,一邊盾向婉靈兒:「怎麼樣?傷勢還沒有好轉嗎??」

婉靈兒的神情有些憔悴:「哪有那麼容易好的。你以為鍊氣九級高手的一擊是開玩笑的嗎??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的**!!」這話也是看出了婉靈兒的忌妒。她發現自己自從認識李岩之後,自信心一點點的被摧殘的所剩無幾了!!

李岩有些無辜的說道:「這個也能怪到我的頭上??回星月谷是你帶我去的,來這裡也是你拉著我來的。。。怎麼現在出事了全都推到我的頭上了??我看是你今年流年不利,狂太歲吧!」

這話可把婉靈兒能激怒了,如同小獅子一樣沖著他怒吼道:「你怎麼能這樣??不管怎麼說你也是大男人吧??就這麼看我一介女流被人欺負,卻還在邊上說風涼話!!你也不覺的心中有愧嗎??」

「呃。。。我為什麼要感覺心中有愧??」李岩越來越看不懂她了,這事本來就和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完全是被無辜捲起來的。怎麼還被扣上這麼一個罪名?他上哪去說理去??

婉靈兒完全被他氣瘋了,也不顧自己的傷勢了,衝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腳踢。因為怕傷到她,李岩又不敢發力阻擋,只能白白的挨了一通打。到最後看婉靈兒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李岩也怒了,

「夠了吧??你要任性到什麼時候??就不能學的成熟一點嗎?什麼事都要按你的安排去作?所有人都要聽你的指揮?你真以為自己是神仙了??醒醒吧!!離了星月谷,你什麼也不是!!」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話說了這麼多,李岩也有些生氣,看到婉靈兒的傷勢還沒有好利索,於是起身向外行去:「你的傷勢還沒有好,這天出去太過危險。他們對我並不熟悉。我先到外面去看一下情況什麼樣了,要是沒事,還是儘快離開此地的好。」

「等一下!」婉靈兒叫住了他,隨後取出一把飛劍和一本書丟給了他,「

你好好去學習一下御劍術,我可不想下一次還是讓我帶著你飛!!這把劍叫碧霞劍,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不過我己經有了銀葉,這個就不適合我了,你先拿去用吧。」

說完就不再搭理李岩,自己閉目調息療傷了。李岩接過御劍術和碧霞劍,有心想道謝,可一看婉靈兒的架勢就知道還在生自己的氣。何必自討沒趣呢?想到這繼續往外走。

出了山洞,李岩取出御劍術一看,並沒有多難,就是如何行氣,御劍發力的過程。不過盞茶的時間就己經完全掌握了。「唉,這有門派和散修的差距太大了。如果不是遇上婉靈兒,不知道何時才能得到御劍術?」

心中感慨萬分,也不疾奔也不御劍,就那麼慢幽幽的又往疊鳳山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溫習著剛才學到的御劍術,揣摩其中的玄妙之外。李岩現在有玉佩隱藏修為,絕對是扮豬吃老虎,拍黑磚打悶棍的無上神器。又學會了御劍術,他甚至在想,是不是老天一心想讓自己,往這一方面發展呢?

行了不到一半的路途,聽見到右邊傳來打鬥之聲,好奇心起,就那麼搖頭晃腦的晃了過去。只見一個青衣老者和一個中年秀士當空而立。李岩雖然很小心了,可還是一進入到他們百丈之內就被發現了,不過看到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書獃子,都沒有理會。

畢竟現在都知道疊鳳山上桃花開,有不少所謂的文人才子前來吟詩作對,也有不少淑女名嬡前來遊玩,到也經常傳出一見鍾情,兩情相悅的故事。而且現在二人正是較勁的關頭,誰也不願意多浪費一分力氣。

要知道,同等境界修為之人,哪怕是只差一點點都有可能改變整個局面!!二人都沒有再看李岩哪怕一眼,只不過是一個凡人,不管是誰最後勝出,他都沒有活命之理!!李岩也察覺到了其中的關鍵,不由得暗中慶幸自己沒有一時衝動暴露自己。

青衣老者開口道:「梁玉峰!!我一直當你是至交好友!!沒想到你竟然盜我符寶!!識相的快點交出來,老夫可以饒你不死!!如若不然,可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

梁玉峰冷笑一聲:「王真,你嚇唬誰呢??咱們二個都是鍊氣十二層,半斤對八兩,如果你符寶在手,可能還要稍勝一籌,現在你還有什麼資本和我叫囂??我梁玉峰也不是被嚇大的!!」

王真這個氣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這件符寶,一時高興,拿出來顯擺一下,誰知道這平時最好的朋友竟然說拿來看一下,這一看就不還了!!還說這原來就是他的!!就算是這符寶不要了,這口氣也不能就這麼咽了!!

「梁玉峰!!你別敬酒不吃吃罰灑!!同是鍊氣十二層又怎麼樣??我可是比你早到了十多年!!!這十多年的積累,就夠你受的!!」王真也不想真的動手,畢竟二人實力太過相當,誰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梁玉峰如何不知他的心思,「呵呵,行了,你也別在這倚老賣老了。別管這符寶之前是誰的,現在在我的手中那就是我的!!沒有閑工夫和你在這胡扯,告辭了!!」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這可把王真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腦袋一熱,祭出自己的飛劍,「好你個梁玉峰,如果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也不知道你王真爺爺有多大本事!!看招!!青木刺!!」

王真修習的是木靈功,飛劍之上閃現淡淡的青光,向著梁玉峰破空刺去。沒有想到王真還真的敢動手,梁玉峰也怒了,也亮出自己的飛劍,

「王真老兒!!梁某本不願意與你糾纏,可是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非要闖進來呀!!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水雲卷!!」

梁玉峰的水風卷,和王真的青木刺在空中相遇,轟轟的聲響不斷。按說一般的打鬥比試,一遇到相持的情況,都會退後再來。可這王真是真動了肝火,根本就不退,反而加大了靈氣的輸出。

那邊梁玉峰本來以為王真只不過是作個樣子,找個台階,意思一下就罷了。可是一看這情況不對呀!怎麼不退反進,壓力越來越大了??這會他就是想要抽身後退都不可能了,只要他敢一撤靈力,那王真的青術刺就有可能真的將自己刺成篩子!!

無奈之下,只好也加大了靈力的輸出,破口大罵道:「王真,你這個瘋子!!你想幹什麼??你要是再不收力,今天我們二人都好不了!!你不想活了??」

王真陰狠一笑,手上加力:「嘿嘿,老夫早就不想活了!!這麼多年早就活夠了!!既然你敢打老夫的主意,那麼你就要作好付出代價的覺悟!!現在後悔了??晚了!!」

感覺到越來越大的壓力,估計這王真是將自己全身的靈力全都注入了青木刺之中,梁玉峰只能一邊奮力抵抗,一邊放緩聲音:「老哥,這是何必呢?我們兄弟這麼多年的交情,不能因為一件俗物就弄的生死相見呀!!你看我們就此作罷,另換個地方坐下來好好商量如何??」

王真怒極反笑:「梁玉峰呀梁玉峰,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收起你那一套鬼把戲吧!!今天你要是不把符寶還給我,那麼咱們誰都別想好!!」

梁玉峰一看這是怎麼說也不行呀,也慢慢的拉下了臉色:「老匹夫!!和你好說好商量,你還真當我怕了你不成!!既然你想說狠的,我就陪你!!我看咱們二個到底誰先死!!!」

說完手訣一動,接連三口精血噴在飛劍之上,一時間水雲卷聲勢大盛,向王真的頭前強壓過去。

王真臉色一變,沒想到這梁玉峰真的下了死手,不敢怠慢,也是一口精血噴在飛劍之上,青木刺被壓抑的劍身這才慢慢好轉,可也只是勉強堅持。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王真年老體衰,體內精血早就不足。能噴出一口,都不知道要休養多久呢。相反梁玉峰正當壯年,如何地在氣勢上輸給他??只是這三口精血就己經讓他佔盡上風。雖然同為鍊氣十二級,可這差距還是真實存在的。

王真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可是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之前的狠話也是自己先放下了,這會再說算了??梁玉峰也不會幹呀!!之前可能還會因為得了自己一個符寶,有些愧疚,現在有了滅掉自己的機會和借口,他還會留手嗎??

王真自問如果換了自己的話,也是絕對不會留手。今天這個局面註定就是不死不休!!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了,壓下心中的悔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對敵。

這場面讓在下面觀看的李岩心驚不己,這就是鍊氣期十二級的修士呀!!真是厲害!!估計伸出一個小指頭就能把自己給滅了。這次真的沒白出來,長了不少見識。能提前見到高等級修士鬥法,對於後面的修為提升是很有幫助的,這樣的機會當然不會錯過。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就在此時,王真己經支持不住了,隨著一聲轟響,水雲卷如同一條蛟龍般的重重的擊中了王真。這全力一擊,哪怕是王真在完好無損的情況下都不一定接的下。更何況現在靈力將盡,氣息混亂?

只一擊,就將王真打落塵埃,面如淡金,出氣多進氣少,眼看就是活不成了!!梁玉峰雖然也接近油盡燈枯了,可比起王真卻要好上許多。落下身形,慢慢的向王真走去:

「嘿嘿,王真呀王真,本來以為取了你的符寶,便饒你一命。可是你自己尋死又怪得誰來??你一個人無牽無掛,死了也好,不知道你這麼多年都收藏了多少好東西呢?我可很是期待呀!!」

王真剛稍微緩過一口氣,被他這麼一說,一激動又吐出一大口淤血,顫抖的指著梁玉峰:「你。。。你這個卑鄙小人!!你一定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梁玉峰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王真呀王真,你別逗我了行不??都這會了你還在嘴硬??好!!我就成全你,讓你見鬼去吧!!」

說完手中飛劍一閃,王真的一顆大好頭顱就衝天而起。見王真己死,梁玉峰得意的走向他的屍體,想要看看還有什麼油水,就在這時,李岩發現梁玉峰身後插著的那把青木刺突然動了!!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劍柄末端突然鑽出一條墨綠色的小蛇,悄悄的弓起了身子,在梁玉峰取了王真的乾坤袋,剛一轉過身來的時候,如利箭一般直取津貼玉峰的咽喉!!

這本來就是王真的殺手鐧,如果梁玉峰正常情況下是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危害的。可是現在他也是剛剛苦戰得勝,體內更是舊力以盡,新力未生,又如何能躲的過這致命一擊?一道墨光閃過,小蛇己經死死的釘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梁玉峰到也是個狠角色,本來他拿著自己的和王真的乾坤袋正準備倒弄東西,在這一瞬間,將手中的乾坤袋一丟,死死的捏住小蛇的七寸,一捏一捋,那條小蛇就再也不動了,而梁玉峰也渾身烏黑,不一會就化成了一灘黑水,散發出難聞的氣味。

前後也不過是十息時間,可見這小蛇的毒性有多強。李岩見二人都己經死透了,這才走上前去,小心的將那二個乾坤袋取在手中,根本不敢離那灘黑水太近。這玩意太毒了,招惹不起呀!!

離的遠遠的這才小心查看,裡面有不少的符籙,丹藥,還有一些靈石,最讓他感興趣的就是那個奇特的符寶了,在梁玉峰的乾坤袋中,李岩找到了符寶,只見那符寶上面畫有一個乾坤鏡,

雖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不過依然聽婉靈兒說過,這符寶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符籙可比的!那都是以真實的法寶為根本製成的。雖然沒有法寶威力巨大,可也是相當的不俗。只不過是每一次使用之前都要有時間掐訣念咒,有些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