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有前世記憶,對於這些,他知之甚悉。

凡人世界的如去與釋天之間的爭鬥,三十六諸天之間資源的分配等這些都是按照實力對比進行的。

所以,夏洛奇一眼看透了目前三教爭鬥的本質。

無論是截教也罷,闡教也罷,還是人教,最終是為了確立自己在人間的信仰。

那鴻鈞道人以絕世仙人的身份都沒有免除這份俗心,可想其心境修鍊也未必能高到哪裡去。

這只是夏洛奇的一點點猜測。

畢竟鴻鈞道人的名頭實在太大,三教教主是他的徒弟,實力也的確了得。

重生之總裁夫人超甜噠 夏洛奇可是跟三個人都交過手了,心裡很清楚。

即便是自己最強狀態,解除了封印,而他們三個也不受宇宙規則的壓制,公平的打一場,夏洛奇無疑會被秒殺。

三人都是差一步就登極虛空的人物,而夏洛奇的實際戰力卻連混沌境還沒抵達。

雖然夏洛奇有些奇葩,感悟超強,在精神力、靈力等修為上彎道超車靈光一閃企及了虛空。

可這些吉光片羽又怎麼能與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極其渾厚的大神通相對決呢?

鴻鈞道人在聽到夏洛奇的臨別贈言后,心裡一呆。

「這小傢伙,當真犀利啊!」

再看看眼下三個徒兒,雖然極其喜愛通天教主,但論洞察力,三個人沒一個比得上夏洛奇了。

三個徒弟甚至都不會產生一絲絲對於鴻鈞的質疑之心。

而夏洛奇卻看出來,鴻鈞道人煉製太多的先天靈寶消耗了鴻蒙本源。

這一點,讓鴻鈞內心警醒了。

「難怪鴻蒙本源會出現無限加速擴散的跡象,或許這小傢伙的見識是對的。」

鴻鈞道人心思電轉,當即伸手將太上老君的太極圖與通天教主的萬仙陣圖一把收走。

「好了,以後不要再動法寶的心思。」

「要學學那小傢伙,多在自身修為上提升。」

鴻鈞冷聲超然的說道。

「是,師傅!」

通天教主與太上老君雙雙跪倒在地,聆聽教誨。

等兩人抬起頭來時,鴻鈞虛像早已鴻飛渺然,不見痕迹了。

鴻鈞道人急切的返回鴻蒙本源之地—血靈山紫霄宮,將太極圖與萬仙陣圖焚化歸元。

在先天至寶乾坤鼎的焚化下,兩大法寶的能量全部歸還給了本源之地。

隨即,鴻鈞道人在血靈蓮台上盤膝坐下,靜心感受周邊宇宙的變化。

「嗯?」

「果然向外擴散的速度降低了一絲。」

「哈哈,這小傢伙,真是一員副將。」

「女媧,伏羲,咱們的根源之地有救了。」

當即,鴻鈞給女媧、伏羲發了一條量子加密訊息。

「怎麼了,老祖,什麼事這麼開心?」

女媧坐在七彩石上懶洋洋的梳理長發,盤著碩長的蛇身。

伏羲則半醒半冥,沉浸在宇宙弦音的律動中。

「上次我給你發送的那枚種子的小傢伙一言提醒了我。」

如此這般這般的激動講述,鴻鈞總算說清楚了來龍去脈。

「真是幸事。」

「老祖,看來我們要在三界內收攏所有這些先天靈寶了。」

「必須歸還根源之地。」

「這些能量的損失導致了本源不穩。」

「大擴散之後無疑是大坍塌。」

「這後果我們都扛不住啊!」

「嗯,時不我待,從現在開始,發布宇宙收繳令,三個紀元之內,必須如數歸還先天靈寶。」

「過期不交者格殺勿論。」

鴻鈞道人看似修仙得道,氣度超然,但在可怕的宇宙大災變面前,立刻變得決絕而果敢。

法度森然。

當即,三界內的小廣播開始了不停的宣講。

「請將先天法寶交給各自教門師長,不得有誤。」

鴻鈞眼神一凝,幻化出數以億計的分身,前往三界內各個空間探查。

包括次元空間、異度空間等等。

要知道三界尺度較大較穩定的空間很少,但小時空小確幸非常多。

鴻鈞知道僅憑他自己肯定無法完成這探索。

不良寵婚 女媧與伏羲也加入了進來。

三界內一時間所有的修鍊者都人心慌慌了。

要知道這些法寶對於增強自身實力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

有的法寶是可以增強感悟的,有些法寶是可以提高攻擊力的,有些法寶是可以增強防禦力的。

在修鍊資源相對貧乏的三界,修鍊者之間對法寶的攫取與爭奪無形中促進了生物鏈的演化進階。

現在,得知要歸還法寶,那還不如要了這些修鍊者的性命。

「不還,堅決不還。」

「開什麼玩笑?」

「我可是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這仙源劍,讓我還回去,還不如殺了我。」

……

三界內幾乎所有的修鍊者態度都是如此。

即便是元始天尊也是一樣。

闡教弟子實力較弱,偏重於法寶技能。

比如座下十二金仙,個個手裡都有著厲害之極的法寶。

但鴻鈞老祖的命令,元始天尊怎敢違抗?

受到訓令的第一天就把「三寶玉如意、諸天慶雲、盤古幡」交了回去。

鴻鈞自然大喜,乾坤鼎隨即焚化。

再次感應,嗯,這擴散速度又慢了些。

「哈哈,夏洛奇小傢伙,你可是成了三界的救星啊!」

鴻鈞十分得意,三界根源之地能量一穩,那射電宇宙所在的外系界域的侵入攻擊就會減弱。

因為有無形的胎膜結界守護,射電宇宙具有巨大殺傷力的未知射線就不能輕易的傷及三界本體。

一時間,闡教眾仙嗷嗷亂叫。

什麼太上老君的盤龍扁拐啊、通天的青萍劍啊、十二品創世青蓮啊、太上老君的八卦爐、乾坤圖、太清神符、八景宮燈、羊脂玉凈瓶、幌金繩等等。

還有九龍沉香輦、玉虛琉璃等、太極符印、虛無盒、八寶琉璃瓶、鎮妖塔……

一通收繳。

終於,三界根源之地的擴散速度降低了很多。

鴻鈞道人長噓一口氣。

現在憑藉自己的靜坐與冥想就能控制其擴散速度了。

外界那層胎膜結界終於成形了。

浩茫朦朧的一層光暈籠罩在三界根源之地。

射電宇宙那怪異的射線頓時被擋住。

「哈哈,看你那小樣,我無法破解你的射電本源,你也無法攻擊到我的血靈之地。」

「白忙活了吧?」

鴻鈞朝蓮花瓣上一躺,哼起了河南小曲兒。

「尚公,這仗怎麼打啊?」

「法寶都收繳走了,咱們本體實力可干不過那截教。」

楊戩倒沒作聲,畢竟他的八九玄功十分注重煉體,對上截教眾人,不怕近身肉搏。

可那些虛頭巴腦的依賴法寶的眾將可傻眼了。

尤其是修仙之人,如廣成子、赤精子、燃燈道人等等,法寶被收繳,自己就是一白斬雞。

上陣對敵,除了仙咒還能管點用,其他的拿什麼對戰聞仲截教徒的大力與速度?

火燒西岐后,姜子牙率軍趕到,將夏洛奇的奇兵給逼退。

佳夢關外,聞仲帥兵四處遊走,目的是大軍糧草。

姜子牙納悶,不明白聞仲帶著隊伍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亂竄為什麼。

自己曾派三萬騎兵追擊,卻被聞仲打了一個伏擊。

折損大半,狼狽逃回。

不敢突襲了,又不能率大部隊跟在聞仲屁股後面轉圈。

尷尬之極。

神醫娘子病相公 西岐大地烽煙四起,聞仲這支隊伍帶的是風生水起。

「哈哈,夏洛奇這傢伙的計策果然妙極,以戰養兵,太爽了啊!」

聞仲露出胸部的腱子肉,坦露胸膛,他從來沒打過這麼過癮的仗。

十萬大軍如入無人之境。

西岐各處關城一觸擊潰,進去后裡面糧草充沛。

補給完就走,不給姜子牙圍困的時機。

「聞太師,咱們應該可以班師回朝了。」

夏洛奇降下雲頭,從通天教主的碧游宮中趕回,找到聞仲大軍所在地,見聞仲開心,當即上前說道。

「啊呀,正在興頭上,怎麼就回去了呢?」

「不把西岐姬發與姜子牙的後院給踐踏三遍我不解恨啊!」

「按照估算,帝辛紂王那邊孔宣將軍與張奎將軍應該合兵了。」

「很有可能,此時大軍正在開往朝歌方向。」

「雖然有姜子牙的三萬分身精兵四處襲擾,但應該無能為力了。」

「此時您若晚一步趕到朝歌勤王,只怕這功勞就都成了張奎與孔宣的了。」

「嘿嘿,我才不在乎什麼功名呢。」

「我只要誅殺叛臣逆子,保我商湯天下,功名利祿豈是我等應該考慮的么?」

「太師,那你也不為部下著想么?」

「這些將士跟著你犯難冒險,提著腦袋西出潼關,最後紂王封賞之時,竟沒有孔宣、張奎的勤王之師的功勞多,到那時,只怕你要寒了底下將士的心了。」

「有道理,聽你的,夏洛奇將軍。」

聞仲念頭一轉,心想也對,自己可以不在乎功名利祿,手下將士可都等著封賞呢。

十萬大軍靜悄悄的向東撤退。

半個月就抵達了潼關西門。

姜子牙不在,留守的大將黃天化與蔣英被聞仲與夏洛奇、帕慕克等人擊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