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月瞪著雙眼怒視向那工作人員。

她緩緩走近,捏緊了手,笑容有些詭異。

自己的姐姐居然對一個陌生人露出了那樣的笑顏……

一見鍾情嗎?

不能出現任何的意外,果然還是屍體最安全了。

「對不起了呢,妹妹喜歡的人絕對不能是你!」

他把世界玩壞了 不知何時出現的浮遊炮在充能。

生命危在旦夕,肥宅連忙伸出手:「不,不是,我沒有!」

而這時乾陽也拉住了坤月:「別胡鬧了,姐姐~~」

剛剛一樣軟萌的聲線。

於是乎,地面上又多了一位身子癱軟的人。

肥宅先是掃了眼坤月不屑的哼了一聲。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佬,原來是旗鼓相當的對手!」

在不留痕迹的擦去了鼻血后,他抬起了滿臉春風的了臉,張開雙臂樣子像極了虔誠的信徒。

百合的姐妹啊,現實中居然也有如此良辰美景,原來我一直都身處天堂而不自知嗎?

「嘖,兩個變態。」乾陽面無表情的踢了踢肥宅道:「快帶路吧,我們趕時間。」

「對了,剛剛你們的問題。」

廢宅站起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道:「我不是哦,我畢業於戰爭學院科研系,並非戰鬥系成員。」

滿臉寫著開心。

擁有言聽計從的器(美少女)那個死宅會拒絕呢?

只可惜他沒那方面的天賦,最終為了報效國家也只能選擇科研系了。 衣服的定製並非想所想的那麼,需要複雜的測量以及很久的時間。

只是簡單的站在一個檯子上,任由紅色光芒掃過。

當然這個過程必須是果體。

「放心吧,這些都是由計算機直接控制,我沒辦法進行窺視的。」

某個死宅的保證似乎並沒有表現的那麼可信。

乾陽表示還是使用更為原始的方法來保證吧。

當儀刀被拔出。

某死宅發出了貓咪般的嗚咽聲。

絲毫不懷疑這華麗似玩具的刀能否切開自己的咽喉。

「雖然有些不禮貌,但我們畢竟是新人,相信大哥哥你不會介意的對嘛?」乾陽儘可能用著該死宅喜歡的聲線,在情感插件以及聲音插件的強大功能下,將一個柔弱小妹妹還原的活靈活現。

當然,前提是得忽視脖子上的刀。

一臉愉悅的肥宅君。

乾陽眉頭一挑,自己似乎低估了對方的變態程度,看他澀情的微笑難道是個抖M?

過了一會結束掃描的坤月,通過屋內另一個門回到了乾陽身邊。

「姐姐,到你了。」

坤月相當熟練的操控著充能完畢的浮遊炮指向了肥宅。

乾陽點了點頭轉身走向了換衣間。

相當簡潔的換衣室和平台。

身體的衣服如液體般融入身體后,全果的乾陽踏上了圓形平台。

四周升起的環裝模塊上下快速的移動著。

幾次之後平台的光亮消失了。

這就結束了?不是很確定的乾陽多站了幾秒。

好快的動作。

當確定了已經完成後,乾陽身體表面一陣蕩漾,消失衣服重新出現。

他走下平台,回過頭,饒有興趣的打量起平台的裝置。

這個世界的科技總感覺怪怪的。

從日月港一路來的觀察,再到中央國大陸的表現,如同兩個世界一樣的表現,讓乾陽感到深深的疑惑。

不像是正常該有的,似乎受到了某種外力的影響。

如果說遊戲世界的話,一切似乎都說的通。

不過真的是遊戲嗎?

明明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疼痛。

乾陽看向了自己的雙手,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遊戲——意味著自己此時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強大的力量,寵愛的妹妹。

「朋友一場的份上,完成你的願望,給我一段滿意的人生。」

這是自己那位神靈室友所說。

可神靈那樣的角色真的會為一個凡人而無償幫助?

有時候啊,無知也是種福氣。

重拾起往日那般無所謂的態度,乾陽走出了換衣間。

「都已經測量好了嗎?」

肥宅滿頭大汗的,露出了獻媚的笑臉。

乾陽點了點頭:「還有別的事情嗎,如果沒有我們就回去了,對了領取衣服是什麼時候?」

「不用。」

胖子連連擺手,並在身前操作台上點了幾下。

「嘶」一陣白霧從牆壁漏出,兩輕響牆壁上彈出了兩個衣架。

「這些就是了,快去換上然後進入淺入倉吧。」

換上這件衣服?

乾陽從衣架上取下衣服前後看了看。

不明的材質韌勁倒是不錯,他甚至都懷疑這是否能夠防彈。

就是胸那地方是不是太小了?

不!已經不能用小來形容,或許用男性服飾來說明耿介貼切。

果然太快的測量容易出錯嗎?

「姐姐拿錯了,這個才是你的。」坤月奪下了乾陽手中衣服,並將自己懷中的塞了過去。

乾陽:「……」

好吧,早該想到的。

自己妹妹的身材……

懷裡的衣服顯然剛剛那件要大上不少。

坤月低下頭,羞惱的盯著自己一無是處的胸。

明明好多種方法都試過了的,為什麼一點用處也沒有啊。

「趕緊去裡面把衣服換上吧。」

死宅緊了緊白大褂,又推了推眼鏡提示道:「記得裡面別穿任何衣服。」

「連內褲都不行?」

「不行,那樣會影響衣服的感測。」

真是麻煩,乾陽下意識的嘟起嘴。

「啊,蘿莉生氣的樣子也好萌。」某死宅捂著如受重擊般的胸口,連忙轉移了視線。

那能萌出血來的樣子,若是多看兩眼,只怕是要大出血。

「妹妹你等我,我們一起!」

姐姐的發育狀況那可是重點觀測對象,絕對不能錯過。

抱著這樣的想法,坤月一同走進了換衣間。

作為一枚處男,乾陽愁眉苦臉得看著身上緊身衣,怎麼穿是個問題。

這種衣服可是坤月看了都覺的頭痛的衣服。

「姐姐是不會穿嗎?」當坤月看向乾陽,發現了姐姐的囧樣后欣喜若狂!

乾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妹妹的問題該怎麼回答?

解祤憂:宿命緣劫,浮生何歸 那麼大的人了不會穿衣服會不會丟人了點?

可是以男性身份活了快20多年的他,怎麼可能會穿女性的衣服?

若只是普通點的jk制服就算了,畢竟那種衣服不是沒穿過。

可要說會吧,只怕一會下不來台啊。

等等!

這根本不是會不會的問題。

而是為什麼要會的問題。

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連心理都變成女性了嗎?

絕望.jpg

坤月急不可耐的搓著手,怪笑樣子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大灰狼。

「姐姐如果不會的話,就讓我來幫你吧。」——來自某個貼心妹妹的建議。

乾陽不傻。

眼下所謂的幫忙定然不是無償的。

不過也只能這麼辦了。

畢竟手中衣服非比尋常,其中包含了太多乾陽所不知曉的技術,若是用萬用粒子進行偽造,可能會出現問題。

門外,某死宅並沒有要偷窺的意思。

他坐於辦公椅上,輕輕吹拂滾燙的茶水。

嘴角一抹微笑,是那張臉是那樣的駭人。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還需要窺視?

掃描儀上的小硬體會將所有掃描的數據複製發送到他的私人電腦上。

並非是果照,只是準確的數據而已。

根據這些數據他有把握以3D建模的形式還原出本人。

那樣就可以在某個同性交友網上發送最新的MMD。

戰爭時期為了讓奏樂者更好的戰鬥,娛樂放鬆也是重要的一環。

能為這一環做出貢獻的,同樣能夠獲得貢獻點。

這也是死宅本人為何會很滿意當前的工作了。

三次元的蘿莉固然可愛,不過很可惜我還是喜歡二次元的。

這份淡定並未持續多久。

換衣室里傳出了聲音讓他很可恥的石更了。

「姐姐,我叫你姐姐,那裡不行,嗯~」

「這次叫姐姐也沒用哦,要叫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