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些首席弟子心中。周雲峰四人中只有周雲峰和赤峰被正視。而其中赤峰雖然不是首席弟子。但卻一直是被公認為是不弱於首席弟子的存在。所以對於他能擊敗一名首席弟子。並沒有讓人感覺有多意外。

但是周雲峰就不一樣了。他入門時間不長。而且比起赤峰。他在真傳弟子中的名聲差的太遠。可以說是名聲不顯。他能擊敗一名首席弟子絕對是一個意外。所以只有他才算是一匹黑馬。

至於公輸殞兩人。在那些首席弟子眼中只是運氣而已。在接下來的挑戰中也必然會被踢出前十。

而在曲平踏上奪戰台時。坐在上邊的羽一凡的臉色卻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淡淡的說道:「如果曲平小看獨孤剹。說不得前十就要換一個人了。」

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獨孤剹敢直接挑戰一名首席弟子。實力確實不弱。比起曲平也多逞不然。最後更是底牌疊出。

「轟。」

在獨孤剹的連連爆發下。曲平最終被轟下了奪戰台。雖然受傷不重。但是卻失去了前十的資格。

「曲師兄承讓了。」收起兵器的獨孤剹看向一臉不甘和憤怒的曲平。道。

「獨孤剹挑戰成功。頂替曲平的位置。進入前十。」尉遲大長老微微的點了點頭。朗聲道。

挑戰的第一場就給大家來了一個意外。也讓那些坐在上邊的首席弟子意識到。這些年來不僅僅是他們在進步。其他人同樣沒有原地不前。甚至有可能比他們的機緣更大。進步更多。

獨孤剹擊敗曲平雖然引起了一片嘩然之聲。但是這畢竟只是一個開端。後邊還有五個人需要挑戰。不。現在應該已經不是五個了。而是六個。

被獨孤剹擊敗的曲平並沒有因戰敗而放棄。而是選擇了挑戰。在挑戰中奪回屬於自己的榮耀和尊嚴。

繼獨孤剹之後。虞悠然向公輸殞發起了挑戰。雖然戰鬥大的非常慘烈。然而最終還是未能成功。公輸殞以慘勝擊敗了虞悠然。捍衛了他前十的位置。

第三個挑戰的是公孫暝。他挑戰的對象是羿空。雖然他的實力比虞悠然強上一籌。但是結果卻是一樣。並未撼動羿空前十的位置。

雖然公輸殞和羿空都暫時捍衛了自己的前十寶座。但是他們付出的代價卻相差極大。公輸殞是傷勢慘重。而羿空卻是消耗不大。

然而挑戰還遠遠沒有結束。還有四位首席弟子在一旁虎視眈眈。所以公輸殞的命運已經註定。前十的寶座他只能是一個過客。而羿空卻還有一線希望。

「管豹該你了。」尉遲恕大長老看向管豹。淡淡的說道。

聽到尉遲恕大長老的話。管豹的目光快速在羽一凡等十人的臉上閃過。但是並沒有馬上做出選擇。反而眉頭皺了起來。

從理性來講。此時選擇已經重傷的公輸殞是最明智的。但是讓管豹一個堂堂的首席弟子去挑戰一個重傷之人。而且此人就算是全盛時期都不是他的對手。他管豹干不出這樣的事情。

至於剩下的人。恐怕就只有羿空好對付一點。但羿空剛剛激戰一場。先不說不能連續挑戰一人。就算是可以。此時出手多少有些乘人之危之嫌。這樣的事情管豹也是干不出來的。

然而其他人的實力都不見得比他管豹差。

所以。管豹這個選擇難了

… ?readx();

第十九章最強十人

說來也巧,先前上台要挑戰的六人中,三名首席弟子居然是最後上台,真不知道是巧合,那是這三個傢伙是想減少麻煩而有意為之的。

不管是巧合還是有意,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管豹將挑戰誰。

「岑淵出來吧。」沉吟了片刻,管豹最終將目光投向了艮宮的首席弟子岑淵,淡淡的說道。

管豹在上一輪中雖然敗了,但並不代表他實力弱,只是他的對手是牧天谷而已,篩選了一下后,管豹最終選擇了把握相對大一些的岑淵。

「就知道你會選擇我,只不過你確定能戰勝我嗎。」岑淵緩緩的站起身來,淡淡的笑道。

在九大真傳弟子中,管豹和岑淵的實力都屬於中等左右,相差不大,所以管豹選擇岑淵作為挑戰的對象也是一個比較冒險的決定。

「在這種情況下,我總需要選擇一個,你說是不。」管豹笑了笑,道。

「說的也是,看來我還真是不幸。」話音剛落,岑淵就已經出現在奪戰台上。

兩人就位之後,尉遲大長老剛剛喊了一聲「開始」,兩人就瞬間激戰在了一起

十幾分鐘之後,兩人都氣喘吁吁,臉色蒼白的的看向對方,可以看出一番激戰對兩人都有不小的消耗,甚至還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還要戰下去嗎。」管豹看向岑淵,沉聲道。

「你的防禦更加強大了,我雖然能破開,但是需要的代價太大,算了,此戰讓給你了,等在排名戰上我們再真正一決勝負吧。」岑淵露出一絲苦笑,沉聲道。

「我等你。」管豹收起兵器,沉聲道。

這也就表示管豹挑戰成功,頂替了岑淵,成為了前十中的一員。

管豹之後就該乾宮首席白妖,雖然同時首席弟子,但是白妖和管豹的行事風格卻完全不一樣。

要說白妖的行事風格,他的一句口頭禪就可以表述無遺,,不要白不要。

就是因為他這句口頭禪,別人又給他這句口頭禪後邊加了一句話,,白妖愛白要。

喜歡白要的人的當然不會放過撿便宜的機會,所以白妖就選擇了挑戰受傷最重的公輸殞。

白妖挑戰公輸殞,結果毫無懸念,白妖僅用了三招就擊敗了公輸殞,成為成功挑戰的第二人。

接著是巽宮首席弟子姚烈,本來他最合適的挑戰對象應該是羿空,但是考慮到兩人都是出至巽宮,所以他就放棄了羿空,而是選擇了周雲峰。

周雲峰是靠著擊敗白妖進入前十,但是姚烈的實力要勝過白妖一籌,姚烈自認為擊敗周雲峰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現實往往總是殘酷的,姚烈不但敗了,而且還敗的很徹底。

姚烈挑戰失敗,也就代表著他與此次奪戰賽前十排名徹底無緣了。

現在前十的十人,除了羿空外,其他九人要麼本身就是首席弟子,要麼就是擊敗過首席弟子的存在,所以曲平挑戰的對象毫無意外的選擇了看起來最弱的羿空。

但是羿空真的是十人中最弱的嗎。

最後羿空用他手中的弓和箭告訴了大家,他羿空能進入前十靠的絕不是因為僥倖,而是實力。

曲平最終未能再次坐上金色寶座,在羿空強大的實力和神乎其神的箭技之下,曲平只堅持了不足十分鐘就敗了。

「岳宮主,恭喜了。想不到這羿空居然得到了他的傳承,看來我戰天宮有望出現一位大帝級的神箭手了。」戰天宗宗主看向巽宮岳宮主微笑道。

「羿空能有這樣的機緣,是他之福,也是我戰天宗之幸。」岳宮主欣喜又欣慰的說道。

本來姚烈戰敗,巽宮的這位岳宮主已經絕望了,認為這次前十的排名恐怕和他巽宮沒有什麼關係了,對於羿空,在他看來就算是這些年又不小的進步,但是想要在那些首席弟子的手下守住前十的位置,恐怕希望非常渺茫。

然而曲平的挑戰不但沒有將羿空逼出前十,反而將他的底牌逼出來了,看到羿空的底牌之後,不管是這位岳宮主,還是其他宮主、長老,都無不眼睛一亮,甚至連宗主都對羿空充滿了期待。

「現在的怪物怎麼越來越多了。」看向戰敗頹廢的曲平,岑淵眼中充滿了同情,心中暗道。

從挑戰開始,曲平兩戰兩敗,而且對手都還不是首席弟子,這確實不得不說曲平確實有點太背了。

「看來就算是選擇了羿空,最後的結果恐怕也是一樣的。」姚烈看著又坐回金色寶座的羿空,不由得苦笑道。

「白妖,其他人要麼太強,要麼就是讓我捉摸不透,所以前十的那個名額我只能從你手中取了。」岑淵看向白妖,不懷好意的笑道。

白妖和曲平的實力相差不大,在九大首席弟子中屬於墊底的,雖然挑戰中沒有什麼消耗,但是他仍然不是岑淵的對手,屁股在金色寶座上還沒有坐熱,又必須讓出去了。

岑淵擊敗白妖也就預示著挑戰結束,至此前十名的人員終於定下來,這十人也戰天宗弟子中最頂尖的存在,這十人分別是艮宮岑淵、中宮羽一凡、坎宮管豹、巽宮羿空、中宮赤峰、震宮周雲峰、離宮塗冰、震宮葉川、兌宮牧天谷以及離宮獨孤剹。

一番挑戰下來,前十變動了兩人,現在中宮、震宮、離宮三宮分別佔據兩人,而艮宮、坎宮、巽宮、兌宮四宮佔據了一人,至於剩下的乾宮和坤宮則是與前十排名無緣。

「哈哈。有趣。想不到這次無前十排名無緣的居然是乾、坤二宮。」戰天宗宗主笑道。

現在乾、坤、震三宮的實力在九宮中是僅此於中宮的存在,像這樣兩宮同時都沒有真傳弟子進入前十的情況還真是少見。

從戰天宗創立,九宮存在以來,中宮一直都是最強的一宮,然而其他八宮的強弱卻不是一成不變的,在乾、坤二宮沒有成為僅此於中宮之前,這樣的情況是有出現過。

但是從兩宮強大起來后,這樣的情況還真是第一次出現。

宗主一句雖然是玩笑,但是前讓乾、坤兩宮的宮主弄了一個大紅臉,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好不尷尬。

「挑戰結束。」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本長老現在宣布進入前十的人員:艮宮岑淵、中宮羽一凡、坎宮管豹、巽宮羿空、中宮赤峰、震宮周雲峰、離宮塗冰、震宮葉川、兌宮牧天谷以及離宮獨孤剹。」尉遲大長老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今天的比賽到此結束,明天進行奪戰賽的最後排名。」

周雲峰一舉殺進奪戰賽前十,整個天潭峰都沸騰了,水漲船高,因為有周雲峰這位強悍的峰主在,天潭峰以後在戰天宗的地位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雖然這對於天潭峰是一件大喜事,但是也並沒有慶祝,因為奪戰賽並沒有就此結束,明天還有關鍵性的一天。

回到天潭峰后,周雲峰只是和黃霞等人交代了一聲就進了密室,開始閉關起來。

周雲峰之所以閉關倒不是為了明天的比賽做準備,而是為了消化今天所吸收到的東西,進行領悟,看能否在《極天決》上有所突破。

對於別人來講,奪戰賽或是為了排名,或是為了印證實力,甚至是為了宗主之位。

但是這些都不是周雲峰的目的,周雲峰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看更多的強者交手,甚至和更多的強者交手。

只有這種不斷交手中,他才有可能對元力有新的領悟,從而達到進一步完善《極天決》。

「峰兒,到為師這裡來一趟。」

周雲峰剛進入密室不到一個時辰,風滅帝君的聲音突然在周雲峰腦海中響起。

「師尊也回來了。」在閉關中被打擾,周雲峰不但沒有生氣,眼中反而露出欣喜之色。

奪戰賽對戰天宗非同小可,周雲峰早就知道有幾位太上長老已經回到宗門,但是其中並沒有風滅帝君,周雲峰還以為這次風滅帝君不會回來。

言罷,周雲峰身形一閃就消失在密室中,離開密室後周雲峰就向虛空中掠去。

「弟子見過師尊。」周雲峰對坐在石凳上的風滅帝君恭聲道。

「哈哈。峰兒,為師沒有打擾你閉關吧。」看著周雲峰,風滅眼中滿是滿意之色,笑道。

「弟子只是在回想今日的戰鬥而已,這哪及見師尊重要。」周雲峰笑道。

對此,風滅帝君自然知道,如果周雲峰在深層次閉關,他也絕對是不會去打擾的。

「你這個小滑頭。坐吧。」風滅帝君笑罵道。

「謝過師尊。」言罷,周雲峰就在風滅帝君對面的一個石凳上坐下。

「師尊也是因為這次的奪戰賽回來的。」周雲峰問道。

「奪戰賽乃是甄選戰天宗的下一任宗主,茲事體大,所以為師也是不得不回來。」風滅帝君點頭道。

「峰兒,僅僅露出本源後期小成實力,你就已經殺進前十,對於宗主之位你可有想法。」風滅帝君繼續說道。

在此時風滅帝君將自己叫來,周雲峰就知道和明天的戰鬥有關,說的更確切一點,應該是和爭奪宗主之位有關。

對於風滅帝君的問題,周雲峰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 ??第二十章氣運之說

「/xshuotxt/com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見周雲峰搖頭。風滅帝君微微一愣。隨即戲謔的說道。

對於自己這個弟子。風滅帝君還是比較了解的。天賦極高。同時還難能可貴的是性格極為堅毅。從不服輸。

所以周雲峰這樣「搖頭」的回答讓風滅帝君頓時有些意外。

「弟子不是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正好相反。弟子是信心十足。只是我對宗主之位不感興趣而已。」周雲峰再次搖頭。隨即微笑解釋道。

「呃。」

聽到周雲峰這樣的回答。風滅帝君不由的一陣錯愕。他想不到周雲峰居然會有這樣的回答。

對宗主之位不感興趣。這個回答太讓人意外。也太強大了。

戰天宗。人類七大宗門之一。同時也還是聖元界十五大恆古級實力之一。實力不可謂不強。

戰天宗的宗主雖然只是本源期修為。就實力而論在聖元界宗並不算頂尖的。但就權勢而言。絕對可以算是聖元界中權勢最大的那一撮人。

權勢對於一個男人來講。可以說是有著致命的誘惑。但是風滅帝君想不到他眼前這位極為優秀的弟子居然說對戰天宗宗主之位不感興趣。

「你是看不上這個位置。」風滅帝君饒有興緻的看向周雲峰。戲謔的問道。

「弟子不是看不上。只是絕對沒有那個必要。我心中追求的是武道極致。無上的實力。對於權勢並不是太在意。」周雲峰解釋道。

在天玄大陸和重玄界時。周雲峰都有著不弱的權勢。在重玄界更是自己創立了風雲宗。所以要說周雲峰不喜歡權勢。那絕對是假的。

只不過從進入了聖元界后。周雲峰的權勢之心就輕了。他現在更看重的是武道的探索。

「你倒是看的透。只不過成為戰天宗的宗主代表的可不僅僅是至高權勢。它同時還代表著無盡資源。以及浩瀚的氣運。」風滅帝君點了點頭。笑道。

「你可以不在意戰天宗的權勢。因為你丹藥師的身份。你甚至可以不在意宗主之位所帶來的無盡資源。但是戰天宗的氣運不會也不放在眼裡吧。」風滅帝君繼續說道。眼睛微眯。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

「氣運。。」聽到氣運二字。周雲峰神色一頓。疑惑的說道。

成為戰天宗的宗主能得到的好處大概也就是風滅帝君說的那三樣。對於第一樣。。權勢。周雲峰確實不太在意。而修鍊資源。周雲峰是需要。只不過也他源丹師的身份。只要他花一些時間。要得到足夠的資源並不是什麼難事。

要知道丹藥師絕對是武者中最富有的一群人。煉丹水平越高越是如此。所以周雲峰並不擔心資源。

能真正勾起周雲峰興趣的恐怕也只有最後的氣運了。

對於氣運。周雲峰還是有所了解的。只不過所知並不深。甚至可以說是一知半解。

「沒錯。就是氣運。如果你能坐上戰天宗的宗主之位。那麼你就和戰天宗的氣運緊密聯繫在了一起。甚至可以相互影響。」風滅帝君莫測高深的說道。

「氣運說來很神秘。但是卻和每一個人息息相關。有人說氣運就是一個人的運氣。而事實上一個人的運氣是來源於各自的氣運而已。」

「氣運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影響著每一個人。如果能得到一宗之氣運加身。對於武道一途可以說裨益無窮。」風滅帝君無比羨慕的說道。

「師尊。我對氣運了解雖然不多。但是也知道一些。只不過它對武道一途真有那麼大的影響嗎。」周雲峰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同時眼中也露出了意動之色。

「當然。峰兒。你說突破到不朽期難不難。」風滅帝君點頭道。

「雖然弟子不知道整個聖元界內有多少不朽期強者。但是從了解的一鱗半爪可以看出。想要突破到不朽期非常困難。」周雲峰神色肅然的說道。

「不錯。非常困難。就算是以戰天宗深厚的底蘊。門內不朽期強者都很少。但是有一點你卻不知道。」風滅帝君正色道。

「什麼。」周雲峰不解的皺眉道。

「戰天宗歷代宗主只要不隕落都必成帝。」風滅帝君神色無比肅然的說道。

「什麼。歷代宗主只要不隕落必稱帝。」周雲峰神色一變。驚呼道。

這次風滅帝君沒有回答周雲峰話。自己微微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風滅帝君肯定的回答。周雲峰顯然沉思了。聽到這裡。有些東西不得不讓他思考。

能成為戰天宗的一宗之主。這樣的存在不論天資還是毅力必然都是絕頂的存在。這樣的人物想要不朽稱帝自然機會是很大。但是戰天宗歷代每一位宗主都能不朽稱帝。這也未免太誇張了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