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裡說著,方昊天的心裡卻是暗下決定。

真到了通道消失,所有血魔一涌而現之時,他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玄武修為也要馬上突破到天人境。

相信以他玄魂修為都達天人境之時,短時間內定能滅殺大量的血魔,能盡量大的能力讓血魔散入各地為禍四方。

但他心裡也清楚,就算是玄魂都是天人境,若是上億血魔一涌而出,他也不知道自已能殺多少,最終元武門會是什麼樣的結果,門中弟子還能剩多少活命。

房慶輪不知道方昊天表現出如此強大實力后還有保留,所以他更加擔心。忍不住無奈嘆息,"只可惜我雖是門主,卻是言不正名不順的門主,無力啟動護門大陣。不然的話再多的血魔出來都能滅殺。"

"護門大陣?"

方昊天有點愕然的看向房慶輪。

這時,有血魔已經清掉堵在通道的血魔屍體,再有上百個血魔凶神惡煞的衝出。

元武門所屬的封印區域是靈武區,裡面的血魔實力都不高。但惡魔天生兇殘,靈武境巔峰的血魔實力不亞一般的人類元陽境高手,所以一下子上百個血魔衝出來仍是讓房慶輪感到有點緊張。所幸方昊天在,他二話不說,第一時間再度催動九魂劍向衝出來的血魔斬殺而去。

房慶輪見方昊天的九把劍如此強大,自是不用再擔心有血魔能從通道出來,於是說道:"是啊,護門大陣。我看過此陣的秘籍。此陣一啟,虛丹以下皆可殺。如此強大的大陣,我想就算是億萬靈武境的血魔都不夠殺。"

"這麼強大?"方昊天雙眼亮起,"那你快去想辦法開啟。我在這裡守著,能擋多久就多久。"

方慶輪搖頭苦笑:"不用想了,我真的開不了。開啟護門大陣,需要赤蘊聖石鑄成的門主印……"

方昊天一聽就忍不住精神大振:門主印就能開啟護門大陣?"

房慶輪還是搖頭:"單是門主印還不行,還需要黑曜聖石,但這兩樣我都沒有。那智王讓我找過,但我找了這麼久都沒有,也許這兩樣東西都被門主帶走了。"

房慶輪所說的門主自是尉遲奇。

"門主帶走……赤蘊聖石鑄的門主印,黑曜聖石……"方昊天輕喃著,手腕一翻便將尉遲奇留給他的印拿出來,"也許這個就是門主印,但黑曜聖石在哪裡?"

"是門主印。"

房慶輪一看方昊天手中的印便渾身一震,整個人就跪了下去:"原來門主印在你這裡,原來門主已經將門主之位傳給了你。門主在上,不肖弟子房慶輪叩見門主!"

這時,蘇青璇的聲音突然在方昊天的耳邊響起:"那塊黑色的石頭會不會就是虛夜月的師傅讓她交給你的那塊?"

"啊!"

方昊天失聲驚呼,手一動便將黑曜石拿出來急急對房慶輪喝道:"你快起來,現在不是多禮的時候。你快看看,這個是不是黑……"

不等方昊天說完,房慶輪就已經跳起:"對,對,這就是黑曜石,我見過圖形。原來真的是門主帶走,怪不得我都找不到……"

"別在這裡多廢話了,快帶著這兩樣東西去開啟護門大陣。"方昊天將門主印和黑曜聖石都交給房慶輪,"我在這裡守著,你去啟陣。"

拿著這兩樣東西,房慶輪卻是呆住了,雙眼中竟然有淚水涌動:"你,你交給我去啟陣?"

有了這兩樣東西,就等於他就是真正的門主。而啟陣后,如果他有異心,就連方昊天都有可能被滅殺。

所以方昊天能將這兩樣東西給他,那是何等的信任,一時間房慶輪竟然自已都難以相信與接受。

方昊天見房慶輪這等模樣,眉頭微皺輕喝:"都什麼時候了,別婆婆媽媽,快去……"

"讓他帶我去。"

蘇青璇突然出聲。

方昊天微怔。

蘇青璇跟著補充道:"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一他真的突然起異心呢?護門大陣如此強大,他若能操控大陣,那連你也能滅殺。"

方昊天心裡說道:"他應該不會這樣做吧……"

"但我不信他。"蘇青璇堅持,"如果你不讓他帶我去,我現在就殺了他。"

方昊天頓時無奈,但也覺得防人之心確實不可無,蘇青璇的謹慎是對的。於是他將赤霄炎龍劍遞給房慶輪,說道:"你出去的話關白可能會派人攔截你,你拿著這把劍,關鍵時刻能救你的命。"

房慶輪接過赤霄炎龍劍,看了一眼又有大量血魔湧出的通道,猛一咬牙說道:"好,我現在就去。方昊天,你如此信我,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開啟護門大陣,絕不讓惡魔猖狂。"

方昊天微笑點頭。

嗖!

房慶輪身形一閃,朝封魔殿門口掠去。

轟!

房慶輪剛出門口,下一刻便是倒摔而回,直接就砸落到方昊天的身邊,臉色慘白,連連噴血。

跟著有六十多名元陽境高手衝進來,其中四十多人是萬人劍陣馭陣者,二十人是元武門被魔化的天門弟子或是長老,執事之類的人物。

六十多人的突然襲擊,若不是蘇青璇臨急之時幫房慶輪擋了一下,房慶輪估計倒摔回來就已經是死人了。

"殺!"

這六十人一進來便是瘋狂前撲,前撲中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突然涌動著怪異而可怕的毀滅氣息。

同時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浮現一種壯烈的神態,彷彿他們每一個人下一瞬間都要死去。

"他們要自爆!"

房慶輪驚恐叫起,然後好幾口血從嘴裡噴出。

"自爆?"

方昊天也是大吃一驚,這些人為了殺他真的瘋了。

"顧不上了。"

方昊天手腕一動,虛元神山珠在手掌心中出現,然後他一揮手,房慶輪就直接消失。

看一房慶輪消失,那六十多名高手都是怔了怔,但隨後一個個沒有半點停頓再度前撲。

反正他們真正的目標是方昊天,只要能炸死方昊天,今天的勝利還是屬於他們神族的,所以他們付出多大的代價都願意。

這些人,不管是被奪舍的人,還是被魔化,他們都已經不屬於人類,都以魔族自居。

如果僅是一兩個元陽境高手自爆的話,方昊天的戰體強大,自是不用擔心。

但現在有六十多名元陽境高手要自爆,方昊天對戰體再是有信心,此時也不敢大意。

安全起見,他猛一咬牙。

轟!

身上陡然爆發出天人境的氣息。

砰!

就在方昊天將玄武修為突破到天人境之時,那六十人果然自爆。

重生之撲倒未來總裁 六十多名元陽境自爆的威力果然嚇人,頓時掀起一陣感覺能催毀一切的狂浪,方昊天一下子被氣浪淹沒,封魔殿也是一下子炸開。

"發生什麼事了?"

外面正打得激烈的人,除了關白之外,其他的人都不明就裡。只聽到一聲巨響,然後整個封魔殿就炸開了,被炸成了廢墟。

廢墟濃煙翻滾,血氣在濃煙中清晰可見。

關白正被青甲逼得節節後退,當他看到封魔殿被炸開卻不見方昊天飛出時,他笑了,笑得得意。

"哈哈,方昊天,你始終還是輸給了我。"關白狂笑道:"六十多名元陽境高手的自爆,你就算是天人境強者都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聽到這話,青衣四衛以及平長老等元武門的人都是臉色劇變。

六十多名元陽境高手自爆?

總裁嬌妻養成記 "主人。"

青衣四衛瘋了,瘋狂出招將對手逼退後都向濃煙之處撲去。 說實話此刻的秦菲特別的忐忑不安,還好她善於偽裝,臉上的表情應該可以敷衍到東方玉卿。

眼見東方玉卿的臉色越發得難看,秦菲掩飾性地輕揉了幾下眼眶,皺眉問道:「老公,你怎麼了?」

東方玉卿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秦菲,自然將她臉上的表情還有身體上傳遞出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看在眼裡。

大概是得益於演員這個身份,秦菲表現得毫無破綻,就像是對昨晚發生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似得。就這樣帶著剛睡醒的懵懂,坦蕩地面對東方玉卿的審視,對他異樣的眼光甚是不解。

緊接著秦菲在被窩裡笨拙地挪動了幾下,然後坐起身,揚起頭問東方玉卿:「你幹嗎這樣看著我?」

東方玉卿依舊紋絲不動地杵在那兒,並沒有要回答秦菲的意思。

暗自嘆息后,秦菲側目瞥了眼窗外,顯然沒料到東方玉卿會跟她鬧彆扭:「抱歉,說好今天要親自幫你準備早餐的,沒想到又起晚了。」

秦菲說話的同時拽掉了被子跪在床墊上,手臂一伸就輕鬆地摟住了東方玉卿的脖頸。

東方玉卿的眉頭皺的都能擰成麻花,這個小妮子真好意思把她全身的重量都掛在他的脖子上,以為這樣就可以轉移話題嗎?

於是下一刻就看到東方玉卿面無表情地掰開秦菲的手,且快速退後了兩步,因此兩個人之間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秦菲鬱結,這個臭屁的傢伙,一大早晨的發什麼神經?

不等秦菲醞釀出受傷的表情,就聽到東方玉卿陰陽怪氣地反問道:「老婆,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當真有那麼不堪嗎?」至於要尋求其他男人的慰藉,這後半句話東方玉卿是咬著牙在心裡問候秦菲的。

東方玉卿覺得和秦菲最好的溝通方式就是實話實說,所以懶得動心思拐彎抹角,他心裡是怎麼想的,自然就直接問出口。

秦菲汗顏,總算是確認這個男人是在和她慪氣呢。

既然他選擇當面質問,那麼秦菲覺得自己也沒有再遮掩下去的必要。

接下來就看到秦菲故作冥思狀,然後言簡意核地概述道:「其實大多數情況下還是感覺蠻不錯的,只是你這個人吧……雖然溫柔多金,但也算是難伺候的主兒。」

其實秦菲對東方玉卿的點評還算中肯,絕對沒有摻雜任何個人的恩怨。

然而聽聞秦菲一本正經的控訴,東方玉卿不氣,反倒笑了:「我怎麼你了,以至於你要這麼評價我?」

饒是東方玉卿偽裝的再好,他還是禁不住呈現出了自己的不滿情緒,顯然對於秦菲的認知不敢苟同。

似乎很滿意看到東方玉卿的反應,秦菲趁機添油加醋:「你……很容易發脾氣,又熱衷於強勢,關鍵還特別難哄……」

失憶后的秦菲就是不想慣著某人,覺得一個大男人心眼怎麼跟個針尖似的,沒事找事。

東方玉卿自嘲一笑:「不錯,我在你眼裡當真是一文不值是嗎?」

此刻東方玉卿的眼睛銳利的看著秦菲,她臉上和她眼睛里的哪怕是最細微的變化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東方玉卿潛意識認為秦菲這是在敷衍他,這個女人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剛認識她的那個時候,渾身豎起了尖銳的鋒芒,以此來掩飾她的脆弱。

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期待著秦菲能夠早點恢復記憶。

秦菲狀似吃驚的睜大眼睛,略顯誇張的點頭認同:「老公你還真是會開玩笑,你在我眼裡哪裡會是一文不值,那簡直就是……價值連城啊!」

很顯然秦菲是故意停頓的,就是想看東方玉卿那異彩紛呈的面部表情,特逗。

不等東方玉卿反駁,她繼續嬉笑著補充道:「你可能不知道,像我這樣的女人能夠嫁給你,可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我這也算是母憑子貴,這些都得益於您對我的寵愛有加。」

秦菲說的本來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是聽在東方玉卿的耳朵里就變了味道,怎麼都覺得這是秦菲在變相地擠兌他呢。

這個小妮子還真是會強詞奪理,分明是她昨晚趁自己睡覺的間隙偷偷給郁林楓打電話,他還沒有來得及責問她呢,她反倒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秦菲鼓著個腮幫子,努力讓自己的情緒看上去自然一些。

印象中她和東方玉卿很少吵架,所以沒有什麼經驗,只能本能地以靜制動。

短暫的對峙后,東方玉卿用他那一貫優雅矜貴的語氣妥協道:「秦菲,你鬧夠了沒?就算鬧脾氣也該有個限度吧?」

秦菲氣呼呼地瞪了東方玉卿一眼后就想轉身離開,再爭辯下去也解決不了問題,索性讓彼此都冷靜一下好了。

可是秦菲剛轉過身,纖細的手腕便被一道力量握住,下一秒整個人就被東方玉卿以密不可分的姿態擁進了懷裡。

擁抱了好久,東方玉卿才肯鬆開秦菲,但是依舊攬著她的腰身:「老婆,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其實我昨晚聽到你給郁林楓打電話了。」

秦菲怔愣了一下,繼而反應著說道:「我和他永遠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昨晚看到他的留言才知道他已經梅開二度了……還提醒我珍惜眼前人。」

不知為何,秦菲就是不希望東方玉卿再誤會她和郁林楓的關係。

東方玉卿想起昨晚無意間聽到的通話內容,唇角微微的動了一下,淺淺的尷尬轉瞬即逝。

饒是這樣,某個傲嬌的男人依舊不依不饒地追問道:「是你主動打電話給他的,對嗎?」

事情都刨根問底到了這個地步,秦菲索性坦然承認:「嗯,我只是想要真心地祝福他,是我欠考慮了。」

秦菲的言外之意就是東方玉卿想多了,是他在無理取鬧,不過她也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堅強。

當親耳聽到郁林楓承認已經二婚的事實時,她的心口猛然間鈍痛了一下,眼底也噙滿了淚水。

她沒有矯情地認為那是真心的祝福,她還沒有達到聖母瑪利亞的那種精神境界,所以有那麼一瞬間她的情緒是崩潰的。

就算郁林楓聽出了她的失態又怎樣,他們倆相隔的又何止是幾個大洋和幾個洲的距離? 六十多名元陽境高手自爆,威力驚人,封魔殿都被炸成了廢墟。

方昊天的實力雖然強大,但不是神,還人類之軀,如此強大的爆炸力,豈能倖免?

四衛瘋狂前撲。

而混戰的眾人也是都下意識的向封魔殿的方向看去,很多人自然而然都暫停動手。

誰都知道今天之局,不管演變到什麼程度,方昊天都是最最關鍵的人物,所以他的情況是最讓人關注,不得不關注。

方昊天活著,現在已經處於劣勢的關白一方絕無勝算。

但要是方昊死被炸死,情勢怕且是會逆轉,勝負難定。如果不是有青衣四衛這四尊強大存在的話,估計關白一方就能反敗為勝了。

"主人!"

"滾!"

青衣四衛瘋狂前撲,關白一方有人見他們接近時有幾個趁機出手,想趁青衣四衛心志大亂之時偷襲得手。

但青衣四衛是何等人,實力強大,就算再是心急方昊天的安危也不是讓人輕易偷襲得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