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鞭捲成風刃之牆,百洛嘗試過突破。然而他根本沖不出。

長劍所向。咔咔聲響中,居然把他的利劍都卷碎出了裂縫。又驚又怒,百洛大驚瞪著月千歡。這怎麼可能?

這不過瞬息之間。

月千歡揚手,幽光月劍鞭寸寸鎖緊。包圍著百洛,朝裡面露出鋒利的劍刃。砰砰撞擊聲中,月千歡冷笑勾唇。

咔咔——砰!

啊!

百洛慘叫一聲。

幽光月開,百洛從裡面渾身是血的衝出來。他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傷口,鮮血染透了衣服。一眼看去,他如同血人一樣。

「百洛師兄!」

「百洛師兄小心!」

致命危機來臨,百洛心頭警鐘打響。他瞪大眼回頭,看見月千歡朝他一劍劈開。

噗呲——

鮮血噴濺開。百洛胸口自右從上往下划拉開一條猙獰的血口子。閃身,月千歡瞬間衝到百洛身前。

瞪大的眼睛,震驚不可置信的看著月千歡。

握手成拳,月千歡一拳轟下。

砰!

爆破聲轟鳴充斥眾人耳中。痛叫著,捂著耳朵。手指縫裡有鮮血沁出。他們被震破了耳膜。

更讓人驚駭的。百洛被一拳砸進沙地里。深深的大坑,黃沙炸開被能量餘波掃過,瞬間發出燒焦蒸空的刺鼻氣味。

百洛倒在大坑裡,哇哇吐血爬不出來。

「百洛師兄!該死!大家一起上,為百洛師兄報仇!」

「殺了她!」

「所有人一起上。我就不信我們這麼多人都殺不了她!」憤怒下,所有人沖向月千歡。

慕容修臉色慘白如紙。他驚懼恐慌的瞪著月千歡,心生退意。然而就在慕容修扭頭想跑時,從天空中落下一片火海。

黑金色的烈焰,包圍了周圍。所有人都被困在裡面。

慕容修不敢靠近。他就站在這裡,便能感覺到那火海的力量有多麼恐怖。他沖不出去!

此時,月千歡冰冷的嗓音傳來。「既然來了,就別想走。」

心臟猛地顫了顫。慕容修回頭,看見百洛的人跟下餃子一樣被月千歡拂袖震飛。他們所有人加起來,還扛不住月千歡一招的。

他們拿出武器來。緊接著,不知道從哪兒衝出來一隻雪白小獸。張口嗷嗷的將所有人的武器都吞吃乾淨,著實嚇人。

慕容修怎麼也想不到,最終會是這樣的下場。

他不甘心,又恐慌害怕。

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慕容修閃身沖向靈船。他的嘴角漸漸浮起一抹猙獰扭曲的笑容。

慕容修五指成爪,兇猛抓向靈船。「破!」

他可看見了,靈船上有月千歡的孩子。只要他抓住霽華,到時候月千歡還不得乖乖聽他的?

越想越興奮激動。慕容修武力運轉手心,速度再次提快。「破破破!」

本以為輕易就能破開的屏障,結果慕容修渾身解數都使盡了,籠罩靈船的屏障還是紋絲不動。

驚懼忐忑間,慕容修看見了靈船上,站在霽華身邊的男人。

在看見他的一瞬間,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掐住了慕容修的脖子。窒息籠罩,生路破碎。 咔擦!

墨九卿指尖動動,眨眼間捏碎了慕容修的脖子。一道光從慕容修眉心中衝出,驚恐狼狽的扭頭就跑。

「他要跑了。」

「他逃不出去。」墨九卿邪笑,漫不經心的回答霽華。

只見那道光衝進魔焰火海之中,瞬間被燒成了飛灰。慕容修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抬頭看向月千歡。白糰子吃飽了肚子,正繞著月千歡打滾撒歡。月千歡莞爾,戳了戳它毛茸茸的肚子。「你怎麼跑出來了?」

九重空間塔能關司空喧,默凜他們。卻關不住白糰子這隻吞噬妖獸。

「來幫你啊!」白糰子嗷嗷撒歡。摸了摸肚子,「我才吃了個半飽。嗷嗷,我可以吃掉他們嗎?」

白糰子發紅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下面一群人。

月千歡敲了敲白糰子的頭。冷酷拒絕,「不可以,小心吃壞了肚子。」

底下那群人以為月千歡要放了他們。臉上剛露出劫後餘生的笑容,下一刻,幽光略過。

噗呲——

噗呲——

幽光月如劊子手,收割條條性命。

飛下半空,月千歡站在沙坑之上。張開手一抓,隔空將百洛抓出來。「現在,你還想讓我求饒嗎?」

此刻百洛不覺得打臉嘲諷,心中只有恐懼和害怕。

他掙扎著,死死瞪著月千歡。「放了我!我可是天澤學院第一人,我師尊是天澤學院的院子。你殺了我,我師尊不會放過你的!」

「呵,威脅我?」月千歡勾唇,輕蔑打量百洛。「若你的師尊根本不知是誰殺了你,他又怎麼會來找我呢?」

聞言,百洛眼睛瞪的大大的。大有脫框而出的感覺。

驚懼交加,百洛大吼:「這不可能!天澤學院有我的長明燈。你殺了我,師尊會查到你的!」

「那又如何?」月千歡手中力道收緊。

咔擦!

百洛脖子一彎。下一刻,摧枯拉朽的力量包裹百洛,直接將他碾碎成了渣渣。連神魂都沒有機會逃跑,一同被碾碎。

月千歡冷笑,拍了拍手。好似在拍掉手中的灰塵。

從她停下靈船的那一刻,她就沒有打算讓他們活著逃出去過。

管他是什麼身份?背後的小尾巴,她一個都不會放過。至於背後引出來的麻煩,月千歡不在乎。

「走吧。」月千歡看向眾人,「九重空間塔的幻境維持不了多久。我們該離開了。」

「嗯嗯。」霽華點頭。

浮蹤客張張嘴,「都不用善後嗎?這地方留下來的戰鬥痕迹,若是被發現。一研究就會知道是月姑娘你出手的!」

「呵,他們找不到的。」月千歡冷冷一笑。

這裡是她的九重空間塔。慕容修他們自以為是螳螂捕蟬,卻不知他們一腳早就踩進了她的九重空間塔世界中。

當靈船升空,行駛離開這座沙漠。月千歡掐訣,光華流轉中。眼前世界漸漸破碎消散,變成了另一座一模一樣,卻不留絲毫痕迹的沙漠地帶。

浮蹤客見此,不由為月千歡的手段感到驚駭。

恐怕天澤學院跟武靈院,根本查不到百洛和慕容修的死因! 先前察覺到天地變色的人們。循著方向過來,根本找不到打鬥的地方在哪兒。

在遠方還能有所察覺。可走近了,卻連一點波動也感覺不到。人們錯愕驚訝之餘,漸漸又被尋找秘境而替代驅散了心底的好奇。

百洛和慕容修一行人的死,就這麼被人不曾察覺,而漸漸遺忘。等天澤學院和武靈院察覺時,那已經是許久之後了。

此刻,月千歡親自掌舵。靈船前往北地荒漠中,走一條和其他人都不同的路。

浮蹤客在船頭看了看,忍不住問:「月姑娘,這是要去哪兒?」

「你不是在北地荒漠中長大嗎?你看不出來?」霽華挑眉問浮蹤客。

浮蹤客一愣。緊接著眼珠子轉了轉,抓抓後腦勺笑了笑。「我那個,那個就算在北地荒漠里長大,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去過啊。」

「這是去沙海。」

月千歡神色冷淡,目光冰冷望著浮蹤客。「你聽說過沙海嗎?」

「那個吞噬過無數人的沙海?」

「沒錯。」

得到回答。浮蹤客神色漸漸變了。

在得到老淮中的回答后。月千歡他們此刻不由審視起浮蹤客的反應來。但僅憑反應,也問不出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浮蹤客開口:「月姑娘,我不建議你們去沙海。那裡不會有秘境的線索的!你們去,只是浪費時間。讓別人多了找到秘境的機會。」

「你這麼肯定?」月千歡冷笑。

浮蹤客的神色有些糾結。他抿著嘴,點頭。「我能確定。那裡絕不會有秘境的下落!」

「月姑娘掉頭吧!我知道有個地方,那裡向來很神秘的。而且知道的人也不多。說不定我們去那裡就能發現秘境呢?」

浮蹤客語氣急促。一邊說,一邊靠近月千歡。「月姑娘你相信我吧。我絕不會騙你們的!沙海真的沒有必要過去。那隻會是浪費時間,不划算!」

「月姑娘……」

「站住。」雲夜的劍鞘擋在浮蹤客面前。

浮蹤客抬頭,對上雲夜冰冷,沒有任何情緒的雪眸。心頭一跳,浮蹤客沉默後退。

他似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又道:「月姑娘,不能去沙海!」

「為什麼?浮蹤客,你總要給我們一個理由。我得到了線報,可是指明沙海附近有情況的。」

沒錯,月千歡在試探浮蹤客。

除了試探。她心底也有所懷疑。沙海下的世界,跟這次憑空冒出來的秘境,有沒有關聯?

人類和凶獸和平相處的世界。這除了在萬年前的世界有可能外,再無可能出現。如果那就是秘境。這其中跟浮蹤客又有多少關係。

此時,浮蹤客才發現了靈船上氣氛的不對勁。

他張張嘴,喉嚨乾涸,說出來話也顯得乾巴巴的。「你們懷疑我?」

「如果你坦白告訴我們,沙海里有什麼。或許就沒有懷疑了。」

「我不能說!」浮蹤客眉頭緊鎖。「我不能說,你們也最好不要知道。月姑娘,我不會害你們的。我不管你是從哪兒得知這個消息的。沙海絕對不能去!」

浮蹤客說著,他目光灼灼盯著墨九卿。「就算魔帝在,也不能去!」 「但是沙海已經到了。」

浮蹤客聞言,臉色大變。他立馬探頭往下看,只見沙海已經出現在視線範圍以內。浮蹤客的臉色蒼白如紙。

月千歡狐疑看了看他。她將目光落在沙海之上。

只見那處流沙之海,表面平靜沒有波瀾。黃昏之下,流沙之海安靜無聲。如果不是他們強大逆天的神識盯著,幾乎難以發現流沙之海在活動。

流沙,是可以吞噬任何生靈的死亡之口。但在這下面,卻沒有人知道。 重生之無敵呂布 下面藏著一座小世界。

沙海似乎察覺到了他們的靠近。流沙無聲的活動中,只餘風中露出一絲詭異的波動。

浮蹤客面色複雜。他雙手緊緊抓在欄杆上,「你們現在還有機會。再往裡面,就出不去了。」

「為什麼?因為會被困在沙海之下的世界嗎?」

腹黑狂妻 身體一顫,浮蹤客錯愕回頭。「月姑娘,你怎麼知道?」

「浮蹤客。」月千歡冷冷看著他,「我只想問,這沙海下面的世界,和北地荒漠中突然出現的秘境流言,有沒有關係。」

倒吸口氣,浮蹤客沒有說話。

但他的反應,無疑給了他們答案。

月千歡敲了敲靈船。靈船落下去,距離離沙海還有一段安全的範圍。見此,浮蹤客偷偷的鬆了口氣。

眾人站在浮蹤客身周看著他。月千歡勾唇,「現在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好吧。既然你們都知道了,我也只有告訴你們。好打消你們去送死的行為。」

浮蹤客看著月千歡,接著說:「月姑娘,相信我。這裡絕不是你的好選擇。」

「說說吧。」

靈船四周布下重重禁制。沒有人能看到靈船,但月千歡他們神識籠罩這裡方圓萬里。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會有所察覺。

確定無人打擾。浮蹤客這才開口。

老淮中說的不錯。他的確和這沙海,和沙海下面的世界有所聯繫。

浮蹤客:「我是出生在沙海之下的。就是那個世界里。」

聞言,眾人眼底紛紛閃過驚詫。

雲夜沉吟,「你是那些被困在裡面的人所生的孩子?」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不。」浮蹤客搖頭。「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但我可以確定,我和那些人沒有任何關係。」

「我長大成年後,那些凶獸給了我鑰匙。將我送出來。我才知道這外面,還有一座更廣袤寬闊的世界。隨後,我就一直在武元界行走。偶爾,或許會回去一次。」

浮蹤客目光落在沙海之上,充滿了複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