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武道死路都敢沖的人,難道還會被我這點法則之力打擊到嗎?」

許樂擺了擺手,滿不在意的說道。

莫宇辰聞言,也不在說什麼,只是淡淡一笑。

許樂說的一點錯都沒,這些法則之力的確打擊不到他。

因為只要他的劍胎凝練到極致的那一天,就算是太古時期的天才復活,也沒人能比得上他。

可以毫不留情地說,莫宇辰的修鍊之道在別人眼裡,簡直就是一個瘋子行徑,沒有人敢輕易嘗試這種方法。

「兩個變態!」

付王無奈了嘆了一口氣,扭頭離開了虛擬空間。

原本,劉宇的實力對他的打擊就已經夠大了。

後面莫宇辰一出手,他內心更是直接絕望,直接自認不如。

可是最後,許樂的出現,可以說是將他內心僅存的一點驕傲徹底粉碎,甚至還讓他感覺到自卑。

御用太子妃 所以他覺得,自己如果再不好好發奮修鍊的話,估計下一次見面,他連跟這兩人同桌而坐的資格都沒。

那些新弟子還好一點,他們本來就一直扮演的是弱者的角色,現在被莫宇辰他們拉遠距離,也只有讓他們更震驚而已。

可是,莫宇辰與許樂兩人的逆天,讓那些老弟子可就遭罪了。

就連那些仙將級別的帝子也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因為,他們能清晰的感受到,許樂如今的實力,已經超過他們不少,直追那些仙種級別的帝子。

四種法則之力大圓滿,這已經達到仙種弟子的標準。

由此可見,許樂的實力,對那些老弟子的打擊該有多麼的大。

他們難以想象,一個新弟子竟然能逆天到如此程度。

莫宇辰與許樂可才加入仙院半年時間啊,實力怎麼可能提升這麼多。

「四種法則之力達到大圓滿,這個許樂比莫宇辰恐怖多了。」

其中,一個老弟子備受打擊地說道,也是轉頭離開虛擬空間。

很明顯,他沒辦法接受眼前這個事實。

「散了吧,都趕緊回去修鍊。」

「不然的話,我們的修為都要被這些新弟子甩掉了。」

人群里,一個仙將級別的弟子失落地離去。

很快,越來越多的人受到打擊離開。

他們都下定決心,在未來的日子裡,一定要勤奮修鍊,不修鍊出什麼名堂絕不出關。

一炷香之後,酒樓內的人變得更少。

莫宇辰見到這些人走得七七八八,笑著對許樂說道:「你看你,臭顯擺,把這些人都嚇跑了。」

「照我看啊,用不了多長時間,你的麻煩也要來嘍。」

「麻煩?呵呵……」許樂滿不在意地搖了搖頭,說道:「武道之路,什麼時候沒有麻煩了。」

「怕麻煩的話,老老實實在家娶妻生子就沒有麻煩。」

「況且,我現在已經規劃好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根本不需要離開西虎仙院。」

「所以,魂家想要在我身上動腦筋也不好使。」

「反倒是你,估計你未來,應該不會老老實實地待在天靈仙院吧?」

今天,許樂選擇將自己的實力顯露出來,無疑是在還莫宇辰一份情,混淆魂家尋找魔皇的視線。

畢竟替他保守了身份的秘密,許樂心裡還是非常感激的。

而莫宇辰自然也明白許樂的好奇。

他看得出來,儘管許樂與那個奪舍者融合了,主導著這副肉身的還是原來的許樂比較多。

所以,他才會做出如此不理智的決定。

「再看看吧,我現在的實力還不允許我到處亂跑。」

「我準備將仙院了解透出后,再考慮離開的事。」

「反正我現在也才加入仙院半年,不著急離開的事。」

莫宇辰擺了擺手,讓身邊的蛟炎與張慕白先離開。

此時,整座酒樓也只剩下了他與許樂。

許樂見狀,輕輕扣著桌面說道:「莫兄,天靈仙院雖然落魄了。」

「可它再怎麼說都是五大仙院之一,曾經也輝煌過,手裡自然掌控不少絕地秘境。」

「不過,那些絕地秘境就算是大乘境強者進去,也是凶多吉少。」

「你小子該不會是在打這些地方注意吧?」

莫宇辰聞言,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笑而不語。

他早就知道,天靈仙院手裡頭有不少絕地秘境,這些地方都是非常危險的地方,可裡面也同時隱藏著武仙機遇。

許樂並沒有猜錯,莫宇辰心裡早就做好闖這些絕地秘境的準備。

他打算,只要自己修為提升到瓶頸處,便立即前往這些地方。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的修為保持快速提升。

見到莫宇辰的表情,許樂也知道自己猜中了。

當下,他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你真的就是一個瘋子。」

「難道你不知道,渡劫境去那些地方,向來都是有死無生的嗎。」

「五大仙院的弟子,估計也就只有那些仙種弟子以及天子級別的人,才敢在長輩的帶領下,進去闖上一闖。」

「你自己去的話,我敢保證,存活率絕對不超過百分之一。」

莫宇辰笑著搖了搖頭,不在乎地說道:「你也知道我走的是武道死路,沒有後退的餘地,只能蒙著頭往前沖。」

「所以,嚴格說起來,仙院這些絕地秘境的存活率,比我走的武道死路高多了。」

「哈哈哈……」

許樂與一位超級強者的靈魂融合,他不管是武道境界還是法則感悟都是極其恐怖的。

所以,他不需要出去歷練,只需要安靜潛修即可。

可是莫宇辰不同。

雖然說他有著得天獨厚的奇遇,但是他這一切還是需要他自己去闖去悟,在死亡的邊緣上突破自我。

「莫宇辰,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不過,我還真希望你最後能成功!」

許樂苦笑著白了莫宇辰一眼。

隨即,他神秘地說道:「你想不想知道我曾經的身份?」

「怎麼,你不怕我知道后說出去嗎?」莫宇辰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不過,他也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

雖然自己很想知道許樂是跟一個什麼樣的老傢伙融合,但是只要對方不說,他也絕對不會問。

…… 「其實,我西虎仙院第六千一百任院長。」

「天靈大陸上,別人都稱呼我為驚天劍聖。」

許樂洒脫地笑了一聲。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我本港島電影人 隨後,他直接扭頭離去,消失在莫宇辰的實現之中。

「咔擦!」

酒樓里,莫宇辰手裡的茶杯應聲而碎,心中掀起了一股驚濤巨浪。

他從來就沒想過,那個奪舍許樂的人,竟然身份地位如此之高。

先前,在逆亂之海時,他還和張慕白他們在感嘆,這奪舍者的來路肯定不凡。

沒想到,真的被他們猜到了,而且來頭還不是一般的大。

莫宇辰無奈地搖了搖頭。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在未來很長時間裡,想要超越許樂是不可能的。

除了他能將劍胎凝練到極致,如此一來的話,他或許還有可能超越他。

……

北方魂家的大殿中。

「你說什麼,四種法則之力大圓滿?」

「確定沒說錯嗎?」

魂家家主揪住稟報消息的探子,難以置信的問道。

上一刻,他們還一致認為莫宇辰就是魔皇。

可是,不等他們有所動作,立即有人前來稟報關於許樂的消息。

這可不得了,四種法則之力大圓滿。

要知道,這樣的天賦,已經達到了那些仙種弟子的標準。

而且,這才過去半年的時間。

魂家大殿里的所有人,此刻全都驚呆了。

他們沒想到,許樂竟然這麼狠,僅僅用了半年時間,直接將四種法則之力悟到大圓滿。

「還好這個消息及時。」

「差點就讓那莫宇辰背了鍋,便宜了許樂這個真正的魔皇。」

「哼……」

魂家老祖冷哼一聲說道。

台下的眾位魂家高層聞言,一個個面紅耳赤的對視了一眼。

上一刻,他們這些人還頭頭是道地分析莫宇辰就是魔皇。

可是現在,他們都以為自己搞錯了,冤枉了莫宇辰,覺得魔皇肯定是許樂。

「這個許樂可真狡猾啊,真能躲,的確很符合魔皇藏頭露尾的特性。」

「很明顯,這個許樂就是魔皇,絕對錯不了。」

人群中,一位魂家長老厚著臉皮打破尷尬。

緋聞狐妻 周圍的眾人聞言,紛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要知道,剛剛就是這老傢伙叫囂得最凶,一直說莫宇辰就是魔皇。

可是現在,他槍頭一轉,立即對上許樂了。

不過這個時候,沒人願意去跟他抬杠,因為他們都覺得,現在許樂擁有四種法則之力大圓滿,一切都不用說了。

魔皇肯定就是他無疑。

「沒錯,我贊同三長老的意思。」

「也只有許樂這樣的實力才能與那個魔皇重疊。」

「怪不得咱們那韋俊侄兒不是他的對手,情有可原啊。」

三長老派系的一位長老附和一聲。

然而,經過他這麼一附和,整個大殿里又炸開了鍋:

「對對對,四種圓滿之境的大澤之力,想象都恐怖,怪不得他能在通天碑上留名。」

「那莫宇辰跟他比起,差得可真不是一星半點。」

「老祖……咱們不能等啦,一定要儘快將其滅殺啊,不然的話,再讓他這麼發展,想要殺他就難了。」

……

魂家老祖聽著下方眾人的建議,不斷地點著頭。

他冷聲說道:「你們說的對,現在可以確定的就是,此子就是魔皇無疑。」

「不過,西虎仙院與那敗落的天靈仙院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