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妖獸內丹,我平生還是第一次見!」

「明明是個土豪,卻要來扮豬吃老虎,肯定有人倒霉了!」

「豪氣,這道內丹瀑布,真是壯觀啊!」

……

眾人議論紛紛,內丹瀑布則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縮小,最後徹底消失。

不過,數量龐大的妖獸內丹,已經堆成了一個小山,將迎賓小姐狠狠壓在下方喘不過氣。

「這些夠了嗎?不夠,我還有哦。」蘇白一臉純真的說道。

嘩嘩——

迎賓小姐踉蹌的從妖獸內丹中爬出,面色蒼白的看著眼前場景,再看向一臉人畜無害的蘇白,頓時心中一涼,打起冷顫。

她知道,自己得罪大人物了!

能夠一次性拿出這麼多妖獸內丹的人,在整個皇城中都少之又少啊!

可是,她心中也鬱悶啊,明明蘇白是個大人物,卻要穿的像個窮書生,還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這不是故意坑她嗎!

「我……」迎賓小姐正準備說話,一行人影便徑直走了過來。

為首之人,是一名老者。

老者顯然是拍賣會高層,一眼便看出問題所在,解釋道:「小友莫氣,誤會誤會,這是一個誤會啊!」

「誤會?」蘇白靦腆的微笑漸濃,說道:「她不是看不起我嗎?她不是說我草包嗎?她不是覺得在浪費時間嗎?她不是覺得我只有一枚妖獸內丹嗎?這些,都是誤會?」

「這……」老者一陣無言。

「得罪本少爺,本少爺就要讓她付出相應的代價!」蘇白果斷道,隨後不等老者回答,大步來到迎賓小姐面前。

他知道,只有霸道,才能將這些蹬鼻子上臉的貓狗給鎮壓!

嘶——

一聲輕響,迎賓小姐的旗袍,頓時被從中間劃開!

她的大好風景,當著大堂上千人的面,展露無遺!

迎賓小姐本還沒反應過來,等她感受到周遭越來越多的目光在自己身軀上遊走時,才猛然感覺一陣涼意席捲全身。

「啊!」

一聲尖叫,衝天而起。

「滾,賤人!」蘇白冷哼一聲,都懶得去欣賞大好風光。

迎賓小姐俏臉通紅,不敢又半點逗留,「嗖」的一聲,便躥入人群,消失了蹤影。

這時候,眾人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將話題轉向蘇白。

「他是誰?太強勢霸道了吧!!」

「竟然敢在大唐拍賣會,動拍賣會的人,膽子真不小!」

「看他的架勢,應該是個大人物!」

面對眾人的言語,蘇白沒有否認,反而一副悠然自得,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模樣。

只不過,老者的面色卻越加陰沉,甚至雙眼之中還有殺意流轉。 「你太不將老夫和拍賣會放在眼裡了吧!」

這時,老者終於發話了。

所有人,全部將目光聚集在老者身上,議論聲也由此傳開。

「這位應該大唐拍賣會的掌柜,岳啟秋吧!」

「沒錯,聽說他早在十年前就邁入魚龍三變的強者行列了,如今修為更是通天啊!」

聽著眾人的議論聲,岳啟秋的面色越加嚴肅,寒芒閃爍的雙眼,死死盯著蘇白,等待回答。

然而,蘇白依舊是一臉淡然,隨意道:「是大唐拍賣會狗眼看人低在先把?現在,你怎麼還倒打一耙?莫非是想店大欺客?」

「油嘴滑舌!」岳啟秋冷哼一聲,殺意涌動。

大唐拍賣會,能夠在東土大唐成為第一拍賣會,自然有龐大的力量支撐。

平常,就算是幾大宗門來人,都不敢在其中囂張。

沒想到,今天來了一個白面書生,竟然猖狂到這等地步,嚴重挑釁大拍賣會的威嚴!

而且,連幾大宗門的一號人物,見了都得禮讓三分的岳啟秋,何曾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小輩挑釁,這讓他的臉面如何安放!

「無知小輩,仗著自己有幾個臭錢,就敢目中無人嗎?你真當自己天下無敵了嗎?今天,我就替你家長輩,好好管教管教你!」岳啟秋森然道。

只是蘇白依舊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好像根本沒將岳啟秋放在眼裡。

見狀,岳啟秋火冒三丈,暴怒道:「小子,老夫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資本,敢無視我的存在!」

這一聲怒吼,整個大廳都為之一震。

「那小子完蛋了!」

「縱使他腰纏萬貫,岳啟秋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無知的蠢貨,找死也不看地方。」

「這種暴發戶,就是仗著自己有幾個臭錢,就敢到處囂張,最後連自己怎麼死的,估計都不知道吧!」

「老子就是有錢,怎麼了?」蘇白眨巴著單純的大眼睛,隨後大手一番,將提前準備好的一本小冊取出,靦腆的笑道:「這就是我的資本,大堂拍賣會竟然店大欺客,我就只能去找別的買家了!」

此言一出,嘲笑聲更濃。

「哈哈,一本小冊子,就是你囂張的資本?可笑!」

「大唐拍賣會什麼沒有?會稀罕你一本小冊?傻帽!」

「小冊里,不會是春風圖吧?哈哈哈!」

面對眾人的嘲笑,蘇白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原本岳啟秋還挺憤怒,準備將蘇白直接拿下。

回到古代當匠神 可是,他看著蘇白充滿笑意的臉頰,以及從容的態度,他便猶豫了。

他相信,蘇白不是傻子,既然敢在大唐拍賣會裡囂張,並且毫不畏懼自己的憤怒,肯定有所依仗。

莫非,那本小冊子,真的另有玄機?

不過,有玄機又如何,岳啟秋一輩子什麼沒見過,沒有什麼東西,比他的面子更重要!

所以,蘇白此子,必須教訓!

可是,還不等岳啟秋出手,蘇白便打開小冊,一臉悠然的朗讀道:「千劍縱雲出,百里不留行,九劍齊衝天,莽荒驚天地……」

隨著他的不斷朗讀,岳啟秋的面色變換不斷,時而糾結、時而迷惘、時而驚喜、時而恍惚……

終於,在蘇白朗讀到一半的時候,岳啟秋大手一揮,疾呼:「夠了!」

「夠了?」蘇白好像沒有聽明白,搖頭晃腦,準備繼續讀下去。

岳啟秋卻著急了,上前一把握住蘇白的手,哭笑不得的說道:「小友,不能再讀了。」

「好吧,我不讀了。」蘇白人畜無害的點了點頭,道:「不過,你們這裡的人好像都不喜歡我,我看我還是先行告退吧。」

話罷,蘇白轉身就準備離去。

見狀,岳啟秋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不斷跺腳,急吼道:「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岳啟秋的兄弟,我岳啟秋的貴人,誰敢不歡迎你,將永遠進入拍賣會的黑名單,我看見一次打一次!」說著,岳啟秋便用陰寒的目光,在全場所有人身上一掃而過。

瞬間,在場所有人均是被嚇出一身冷汗,全部向蘇白投去驚愕的目光。

「不得了,白面書生的背景龐大啊!」

「剛剛是誰說白面書生必死的?」

「我沒說過!」

「不是我說的,我說的是白面書生威武霸氣,千秋萬載,一同江湖!」

說著,眾人不顧自己打自己臉的羞愧,急忙低下頭去,不敢再看蘇白。

岳啟秋更不顧自己的顏面,搭著蘇白的肩膀,掛著一臉熱情的大笑,徐徐遠去。

兩人一直來到拍賣會後台的一處密室,才定下腳步。

「小友,這部武技,不得了啊!」岳啟秋雙眼散發著精光,神采奕奕的說道。

蘇白隨意一笑,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沒有任何準備,就到大唐拍賣會囂張。

早在酒樓,蘇白便提前從《天道榜》中挑選出了一套上古人級極品武技,稍加改造之後,便被他拿了出來。

這本武技,蘇白清楚,只要稍微有眼力勁的人,就能看出其中的玄妙之處,若是拍賣的話,定然價值連城。

畢竟,功法和武技,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上,永遠是最值錢的東西!

所以,他才會在最後,當著岳啟秋的面念出來,他就不信岳啟秋不動心!

果然,蘇白還沒念到一半,岳啟秋就中套了,瞬間被武技所吸引,對蘇白的態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這,就是蘇白強勢的底氣,囂張的資本!

「這部武技,一般般吧,還有更好的呢。」蘇白隨意的說道。

「什麼?還有更好的?」岳啟秋一驚,雙眼中併發出兩道精光。

同時,岳啟秋也在心裡琢磨,能夠拿出這等玄妙功法的人物,一定大有來頭!

只是,白面書生看著陌生,難道是易容的強者?可是,一般的易容術,絕對逃不過我的眼睛啊!

就在岳啟秋猜測的時候,蘇白將《千幻萬面》取了出來,別有深意的笑道:「上古易容術,有興趣嗎?」

此言一出,岳啟秋腦海中好似有一道驚雷劃過,面色猛然大變,看著面前的蘇白,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蘇白這個舉動,無非就是在告訴他,自己就是易容的強者!

而且,能夠拿出這等上古武技和易容術的存在,來頭一定不小,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得罪!

「兄台,方才岳某有所怠慢之處,還望見諒。」

岳啟秋非常機靈,立馬將自己的態度放低,對蘇白包含歉意的抱拳一拜。 「無妨,算算外面的妖獸內丹,加上這兩本武技和易容術,能夠賣多少錢,夠換一張邀請函了嗎?」蘇白從容的說道。

「夠了!」岳啟秋不假思索的點頭,道:「你是我的兄弟,就算沒有邀請函,拍賣會也照樣能參加,至於外面的內丹我全收了,武技和易容術……堪稱無價之寶。」

「無價之寶?」蘇白隨意一笑,心想自己這裡還有一大堆呢。

「不妨這樣,你將武技和易容術拿出拍賣會,到時按照拍賣的金額,你我再分,如何?」蘇白豪爽的說道。

「爽快!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請問,老哥,尊姓大名?」岳啟秋一臉期待的問道。

「大名?叫我書生就好。」蘇白靦腆微笑,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不管從哪裡看都像是個斯斯文文的白面書生。

岳啟秋知道蘇白不願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也沒有再追問,而是將自己的腰牌取下,說道:「兄弟有事就拿著這個來找我,就算我不在,拍賣會的人也會幫助兄弟!」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多謝!」蘇白毫不客氣的收下,隨後轉身便走出房間,向拍賣會大廳行去,一邊走還一邊說:「老弟,我先去參加拍賣會,用掉的錢,從我的賬戶里扣除便可!」

「好!」

岳啟秋爽快答應。

這時,拍賣會大廳,已經人頭涌動,座無虛席。

甚至,就連最尊貴的「天」字型大小包廂中,都已經坐滿了人。

由於蘇白和岳啟秋的關係,所以蘇白專門被安排在一間「天」字型大小包廂中,能從上至下俯瞰大廳每一個角落,將拍賣會一覽眼底。

蘇白坐在奢華的鐵角犀牛皮椅上,悠閑的翹著二郎腿,目光從窗外收回,注視起桌面的菜單。

菜單裡面詳細標註著今天要拍的物品,蘇白的目光從上一一掃過,終於在後半頁的時候,雙眼猛然一亮。

只見,有一尊玉佛和一串手鏈,和蔡志文的玉石極其相似,應該都同出一處,帶有山河之力!

可惜的是,只有這兩件玉石,恐怕蘊含的山河之力還不夠。

不過,聊勝於無,先買下來,其餘的找岳啟秋打聽打聽,說不定能知道玉石的出處或者去向。

就在蘇白思索的時候,拍賣會已經開始了。

大廳的主舞台上,一名身材婀娜的小姐,扭著身段,面帶迷人微笑,踩著蓮步,映入眾人眼帘。

她的手中,舉著一個被紅布蓋住的托盤,裡面放著的就是這次拍賣會的第一件拍品。

於此同時,主持人也跟著上台,在一番的吹噓之後,便將紅布掀開,將拍品展露在眾人面前。

不過,拍賣會越靠前的拍品,往往越差。

所以,第一件拍品,根本無法引起太大的關注,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在舉著托盤的小姐身上轉悠。

拍賣會若是要賣美人的話,估計會有很多人爭先恐後的購買吧。

蘇白更是連看都不看,直接躺在座椅上,微閉雙眼,修身養神。

拍賣會也注意到這一點,所以在前期拍賣時,故意加快了進度。

很快,經過兩個階段的拍賣,拍賣會終於進入最重要的後半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