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看到眼前從地面上不斷升起的冰雪,方忠黎疑惑的看向前方的黑色球體,在那球體之中,正是被包裹著的寧罪和第五層衛靈兩人。

「嘶」隨著一道腐蝕的聲音傳出,那些升起的冰雪,不斷朝著黑色能量的周圍覆蓋著,雖然是很快被黑色能量腐蝕,但是那冰雪太多,還是將黑色能量給盡數包裹了起來。

「凍!」衛靈嘴中再次大喝了一聲,包裹在黑色能量周圍的冰雪,瞬間凍結在了一起,那些黑色能量也是在這時,停止了縮小的趨勢。

「咔嚓」當黑色能量停止縮小的片刻,一道破裂的聲音便是從周圍傳了出來,而黑色能量也繼續朝著寧罪的衛靈兩人的身體靠近。

「冰凍!」衛靈嘴中再次爆喝了一聲,周圍的黑色能量,也在這時再次停止,衛靈的臉色,也在這時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冰凍!」又是一道喝聲,這也是衛靈現在唯一能夠做得,拖延對方的時間,使得方忠黎的元氣能量耗盡,這黑色能量自然就會消失不見。

「你這樣做,堅持不了多久的」寧罪看向一旁的衛靈,對方的元氣能量能夠已經接近枯萎,想必也是由於這幻龍塔的禁制,根本發揮不出自己之前的修為。

「你快想想辦法」衛靈回頭看向寧罪,隨即對著寧罪低喝了一聲,他最多還能夠施展兩次功法。

若是兩次功法施展之後,沒有將方忠黎的黑色能量屏障破掉,或者對方的元氣能量依舊足夠支持這個屏障的運作,那他將會在這裡再死一次,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天道劍法!」寧罪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體內的元氣能量盡數催動,手中的斷劍懸浮在了他的身前,在寧罪的上空,數不清的劍影浮現。

「嘶嘶嘶」劍影剛剛浮現在空中,便接觸到了上方的那些黑色能量,一陣陣腐蝕的聲音響徹在這片空間。

「呀!」寧罪不敢託大,若是再停留片刻,上方的劍影將會被盡數腐蝕,嘴中大喝一聲,手指向前一伸,頭頂處數不清的劍影朝著黑色能量屏障撞擊過去。

「咚、咚、咚」一陣陣撞擊的聲音也在這時響徹在了這片空間之中,數不清的劍影朝著一處地方刺去,想要將這黑色能量屏障擊破。

「轟隆」隨著一道轟鳴聲響起,原本包裹在寧罪和衛靈周圍的黑色能量屏障,頓時向四周炸裂,包裹在黑色能量周圍的冰塊,也在這時變成了冰屑從天而將,散落在地面。

強大的能量氣浪,從三人中間的位置擴散出來,撞擊在了寧罪三人的身上。

方忠黎連忙將黑色能量再度催動起來,擋在了他的身前,將那些剩餘刺向他這裡的劍影盡數遮擋。

愛上你,不期而遇 「噗哧!」但是寧罪和衛靈卻是根本沒有防禦的可能,直接被能量氣浪打在了他二人的身上,朝著後方倒飛出去,寧罪更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嗡」感覺到寧罪有難,斷劍連忙發出了一道紅色光芒,從空中朝著寧罪的方向急馳而去,直接擋在了寧罪的身後,沒有讓寧罪的身體跌落到地面之上。

那衛靈卻是與寧罪不同,沒有靈器救他,他的身影直接跌落在了雪地上面,一時間整個身體布滿了白色的雪花,臉色更是顯得蒼白無力起來。 「你這是在找死!」寧罪刺破了他施展的黑色能量屏障,更是讓他損耗了不少的元氣能量,一時間對著寧罪怒喝了一聲,催動著黑色能量,朝寧罪沖了過去。

寧罪現在已經差不多沒有了還手的能力,更不是面前方忠黎的對手,在斷劍的幫助下緩緩落在地面上,看向了身前向他衝來的方忠黎。

「嗡」當寧罪打算將身前的斷劍握在手中抵抗時,原本停留在寧罪身前的斷劍,突然間發出了一道紅色的光芒,嗡鳴聲從斷劍的劍身傳了出來。

「嗖」斷劍迅速朝著方忠黎的方向沖了過去,方忠黎施展的黑色能量瞬間和斷劍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鳴聲頓時響起,強大的能量氣浪向周圍擴散,將地面的冰雪吹動,使得寧罪和那衛靈兩人一時間睜不開眼睛,無法直視半空中碰撞的場面。

「嗡」又是一道嗡鳴聲傳出,只見寧罪的那把斷劍在碰撞之後,紅光弱了許多,整個劍身從空中滑落,插入到了寧罪身旁的地面之內。

「噔噔噔」撞擊之後,方忠黎的情況也不怎麼樂觀,身體從空中落下,雙腳在地面上後退了數十步,才是站穩了身形,一臉震驚的看向了身前插入地面的斷劍。

「真不愧是一把神器!」方忠黎一臉貪婪的目光盯著寧罪身旁的斷劍,讚歎的說了一句,隨後再次催動起體內的元氣能量,朝著寧罪沖了過去,這一次,將沒有人能夠救下寧罪。

看著身前再次衝來的方忠黎,寧罪將插入地面的斷劍給拔了出來,斷劍緊緊握在他的手中,打算與方忠黎決一死戰。

「小心」就在方忠黎的身影快要來到寧罪的身前時,被之前氣浪震倒在地面上的衛靈,突然沖著寧罪大喝了一聲,整個身體出現在了寧罪的身前,體內剩餘的元氣能量盡數匯聚在他的右手。

「轟」當衛靈的手掌與方忠黎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一道轟鳴聲隨即在寧罪的身前傳出,隨後衛靈的身體直接撞擊到了寧罪的身體上,兩人踉蹌的向後退了數步才算是站穩了身體。

反觀方忠黎,在受到衛靈的一掌阻擋,只是元氣消耗面色微微蒼白了一些,停下了進攻寧罪的腳步,並沒有因為衛靈的這一掌,受到任何的傷害。

「既然你這麼著急想死,那我就先成全了你吧!」兩次想要斬殺寧罪,都被攔截了下來,方忠黎頓時一臉的憤怒,對著站在寧罪身前的衛靈呵斥道。

「你,你沒事吧?」寧罪也是一臉的震驚,他根本沒有想到衛靈會突然衝出來救他,連忙向身前的衛靈詢問道。

「我早已經是死人一個了,你都沒見我不會流血嗎?」衛靈微微一笑,對著寧罪回應道,在千年之前,他便是死在幻龍塔中的一道陰靈,通過千年的幻化,成為了這第五層的衛靈,即便受再重的傷勢,也不會流出一滴鮮血。

「這個你拿著,前往不能讓他得到這個,沒有了這個,他根本無法進入到幻龍塔的后三層」衛靈看了一眼不遠處,正準備再次向他們發起攻擊的方忠黎,湊在寧罪的耳邊輕聲說道。

衛靈在對寧罪說話的期間,衛靈的一隻手直接插入了自己的腹部,從他的腹部之內,取出了一顆藍色的珠子,珠子周圍還蘊含著一股元氣能量,而衛靈則是將這顆珠子,偷偷塞進了寧罪的手中。

「這,你,那你豈不是要死去?」寧罪一臉震驚的看向身前的衛靈,同時將手中的藍色珠子,藏進了他自己的懷中,對著衛靈有些結巴的詢問了一聲,在這個時候,寧罪竟是有些不太清楚該說些什麼。

「消失了而已,我早就想解脫這一切了」衛靈的嘴角再次微微一笑,對著寧罪回應道,這對他來說,可能才算是真正的解脫,畢竟他被困在了這幻龍塔已經有著千年的時間。

「我還能攔住他一會兒,每一層的下一層入口,東南西北各有一個,快走!」衛靈再次對寧罪說了一句,同時朝著寧罪的胸前推出去了一掌,讓他儘快離開這裡。

「哼,想走?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跑!」看到衛靈竟是推著寧罪向南側逃走,方忠黎面色一沉怒喝了一聲,催動著體內黑色的能量,朝著寧罪衝去,想要阻攔住寧罪逃離的路線。

「你現在的對手是我」衛靈見狀,催動體內僅剩的元氣能量,立在半空擋住了方忠黎追捕寧罪的路,同時向著方忠黎低喝了一聲。

「不知死活的東西,那就先滅了你,取了你的珠子再去追他也不遲」方忠黎一臉憤怒的看著身前的衛靈,這衛靈三番兩次擋住他的去路,話音剛落,一道黑色能量脫手而出,沖向了衛靈的方向。

「冰牆」衛靈大喝一聲,周圍地面上的冰雪瞬間朝著衛靈的身前匯聚過去,形成了一道冰雪屏障。

「轟」方忠黎的黑色能量撞擊在衛靈的冰雪屏障,一道轟鳴聲響起,強大的黑色能量,直接穿透了衛靈身前的冰雪屏障,擊打在了衛靈的胸前。

「咚」衛靈的身體被強大的攻擊擊中,整個身體從天而降,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上,在冰雪之上滑行了數十米的距離才算是停了下來。

衛靈一臉虛弱的躺在地面上,身體也在這時變得虛幻起來,能夠透過衛靈的身體,看到地面的冰雪,現在的衛靈,已經沒有絲毫與方忠黎對抗的實力。

「現在,我就將你的珠子取出來,哈哈」方忠黎再次走到衛靈的身邊,看著躺在地面上的衛靈,嘴中大笑一聲,對著衛靈說道,同時體內的黑色能量再次催動,朝著衛靈的腹部打去。

「嗡」然而就在方忠黎的攻擊即將打在衛靈的身上時,衛靈身體周圍的空間,卻在這時突然間發出了一股嗡鳴的聲響,原本大笑的方忠黎赫然而止,整個身體連忙向後撤去。

「轟!」衛靈的嘴角在這時微微一笑,整個身影瞬間消失在了這片空間,強大的能量氣浪從衛靈的身體向周圍擴散,徑直的打在了方忠黎的身上。

「噗哧!」一口鮮血從方忠黎的嘴中吐了出來,整個身體向後滑行了數十米的距離,前方的衣衫,也被那股氣浪撕碎,顯得格外的狼狽不堪。

方忠黎半跪在地面上,手掌捂住了自己受傷的胸口,他沒想到這衛靈竟然在他的面前自爆,讓他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吃了大虧。

「看來要小心一些了,不然還未到最後三層,就先把命扔在了這裡」方忠黎將嘴中的鮮血吐在地面上,隨後強忍疼痛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朝著之前衛靈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

「咦?」一道疑惑的聲音從方忠黎的嘴中發了出來,一臉疑惑的神色,看向了衛靈消失的地方,根本沒有他想要得到的珠子的痕迹。

「不可能!珠子呢!」方忠黎的臉色頓時怒了起來,也不顧自己體內的傷勢,站在衛靈消失的地方開始尋找起來,將地面上的積雪也挖了半尺后,也沒有看到珠子的蹤影。

「難道是被那股能量給弄到了其他地方?」方忠黎大膽的猜測了一下,根本沒有想到那顆珠子是被衛靈給了寧罪,在看了周圍的空間一眼,朝著南邊的方向衝去,即便沒有找到珠子,也能夠抓到重傷的寧罪。

寧罪在衛靈的幫助下逃離了之前戰鬥的地方,一直朝著南側的方向逃去,想要在南側找到通往第六層的入口,只要寧罪能夠順利的進入到第七層,那方忠黎,永遠也不可能進入到第七層。

寧罪手中有著后三層的令牌,而且還有著第五層衛靈的內珠,方忠黎若是缺少了那第五層衛靈的內珠,根本無法進入到後面的三層。

想起這些,寧罪的腳步再次加快了許多,他知道那衛靈根本抵擋不了方忠黎太久,應該很快方忠黎就會朝著他這個方向衝來。

「找到了!」當寧罪再次走了一部分路程之後,一道綠色的光芒出現在了寧罪的眼前,之前那衛靈告訴他的事情,果然是真的,每一層都有著四個入口,東南西北各一個。

寧罪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平靜的空間,此時方忠黎還沒有追上來,所以寧罪要趕緊離開這裡,進入到幻龍塔的第六層空間。

快步走進綠色的光芒之內,寧罪的身體再次朝著地底陷入,速度不快不慢,讓寧罪的心裡有著一些著急。

不過很快,寧罪的身影已經就剩下一頭顱露在地面之上,其他的身體都已經進入到了地底之中。

「呼!」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風聲吹過,寧罪的兩隻眼睛連忙看向了北側的方向,一道身影從遠處飛了過來,身影在他的眼瞳之中不斷放大,來者正是之前與他對戰的方忠黎。

「寧罪,休要逃走!」方忠黎看到寧罪即將進入到幻龍塔的第六層,對著寧罪大喝了一聲,一股黑色能量朝著寧罪的方向打了過去。 妖孽殿下要從良 「砰」方忠黎施展的黑色能量直接打在了寧罪周圍的綠色光芒之上,一道碰撞聲隨之響起,而寧罪的額頭也在這時全部消失在了幻龍塔的第五層。

「可惡」方忠黎暗罵了一聲,他倒是忘記了,這綠色光芒能夠阻擋攻擊,剛才他施展的黑色能量根本沒有觸碰到寧罪的身體,隨後連忙走進了綠色光芒之內,準備進入到幻龍塔的第六層空間。

「呼」隨著一道人影劃過空中的風聲響起,寧罪的身影先行出現在了第六層的空間,一股灼熱感鋪面而來,使得寧罪的眉頭也微微皺起,看向了下方的空間。

灼熱的空氣將空間都灼燒的扭曲起來,整個地面,除了一些沙土之外,便是被炎熱的空氣烤裂縫的溝槽,寧罪剛出現不久,嘴唇上已經干出了一層白白的黏膜。

「得想個辦法擺脫方忠黎」落在地面上的寧罪,嘴中喃喃自語了一聲,隨後又看了一眼上方的空間,此時的方忠黎還沒有進入到幻龍塔的第六層空間,不過留給寧罪的時間,也不多了。

寧罪看了一眼腳下的地面,向前走了幾步,隨後轉過頭看了一眼身後留下的一串腳印,嘴角微微一笑,繼續朝著前方奔跑了起來,後面的腳印距離,也是越來越大。

寧罪的身影在朝著北側奔跑了一段距離之後,體內剩餘不多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整個身體騰空而起,朝著西面的方向飛了過去。

「呼」就在寧罪的身影剛剛離開不久,方忠黎的身影便是隨著一道風聲,從天空緩緩降落下來,眼神環視著四周,想要尋找到寧罪的身影。

身影落在地面上,環視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之前進入到幻龍塔第六層空間的寧罪,方忠黎眉頭微微皺起,心情也變得有些急躁起來。

現在第五層衛靈的內珠不見了蹤影,他想要進入到後面的三層空間,必須要搶奪到寧罪手中的令牌,不然根本不可能進入到後面三層的空間。

隨便挑選了一個方向,方忠黎體內的元氣能量再度催動,準備飛躍到空中搜尋寧罪的身影,這樣也能夠更快一些。

「咦?」就子啊方忠黎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準備縱身一躍時,突然發現在他的腳下,竟然是有著一連串的腳印,一時間方忠黎的嘴角冷笑了一聲。

雙腳踩地,身影頓時懸浮在了空中,朝著地面上留下一串腳印的地方追了過去,以方忠黎的判斷,寧罪應該是元氣能量匱乏,想要跑步找到下一層的入口,不過寧罪這樣,正好能夠讓他快速的追上。

「怎麼沒了?」片刻,方忠黎的身影已經是到達了最後一個寧罪留下腳印的地方,到了這裡,便是沒有了腳印出現在地面,方忠黎的身影再次落在了地面上。

環視了一圈四周的環境,雖然能看得很遠,但是根本找不到寧罪的身影,想必寧罪跑到這裡,怕他追上來,才施展元氣御空而行。

停留了片刻,方忠黎再次催動元氣能量,朝著北側的方向追去,速度也比之前加快了許多,想要趕在寧罪進入到幻龍塔第七層的空間之前,抓住寧罪。

此時的寧罪,正在朝著西側的方向飛行,不過並沒有堅持太長的時間,畢竟此時寧罪體內的元氣能量已經所剩不多,落到地面之後,繼續朝著西側的方向跑去。

跑步的速度自然是沒有飛行的速度快,所以寧罪在這段路程上,又是耽誤了不少的時間。

熾熱乾燥的天氣,讓寧罪早已經是大汗淋漓,身體上的衣衫,也被自己的汗水打濕,但是寧罪並不敢停下來,依照方忠黎的修為,很快就能夠發現寧罪並不在北面的方向。

鑽石蜜婚 「終於是快要到了」大汗淋漓的寧罪,張著乾澀的嘴唇說道,臉上也有著一絲欣喜之色,因為在他的面前,就有著一道綠色的光芒,顯得格外耀眼。

寧罪踉蹌的跑了兩步,朝著綠色光芒出現的地方繼續跑去,手中的斷劍現在則是成為了支撐身體平衡的拐杖,不斷在地面上,插出一個個劍印。

「寧罪!你果然是在這邊」然而就在寧罪的身影剛剛走到綠色光芒的一側,還沒有進入到綠色光芒之中的時候,一道喝聲,從不遠處的空中傳了過來。

聽到那道喝聲,寧罪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隨後看向了聲音傳出的地方,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寧罪的視野中,來者正是一直在後面追寧罪的方忠黎。

這裡的天氣太過於炎熱,就連方忠黎,此時的額頭都是布滿了汗水,尤其是在方忠黎的身後,那處被寧罪斬出來的刀傷,與布滿汗水的衣衫粘在一起,每動一下,那傷口就會流出一股鮮血。

寧罪連忙回頭,將斷劍再次插入地面,朝著那綠色光芒處跑去,他只要能夠進入到那光芒之中,就能夠徹底的擺脫方忠黎的追殺。

「這一次,沒人能夠救得了你,想要逃走,休想!」方忠黎看到寧罪竟然是轉身繼續朝著綠色光芒處衝去,面色一沉,對著寧罪喝斥了一聲,將黑色能量包裹在了他的手掌上,朝著寧罪沖了過去。

寧罪的身影朝著那綠色光芒的位置衝去,同時回頭看了一眼向他衝來方忠黎,方忠黎的速度特別快,轉眼間已經是到了寧罪的身後,而寧罪距離綠色光芒的位置,還有數米的距離。

看到對方快要攻擊到自己的身體,寧罪連忙催動出腦海中的魂力,將魂力在身後形成了一把灰色長劍,想要阻攔一下身後衝來的方忠黎。

「轟」灰色長劍剛一刺出,便是與方忠黎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轟鳴聲頓時響起,一股能量氣浪推動在寧罪的後背,差點讓寧罪跌倒在地面上。

灰色長劍也就是阻擋了方忠黎片刻的時間,隨後便是化為一道灰色能量進入到了寧罪的腦海中,而方忠黎也再次朝著寧罪沖了過去。

「呀!」寧罪大喝了一聲,同時身體縱身一躍朝著前方的空中飛去,手中的斷劍也在這時擋在了寧罪自己的身前。

「砰」方忠黎一掌打在了寧罪的斷劍上面,撞擊聲傳出,強大的撞擊力使得寧罪的雙臂頓時麻木起來,差點失去了知覺,斷劍的一面也因為這強大的撞擊力而撞擊在了寧罪的胸前。

「噗哧」寧罪的嘴中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身體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鮮血噴在身前的斷劍劍身,一道紅色的光芒從斷劍之中閃爍而出,朝著那方忠黎撞擊而去。

「轟隆!」強大的撞擊力使得周圍響起一震轟鳴的聲響,讓寧罪有些震驚的是,那方忠黎的身體竟然是被那道紅光給震退了數米的距離。

「伊娃」一個孩子模樣的小人,虛立在寧罪和方忠黎的身前,面朝方忠黎,一臉怒氣的看著對方,兩隻小拳頭上面還有著一股紅色能量包裹著。

「這,這是劍靈!」看到那小人的出現,方忠黎一臉震驚的看向那小人,隨後不可思議的說道,他只是聽說過劍靈,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劍靈。

「轟轟!」小人可不管對方是不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快速朝著方忠黎的身前衝去,一拳拳打在了方忠黎的腹部。

「噗哧!」在中了小人第一拳之後,方忠黎的臉色瞬間便了樣子,一口鮮血從方忠黎的嘴中吐了出來,整個身體形成了弓型,朝著後方飛去。

「吼!」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吼叫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了過來,一直在打著方忠黎的小人突然是停了下來,看向了那不遠處的天空。

「應該是衛靈來了,小人,快將他懷中的令牌搶奪過來!」寧罪一聽那吼叫聲,想著也是這第六層的衛靈出現了,連忙對著那小人喝了一聲。

小人聽到寧罪的聲音,再次看向了被他打倒在地的方忠黎,朝著方忠黎的身體沖了過去,而方忠黎卻是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袖口,不想讓寧罪得逞。

「咚」小人見狀,一拳打在了方忠黎的左臂,頓時讓方忠黎有種痛不欲生的感覺,整個左臂沒有了絲毫的知覺,鬆開了捂住右臂衣袖的手,那兩塊令牌,被小人一左一右兩隻手拿著,兩塊令牌加在一起的高度,都快比小人高了。

「吼」又是一道吼叫聲傳了出來,聽聲音,似乎是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哼」小人聽到那道吼叫聲,沖著南側傳出聲音的地方冷哼了一聲,隨即朝著寧罪手中的斷劍衝去,瞬間消失在了這片空間。

方忠黎一臉震驚和怨恨的目光,盯著前方的寧罪,現在的他已經是不能夠再對寧罪產生絲毫的威脅,寧罪的斷劍有著劍靈,他之前也根本不知道,導致現在吃了大虧。

農女重生:嫁個獵戶來種田 寧罪冷眼看著方忠黎,又看了一眼不遠處出現波動的空間,將手中的兩塊被小人搶奪過來的令牌放進自己的懷中,轉身走進了那綠色光芒之內,整個身體再次朝著下方陷入。 「吼」又是一道吼叫的聲音傳出,這一次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在身邊一般,但是周圍的空間中,並沒有一道身影出現,只有被灼熱的天氣變得扭曲的空間在浮動。

方忠黎的身影倒在地面上,不斷的朝著後方退去,想要儘快的離開這個地方,他能夠感覺到這個地方現在充滿著危險。

周圍扭曲的空間中,在這時突然隱約間出現了一個拳頭,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那是一個比寧罪的身影還高大的拳頭!直接砸在了方忠黎的後背上。

「咚」的一聲悶響傳出,只見方忠黎的身影頓時朝著前方飛去,臉先著地,掉落在地面,滑行了數十名的距離才算是停了下來。

此時已經進入到綠色光芒中的寧罪,看到這一幕,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雖說他已經是擺脫了方忠黎,但是後面的三層中,還不知道有著什麼樣的危險,而且從他進入幻龍塔中,已經是有著六個時辰半天的時間。

「嗡」只聽周圍的空間中,突然傳出了一道嗡鳴的聲響,寧罪的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幻龍塔的第七層空間,不過這次讓他以外的是,與之前不一樣,不是從天空掉落,而是直接站在了地面上。

「這是一處山洞?」寧罪疑惑的身影在這片空間中傳出,因為在寧罪看清身前的事物,與之前的也是根本不一樣的,在他的身前,是一處山洞的入口,裡面,有著左右兩條通道。

寧罪的腳步走進了那山洞之中,不過並沒有迅速做出決定選擇左右哪條道路,他也清楚這個地方肯定是充滿了危險,肯定不能與之前一般莽撞行事。

在自己的懷中,取出了一張羊皮的圖紙,這圖紙正是之前寧罪在離開皇宮大殿時,霆囯皇帝交給他的,上面所畫的線路,也正是這幻龍塔后三層的地形圖紙。

「找到了!」寧罪突然興奮的喊了一聲,因為寧罪在第一塊圖紙上面,找到了自己現在所待在的入口地點,隨後根據地圖尋找著通往幻龍塔第八層的線路。

這地圖上面並沒有直接畫出線路,而是只有這裡的地圖,不過有著這裡的地圖已經是很不錯了,對於寧罪而言,就是花費一些時間找到出口就行。

沒過多長的時間,寧罪手拿羊皮地圖,朝著左側的通道中走去,而身前也在進入到通道之後,變得黑暗起來,幾乎是伸手不見十指,寧罪不得不一手拿著斷劍照亮通道,一手拿著地圖查看位置。

在走了數十步之後,又是一個十字形的通道出現在了寧罪的面前,然而寧罪遇到這個通道,並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朝著最前方的通道走了過去。

「果然是和這圖紙上畫的一樣」寧罪的嘴中輕聲說了一句,在地圖上也是這樣顯示的,沒過多久就是一個十字形的通道,四個通道都是通向不同的地方,若是走錯一步,那將是前功盡棄。

這幻龍塔的七層,說白了就是一個迷宮,不過這迷宮之中,卻是還有著不少的密室,在寧罪手中的那張地圖之中,就有著許多小方框,似乎便是記錄著密室的位置,但在那小方框的裡面,卻是畫著一個個恐怖的骷髏頭。

「嗖」就在寧罪快步走在這通道之內時,在寧罪身前不遠處的又一個通道中,一道幽暗的身影突然飄過,使得寧罪連忙靠在一側的牆壁上,手中的斷劍也藏在了身後,不讓其發出光芒。

「那個難道就是衛靈?」寧罪眉頭緊皺,心中不時的猜測著,不知道剛才飄過去的身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隨後在伸頭看了一眼恢復平靜的通道,寧罪小心翼翼的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這一次寧罪的速度卻是放慢了許多,尤其是在遇到通道路口的時候,更是會來回瞧一瞧,再快步走到另一個通道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