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你個王八羔子,說一半算什麼?」

「要我用斧子砍你你才肯說么?」

慕容垂又生氣了。

「哎呀,火氣這麼大,怎麼能成事呢?」

熊迪搖搖頭道。

「成你娘個事,快說!」

「嗯,當年三塊大陸之間爆發了戰爭,王者大陸被白銀大陸的鐵甲騎兵擊潰了。」

「慕容燕國國力大損。」

「無人可派之際,連皇室內府的家丁馬奴也派出去統軍。」

「摩羅被封為掃北大將軍,率軍三十萬北出抗擊白銀大陸的鐵甲騎兵。」

「後來大家都知道,偉大的意念師榮格參戰,將白銀大陸的百萬大軍給抹去。」

「這才奠定了王者大陸在此留居的地位。」

「王者大陸剛傳送到此的時候,地理位置十分惡劣。」

「榮格大師耗費了大量的念力,扭轉了三塊大陸的氣運。」

「良田膏腴多歸王者,險山惡水歸於白銀。」

「榮格大師完成這一切后徹底隱居不出,不問世事。」

「之後,手握王者大陸世俗兵權的摩羅卻擁兵自立。」

「殺死了燕皇慕容笑。」

「這段家族史想必慕容垂將軍還不知曉吧?」

熊迪淡然說道。

「這都是真的?」

慕容垂開始有點相信了。

「嗯,我們幾位都可以作證,因為當時我們是目擊者。」

「那你們當時在幹什麼?」

「我們在忙於適應王者大陸傳送過來后的環境。」

「哦?」

「適應環境?」

「正是!」

慕容垂想了想,這些活得年深月久的傢伙的確可能知道很多歷史秘辛。

但這事關重大,不能輕信。

「你們告訴我這些,意欲何為?」

「對,你這個問題才真正的問到了關鍵處。」

熊迪笑道。

「聯合反叛!」

「怎樣?」

「你們要造反?」

「嘿嘿,你這話又說錯了。」

「如何錯了?」

「我們已經造反了!」

「那刺客聯盟又是怎麼回事?」

「互相利用而已,他們不是問題的關鍵。」

「他們的出現只是適逢其會。」

「哦?」

「那刺客聯盟給了你們什麼好處?」

「這你就無需知道了。」

「我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與你結盟。」

「家仇國恨,難道你慕容垂要拋擲腦後么?」

「這……」

慕容垂挺直的胸膛塌陷了下去。

如果熊迪說的是真的,那麼自己的確該替祖先報仇。

可這必須得到證明,否則中了這些怪獸的挑撥離間計怎麼辦呢?

「無需多慮,慕容城主,請看。」

熊迪手一招,空中立即出現了一段視頻。

一位戎馬將軍頭戴戰盔,垂下兩條潔白的毛絨絨的耳帶。

面容和現在百羅帝國的皇帝摩柯一摸一樣。

手起刀落,砍下跪倒在地的一名中年男子的頭顱。

那名男子臨終前大喊道:

「摩羅,你忘恩負主,背叛我慕容,我做鬼也不會饒了你這個賊子!」

被砍頭的自然是慕容垂的祖先慕容笑了。

長的跟慕容垂簡直一摸一樣。

「這回,你該信了吧?」

熊迪道。

「時空回溯?」

「你們怪獸竟然掌握了這種手段?」

「既然敢反,自然有反的底蘊。」

「仔細想想,給你一秒鐘。」

熊迪笑道。

「這若是真的,我沒有理由不反。」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為何選擇我慕容垂,為何選擇長平城作為引爆點?」

慕容垂不是傻瓜,這些疑問必須一一問清楚。

「長平城是整個王者大陸鎮壓野區靈獸的符印。」

「我們若是能夠攻陷長平,揭開符印,那麼野區戰力將得到極大提升。」

「嘿嘿,你們實力這麼強,何必需要與我慕容垂聯手?」

「自己反了不就行了么?」

「嗯,這個問題也問到了點上。」

「出來吧,慕容城主既然已經知道真相了,你們也就不必隱藏自己身份了。」

剛才去長平城布下時空結界的意念師中走出來一位人類。

「少主人,請原諒我們的魯莽。」

「你是?」

「我們都是萬年前慕容家族守護者的後人。」

「這麼多年了,我們一代一代的隱姓埋名,就是為了今天。」

「野區諸靈獸的君主均同情慕容家族的悲慘遭遇。」

「因此,才答應與我們結盟。」

「待得大燕復國后,人類區域歸我們慕容家管理,野區歸諸靈獸君王分管。」

「剛才您所看見的三十八名意念師是慕容家族血脈相傳的忠實守護者。」

「少主人,您還等待什麼呢?」

「野區靈獸諸君王已經布下了陣勢,就等百羅皇都意念師援軍到達,我們將他們一舉殲滅。」

「與那篡國賊子摩氏決一死戰。」

「你們都是我慕容家族的守護者么?」

慕容垂虎目含淚了。

若說剛才他還有點狐疑,現在是百分百信了。

「在下陳剛,在下田勝,在下孤松子,在下秦雲……」

三十八名意念師一個個報名出列。

瞬間點燃了復仇的氣氛。

慕容垂內心的榮光與驕傲也被激發了。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啊~」

慕容垂仰天長嘯,淚水撲簌撲簌的滾落下來。

「好!」

「既然我們大燕慕容守護者還在,我慕容垂復國之任義不容辭也!」

說完,慕容垂拱手,對腐鯨熊迪等暴君一一施禮。

「好說,好說,若慕容城主沒異議,那我們就歃血為盟吧!」

四暴君同時甩出一滴鮮血,化為一道極為古樸的篆文。

慕容垂凝視幾秒,咬破手指,甩出一滴鮮血。

頓時歃血盟約,共同反了。

「帕慕克大師,你們可願意隨我慕容一起舉義?」

「慕容城主,何不聽我一言再做此決定?」

「第一,萬年來,百羅摩氏並無大錯。」

「百姓樂業,風調雨順。」

「第二,萬年之前的朝代更迭,也已久遠。慕容氏並未滅族,足見摩氏尚存仁慈。」

「第三,野區暴君所示之視頻並不能證明摩氏篡國。」

「若熊迪之言屬實,慕容燕國當時可是一敗再敗,在王者大陸怕早已是人心喪盡。」

「說摩羅篡位,更可能的應該是眾人舉之,他無可奈何之下才登皇位。」

「所以,慕容城主,望您三思。」

「哼,您是斷然不從了?」

「恕難從命!」

「來人,給我把這些人推出去斬了!」

金虎暴君長聲喝道。

他心中還是記恨夏洛奇一指滅他元核的仇。

雖然那是分身,可也廢了他一半功力。

腐鯨熊迪也是如此。

「算了,盟誓舉義而斬壯士不詳。」

「四位君主,聽我一言,將這些人放了。」

「但他們必須以生命立下誓言,不得泄露今日之事。」

「好,就依慕容將軍所言。」

熊迪看了一眼其他暴君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