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你既有如此不凡的命數,實力定然也不凡,在下巫族黑滄,不知可否賜教一二?也好證明你這鎮壓一代的命數。」

還不待美杜莎說話,席位上的黑滄便站起身來了,欲挑戰蕭寒,當著眾天驕的面,他的目的不言而喻,他要證明自己。

見狀,美杜莎柳眉一皺,目光看向黑滄,眼眸有些冷意浮現,她自然知道為何黑滄這時候站出來找茬。

見到巫族的一位天驕人物突然站出來,廣場上眾人的眼中也是不覺浮現一抹有趣之色,黑滄的語氣雖說很和善,但是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這和善的語氣中未免話里藏刀,這話,是在質疑蕭寒的命數?

巫族之人質疑巫族的預測,這種事,當然有趣,若是二人動手,那定然更加有趣。

「沒空。」蕭寒掃了一眼那黑滄,淡淡說了一聲后,他如何不知這黑滄打得什麼主意。賜教,說得好聽,若是能當著眾人的面將他打敗,那黑滄無疑能讓他顏面盡失,這無疑才是黑滄心中所想。

而至於所謂的證明,蕭寒的命數,需要向他黑滄證明?

所以,對於這種挑戰,蕭寒自然沒工夫理會。

「走吧。」蕭寒走到美杜莎身旁,而後牽起了後者的玉手,徑直朝著高台下走去,根本無視那黑滄。

「你,不敢?」見到蕭寒當著他的面牽著美杜莎,黑滄眸子泛冷,盯著蕭寒,語氣有些冷。

蕭寒繼續走,沒有理會。

「所謂能鎮壓一代的天驕,難道這麼慫?」黑滄冷道。

「我若動手,我怕你會後悔!」蕭寒腳步微頓,淡淡說了一聲。

「是嗎?」黑滄面龐一沉,腳步踏出,一股強悍的氣息隱隱席捲出來。

「黑滄,不得無禮!」巫族強者出言制止,沉聲喝道。

然而,此刻黑滄哪裡聽得進去,氣息依舊在攀升,六星斗尊的氣勢席捲周身,他目光陰冷地盯著蕭寒,一股威壓迅速朝著蕭寒瀰漫而去。

蕭寒也是轉過身來,面色也是一沉,這傢伙真當他是軟柿子不成?

嗡!

然而,就在二人劍拔弩張之時,天穹之上,風雲攪動,一個空間通道迅速浮現,一道嬌軀從其中,俏臉冰冷,眼眸不帶絲毫溫度,自然是冷寒霜。

她站在那裡,彷彿整片天地都在為之顫抖,一股無形的浩瀚威壓悄然瀰漫,令人感到靈魂都有一種悸動感。

「這女子相當可怕!」眾人皆是一臉驚訝的神情,沒想到會有如此強者突然降臨。

那高台上的一眾巫族強者也是吃了一驚,今日到場的巫族強者並沒有斗聖強者,因此在那女子的威壓之下,他們也是感到不寒而慄。

「不知閣下是何人,何故突然降臨命運之城?」巫族中有強者出聲詢問道。

對此,冷寒霜根本懶得理會,此刻她的目光掃向下方,很快便鎖定在了蕭寒身上。

「你要的東西,有消息了。」冷寒霜說道。

聞言,蕭寒一怔,隨即眼中便是浮現一抹激動之色,冷寒霜大老遠跑來說這麼一句話,他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

業火神冰,有消息了!

「有業火神冰消息,我先回魔門了,若有事,隨時可來魔門找我。」蕭寒對著美杜莎傳音,並沒有打算帶美杜莎回魔門,她就在巫族修鍊會更好,那晚纏綿之夜,二人都知曉了彼此的情況,如今暫時分開,也無妨,等什麼時候他組建了自己的勢力,到時候再接回美杜莎也不遲,這是蕭寒的打算。

美杜莎輕輕點頭,自然知道神冰對於蕭寒極為重要,如今她已經知道蕭寒在魔門,因此見面並非難事。

隨即蕭寒不再拖沓,身形一閃,徑直掠到了冷寒霜身旁。

「魔音,走!」蕭寒又對著魔音招了招手,魔音迅速掠了過來,雖說不知道出了何事,但是門主親自到來,想必事情不簡單。

隨即冷寒霜縴手一揮,一股天地偉力包裹著蕭寒二人,直接掠進了身後的空間通道,在轉身那瞬間,蕭寒又回過頭看了眼黑滄,淡漠道:

「你該慶幸我沒有動手!」

說完,蕭寒三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天穹之上,空間通道散去,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

魔門。

一座高大山嶽之上,冷寒霜和蕭寒並肩站在那裡。

「業火神冰,有動靜了?」蕭寒看向冷寒霜,目光中有一抹火熱之色,等了這麼久,神冰終於有消息了。

「在南荒之上,有一方上古遺迹,稱之為南荒古迹,南荒古迹很神秘,其終年飄蕩在虛無空間之中,不過每隔數十年,南荒古迹便會現世一次,那裡,曾經隕落了一位絕世強者,人稱業火神君。」冷寒霜緩緩說道,這些,之前她並未向蕭寒提及,以如今蕭寒的實力,已經有資格了解這些了。

「南荒古迹,業火神君……」聞言,蕭寒目光閃爍,嘴中喃喃,隨即道:「這麼說,業火神冰就在這南荒古迹之中?」

「嗯,距離上一次南荒古迹出世,已經過了七十多年,如今,南荒古迹隱隱有了再一次出世的跡象。」冷寒霜道。

聞言,蕭寒眼睛也是亮了起來,南荒古迹現世。

同樣,也意味著業火神冰現世! 「原來是章家的三少爺,失敬,失敬!」莫休言沉吟起來,他心中也開始打鼓,為了對付一個羅征,是不是得罪的人太多了?

倘若他真的斬殺了羅征,不僅要得罪朱家,看樣子連同章家也一併得罪了。

「莫家主,正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有時候還需要衡量一下代價!」章無縣雖然實力不濟,但是對人心看的卻是十分透徹。

或許莫休言的確動了很重的殺心,他想置羅征於死地。

但是一個家主做事情,要考慮的問題有很多,牽扯在他身上的事情不止一件,他現在意氣用事的確能夠回護莫家的面子,可是莫家下面的日子怎麼過?

章無縣已經看出,朱千凝肯定是鍾情於羅征,何況羅征還是她的救命恩人,倘若羅征真的在這裡出事,莫家如何交代?

更何況章無縣本身也不會坐視不理!

章家對自家子弟的實力要求不高,章無縣又是嫡子,他哥更是章家未來挑起章家大梁的人。

或許章無縣現在說服章家,卡死莫家的命脈還有一點難度,但是未來呢?

只要章無縣一意孤行,想要卡死莫家,這一點無論是章家,還是章無縣本人都不算是特別困難的事情,畢竟小小一個莫家影響極為微小,就算七大士族之中哪一家要出來多嘴,也不會給章家太大的壓力。

莫休言的臉色明顯遲疑起來。

可是就在此刻,從莫休言後方的一堵牆壁忽然崩塌,隨即從那崩塌的牆壁之中驟然射出一點亮光。

「咻!」

那一點亮光正是羅征的殘破飛刀。

這一次羅征被莫休言的劍氣逼迫的十分慘烈。

先前羅征依靠天魔真元,尚且能夠對抗許休,而在仙府涼亭之中幹掉五嶽散人,也是利用那些照神境強者相互之間的矛盾,充分的吞噬了大量的真元,並且還在五嶽散人重傷的情況下,才將其誅殺。

可是今天,羅征的天魔真元失去了效果,無論用什麼手段,他都無法抵擋住莫休言的劍氣。

為了擺脫那道劍氣,羅征以極快的速度在莫府之中橫衝直撞,不知道撞毀了多少間瓦屋,撞塌了多少大門和牆壁。

而那道劍氣,卻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死死的咬在他的身後,羅征想盡了辦法都沒能擺脫掉那道劍氣,不僅如此,還有好幾次羅征被劍氣逼迫到了角落之中,差點被劍氣所斬殺……

還好每一次羅征都死裡逃生。

但是一直這般逃下去,羅征被那道劍氣斬中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所以羅征一邊瘋狂逃竄,腦袋也瘋狂的想著辦法。

想來想去,他破解不了這道劍氣,但是卻能夠去找莫休言的麻煩,畢竟這道劍氣乃是莫休言所掌控的。

於是羅征在莫府之中繞了一個大圈,又朝著客堂這邊衝過去。

羅徵用肉身撞碎牆壁的同時,他便將戒指輕輕一按,手中的殘破飛刀就朝著莫休言飛射過去。

留給羅征的機會並不多,如果有可能選擇,他並不願意直接對莫休言出手,這是別無選擇之下的選擇。

章無縣聽到牆壁倒塌傳來轟隆巨響,看到那一抹銀色的閃光朝著莫休言飛射過去,臉色頓時一變。

他對莫休言施加的壓力已經有效果了,以章無縣的判斷,莫休言最終可能會選擇放過羅征。

可是章無縣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羅征在被劍氣追殺之下,居然還能夠繞過來再對莫休言出手。

這麻煩了……

莫休言的確十分猶豫。

殺了一個羅征又如何?他莫休言能夠得到幾分好處?最多不過是挽回莫家和他莫休言幾分顏面而已。

莫家已經衰敗至此,這顏面在普通老百姓心中可能還值點錢,但是在士族之中,他莫家的面子根本不值一提!

而更大的麻煩,則是得罪朱家和章家……

早知道退讓一步就好了,莫燦既然說這血玉手鐲是他爹的,大不了還給他就好了,為何要逼迫莫燦到歇斯底里的地步?

倘若他不逼莫燦,羅征或許就不會因為這個,而選擇同莫家動手了。

莫休言心中升起一絲悔意,對莫燦的悔意。

恐怕莫休言一輩子,對他的侄子莫燦第一次有悔意,而且還是眾人相逼的情況之下!

就在莫休言正在猶豫之際,羅征卻對他出手了。

「飛刀嗎?不值一提……」莫休言淡淡的看著殘破飛刀朝著自己盤旋而來,他只是將手中的藍色長劍舉起,朝著那殘破飛刀劈砍而去。

儘管莫休言手中的藍色長劍只是用真元所化,但因為吞噬了大量的天衍精華的原因,藍色長劍的威力堪比仙器。

何況莫休言這一斬,還蘊藏著《歸墟劍》的奧義。

這一劍斬出,顯示出莫休言獨特而老練的劍法,藍色長劍不偏不倚的斬在了飛刀刀身上。

莫休言原本以為,他這藍色長劍能夠將眼前的飛刀斬為兩截!

但是當藍色長劍的劍身觸碰到飛刀之際,卻瞬間被那殘破飛刀所斬斷!

「怎麼可能?我的真元化劍,堪比仙器,為何連一把飛刀都敵不過?」殘破飛刀的威力超出莫休言的想象,眼睜睜的看著他的真元長劍被斬斷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真元長劍的硬度,堪比下品仙器,為何能夠被一支品相不佳的殘破飛刀斬斷?

殘破飛刀的飛行速度極快,將莫休言的真元長劍斬斷之後,便是徑自朝著莫休言的頭部射去。

若是平常時刻,莫休言想要躲開殘破飛刀也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但是此刻他卻因為驚詫於這殘破飛刀的威力,稍微一愣神之間,殘破飛刀便直撲莫休言的面門。

等到莫休言回過神來,殘破飛刀距離他的面門已近在咫尺。

一股涼意從他的脊椎骨處深起來,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一個小小的愣神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而取走他生命的人則是一個先天一重的小傢伙!

在這關鍵時刻,莫休言幾乎是依靠著生命本能將頭猛然一偏,他的腦袋硬生生的挪開了尺許。

「咻……」

飛刀幾乎是貼著莫休言的臉飛過去,劍刃則在莫休言臉上留下了一道細細的傷口,一滴鮮血從那鮮血之中逸出來。

即便是身經百戰的莫休言,此刻也感覺渾身發寒。

莫休言原本以為,羅征的實力即便很驚艷,即便憑藉先天一重的實力打敗自己的兒子,即便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他終究是一個先天生靈,而且只是先天一重!

對於莫休言來說,羅征依舊是一隻螞蟻,只不過是一隻略顯強大的螞蟻罷了,以他照神境的實力,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雖說羅征能夠在他召喚出來的兵器大陣之中安然無恙,甚至還能夠稍微反抗,但是那並不代表羅征能夠給他帶來任何傷害。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羅征不是給他帶來傷害,而是直接就要他的性命!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倘若不是莫休言依靠本能反應,閃開那一飛刀,以那飛刀之銳利,自己現在已經躺在地上變成了屍體。

人在受到死亡的威脅之時,往往開始是害怕,在避開這死亡威脅之後,那些害怕的情緒就會轉化為憤怒,極端的憤怒!

莫休言此刻就是如此。

原本他還想好好理解一下,章無縣話中的分量,是不是對羅征小小的懲戒一番見好就收。

但是此刻,憤怒已經佔據了他的腦袋,此刻莫休言沒有去想任何事情,他唯一想的就是一定要殺了他,殺了羅征!

莫燦,章無縣,周顯,朱千凝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傻眼了。

章無縣的威脅已經起到效果了,莫休言估計都已經改變主意,但是他們哪裡想到,羅征在被那道劍氣追殺之餘,竟然還能夠找到機會,過來反撲莫休言!

那可是照神境強者!

「嘿,不愧是羅征……」周顯苦笑道。

章無縣則嘆了一口氣,「哎,差了一點,沒能幹掉莫休言,現在羅征麻煩了,看樣子只能等家族長輩過來處理了,莫休言反擊起來肯定極為可怕,不知道羅征能不能支撐到那個時候……」

朱千凝亭亭玉立,站在原地咬著嘴唇,此刻她再一次擰開千里紐,朱家中人為何還沒到? 以身試愛 她心中也是萬分焦急!

在朱千凝旁邊的莫雲,臉色也是一片煞白。

作為家族中的女流,她本來沒有說話的份兒,她一方面希望父親相安無事,不要受到羅征的傷害,另外一方面,她又清楚若是父親一意孤行,會給莫家帶來多大的麻煩!也許父親還有一絲僥倖,認為朱千凝只是朱家的女流,朱家不會因為朱千凝真的把莫家怎麼樣。

但是作為朱千凝的閨蜜,莫雲最為了解朱千凝的風格,倘若羅征死了,朱千凝絕對與莫休言不死不休!

這該如何是好……

「臭小子,你自己找死,就怨不得別人!」莫休言那張臉在此刻,突然變得猙獰起來,手中的「歸墟劍」劍身之上的藍色光芒忽然大盛。

「呼呼呼呼……」

莫休言提起偽仙器「歸墟劍」對準羅征一連就斬出四劍! 每一劍都斬出一道劍氣,連續四次斬擊之下,便有四道劍氣出現,而且一道劍氣比一道劍氣強悍!

四道劍氣,加上之前一直尾隨羅征的第一道劍氣,現在追殺羅征的劍氣一共有了五道!

「我要把你斬成碎塊」莫休言一隻手握著歸墟劍,另外一隻手則直指歸墟劍的劍尖,專心操縱著五道劍氣,追殺羅征。

羅征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在他精心安排的刺殺計劃流產之後,他幾乎沒有在原地做任何停留,拔腿就跑!

但是羅征此刻並沒有脫離莫休言的追蹤,因為第一道劍氣原本就牢牢的鎖定在羅征身上,故而另外四道劍氣只需要追隨第一道劍氣,很容易就趕上羅征的步履。

何況剛才莫休言心中有些猶豫,操縱劍氣之時,並未十分用心,故而劍氣的速度並沒有那麼快。

此刻莫休言在盛怒之餘,一心想要取走羅征的性命,此刻他自然非常專心的操控著劍氣,圍剿羅征,所以那些劍氣的飛行速度比此前快了足足三層!

羅征拚命的抽取鳳翔晶石的能量,盡量讓自己的身體極為輕盈,整個人便是化作了一道殘影,在莫家的一條巷道之中飛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