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什麼就說,這些手機在我眼裡,就跟手紙一樣平常。」

沒人知道,龍殿的心裡,就像是踩了狗屎一般,噁心極了。

「弦七姑娘,不知道可否賞臉,與我共進午餐?」

名門婚謀 龍殿笑嘻嘻的看著弦七,在他想來,弦七是斷然不會拒絕的。

「不了,我現在不是正在吃嗎?這麼好吃的火鍋,可不能浪費,都是農民伯伯的勞動成果。」

「這不是還有兩位在這裡吃嗎?」龍殿愣了一下說道。

「既然你知道,這裡還有人,那我直接和你走,是不是不尊重這個桌子上吃飯的人呢?」

弦七反問道。

「不知道兩位和弦七姑娘是什麼關係?」

龍殿笑嘻嘻的看著霸天和霸荒,問道。

「一家人啊,我們吃住都在一起!」霸荒直接說了出來,似乎沒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妥。

但是聽在龍殿的耳中,卻是難堪的要死!

「自己想要睡的人,居然和兩個奇葩睡在一一起,還睡了很多年!媽的!」龍殿心裏面不僅僅是噁心,還有屈辱。

連帶著,神情都變了!

「兩位,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弦七如此冰清玉潔的姑娘,你們怎麼能如此毀她的名聲!簡直是可惡之極!」

龍殿頓時站了起來,而跟在龍殿身後的男子,全部走上前,看著霸天和霸荒。

霸天和霸荒頓時不幹了!可還沒有人敢這麼對他們!

哪個人對不是不是當作供奉的神靈!

這個腦殘,完全是找死!

「我們在一起,關你這個腦殘什麼事!要不是顧忌動靜太大,我直接扭斷你的脖子!」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龍殿和他的屬下,頓時大笑了起來!

這個人,居然說自己要扭斷龍殿少東家的脖子?

真是土包子啊!

連龍殿少東家的身份都不知道,還這麼耀武揚威,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煩了!

竟然挑釁殿下!

「土包子,你是給臉不要臉了吧?信不信我抽的你爸媽都不認識!」 龍殿這話一出,霸天和霸荒的眼神,頓時冷冽了起來。

霸天和霸荒是誰?

那可是宇宙七神之一!

他們的爸媽是誰?

是一個小小的腦殘可以侮辱的嗎!

兩人成為眾神,都是經歷了幾千年的歲月,經歷了多少的悲歡離合。

自然也有與父母的告別,生死相別。

因此,父母是兩人心裏面不能觸及的逆鱗。

這個龍殿卻是仗著自己家有錢,就這麼觸犯了霸天和霸荒的逆鱗。

在龍殿屬下的眼中,卻是看到龍殿不停的扇著自己的耳光,一連扇了十幾個都沒有停下!

剛開始的時候,這些下屬還以為龍殿在玩什麼,感動美人的戲碼。

可是越來越不對勁啊!

龍殿的臉都紅腫了起來,那一個一個的巴掌,實在是使勁的很啊!

力道之大,讓人震驚。

「少主少主……」頓時便有人來拉開龍殿的手臂。

可是龍殿好像完全聽不到一般,力氣也特別的大,讓人根本拉不開啊!

好幾個人走過來,一起拉,都拉不開。

這事甚至驚動了神靈火鍋店的值班經理,值班經理在看到龍殿的樣子時,當時邊打電話給老闆!

值班經理把事情說清楚之後,老闆皺了皺眉。

龍殿的身份,不一般啊。

在京都,幾乎是沒人敢惹的存在!

如今在自己的火鍋店裡,龍殿要是出了事,那自己估計只能陪葬了!

看著火鍋店老闆皺眉的樣子,他身旁的一個道士模樣的人,開口問道。

「羅老闆,不知道可是有什麼煩心之事?」

看著這個道士,其實羅仁傑,也是第一次跟這些人接觸,做生意嘛,免不了要好風水!

自然慢慢的便會與這些人接觸起來。

儘管羅仁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真材實料,但是愁眉不展在即,羅仁傑便把這事跟道士說了出來。

果然,道士皺著眉頭。

「這事,似乎有些難辦啊!」

「那是自然,要是不難辦,我何必發愁呢?」

「我需要去現場看看,貧道總覺得這件事很玄乎,不像是普通事件。」

「依你之見,這是靈異事件?」

「貧道需要看了才能斷定。」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兩人也很快的速度,回到了神靈火鍋店。

一到達,便向著弦七的包間跑了過去。

火鍋店經理已經屏退了其他人,如今現場只有弦七、霸天、霸荒、龍殿、龍殿的屬下和值班經理。

值班經理的一張臉,此時已經快要愁出褶子來了。

看到老闆到了,經理頓時送了一口氣。

老天啊,終於不用由自己來承受這該死的壓力了!

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龍殿的屬下,此時一個個怒氣沖沖的站在龍殿的身後,而龍殿依舊在抽自己耳光,。

那張臉,已經快要抽爛了!

「殿下,殿下……」羅仁傑上前呼喚,可龍殿並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

羅仁傑轉身看著和自己一同來的道士。

「貧道看看。」

這道士煞有其事的走上前,然後在自己的額頭點了點,似乎在作法開天眼一樣。

道士來的時候,已經將周圍的人全部看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刻意的人。

說實話,在場的全都是普通人。

那麼,這個龍殿為什麼突然間像是鬼上身了一般呢?

道士的嘴裡嘰里咕嚕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許久之後,龍殿沒有一絲好轉。

「羅老闆啊!這厲鬼實在是太厲害了!貧道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研究對策。「

弦七三人,聽到道士的話,頓時便笑了出來。

鬼物上身?

一個小小的基礎術法而已,什麼時候變成鬼物了?

丫頭太壞 真是可笑之極啊!

這個道士,原來是個騙子啊!

「你們笑什麼?」

羅仁傑很是生氣的看著弦七三人。

「殿下為什麼會在你們這裡?為什麼到了你們這裡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位老闆,你的意思是我們讓他變成了這樣?」

弦七笑嘻嘻的問道。

羅仁傑皺著眉,這件事真的太大了,必須找個替死鬼啊!

「一切證據都表明,這事與你們有關,難不成你們還想要狡辯?」

「對!殿下就是因為罵了你們兩個,才突然變成這樣的!」

龍殿的屬下,此時惡狠狠的看著霸天和霸荒。

漢興 隨即把事情的經過,在眾人眼前說了一遍。

道士卻是看著霸天和霸荒,這分明只是兩個普通人啊,怎麼可能?

「羅老闆,這三位似乎只是普通的客人,並沒有什麼怪異之處。」

道士這話一說出,便收到了羅仁傑的白眼。

媽的!自己找個替死鬼!這個道士怎麼還要作對!

你到底是誰請來的人啊!

羅仁傑的臉色,難看極了。

「你們誰看到我兩位哥哥動手了?」

弦七看向龍殿的屬下們。

那些人搖了搖頭,真的沒看到。

「雖然沒有看到,但是殿下的確是因為你們才變成這樣!」

一名屬下還是如此的狡辯。

雖然這狡辯,其實是真的。

日本戰國走一遭 「即便是真的,那又如何?拿證據出來,否則你們就是誹謗!」

弦七似乎一點兒也不害怕,反而很是淡定的看著在場的人,然後繼續開始吃火鍋。

看到弦七開始吃火鍋,霸天和霸荒,也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媽的,都是因為這些東西,害的老子吃不成這火鍋!

「你們住嘴!」羅仁傑看到弦七三人,完全不把自己當回事,如此嚴重的事情,他們三人既然還吃的下去!

這實在是太難堪了!

「怎麼?我們來這裡吃飯,難不成還不能把上了的飯吃完?你這個老闆可真是無理取鬧啊。」

「這裡是我的火鍋店!我說不能吃就不能吃!來人!馬上把這些菜給我扔掉!」

弦七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自己可是百年才來吃一次火鍋啊!

更何況這也是自己請兩位哥哥吃的第一次火鍋啊!

居然遇到了這麼糟心還難堪的事情!

作為堂堂的虛無殿之神,怎麼能容忍這樣的事情?

更何況這些人,完全是惡霸一類的存在,欠收拾!

「誰敢動這一桌子菜,我要了他的命!」 「小姑娘,你似乎沒搞清楚這裡是誰的地盤?」

羅仁傑看了幾眼,都覺得這個姑娘除了生的好看之外,並不熟悉。

但凡是京都有名的人物,那自己絕對是見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