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滾,滾到後面去,麻溜的。」

「嘿嘿。」,看著鍾良滿頭黑線,以及十分無奈的表情,藍洛雲嘿嘿一笑,屁顛屁顛的走到了後面。

「隊長,這名選手是土屬性血脈。」,路過他耳邊的時候,藍洛雲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你的了,你安排吧。」

「哼,你小子。」,鍾良搖了搖頭,向左邊一個看上去與那個杜淳安體型差不多的隊友努了努嘴。

「是。」,點頭會意后,他走上了擂台。



藍洛雲如此輕易的放棄比賽,並且主動認輸,引起了觀眾的不滿,卻並不代表那些參賽隊伍也會嗤之以鼻。

「老師,他為什麼要突然認輸呢?」,歐陽玄扭過頭,看向正在沉思的黑衣道。

「呵呵,第一局勝利之後,勝利的一方就可以守擂第二局,而第一局,失敗的對手為了爭取屬性上的優勢,勢必會選擇與之相剋的屬性,只要得到確認,就可以在之後選擇與之相剋的屬性。」

「而經過一場勝利之後,藍洛雲體內所剩的靈力估計已經不足,再加上他的身體能力肯定不高,所以選擇了放棄。」

「當然,這也是明智之舉,畢竟本就不多的靈力,再對付克制自己的屬性,勝利的幾率很小,放棄比賽,主動認輸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這樣做不就等於給了對方佔了一次便宜嗎?」,歐陽玄撓了撓頭,對此十分不解。

「呵呵,我想,這就是那個司南宗隊長的戰術。」,黑衣笑了笑,看向了場中已經開始比賽的二人。

「只要爭取了先機,作用同樣的屬相相剋的道理,一起一伏之下,武聖峰最後還是只能以五比四的成績落敗。」

「除非,能夠有一個人能夠連勝兩局。」,歐陽玄雙眼一亮,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向黑衣說到。

「對,看比賽吧。」



此時的場中,杜淳安看著自己面前,與自己身材差不多的胖子,竟然發現自己有些無奈。

「你到底打不打。」,看著他鬧著吃手裡的饅頭,杜淳安再次問道,這句話,他從比賽開始已經問了三遍了。

倒不是他想這麼問,而是這個胖子從比賽一開始就一直吃東西,什麼包子雞腿大饅頭,一個接一個的吃,面對他的攻擊躲來躲去,絲毫沒有應戰的興趣,口中說著打架浪費體力,要先補充一點。

而且這個傢伙的名字,與他現在的樣子非常的貼切,姚鮮尺,要先吃。

「打啊!急什麼。」,姚鮮尺點了點頭,囫圇著將最後一口饅頭吃到了肚子里,還拍了拍肚皮,「開始吧。」

聽到他說開始,杜淳安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急忙擺好姿勢,準備進攻。

因為之前已經將靈力外放,他的身上包裹著一層厚厚的靈力層,這也是土屬性的特徵,防禦力。

土屬性的防禦力是所有屬性中最強的,而且擁有土屬性的人基本上身形壯碩,體質明顯要比一般的修鍊者強一些。

所以,當他看到姚鮮尺的體型時,在心中就已經把他當做了與自己相同的土屬性。

腳下用力,杜淳安的身體已經向著姚鮮尺閃去,他的速度與壯碩的體型相反,絲毫不顯緩慢,竟然十分靈活。

豪門寵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看到杜淳安沖了過來,姚鮮尺出人意料的沒有也衝過去,與他碰撞,而是留在了原地,面對著他的進攻。

很快,杜淳安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寬厚的手掌變成了爪子,向著立在原地的姚鮮尺抓去。

面對著來勢洶洶的一抓,姚鮮尺卻似乎並不在意。

「這樣的攻擊你也好意思催促我。」

只見他身上的靈力,想之前的楚翠花那樣形成了一個球體,在杜淳安靠近之前猛然炸開,將其推到了一邊。

其實杜淳安在看到那個球體的時候就想要退開,可惜沖的太快,來不及躲避,攻擊就這樣生生的被打斷,自己也受到了一些衝擊。

「可惡,太心急了。」

杜淳安半蹲著身體,一邊調理著自己體內,因為受到衝擊而有些紊亂的靈力,一邊咬牙看著慢慢靠近的姚鮮尺。

「沒想到吧,我雖然胖,不過,卻是木屬性的血脈哦!」

是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個看上去與他體型差不多的傢伙,竟然會是木屬性的血脈。

「真陰險…」

「什麼陰不陰險的,天賦這種事情,你能說的清楚?」



「沒想到,這個死胖子,竟然會是木屬性!!」,武聖峰的隊伍里,那個隊長的額頭上多了一絲黑線。

「我武聖峰什麼時候被這麼欺負過?」 「可惡,這回栽了。」,杜淳安的心中非常的難受,先是被調侃,然後又被騙,現在還有可能輸掉比賽,這讓他如何能不難受。

「不行,再難也要爭取。」

忍住體內的不適,他再次站了起來。

「嗯,既然站起來了,那你等下可別說我乘人之危。」,姚鮮尺對他事先說了一聲,就已經向他而去。

心中一動,杜淳安不斷的後退,企圖拉開距離,為自己爭取時間,可是在他的身後,已經出現了一個身影。

砰。

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杜淳安狠狠地撞在了那個身影上,眼中的緊張變成了驚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那麼快,你明明…。」

「明明那麼胖,是嗎?」,姚鮮尺的嘴角咧開,露出自己的一口大白牙,「誰告訴你,胖的人一定行動緩慢?」

在杜淳安的驚訝中,他將自己的拳頭揮了出去,快到讓杜淳安來不及逃脫。

事實上,即使來得及逃脫,他也沒有辦法保證能夠躲過這一拳。

危機時刻,杜淳安急忙抬起了自己的手,擋在姚鮮尺的拳頭前面,企圖減小一些力量。

砰!!

這沉重的一拳最終還是打在了他的身上,雖然經過阻擋和防禦,可是那一份力道也絕對不輕。

受到攻擊,他顧不上去感受疼痛,而是順勢拉開了距離,畢竟那一拳的力道,不用白不用。

「可惡,力量這麼大,這傢伙到底是吃什麼的?難道身上那些都不是吃出來的嗎?」

心中的思緒流轉,杜淳安終於也爆發了自己的脾氣,「哼,我杜淳安也不是你隨便可以欺負的!」

「哈!!」

只見他一步跨出,雙手虛握,身上的靈力不斷的聚集,竟然在前面出現了一柄土黃色的靈力巨錘!而巨錘的下方,就是姚鮮尺。

「看你的速度快,還是我的錘快!」

靈力巨錘漸漸地化成了實體,帶著著包含委屈與憤怒的一擊重重的砸向了下方的姚鮮尺。

「咦?」,原本正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姚鮮尺看到自己的腳下多了一團陰影,好奇的看向了空中。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然而等待他的,是一柄巨大的靈力巨錘,和杜淳安毫不留情的攻擊。

轟!!

「哈哈哈哈,看你還怎麼打我,你不是跑得快嗎?你再跑啊!」

看到自己的攻擊得手,和面前飄揚的煙塵,杜淳安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痛快,大聲的說道。

「武聖!武聖!」

觀眾終於等來了這一幕,這霸道的一錘和杜淳安的精彩表現,讓他們心中激動,不停的為止喝彩。

然而,姚鮮尺真的就這麼被他擊中了?

這是其他學院的人心中所想,也是是鍾蜀所疑問的,可是看到鍾良臉上的笑意,他的疑問也被打消。

煙塵逐漸變淡,散開,杜淳安也終於能夠隱隱約約的看清裡面的情況,可是,還不等他接著高興,就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被許多的藤條控制。

「這是怎麼回事?!」

幾乎在他發問的同時,他看到了煙塵里走出來一個人影,讓他背後發毛,有些難以置信的人影。

「這不可能!」,驚訝的杜淳安握緊了拳頭,看著那緩緩接近的身影,心中再一次被驚駭充滿。

不只是他,除了司南宗正在等著比賽的選手,幾乎所有人也都在說著,「這不可能!」

觀眾的喝彩聲也因此停了下來,為杜淳安感到可惜的同時,也在期待著接下來的戰鬥。

控制住杜淳安,姚鮮尺的身影也慢慢的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只不過,比起之前的從容,略顯的有一些陰沉。

「沒想到,你這個傢伙,還真是一點也不留情面。」,將頭頂的灰土用手拍掉,姚鮮尺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火氣。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留情了。」

周圍的煙塵散盡,姚鮮尺的手上懸浮著兩團青綠色的靈力球,漸漸的將他的雙拳包裹,上面蘊含著讓人心驚的波動。

「可惡。」,杜淳安不斷的掙扎,想要掙脫腳下的桎梏,甚至用靈技狂轟,可是那些藤條不管他怎麼攻擊,只要斷掉一根,就會有另一根補上。

甚至在他的不斷攻擊之下,那些藤條多了幾根,將他的雙手也給控制了起來,讓他動彈不得,可見這也是姚鮮尺的靈技。

「我…」

看著姚鮮尺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覆蓋著靈力的大手已經高高舉起,杜淳安的心中簡直害怕到了極點,畢竟以姚鮮尺的力量,這一拳可不是他可以承受的,有可能像霸凌天之前的對手那樣,直接昏厥!

「我認輸!!」

心中害怕的杜淳安終於還是喊了出來,「好漢不吃眼前虧,比起現場昏厥,還是到學院受到的懲罰輕鬆一些。」

「嗯?這就認輸了,真是的。」

姚鮮尺已經準備好的攻擊是卻沒有來得及施展,不爽的皺了皺眉,顯然是因為杜淳安的認輸,心中的那一口氣沒有發泄而有些憋屈。

「這一場,司南宗勝。」

「又贏了一局。」,鍾良翹著二郎腿,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音,顯然十分高興。

然而,另一邊的武聖峰可就沒有那麼的高興了。

「可惡!這該死的司南宗,小小一個第三名,竟然敢如此欺壓我們。」

「隊長,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下一場怎麼辦。」,一名選手問道。

「怎麼辦?我上!」



與此同時,聖武學院的休息區,霸凌天等人也終於回來了。

「果然如老師所說,這個司南宗又贏了,看來戰術真的很重要。」,歐陽玄認真的思考著,沒有注意到他們回來。

「隊長,想什麼呢?」,秦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啊?哦,你們回來啦?快看比賽。」,歐陽玄被嚇了一跳,發現是他們,急忙提醒道:「剛才發生了許多事。」

眼下,趁著準備的時間,他將自己的想法和黑衣告訴他的都說了出來,讓眾人面色凝重,也都認真的看起了比賽。

「嗯。」,黑衣看到眾人如此,也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欣慰。

「不知道,這個武聖峰會怎麼辦呢?」,歐陽玄心中想到。



「不知道,武聖峰下一場的選手是誰呢?」,鍾良扶著下巴,一對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

然而,還不等他細想,就看到了武聖峰,一名掛著隊長肩章的青年走了上來。

「好傢夥,這是被我逼急了?」 「好傢夥,沒想到直接把頭頭逼出來了。」,鍾良抽了抽嘴角,這下事情的發現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讓他感到有些棘手。

「武聖峰選手準備!」

裁判將上一場的比賽處理完畢,便看到了那個青年已經上台。

「武聖峰隊長,邱晨風!」

靠近一看,邱晨風的臉上略顯清瘦,一對眉毛說不上濃郁,卻也顯得有些細緻,配上那對星目與薄薄的嘴唇,頗顯一份英俊。

說話間,他身上那屬於武聖峰的院服隨風飄逸,儼然有一股高手風範。

「雙方準備!比賽開始!」

裁判言畢升空,以避免影響他們的的發揮。

二人一聽號令,便向著對方衝去。有杜淳安的前車之鑒,邱晨風當然不會與他硬碰,靈力一動,一把兩指寬的長臉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哼,還動用武器。」

上一局的比賽,最後那一拳沒有打出,讓姚鮮尺覺得自己吃了虧,眼下也有一些堵氣,口中不爽的喃喃道。

幾個呼吸的功夫,二人就已經來到了各自的面前,擁有武器的邱晨風自然不會與他硬碰,手中長劍一揮,便化成一道劍光而去。

姚鮮尺看到迎面而來的劍光,腳下一錯,身體一個傾斜,便躲了過去,然而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肥胖的體型雖然沒有讓他的速度艱難,卻也限制了他的靈活性。

在他忙著躲避劍光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邱晨風的膝蓋迎面而來,重重的頂在了他的面門之上。

「不好!」

看著已經在自己眼前的攻擊,他明白,已經來不及了,即便調動靈力防禦,也沒辦法避免傷害,所以乾脆就放棄了防禦。

砰!

受到攻擊,他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兩圈,臉上多了一些血色,鼻子也歪了一些。

「可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