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我不累。」

在飛機上,她興奮得沒怎麼休息,太過興奮了,反而睡不著。

這會兒,依舊興奮著,沒有睡意。

她拒絕了,傭人也不勉強,只叮囑她累了要記得休息。

「我們給你舅舅打個電話,好不好?」 「你!」

聲音是從上方傳來的,寧楚抬頭向上一看,頓時面露驚駭之色。

那個可怕的小白臉,不知何時跑到他上面去了。

「你什麼你,下去吧!」

掠到高空的顧白,伸出一隻手,對著寧楚輕輕一摁。

寧楚來不及反應,也根本無從抵抗,被顧白這隔空一摁,直接從天上摁到了地上。

他的身體,如流星墜落,砰的一下,將地面砸出一個凹坑。

https://tw.95zongcai.com/zc/41968/ 「哇!」

趴在坑中的寧楚,一口鮮血噴出,渾身劇痛,也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

養匪為妻:娘子又休夫 他掙扎著,想要從坑中站起來,卻發現一股沉重如山的力量,正壓在他的身上,讓他無法動彈,連抬個頭都不行。

他整個人,就像被一座山給鎮壓了!

這是什麼力量?

寧楚心中又驚又怕,難怪他府上的那些真人,都不堪一擊。

在如此偉岸的力量面前,什麼真氣,道術,秘法,乃至於法相,根本就是兒戲。

「這貨是你的了。」

「是。」

聽到說話聲,寧楚發現自己腦袋上的壓力減輕了,趕緊抬頭一看。

先是兩雙腳。

再往上看,是兩個並排而站的人。

他的十三弟寧羽,以及那位一招將他從天上打下來的年輕小白臉。

「十三弟,都是五哥的錯,你且饒過我吧。」

寧楚使勁仰著脖子,那張俊美無雙的臉龐上,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他府上的高手,全部敗了。

就連他自己,也被抓住了,此時此刻,他不得不舍掉尊嚴,低聲下氣的求饒。

「你讓我饒你了,可當初,你為何不饒了青菩,不饒了我。」

寧羽蹲下身體,摘掉面具,露出那張惡鬼一般的臉龐,語氣異常平靜地道:「寧楚,你對我做的這些事,比畜生還不如。畜生只會吃我的肉,而你,卻毀了我的所有。」

「十三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望著這張被他親手毀掉的面龐,聽著那一聲聲無情的控訴,寧楚更加恐怖了。

他不想死!

他還很年輕,不到一百歲。

他還要爭奪太子之位,成為赤焰國的國君,名動天下。

「本王不能死!」

他心中發出一聲怒吼,身上猛地騰起一道明亮的土黃色光芒。

「小心!」

顧白察覺到不妙,趕緊拎起寧羽的身體,向後一躍,落到遠處。

被鎮壓的五皇子寧楚,竟然從坑中緩緩浮了起來,他身上的氣勢,正在急劇攀升。

一個土黃色光罩,將他全身上下籠罩。

追情哥哥癡愛 不僅如此。

大地開始劇烈的蠕動,無數的泥土碎石,像噴泉一般,從地下暴涌而出。

數以百噸的泥土,在空中不斷凝聚,不斷壓縮,最後化作一個個磨盤大小的龜甲,縈繞在他的身體四周。

「龜元御甲!」

看到這一幕,寧羽驚呼一聲道。

「什麼玩意兒?」

顧白有點好奇地問道。

這個雜魚,明明被他的無限之力給鎮壓了,竟然能夠突然掙脫出來。

雖然,他只用了一絲絲的無限之力,但那也不是一名低階雜魚可以抵抗掙脫的。

這其中,必有古怪!

「老祖,您看他的左手上。」

寧羽伸手一指,道:「那個黃色珠子,名為龜元靈珠,是天下至強的防禦靈寶,本來在我身上,五日前,我一時不慎被偷襲,以致靈珠被他奪了去。沒想到,他這麼快就煉化了。」

「原來如此。」

顧白摸著下巴,道:「這顆什麼王八珠子,貌似很厲害的樣子。」

王八珠子?

寧羽一頭冷汗。

為了讓老祖不要輕忽大意,他提醒道:「這龜元靈珠,乃是天下十大靈珠之一,奧妙無比,使用者即便只發揮出其中一小部分威能,也能獲得無上防禦,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有意思。」

顧白眼睛一亮,笑道:「這麼說,本座要稍微認真一點了。」

寧羽一聽,二話不說,趕緊退到更遠的地方。

老祖一認真,真的很恐怖。

「哈哈哈!」

就在這時,那位五皇子寧楚,終於憋完了大招。

在他身體周圍,有數十個磨盤大小的龜甲,正圍繞著他不斷旋轉。

這些由土石構成的龜甲,經過凝縮之後,每一顆都重達萬斤以上,而且受到龜元靈珠的加持,比最上等的玄鐵還要堅硬十倍。

不過。

最厲害的不是這些土石甲,而是他體外那層薄薄的土黃色光罩。

只要這道龜元靈罩不破,任何攻擊都傷害不到他。

「都是你們逼本王的!」

寧楚一手握住龜元靈珠,另一手指著顧白,充滿恨意地道。

這顆龜元靈珠,他還未徹底煉化。

當然,即便他完全煉化了,以他目前的修為,也很難發揮出這顆龜元靈珠的威能。

畢竟,龜元靈珠實在太強大了。

至少是化虛宗師級別的存在,才能掌控這種頂級靈寶。

其他人強行使用,必遭反噬。

就像他自己,燃燒了體內一小半精血,以及獻祭十年壽元,這才勉強發動了這顆龜元靈珠。

這個代價,不可謂不大。

但為了活命,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過了這一關,一切都可以彌補回來。

「寧羽,龜元靈珠落在你手上,真是暴殄天物。」

寧楚獰笑道:「今日,本王便讓你見識一下,這龜元靈珠的無上之威!」

轟!

一顆土石甲,光芒一閃,直奔顧白而去。

如此沉重的土石甲,速度竟快到極致。

眼見著,顧白就要被撞中。

「竟敢不躲,哼,就算你真的是化虛宗師,也要死在這裡……」

寧楚心中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下一秒,他整個人驚住了。

那顆飛出去的土石甲,竟然停住了,停在了那個小白臉的身前。

兩者之間,相距一隻手。

那個小白臉,只是伸出一隻手,就讓足以撞塌一座山的土石甲,瞬間停住了。

「這怎麼可能!」

寧楚滿臉驚駭絕倫之色。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擊的威力有多大,即便是老祖,也絕不敢用肉身硬抗。

但那小白臉,不僅用一隻手就接住了,而且身體都不帶晃一下的。

這究竟是什麼肉身,什麼怪物啊!

「本座還以為多厲害呢。」

顧白輕輕一搖頭,嘆道:「真是令人失望啊。」

話音未落。

被他按住的那顆土石甲,噗的一下,化作了漫天粉塵。

……

【今日無事,會更三章,第一章先送到。】 景行抓著林沁兒的頭髮,玩得很專心。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一手拿出手機,她撥通了陸胤的電話。

很快,電話便被男人接起,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了過來,「到了?」

「嗯,我已經到別墅了。」林沁兒低下頭,溫柔的哄著景行,「景行,跟舅舅打聲招呼。」

景行看了看她,又看看她遞過來的手機,很給面子的「啊」了一聲。

而後,又繼續玩她的頭髮了。

聽到這聲奶氣十足的「啊」,陸胤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看來景行今天心情不錯,很給面子。」

「景行不是一直很乖么?」

「那是你沒有看到他哭的樣子。」陸胤饒有興緻的道,「照顧這小祖宗的第一天,祝你好運。」

他只能這麼說了。

一天下來,相信她會對他這句話,有深刻的覺悟。

林沁兒哼了一聲,看著懷裡白白軟軟的小景行,覺得他就是在污衊小寶貝。

這麼可愛軟萌的孩子,怎麼可能鬧騰。

胡說。

簡直胡說八道。

她才不相信呢。

「你就放心吧,有我在,絕對能照顧好景行。」

到了下午,林沁兒就深深的明白了,什麼叫做打臉。

…………

在國外度假的小夫妻倆,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被舅舅嫌棄了。

「阿嚏!」

陸萌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她揉了揉鼻子,眼眶都紅了起來。

「是不是感冒了?」剛替她買了甜筒回來的宋雲遲,當即就把要遞給她的甜筒,收回來。

說時遲那時快,他還沒來得及收回來,手中的甜筒就被陸萌飛快的搶走了。

在甜筒尖尖上,快速的咬了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