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天亮之後。」蘇嵐回到道:「福宜祿和其他人不同,他在夜晚的戰鬥力更強。」

雖然對於福宜祿的真實實力並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既然知道煉製惡鬼的法子,那麼他的傳承肯定就和鬼修逃不了關係了。

而鬼修,白天的戰鬥力,總是要比夜晚差一些。

再加上鬼修的手段,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隋國,治安局對此也沒有太多的情報,因此,帶著穩妥一些的心思,還是要將抓捕的時間,放在白天為妙。

蘇嵐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如果可能的話,自己還是要想辦法抓活的。

這個福宜祿雖然很強大,但是,相比於他的實力,那神秘莫測的身份,才是蘇嵐更加看重的。

他的背後,到底是誰,而且,到底是誰在支持他在隋國的行動?

這些,都是蘇嵐想要知道的。

蘇中和都能看出來的東西,蘇嵐自然也不會看不出來。

福宜祿出現的時間很短,但是這個時間,其實代表著更多的東西。他,有一個真實可靠而且值得信任的消息來源,向他實時通報行動的時間。

這個來源,才是蘇嵐最想要找到的。

他的觸手,已經伸進了治安局的內部。

蘇嵐想要做的,就是找到他,然後將它徹底的挖出來斬斷。

確定了抓捕行動的時間,而且宋劉庄的陰氣也已經徹底的處理完畢,蘇嵐幾人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在蘇嵐離開的時候,宋劉庄外,拉著的警戒線旁,仍舊有警察在值守。

在前往沈氏酒樓的路上,看著自己手中的手機,蘇嵐陷入了沉思,他在思索,到底有多少的環節,可以接觸到當日的那場戰鬥。

而就在蘇嵐思索的時候,天京市,治安局總部,蘇中和也已經找到了那個治安局中的泄密者。

就如同宋珍所說,這個人,真的並不難找。 「所以,你就這樣的,答應了她的要求?」蘇中和冷冷的問道。

「對。」在他對面,一個表情痛苦的中年男子點了點頭。

事情的經過並不複雜,一個簡單的圈套,一個漂亮的女人,再加上一個從保密單位工作,趁著假期出去遊玩的男子。

只需要一個簡單的色誘,此人就開始成為了幫助其他人套取治安局機密的間諜。

而且,還是個只出手了一次就被徹底放棄的一次性間諜。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嗎?」蘇中和撓了撓頭,一臉無奈的看著面前的男子。

生活作風問題與泄露國家機密,這兩個問題的嚴重性壓根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後果,自然也是天差地別。

而對方,在明知道自己這是在作死的情況下,居然仍舊這麼做了。

蘇中和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以絕對的理性來分析事情的利弊的。」坐在椅子上的宋珍開口了:「在他看來,自己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身敗名裂與泄露國家機密被處死,這兩者之間,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哦,當然,現在你肯定不會這麼想了。」

宋珍會這麼說,是因為,在聽到處死的時候,對方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還有就是,你認為自己在治安局的身份,肯定不會輕易被動用,而且,更不會被輕易放棄對吧。」宋珍呵呵一笑。

面對宋珍的問題,對方沒有回答,不過那沉默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

「人啊,永遠不要太過高估自己。」宋珍嘆了口氣:「雖然你在治安局內部,但是,你只是一個普通的信息處理員而已,你的價值,就在於及時性的信息,而那些更高級別的東西,是肯定不會接觸到的,所以,從一開始你就註定了,只有一次利用價值。」

蘇中和一臉怒其不爭:「你不會認為,自己泄露出去的信息,對方不會拿來利用吧。而治安局的能力,我想你比我還要清楚。只要對方用了,治安局肯定會察覺,而你也肯定會被發現。所以說,你的結局,從你答應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只是你不願意去這麼想而已。」

說完這句話,蘇中和大步走出了房間。

這件事情的發生,真的讓蘇中和感到了憤怒。

對方是一名老資格了,在蘇中和曾經還是治安局一名普通的治安官的時候,對方就是自己的同事。

只是,讓蘇中和沒有預料到的是,對方居然會迎來這麼一個結局。

「面對錯誤,非但不想去承擔後果,反而想要用其他辦法去遮掩,不想承擔任何的損失,這就是所有人的通病。」宋珍跟在蘇中和的身後,淡淡的說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42/ 「我知道。」已經回到了自己辦公室的蘇中和坐在椅子上,皺著眉頭:「只是,我現在在想的是,為什麼當時伊翁在這裡的時候,就沒有這麼多的事情。而到了我手中,局勢開始變得這麼不穩,連操縱惡鬼的鬼修都出來了。」

「第一,范伊翁當局長的時候,局勢真的是十分安穩么,不一定吧。」宋珍知道蘇中和現在並不需要自己的安慰,因此,她仍舊十分冷靜的幫助自己的丈夫分析者:「第二,現在,或許真的要到了局勢不穩的時候了。」

「你的意思是?」蘇中和問道。

「別忘了,我們最初的消息來源。既然對方能夠得到這個信息,那麼,沒有道理那個人不知道這一切。」

「既然如此,那麼小嵐?」

「不一定。」宋珍搖了搖頭:「我們並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肯定,小嵐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不過,對方肯定也有所動作這是肯定的。這幾十年來,我們很少找到對方,但是現在,他們的活動越來越頻繁了。」

「嗯,希望真的是小嵐,要不然,這麼活著的滋味可不好受。」蘇中和搖了搖頭:「現在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在等死啊。」

「誰又不是在等死。」宋珍無語的回答道:「生在這世界上,誰還能活著回去?」

「不一樣,有人吶,就想活著回去呢。」蘇中和的話,意味深長。

第二天,天蒙蒙亮,蘇嵐已經帶著自己小隊的人,離開了沈家酒樓。

這個時候,街上還沒有多少的行人,只有環衛工人,還有早起遛彎的老人在街上走著。

空蕩的街上,顯示出臨海市繁忙背後的另一個樣子。

蘇嵐站在街邊,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屋子。

那裡,就是老福的藥店了。

福祿壽三個古樸的大字,在門匾上面熠熠生輝。

現在,太陽已經出來了,幾個女生正在店裡收拾著東西,為一會之後開門做準備。

她們一邊幹活,一邊嘰嘰喳喳的說著大家感興趣的事情,伴隨著陣陣銀鈴般的笑聲,深山的護士服帶著青春的氣息,這些和往常一樣工作的姑娘們一點也不知道,一會兒之後,這個在臨海市也算是有名氣的老店會遭受怎麼樣的待遇。

蘇嵐耐心的等著,等著老福的出現。

身為一名中醫,老福是一個作息時間十分規律的人,每天早上的8點鐘,他都會準時來到福祿壽藥店坐堂,時間從不早一分,也不會晚一秒。

坐在對面一家快餐店的蘇嵐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手錶,上面的時間,已經到了7點58分。

還有兩分鐘,老福就會出現在這家藥店里。

只是,這時候,蘇嵐仍舊沒有見到資料中的,屬於老福的車輛出現。

手錶之上,秒針在滴答滴答的走著。

蘇嵐等待著,心中,越來越焦急。

如果,到了八點的時候,老福仍舊不出現的話,那麼,這意味著什麼?

蘇嵐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仍舊出現了泄密事件。那麼,蘇嵐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要說些什麼了。

破天荒的,蘇嵐開始在心中祈求起來,他在祈求,治安局這一次,能夠給他一些信心。 的情況,最終還是沒有出現。

在差一分鐘就到了八點的時候,蘇嵐苦苦等待的那個人,終於出現在了藥店中。

跟情報中的分毫不差,老福和往常一樣,穿著白色的衣服,坐在了寬大的桌子後面,像一個學究一樣,準備著開始自己一天的工作。

看起來,他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被治安局給注意到了。

但是,當蘇嵐走進去的時候,老福的反應,卻讓蘇嵐明白,自己的祈求,終究還是沒有得到滿足。

「你來了,蘇治安官。」老福胖胖的臉上,仍舊掛著和藹的笑容,在和蘇嵐打過招呼之後,他又回過頭去,看著藥店里的幾名女生:「莉莉,你們先回家吧,今天歇業一天。」

「哦。」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家老闆剛剛開門又突然決定歇業,但是這個名叫莉莉的女生還是乖巧的應了下來,然後招呼其他人一起,將工作服換下,然後離開了藥店。

離開的時候,那個名叫莉莉的女生還仔細的看了看蘇嵐的臉,似乎想要將對方牢牢的記住,畢竟,今天是因為他,老闆打破了自從開業以來,從來沒有改變時間提前關門的規矩。

蘇嵐沖對方友好的笑了笑,然後,只見莉莉臉色一變,急忙離開了。

「蘇先生不要太過於緊張,你臉上的表情太猙獰了,嚇到莉莉了。」老福仍舊溫和的笑著,說出來的話,卻讓蘇嵐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這時候,蘇嵐才發覺,自己實在是太過於緊張了,臉上的肌肉,都僵在了一起,或許,剛剛自己露出的那個笑容,確實不怎麼美觀吧。

「你認識我?」蘇嵐開口了,老福直接喊他蘇先生,要說不認識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的。

「認識,怎麼會不認識呢,治安局駐臨海小隊的隊長,在某些圈子裡,自然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老福的臉上,仍舊是和煦的笑容,點頭承認道。

「那,在你的圈子裡,自然也是有名的人物嘍?」蘇嵐笑了。

既然老福有興緻和自己聊天,那麼就再好不過了。

現在這個時候,付義和一戒正在福祿壽藥店的周圍做著一些布置,針對鬼魂的不止。

「當然,我們每個人,對於自己家鄉的父母官,總是要多留意一些的。」老福點了點頭。

「那麼,你知道我今天來是為了什麼么?」蘇嵐又問道。

老福看到他來,臉上沒有任何的詫異,顯然,他對於自己的到來,早就已經心有準備了。

「知道,為了鬼魂,那個被我從遺址附近帶走的鬼魂。」老福點了點頭,十分坦然的承認道。

「呵呵,你錯了。我是為了宋劉庄那些枉死的人來找你的。」蘇嵐一步步向前,慢慢的靠近著老福。

算算時間,一戒他們的布置已經差不多完成了。

而面前,老福的言行,讓蘇嵐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這不對,老福太坦然了,根本沒有任何驚慌失措的樣子,而是十分的鎮定。

蘇嵐覺得,老福在這裡,或許有什麼布置。

因此,他決定要先下手為強了。

「蘇先生,難道不打算再和我多聊聊么。」老福突然開口問道。

蘇嵐搖了搖頭:「把你抓回去,有的是時間去聊。」

「不一定哦。」老福笑了:「既然我已經知道你會來找我,又怎麼會乖乖的留在這裡等著你來捉呢。」

「媽了個巴子,福施主,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啊。」這時候,一戒的身影出現了。

見到一戒,蘇嵐心中鬆了口氣,這說明,付義和一戒的布置,已經全部都完成了。

「哈哈,大和尚,我們到底是誰在苦海里,這可說不準啊。等到末日來臨的時候,或許,先登上岸的是我呢。」看著一戒,老福戲謔的笑了。

「多說無益,福施主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對於這個話題,一戒似乎並沒有任何辯解的意思,而是準備直接將老福擒拿。

「蘇先生,真的很可惜,原本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和你聊聊的,有個朋友告訴我,你身上,有一個很大的秘密。但是現在,看起來我們沒有聊天的時機了。」老福略帶遺憾的看著蘇嵐:「希望在未來,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你不要為了今天的選擇後悔。」

「後悔,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只是你,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蘇嵐冷哼一聲,手中內勁催動,帶起周圍的陣陣風聲。

四個肥胖的身影,出現在了藥店的門口,那是王占奎和他的幾個隊員。

而胡烈幾人,則是待在了門外,防止老福利用對地形的熟悉逃竄。

不過,他們也不是沒有做其他事情,一陣灰色的沙塵出現,將藥店籠罩了起來,位於沙塵中的福祿壽藥店,像是被沙塵暴給包圍在了其中。

面對這樣的情形,老福仍舊沒有任何的動作,既沒有反擊,也沒有想要逃生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看著幾人。

眼中,似乎還透露著一絲憐憫。

「既然如此,那麼,再見了,幾位治安官。」最終,老福嘆了口氣,說出了這樣的話。

「你還想要逃么。」王占奎怒吼一聲,雙拳相交,一陣無形的氣浪被催動著,形成氣刃向著老福飛去。

蘇嵐這才知道,王占奎不僅僅是個武者,同時還是一個覺醒了空氣異能的異能者。

這頓時讓蘇嵐有些詫異了,要知道,武者和異能者之間,可是完全不兼容的兩套系統,不知道,王占奎是怎麼做到的。

而更讓蘇嵐詫異的事情,還在後面呢。

面對著王占奎的攻擊,老福仍舊沒有任何想要躲避的意思,依舊坐在原地,平靜的看著王占奎攻擊的到來。

下一刻,王占奎釋放的空氣刃,沒有遭受人任何的抵擋,直接穿過了老福的脖子。

直到這時候,預料之中的,老福的反擊都沒有到來,蘇嵐就這麼帶著驚訝,看著老福的頭顱從身上滑落下來,彈跳了兩下,落在了地上。

隨後,便是一陣惡臭襲來。 當老福一副淡定從容的時候,蘇嵐心裡開始起了防備。

而當面對王占奎的攻擊,老福仍舊從容不迫的時候,蘇嵐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裡。在心中,他已經開始準備隨時呼喚流影劍出現,來應對老福的後手。

面對這樣的陣仗都有恃無恐,蘇嵐不知道對方還有什麼樣的底牌。

但是,出乎預料的,王占奎那威力並不強大的空氣刃,竟然直接就將老福的頭給割了下來。

這讓準備好後續攻擊的王占奎差點被自己凝聚起來的內勁傷到。

而蘇嵐,也像是一腳踩空了一樣,這巨大的落差感,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任憑他怎麼想,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說實話,剛才的時候,就算是老福身後突然浮現出一道光圈,告訴自己他是觀音菩薩轉世,蘇嵐的心情都不會有這麼大的波動。

看老福那勝券在握的樣子,蘇嵐以為他已經有了必勝之法。

但是讓蘇嵐沒想到的是,老福就這麼毫無抵抗的被殺死了?

這給蘇嵐的感覺,就像是一本鋪設了無數懸念和嫌疑人猜想的偵探小說,最後得出的結論,死者是自殺。

這種感覺,簡直讓蘇嵐有種吐血的衝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