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就去邱葵靈境找到我的好兄弟鍾馗,讓他幫她驅一下鬼怪。」

「各位也知道,這王者大陸的野區中怪獸無奇不有,說不定有什麼怪獸鬼魂什麼的附到我內子體內呢?」

「是啊,我一去,設下法壇,持劍施法后,狄兄內子身體內根本沒有什麼鬼狐怪獸附體。」

「後來聽說百羅帝都舉行意念師比試大會,想到這可能是內子修習意念技法的緣故。」

「這麼著,我們就來到了雲峰寺。」

「好,好,一個能驅鬼,一個能斷案。」

「你們來的正好,目前雲峰寺內剛好有一樁離奇怪事。」

雲居為何如此熱情,就是感知到鍾馗、狄仁傑兩人能夠幫助他捉拿兇手,這才讓雲峰寺顯形,引導鍾馗等人來到這裡。 「哦,莫非寺內還有大師不能解決的事情?」

狄仁傑一聽說有離奇怪事,立刻來了興趣。

一直眯縫著的眼睛突然睜開了。

雖然睜開了,也沒多大,可眼中的精光卻銳氣逼人。

「嗯,各位,隨我來。」

雲居大師帶著狄仁傑、鍾馗、元芳、帕慕克等人來到寺院後門的松林中。

嶄新的墳塋,剛立的石碑。

「共六人遇害,帕慕克大師以及其他人受傷。」

「誰幹的?」

「有線索么?」

狄仁傑一看居然是命案。

整個人頓時像只貓似的警惕了起來。

似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成了他的懷疑對象。

他的觀念是,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兇手。

此時,狄仁傑抬頭看向在場眾人的眼光變了。

一種與生俱來的冷漠與鐵般的質疑包含其中。

「元芳,開棺驗屍。」

「是,大人。」

李元芳頓時從儲物手環中取出一柄閃著寒光的鐵鍬。

三下五去二掘開了一座墳塋。

「嗯,胸口這道撕裂傷致命。」

「摘心!」

「再開一座。」

「是,大人。」

元芳又打開一座。

「同樣的傷口,同樣的手法。」

「其餘的也是如此么?」

「是的,狄大人。」

「據現場勘驗判斷,兇手奈獸類,非人。」

「整體實力大約在大地境高級高階,未達巔峰。」

「手法極快,下手狠准重。」

「急於摘取心臟。」

「雲峰寺有法陣護寺,野區怪獸應該無法進來。」

「那麼,兇手是寺內人。」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攜帶怪獸在寺內留居。」

「此怪獸可以與此人分離,完事後則回歸本體。」

「人獸合體!」

「大師,現寺內可有人身藏怪獸?」

狄仁傑經過屍檢后,得出的結論與雲居大師的判斷幾乎一模一樣。

只是,狄仁傑對兇手實力的判斷更加精確。

而且,人獸合體的判斷是之前沒有想到的。

「有,狄大人。」

「不過,我們已經排除掉了。」

「誰?」

狄仁傑冷然問道。

婚前試愛 在他看來,沒有被自己排除的人就不能放過。

「是愛徒夏洛奇。」

帕慕克說道。

「哦,大師弟子?」

「大師受傷之時,這名弟子在什麼地方?」

「不在身邊。」

「但之後幾次案犯時,夏洛奇都在月台上。」

「明顯不是他所為。」

「哦?」

「你們怎麼知道夏洛奇身藏有怪獸?」

「我們剛來雲居寺時,正巧碰見三隻怪物要吃了我們。」

「還是夏洛奇將它們給降服了。」

「將這三名怪獸給收為靈魂契約伴侶。」

「好大的本事!」

狄仁傑的目標開始鎖定夏洛奇了。

「元芳,去把夏洛奇給我叫來。」

「雲居大師,我就不客氣了。」

「既然有命案,我必須破之。」

「希望大師見諒。」

「帕慕克大師,希望您也配合我一下。」

「從現在起,寺內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嫌犯,包括帕慕克大師與雲居大師在內。」

「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狄仁傑身上忽然閃現出一股無可匹敵的霸氣。

「好的,我們會盡量配合您。」

「目前,雲峰寺四周已經在我細密畫卷的籠罩下。」

「一個多星期,兇手蟄伏,不敢輕動。」

「應該是被我的畫卷給鎮壓住了。」

帕慕克將目前雲峰寺內的情況簡明扼要的告知了狄仁傑。

帕慕克見狄仁傑這麼快就進入破案狀態,心裡十分佩服。

「大人,夏洛奇帶到。」

夏洛奇正在月台上畫圓,心無旁騖。

忽然被雲居大師的弟子與李元芳傳喚,有些疑惑不定。

儘管心裡有些許不樂意,但夏洛奇的前世記憶太強悍了。

情緒控制絕對無懈可擊。

當即跟在李元芳身後,不緊不慢的來到寺院北門外的松林處。

「你就是夏洛奇?」

「正是。」

「你是帕慕克大師的弟子?」

「正是。」

「你身藏有三隻怪獸靈魂契約伴侶?」

「是的,請問您是?」

「你無需知道我是誰?」

「從現在起,你失去自由了。」

「由我與李元芳負責關押。」

「元芳,將他拿下!」

「住手!」

「憑什麼?」

夏洛奇憤怒了。

這人怎麼沒頭沒腦的說拿下就要拿下自己?

轉頭看向帕慕克大師。

帕慕克大師臉色溫和,沒有任何意見。

夏洛奇一看,帕慕克大師的意思應該是讓自己配合。

於是,當場收起怒氣。

「好,若是能順利擒獲住兇手,我不與你計較,否則,你今日對我的無禮,日後我定加倍奉還!」

說完,夏洛奇不再與狄仁傑對視。

「所有人退下。」

「元芳留下。」

雲居大師與帕慕克大師、茹連達等人有些莫名其妙的退出。

狄仁傑見眾人走出大約百米后,向前兩步,對夏洛奇一抱拳。

「在下狄仁傑,剛才有些冒犯了。」

「夏洛奇,人命關天,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一起破案。」

「哦,怎麼講?」

狄仁傑走近夏洛奇,在夏洛奇耳邊如此如此的講了幾句。

「好,一切聽狄大人的。」

狄仁傑的名字夏洛奇自然是如雷貫耳。

初中時就看連續劇了,破案奇才。

只是在王者大陸忽然見到此人,心裡有些荒誕。

「走吧,我們到月台上,讓我來宣布你是兇手,到時請配合我們一下召喚出你那三隻怪獸伴侶。」

「好的,悉聽尊便。」

夏洛奇在前面走,李元芳在後用寶劍押著。

「咦,這帕慕克大師的弟子怎麼了?」

「好像被拿住了一樣呢!」

「這不是夏兄弟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