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碎,你想要趕盡殺絕嗎?」少年腦海中響起黃瑞明驚恐的聲音。

「哼,現在知道害怕,已經晚了。」莫宇辰看著手上的元嬰小人,冷哼一聲。

旋即,他取出一個瓷瓶,跟羽鴻軒一樣,將他封印起來。

這些人對他來說,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現在將他們的封印起來,說不定哪天還真的能派上用場。

……

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天際之上的莫宇辰經過一陣順氣之後,終於平復下體內翻滾的血氣。

隨後,他一對依舊泛著冷光的劍眸,掃向了下方拜月皇宮的廣場。

當莫宇辰冷冽的眸光停住時,廣場上的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

小公主看著她心愛的男人這副模樣,心中也不由得緊了一下,非常擔心他會打開殺戒。

再怎麼說,這拜月皇室畢竟還是她的家,她還是不願意自己心愛的男人,手上沾著自己家人的血。

「半個月之內,拜月帝國向中天帝國納貢稱臣。」

「否則的話,雞犬不寧!」

隨身空間:掌家小娘子 莫宇辰沉默了許久之後,冰冷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中炸響。

他終究還是不忍傷了小公主的心,所以,在深思熟慮之後,才做了這麼一個無奈的定。

所有人聞聲,臉上的表情一滯,整個廣場不斷的回蕩著莫宇辰冷喝聲,月驚天在這個時候也鬆了一口氣,只不過神情上,難免有一些悲凄。

要知道,僅僅在一年前。

中天對於拜月帝國來說,只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彈丸小國。

而且莫家更甚,那時候還只是一個被遺棄的家族而已。

可是現在,就因為半空中的那個少年,這一些全變了。

沒想到如今,強大的拜月帝國也要落到這般任人宰割的下場,這樣的落差,真是令月驚天以及在場的眾人,難以接受。

但是,不管他們再如何難以接受,他們也是沒有任何一點辦法,只能是無聲的接受罷了。

聽到莫宇辰的最終判決,小公主嬌軀也是微微一顫,臉上有一些失神。

不過一想到拜月皇室對自己的無情,她很快也就釋懷了。

「莫哥哥,我們走吧。」小公主輕輕咬著嘴唇。

莫宇辰聞聲,點了點頭,凌空踏步,一步一步的走到小公主面前,抱著她躍到大紅的身上。

可是這時候,他兩腳突然間一軟,臉上的臉色變得煞白,渾身的力量如潮水般的消散。

「莫哥哥,你怎麼了?」見到莫宇辰這般模樣,小公主將他緊緊攙扶住,關切的問道。

「噓!」莫宇辰擺了擺手,示意小公主不要聲張,扶自己坐下。

剛剛,他為了催動劍獄,故而將金丹上九條真氣游龍抽之一空,現在隨著身體的放鬆,體內的金丹立即出來興風作浪,強烈的劇痛讓他渾身癱軟在大紅的身上。

「大紅走,去黑暗之森,回你的老巢。」莫宇辰忍住身上的劇痛,有氣無力的拍了拍大紅說道。

現在以他這種狀況,無論他去哪裡,絕對是沒有去大紅的老巢安全。

畢竟紫霄劍宗看他不爽的人也多,而中天帝國是他的家,莫宇辰自然不可能將真武玄宮的追殺,引到自己的家中去。

想來想去,他現在就像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一般,只能是去黑暗之森,與禽獸為伍,先養好傷之後再說。

而且,到了他這個程度,無賴龍留下的寶藏也是時候去取了。 時間過得非常的快,轉眼間四天過去了。

山洞中的少年依然保持著盤坐的姿勢,運功療傷,一切都過得非常的平靜。

但是,前幾天發生在拜月帝國的事情,短短在這四天的時間內,猶如長了翅膀一般,在整個天靈大陸的世俗帝國中,傳遍了。

頓時間,所有帝國都是為此掀起了軒然大波。

拜月帝國在天靈大陸上,雖然不是頂尖的帝國,但是好歹也算是中等層次。

並且,前不久還傳出與東雲帝國聯姻更是令得拜月帝國聲勢大振。

然而如今,喜事變喪事,東雲帝國的太子爺在拜月帝國迎親的過程中,慘遭中天帝國的莫宇辰滅殺。

要知道,錢太子在這些人的眼中,那可是不敗神話,現在就這麼被人乾死了,簡直就是顛覆他們的認知。

這對所有世俗帝國來說,無疑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而在這件事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同時,作為此時的主角——中天帝國莫宇辰,也被所有帝國所知曉。

對於這個名字,他們都還非常的陌生,甚至就連中天帝國這四個字,現在還不被大部分帝國認可。

不過,隨著此時掀起的軒然大波,大陸上所有帝國幾乎都在第一時間派出使團,前往中天帝國建立綁交之誼。

然而,就在整個大陸都在為此時震驚之餘,那拜月帝國也傳出了向中天帝國納貢稱臣的消息。

而隨著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被證實,自然又是免不了引起無數的驚嘆聲。

中天帝國,帝都皇城裡。

一處寬敞的大廳里,一位紫袍的老者舒服的翹著二郎腿,興緻勃勃的看著大戲。

於此同時,他還左右抱抱的享受著齊人之美,時不時的張開嘴,吃著懷中美人遞過來的食物,舒服至極。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莫宇辰的師父——紫劍德。

誰家少女不懷春,哪家少年不鍾情。

如今的紫劍德,雖然一把年紀了,可是自從他親自來坐鎮中天後,他竟然也躲不過凡俗美色的誘惑,竟然戀愛了……

現在的他,別說莫家需要他保護,就算不需要他保護,紫劍德也捨不得走了。

可想而知,在凡俗界大皇宮住著,俏佳人抱著,小日子過得多舒服,他捨得回紫霄劍宗那個清修之地才怪。

……

十天後,大紅的老巢中。

天際的陽光透過雲層,照射在黑暗之森的大地上。

此時,小公主美眸泛著擔憂的目光,看著眼前臉色依然蒼白的少年,心中浮現出一股莫名的情緒。

十四天過去了,她心愛的男人依然還處在深度療傷之中。

這一刻,她回想起了御劍學院入學的那會,眼前的少年當時還只是個不為人知的璞玉而已。

後來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為何,就莫名其妙的愛上了彼此。

然而,如今少年已經成為了一名能夠獨當一面的強者,可是他依然還是願意不顧一切的守護自己。

就憑這一點,就算莫宇辰以後不愛她了,小公主也願意愛他到終老,至死不渝。

「莫哥哥,你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雪涵好擔心你。」

安靜的山洞中,小公主憂鬱的看著不遠處的少年。

聽到小公主的呢喃聲,莫宇辰眼皮一動,緩緩的睜開眼眸,漆黑的雙眸中,沒有了往日的神采,俊逸的臉龐依稀帶著些許蒼白。

他氣息萎靡的看著小公主,臉上勉強的對她一笑。

小公主快步走上,捧著少年的臉龐,欣喜的說道:「莫哥哥,你好了嗎?」

莫宇辰聞聲,苦笑著搖了搖頭,此次他金丹損耗幾乎是他重新有修為以來,最大的一次。

上一次雖然修為倒退了,但是他只是真武境而已,丹田中的氣海並沒有受到創傷。

但是這一次,他體內不僅真氣枯竭,而且連金丹也變得黯淡無光,幾近陷入了沉寂。

這樣的傷勢,若是換為別人,恐怕在已經絕望自殺了。

好在莫宇辰經歷過比這更為嚴重的絕望,所以他才能咬牙堅持下來,保持著自己的心態不崩潰,等待著金丹緩緩自愈。

「莫哥哥,你別急,肯定會好起來的。」

「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依然都愛著你,無怨無悔。」

小公主微微一笑,撫摸著少年的臉頰,柔情的說道。

莫宇辰點點頭,沉吟了片刻之後,問道:「我這樣處理拜月帝國,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我知道,你已經手下留情了。」小公主聞言,將頭要的跟撥浪鼓一樣。

見到小公主這副模樣,莫宇辰笑了笑,說道:「對了,差點忘記跟你算賬。」

「我讓你老老實實呆在劍宗,你為何要自己騎著大紅跑回拜月帝國。」

「倘若我將這事忘記了沒去拜月帝國,你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嗎?」

說著說著,莫宇辰臉上故作生氣的黑著臉。

「不會的不會的,我回拜月之前已經決定好了。」

「要是他們強迫我,我就死在他們面前,寧死也不願成為他們交易的籌碼。」

小公主滿臉焦急的解釋道,生怕莫宇辰誤會了自己的本意。

莫宇辰一眼便瞧出了小公主眼中的悲傷與焦急,當下話音一轉,溫柔笑道:

「好了,我逗你玩的,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你。」

「而且,我也不可能將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件忘了啊。」

「壞人!」小公主喜極而泣,粉拳惡狠狠的錘在少年的胸口上。

「對了,你自己跑出來,馨兒要是找不到你,不是得急壞了嗎?」莫宇辰忽然間想起了一人待在劍宗內的馨兒,憂傷露出了重重擔憂。

「我走之前,有跟馨兒姐姐說。」

「她本來還想跟我一起來的,可是我沒讓。」

小公主吐了吐舌頭,俏皮的在莫宇辰的胸口上不停的畫著圈圈。

「你啊!」莫宇辰伸出手掌拍在小公主的翹臀上,順手使勁的揉捏了一下。

給她一個狠狠的懲罰,把小公主揉捏得嬌喘連連,面紅耳赤的。

見到小公主那副含羞的模樣,莫宇辰目光一陣閃爍,片刻后眼眸微眯,任由小公主伏在自己身上。

而他則取出黃瑞明的乾坤戒,準備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沒有。 很快,在莫宇辰魂力的衝擊之下。

黃瑞明遺留著在乾坤戒上面的魂力,被少年沖得煙消雲殺。

「該死的……連一顆中品真靈石都沒有。」

「這黃瑞明也就是個窮鬼。」

莫宇辰魂力在乾坤戒裡面翻找一番,臉上的表情非常不滿。

整個乾坤戒裡面,除了有兩千塊下品真靈石之外,其餘的都些亂七八糟的的東西。

不過,好在最後還被他翻出一柄好劍來,正好給他的傀儡用。

「不知道,兩尊傀儡有沒有被那挨千刀的黃瑞明打壞了。」

莫宇辰想道此處,當下連忙將兩尊傀儡取出來。

自從那天兩尊傀儡被黃瑞明打得能量消散后,他還沒好好檢查一下有沒有壞掉。

吱!

少年手中的乾坤戒一閃一道光芒。

兩尊傀儡瞬間出現在他面前。

「還好,沒有打壞了!」

莫宇辰擺弄著兩尊傀儡,鬆了一口氣暗嘆道。

忽然間,少年心意一動,站起身子,突發奇想的打開傀儡身上的木匣子。

在那個放真靈石的凹槽上,慢慢的倒入真靈乳液……

「莫哥哥,你在幹什麼!」

小公主看著莫宇辰滿臉認真的樣子,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沒有,我在試試看這兩尊大傻個的能耐。」

莫宇辰看著滿滿的凹槽,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咔擦!

守墓傀儡身上的木匣子被合上,少年滿臉期待的看著有何變化。

可是,許久之後,山洞中依然一片寂靜,沒有出現任何一點波動。

「沒理由啊,這天地靈乳的能量這麼精純,怎麼可能不行。」

「難道這傀儡不能用液體,非得用真靈石嗎?」

莫宇辰帶著疑惑,在那傀儡身上到處拍一拍。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