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別只知道耍嘴皮子,有膽量你就在聖宮動手啊。」

還懂得揚長避短。

黎天不得不好看陳狂一眼,可惜啊,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不管你怎麼回答,也不能阻擋我醞釀多時,還未出口的牛逼。

「動手又如何,在你們眼裡,這聖宮之內不可動手,但是在我眼裡,這聖宮之內,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依稀記得,五千年前,我在仙境遊歷時,收過一個名叫玄女的丫鬟,為了調教她,我就傳授他這個陣法,沒想到,她竟然布置在了這裡。

今日,我就讓你們知道,這個陣法,不但能夠限制陣內之人的攻擊,還有控制陣內之人的效果,不如,我就讓你自己打自己好了。」

「叮…………」

素衣………

陳狂………

PS:有沒有一起來吹牛逼啊,糖豆是養牛專業戶,只要你投一張推薦票,或者打賞糖豆一次,哪怕只是收藏點擊一下,都會在書評區留下一個吹牛逼的機會,我這有牛,你會吹嗎?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沒有升級,黎天可是記得的,在一重天世界,前三十級都是一百點經驗,現在如何會沒有升級。

他急忙打開屬性欄,這才發現,升級經驗已經變成二百點。

「看來想要飛升,還要吹更多的牛逼,不過沒關係,不就是吹牛逼嗎,這怎麼可能難倒我逼王黎天。」

於此同時,素衣感覺自己對黎天已經徹底無語。

之前還說什麼三千年前,收了個聖宮宮主做小弟,現在就變成五千年前,收了玄女老祖做丫鬟。

你的臉皮到底有多厚,或者根本就沒有臉皮。

哪怕我以為你已經夠不要臉了,沒想到你再次打破我對不要臉這三個字的理解極限。

聖宮的陣法名字你都不知道,你就說這陣法是你教給玄女的,還說它還有其他的作用。

這可能嗎!

吹牛,就不會吹的靠譜一點。

素衣別過臉去,已經有些為黎天臉紅,陳狂在目瞪口呆一會之後,卻哈哈大笑起來。

「不得不說,你特么是真能吹牛逼,我差點就信了,真的,哈哈,真的,我差點就相信你能讓我自己打自己了,不騙你,哈哈。」

「啪!」

陳狂的笑聲戛然而止,臉上的疼痛還是其次,他正抬起自己的右手,不可思議的看著。

剛剛自己被打了,還是打的自己的臉,更加不可思議的,是自己打了自己。

「真,真的,自己打了自己!」

素衣也驚訝的捂著自己的小嘴,發出不可置信的輕呼。

她看的十分明顯,從黎天話落,到陳狂狂笑,而後陳狂一邊說著自己打自己,他的右手就已經抬起。

她正以為陳狂發瘋了,相對黎天動手時,卻驚愕的看到,陳狂自己打了自己。

而且,下手很重!

連素衣都錯覺絲絲肉疼,對自己下手用的著這麼狠嗎!

「我,自己打的?」

陳狂的疑問,是對著自己的手發出的,彷彿在問自己的右手一般。

「當然是你打的,自己打自己,這只是小懲大誡,本教授慈悲為懷,不忍殺生,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這次就不讓你自己殺了自己,下次再對我不敬,我不介意讓你自殺。」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目前等級211級,元武士一重天。」

「這,怎麼可能,這不是真的。」

陳狂的表情有些癲狂,自己怎麼會打自己,自己的手,為什麼會不受自己的控制。

如果剛剛不是打自己一巴掌,而是對自己來上一刀,那自己不就連命都沒了。

「我不相信,這不是陣法的問題,是你在使用法術,不對,不對,如果你使用法術,那一定已經被陣法轟殺,這到底是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

「本教授說過,這次只是讓你知道教訓,以後別再來惹我,再有下次,你的小命可就不是你的了。」

黎天繼續裝逼,牛逼吹出去並不是能力,真正的牛逼,還要帶著裝逼的屬性。

本來這裡也沒人關注,可是陳狂這一陣大吼大叫,卻把人吸引過來,先是一兩個人,可是當他們看到,聖女素衣也在後,頓時暴動了。

「大家快來啊,素衣聖女回來了,素衣聖女回來了。」

於是乎,人越來越多,十幾個,幾十個,上百個,最後多達幾百人,才漸漸停歇。

只是這些人都圍著幾人,卻沒人上前,都在激動的議論著,同時讓出了一條同樣主峰的道路。

好一會,見素衣還是沒有動作,人群中這才推舉出來兩個人,來到三人面前。

「聖女,您還在這裡做什麼呢,主峰聖女的最後評選已經快要開始,您再不去,可就晚了。」

「是啊,聖女,您再不上去,這聖女的位子,就是青衣聖女的了,還是快些上去吧。」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黎天終於聽明白兩人的意思了,原來聖女評選已經開始。

特么的,我就說這陳狂為什麼會出來阻攔呢,原來是為了耽誤素衣的時間。

「女人,你還在在這愣著幹什麼呢,趕緊上山啊,否則你的聖女位子可就沒了啊。」

黎天伸手一拉還在發獃中的素衣,才讓素衣反應過來。

「哦哦,是了,是的,要趕緊上山,走吧,我們快點。」

素衣的愣神,和陳狂的激動,其實都是因為一個原因,比起陳狂,她的心裡其實震動更大。

陳狂只是因為聽過聖宮的規矩,而素衣可是真正見識過聖宮陣法的神奇。

就是這麼神奇的陣法,在黎天面前,竟然變的形同虛設,雖然不是他動手,但是能讓別人自己動手打自己,這更加神奇變態啊。

素衣伴隨著迷茫,快步上山,黎天不管那已經有些魔怔的陳狂,對著有些失望的眾人抱拳。

黎天知道,在地球上,明星在粉絲心中的重要性,以及維持明星影響的重要性,於是準備幫素衣維持維持。

「多謝各位的提醒,素衣因為著急參加評選,走的有些沖忙,怠慢大家了,等素衣成功成為聖女后,我會帶著她來感謝大家的,再次感謝。」

本來好像吹個牛逼的,後來一想,黎天也放棄了,本來就是為了幫素衣,再一吹牛逼,那不就是幫倒忙了嗎?

「不知這位兄弟如何稱呼?」

做人要有禮貌,別人竟然問自己,那一定要如實回答。

「我啊,那就請各位聽好了,在下紫宵宮三千教授之一,黎天黎教授是也,當然,這個你們也許聽不懂,我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你們素衣聖女的丈夫,過後再見。」

素衣已經遠去,黎天話落趕緊追上,身後卻一陣喧嘩。

「他說什麼,我怎麼聽他說他是素衣聖女的丈夫?」

「你沒聽錯,他確實是這麼說的。」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卻是恢復正常的陳狂。

「他說的沒錯,我可以作證,以我陳家家主繼承人的身份作證,我只問你們一句,他剛剛是不是說他來自紫宵宮,還是三千教授之一,名叫黎天?」

眾人一聽他是陳家繼承人,哪裡還敢放肆,紛紛點頭,得到肯定,陳狂發出一聲前所未有的狂笑。

「黎天,原來你就是黎天,真是連老天爺都在幫助我,你們給我等著。」

……………… 超凡九重天。

十八重天世界。

依舊是月牙湖畔之上。

正是應了那句,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月依紗此時,正在聽著丫鬟的稟報。

「小姐,自從您拒絕了冊封后,月家的所有產業和勢力,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壓,而且還沒有一絲終止的意思。

超凡九重天,是飛升成仙的關鍵,天賦高者自不必說,但是天賦一般者,則需要大量的資源。

月家大部分人,天賦都不是太好,需要大量的資源,如果長此以往,我怕,他們……」

丫鬟沒有說下去,但是月依紗已經明白。

這是一招釜底抽薪之計,自己不同意,就讓家族之人,逼迫自己同意。

「不用擔心,只要繼續關注就行,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對了,黎家人現在有消息嗎?」

「沒有,自從姑爺被貶下凡后,黎家超凡境以上修為的人,就全部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去了哪裡,我正在全力調查,只是沒有一點線索。」

「沒事,你繼續關注就可以,這事急不來。」

月依紗清冷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悸動,抬頭看向天空,正好虛空中,一道裂縫打開,一把飛刀緩緩浮現。

「好了,你先下去吧。」

揮手打發了丫鬟,月依紗伸手接過靈犀飛刀。

良久。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又豈在朝朝暮暮!」

月依紗反覆的咀嚼這一句話,眼神迷離,卻難掩其中的驚喜。

至於回信,你能拖我這麼長時間,那你就好好等著吧,嘻嘻。

那偷偷露出的狡黠正如那八個字的表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且不說,月依紗如何會給黎天回信,卻說此時的黎天,正在激動的吹牛。

有時候,你想吹牛逼時,偏偏吹不成,可是剛剛放棄吹牛逼的念頭,這機會就來了。

話說,剛剛黎天快步追上素衣后,就聽到了素衣的質問,竟然問自己是怎麼做到的?

你這不是在問我問題,而是在讓我吹牛逼好嗎?

那我就成全你!

「我不是和你說過嗎,當初我創造這個陣法時,就帶有這樣的效果,只是不知道玄女那丫頭,為什麼沒有傳給你們。」

略微停頓,沒有系統提示傳來,看來吹牛逼吹的還不夠,那就繼續。

「唉,我想起來了,當初我傳授玄女時,好像忘了把這一作用告訴她了,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她自己就不知道舉一反三嗎,等我有空非要狠狠的打她屁股一頓。」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素衣輕撫額頭。

她就知道,自己不應該問的,這人除了吹牛,不會讓自己知道任何事情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可別說了,如果你實在憋不住,一會可以和別人儘管吹,在我面前,就別吹了好嗎?」

額。

黎天略顯尷尬,要不要這麼直接啊!

我雖然是在吹牛逼,但是你這麼說,就不怕傷到我的自尊心嗎,就不怕我惱羞成怒嗎?

「什麼儘管吹,你這是不相信我嗎,像我這樣誠實,善良,從來不說謊,更是從來不吹牛的人,你竟然不相信我,天理何在!」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目前等級212級,元武士二重天。」

臉呢,你的臉呢!

素衣很想這麼問問黎天。

她這輩子見過的不要臉的人,也是不少了,可是能做到這麼不要臉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盡量平復。

「我信,信你了還不行嗎?」

素衣說完,就見黎天眼前一亮,她明確的感覺到,黎天還要再次開口,而且一旦開口,那必然又是吹牛。

不行,不能再讓他開口了。

靈機一動,素衣竟然想到了方法,你不是能吹嗎,我不讓你張口,我看你怎麼吹。

「黎天,馬上就要到主峰了,我還是和你說說聖女評選的事吧,畢竟評選也和你有關係的。」

和我有關係,黎天好奇之下住口,讓世間少了一個牛逼。

「和我有什麼關係?」

素衣偷偷的鬆了口氣,和你關係倒是不大,但是我不這麼說,你不是還要吹牛逼。

於是她整理了一下思路,將和黎天有關的說了出來。

「聖女評選,首先是實力,這一點,我必然會獲勝,青衣才是元武王實力,比我差了一個大級別。」

素衣停下,看看黎天正在認真的聽講,頓時安心下來,加快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