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既然明天九天學院的人就要過來了,明天就開始選拔賽了,那麼我們就先回去準備一下,好應付明日的選拔賽。」

雖然劉玉飛不想回去,但是她的軍師說今天差不多了,要是過分的表現,會讓他察覺不對,所以也只好回去了。

「那也好,你們先回去準備,本太子也要去找下母后商量一下,有什麼消息,會找你們的。」

龍韓宇也覺得,現在事情已經商量好了,所以也很同意劉玉飛的提議,再說了,對於明天的選拔賽,他還要去找找他的母后商量商量。

他們兩個人是商量好了,但是劉雪飛不這麼認為了,她覺得現在的劉靜馨雖然還是廢物,只是也變得有些不一樣了,所以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太子,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雖然現在劉靜馨是廢物,但跟以前的劉靜馨還是有些不一樣呀,所以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小看她了?」

龍韓宇聽見劉雪飛的話,就要生氣,劉玉飛在一旁眼尖的看見了。

就算是看見了,她也不阻止,現在的劉玉飛根本就是以前的劉雪飛,最懂得算計人了,特別是對待自己的親妹妹,更加不會手下留情,要是不是這一個親妹妹,自己現在就不會是太子側妃了,一切都是劉雪飛害的,她要討回來。

「你說劉靜馨現在不簡單,是不是因為她搶了你心愛的男人呀,就現在的你,就算是本太子都看不上你,還妄想要嫁進煜王府,真是還沒睡醒呀!」

龍韓宇真的被氣瘋了,以前的劉雪飛是那麼的聰明,替他出了很多計劃和主意,現在呢?

為了一個男人,既然如此沒有分寸,以前真的看錯了,現在劉玉飛都比她強很多。

「不是的,太子,那個劉靜馨是真的不簡單,不是因為我想嫁進煜王府的,太子,劉靜馨那個賤人是真的不簡單,不然就······」

劉雪飛後面還想說什麼,但是被劉玉飛打斷了。

劉玉飛有出來打圓場道:「四妹妹,就算劉靜馨不簡單,她能斗得過我們聰明五比的太子,你就不要擔心了。」

「二姐,你明明就知道,現在的劉靜馨根本就不簡單,在說了,現在她的背後是煜王爺,我們哪裡斗得過煜王爺的呀!」

「你的意思是說,本太子還不如一個煜王了,劉雪飛,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看本太子的,看來你是真的很喜歡煜王爺呀!呵···可惜人家不喜歡你,你會為今天說的話,付出代價的。」

龍韓宇是徹底怒了,為什麼生氣呢?原來是劉雪飛一著急,居然說了實話,雖然不是明著說龍韓宇不如龍韓傲,這讓龍韓宇怎麼受得了呀!

當然大發雷霆了,如果不是劉雪飛以後還有些用,那麼今天絕對是劉雪飛的死期了,這個該死的女人。 今天原本聽見,因為龍韓傲,父皇就不會將惟一一次保送的機會給劉靜馨的,現在劉雪飛又明著暗著說自己不如龍韓傲,他怎麼能不氣呢?

現在又聽見劉雪飛說自己不如龍韓傲,那他還不氣瘋了。

這個劉雪飛真的越來越大膽了,居然敢當著自己面,說自己不如龍韓傲,看來是活膩了。

「劉雪飛,我看你是活膩了,那你就告訴本太子,本太子哪裡不如龍韓傲了,今天要是說不出來,那麼你就準備今天牢里。」

龍韓宇現在可以說是怒不可言,如果劉雪飛不是丞相府的小姐,不然的話,現在的劉雪飛肯定是一具死屍了。

「不是的,太子,臣女不是說您不如煜王爺,臣女的意思是說,現在劉靜馨那個賤人在煜王府,煜王府向來都是重兵把守,那位端木月小姐根本就沒辦法進去,那就根本是殺不了她了。」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劉雪飛也知道自己一急之下,說錯話了,連忙解釋,不然就出大事了,自己絕對會進入天牢里。

「呵······你怎麼知道劉靜馨是在煜王府上,而不是其他地方呢?」

明明是肯定的話,但是龍韓宇就是要問句來問,現在他,簡直是討厭透了劉雪飛了。

「昨天在丞相府,是煜王爺跟父親說的,而且父親也同意了,昨天劉靜馨就跟著煜王爺會煜王府了,聽說以後就會一直都住在煜王府了,一直到出嫁。」

劉雪飛昨天的確打聽到了劉靜馨去了煜王府了。

「妹妹,你還不知道吧,今天早上,煜王就帶著劉靜馨去了清風山莊了,那裡煜王爺從來都沒有帶過任何一個女人過去,就算是太子想去,他都不肯。」

劉玉飛也是今天早上剛剛收到消息,說是龍韓傲帶著劉靜馨去了清風山莊了,而且是拒接進宮面聖,而是去清風。

「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大嫁光臨:寶貝,我寵你 劉雪飛是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劉靜馨那個賤人跟她的煜王爺回煜王府。

「啊·····雪兒你不知道呀,是今天早上的事,但是具體是什麼時刻我也不清晰,現在應該快到了。」

劉雪飛知道,劉玉飛絕對是故意的,她既然沒有收到這個消息,看來有人封鎖了自己的消息了,看來身邊也出現了內鬼了。

「雪兒的確是不知道,姐姐也知道,昨天雪兒練功心切,一個不小心,走火入魔了,到今天早上才好了一點,所以外面的事情,也就會不知道了。」

剛才被劉玉飛下套,但是現在理智和智商回來的劉雪飛,終於知道怎麼挽回了。

「哦,對哦!唉,雪兒你看姐姐的記性,我都忘記了,嚴大夫說你走火入魔,要多多休息,那麼我們就不要打擾太子了,是該回去了,那麼太子殿下,臣女們就先行回去了,明天再來給太子請安,可好?」

劉玉飛看見劉雪飛的聰明回來了,連忙不給她一點拒接是的時間,直接堵死她的後路了。 「嗯,玉兒說的沒有錯,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就先回去吧,本太子也要去給母后請安了,你們回去吧!」

龍韓宇今天是看透了劉雪飛,現在也很不想看見她,巴不得他們趕快走。

「好的,那麼請太子殿下能夠跟皇後娘娘問好,下次臣女一定進宮給皇後娘娘請安。」

龍韓宇的一聲『玉兒』,讓劉玉飛滿心歡喜,整個人都快要飄起來了,只是現在不能失態了,不然自己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劉玉飛現在是得意了,劉雪飛就鬱悶了,今天的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感覺現在才回魂,剛才的自己都渾渾噩噩的。

現在連換回的機會都沒有,她也看出來了,現在的太子比昨天看自己的眼神更糟了。

邪王追妻 現在的劉玉飛還真的不簡單呀!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軍師,能給她出這麼好的主意,難道說,跟她身上的魔氣有關嗎?

看來回去要讓翡翠查查了,劉雪飛怎麼也不肯相信,就劉玉飛的腦子,不可能會斗得過自己。

好像也知道以前的那些事情一樣,她背後的人不簡單呀!

劉雪飛哪裡知道,現在的劉玉飛有一半不是人,而是魔。

「既然太子殿下要去給皇后請安,那麼臣女們就不應該打擾了,臣女們出現在就回去。」

劉雪飛想想也明白,現在是沒機會了,現在留下來,沒有機會換回什麼,反而會被太子更加討厭。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先離開,在想辦法。

——————————————————————————————-

丞相府

剛回到丞相府,蘇荷就連忙迎了出來,她都快急死了,自己的大女兒還好,但是自己那個天才女兒她就很擔心了。

生怕太子會因為昨天的事情,而對自己的天才女兒做什麼。

所以聽見他們回來,立馬跑出來,一看見完好無缺的女兒,快步跑到劉雪飛的面前道:「雪兒,你沒事吧?太子找你什麼事情呀?」

「娘,我沒事,太子是找我進宮說明天選拔賽,沒什麼大事的!」

劉雪飛看見自己的娘親如此疼愛自己,很是高興,也很得意。

蘇荷關心這劉雪飛,完全忽略了劉玉飛的存在。

這讓劉玉飛原本挺好的心情,又有些不好了,但是想到劉雪飛被太子討厭上了,她覺得這就沒什麼了,反正自己早晚都要嫁給太子,這個家有沒有都無所謂了。

劉玉飛看了半天,見蘇荷沒打算跟自己說話,也不想呆在這裡看他們,所以看著他們兩個人出聲道:「娘親,我有些累,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就是選拔賽了。」

「好···好····先休息,先休息,明天要比賽」蘇荷聽見劉玉飛說的話,連忙就答應了,生怕他們累倒了。 看著劉玉飛回去了,劉雪飛看著蘇荷問道:「娘親,二姐說,劉靜馨那個賤人今天早晨跟煜王去了清風山莊了嗎?」

「額,這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情,雪兒,你現在的身體要緊,不要再管他們了。」

蘇荷有些驚訝,劉雪飛居然知道這件事情,自己不是故意隱瞞起來了,怎麼還是知道了。

不對,剛才雪兒說是玉兒說的,該死的玉兒,不是讓她不要說嗎?

「是你,是你封鎖了我的消息,是不是?」劉雪飛這下明白了,原來是自己的娘親封鎖了自己的消息。

「對,是我,是我封鎖了你的消息,那還不是你的身體不好,我這不是擔心你嗎?」

看見劉雪飛生氣,也明白不應該瞞著她,但是當時她的身體不好,也怕她再次受傷呀!

聽見自己娘親的承認,劉雪飛也不那麼生氣了,娘親也是因為關心自己。

「娘,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你也不應該瞞著我,我有我自己的判斷,你就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輸的,好了,你也快去休息吧,今天你也為我擔心了一天了,明天就是選拔賽了,我也去休息了。」

劉雪飛也感覺累了,今天的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感覺很累,好像打了一架一樣。

劉雪飛哪裡知道,今天的她是被邪惡氣息控制了,雖然意識時有時無,但是就是察覺不到哪裡有問題。

蘇荷也看出來了劉雪飛的疲倦,也知道今天的她,在東宮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不然也不會這麼累。

「好,你也快點去休息,明天的選拔賽,你一定要贏,你一定要去九天學院,你二姐現在的已經是太子名義上的側妃了,太子也肯定是沒時間去了,你又是祥龍國有名的天才。」

「我知道了,娘,我就先回去了,哦,對了,娘,爹爹回來了嗎?」劉雪飛剛想回去,突然想到劉文濤。

「你說你爹爹呀!」蘇荷很明顯不想提起劉文濤。

「是呀!從昨天爹爹走了,我都沒有在見到爹爹了,他還沒回來嗎?」

劉雪飛像是沒有看見蘇荷的異樣。

蘇荷猶豫了許久說道:「你爹爹從昨天到現在我也沒有看見,也不知道去哪裡了,聽下人說,今天一早就出去了,好像是被皇上叫進宮,談論什麼?」

「哦,這樣呀,那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原本還想問問明天是什麼情況」劉雪飛有些失望。

「好了,回去休息吧,我待會躺玉紅給你送燕窩過去。」蘇荷好事最疼愛劉雪飛的,昨天明明是劉玉飛受傷了,但是蘇荷一點也不關心她,好像她不是她親生的。

劉雪飛乖巧的點點了頭,就帶著丫鬟回去了,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蘇荷微微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劉雪飛,真的很擔心,但是也不知道怎麼辦,唉,該怎麼辦呀!應該想想辦法了,不為什麼,只為了她的女兒,她的四女兒,二女兒現在是有太子側妃了,也不用自己擔心,她最擔心還是四女兒。 清風山莊

劉靜馨在邊吃著飯,邊看著外面的動靜,只是半天都沒有動靜,讓她很失望。

心裡有事,飯也就沒什麼味道了,有一下沒一下的吃著。

「馨兒,你在想什麼呢?難道你是在想為夫嗎?呵呵,我這不是來了!」

聽見龍韓傲的聲音,劉靜馨一個猛抬頭,就看見了剛從門口進來的龍韓傲。

「煜,怎麼樣了,是不是他們有什麼計劃?」

劉靜馨現在很著急,她很想知道他們有什麼計劃。

「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們是想要你手上的名額,原來你的名額是保送的,難怪他們那麼上心了。」

「你說什麼名額呀?什麼保送?我怎麼都聽不懂呢?」劉靜馨聽不懂龍韓傲說的是什麼,她現在不是什麼都沒有,還有保送,那不是現代詞嗎?怎麼龍韓傲也知道。

「你不要急,我慢慢給你解釋,你手上進九天學院的名額,是保送的,什麼是保送,據九天學院的解釋是,就是沒有任何條件就可以進,也不用測試。」

龍韓傲見她著急,連忙解釋,沒想到那個人還真的捨得將最好的名額給馨兒。

「原來是這樣子呀,沒想到皇上這麼捨得,居然願意送給我,看來他還是真疼你的。」

「我不需要他的疼愛,好了,明天就是選拔賽了,聽說明天九天學院的人也會來,馨兒要不要去看熱鬧?」

「不想去,我想修鍊,以我現在的實力,去九天學院肯定很危險,我不想讓你天天為我擔心,再說了,去了九天學院,你也不可能一直都在我身邊保護我,所以我要趁現在,好好修鍊,你說怎麼樣,我明天開始就閉關。」

劉靜馨都想到了,明天開始她就開始閉關,一直到要出發了再出來,她不可能要一直依靠這龍韓傲生存,也不能讓自己成為他的負擔,所以她要變強。

「馨兒,我明白,也理解,但是我不想你那麼累,你完全可以依靠我的,我也明白,你不是那種依靠別人生存的女人,但是我就是不希望你太累了,你要明白的是,我會永遠在你身邊的,我永遠都是你最堅固的後盾。」

龍韓傲的這一番話,讓劉靜馨很是感動,以前的她,是不相信愛情的,但是自從接受了龍韓傲之後,她明白了什麼是幸福了,這個跟以前魑魅給她的根本不一樣的幸福。

魑魅給她的是親人的幸福,但是龍韓傲給她的是一輩子的幸福,是甜蜜的幸福,那種幸福是無法形容的幸福。

「謝謝你,謝謝老天爺讓我遇見了你,我不知道我們的未來會是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我是幸福的,不管加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要你不背叛我,那麼我絕對也不會背叛你,不管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會離開你的,我會一直都在你的身邊,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都一起面對,好嗎?」

面對龍韓傲的深情,劉靜馨也不矯情,她從來就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孩,愛了就是愛了,不愛就是不愛,既然喜歡了,對方也喜歡你,那麼就在一起吧,所以她也說出了對他的真心話。 聽到劉靜馨這麼肺腑的話,龍韓傲很是高興,原本他還害怕他的馨兒不接受他,現在擔心也沒有了。

「好,那麼我們都答應了彼此,不管未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能離開對方,我也不會讓你陷入危險,你就放心的去閉關吧,我會等你出來,給你一個驚喜的。」

「你要給我什麼驚喜呀!現在給不行嗎?」劉靜馨一聽有驚喜,就來勁了。

「現在還不能給你,現在給你了就不是驚喜了,好了,你先吃飯,吃完了,我們再來討論怎麼收拾那些曾經傷害過你的人。」

龍韓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劉靜馨根本就沒吃多少東西,也明白她在擔心什麼。

「好,你陪我吃,我一個人吃太無聊了」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心情也就好了,心情一好,肚子也就餓了。

知道龍韓傲也還沒有吃,原本也是等他來了一起吃的,現在也就開動了起來,更是跟他撒嬌了起來。

難得見劉靜馨會撒嬌,龍韓傲原本以為劉靜馨肯定不會撒嬌,今天沒想到居然看見了,為什麼呢?

那是因為從兩個人認識到現在,劉靜馨對待他都是冷冰冰的,一點也不像現在這樣。

「馨兒,謝謝你為我改變,我想你以前應該不會跟人撒嬌吧!」 港片武俠大世界 龍韓傲很高興,雖然劉靜馨沒有改變什麼,但是至少跟自己撒嬌了。

「你到底吃不吃呀!」劉靜馨被拆穿了,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轉移話題。

「額,尊上,屬下有要事稟告」李悅有些害怕的在門口開口說著。

「你最好祈禱,你接下說的事,能夠讓本尊起興趣,不然你會後悔今天的決定」

龍韓傲聽見李悅的聲音,他就來火氣了,老天爺怎麼就不是不能能入他的意,才跟他的馨兒待一會兒,就有人過來打擾,真實該死的。

「尊上,端木家的端木月小姐在外面,要求見尊上」李悅顫顫巍巍的說,誰都知道端木月喜歡自家的尊上,但是尊上可是最討厭女人的靠近,王妃是個例外。

「誰是端木月呀!本尊不認識,讓她給本尊滾,清風山莊不是什麼隨便的地方,不是誰來就能來的地方,好了,馨兒,我們不管他,來,繼續吃,吃完了我帶你去個地方。」

面對李悅,龍韓傲都是自稱本尊,但是面對劉靜馨都是自稱我,這一個發現,讓劉靜馨原本還不確定的心,再次放下了一點。

門口等待的端木月,正在跟門衛吵架,都快打起來了。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居然不讓我進去,你要知道,,我是你們未來的王妃,趕緊給我讓開,不讓我會給你顏色看的,你們還不快點讓開,等韓傲出來,我一定要讓他懲罰你們的,還不快點放我進去,聽見沒有?」

不管端木月怎麼威脅,那兩位門衛都無動於衷,沒有一點要放她進去的意思,這讓端木月更加生氣了,但是對她們又無可奈何,都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李悅來了。 李悅剛到門口就看見了端木月了,不止是李悅看見,端木跟在也看見了李悅。

李悅以前是一直都是跟在龍韓傲的身邊,就是明面上的護衛,以前在九天學院的時候,端木月也經常找龍韓傲,所以都會老看見他,也就認識他了,看見他出現了,她很高興。

的聽見端木月的話,李悅都快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了。

這個端木小姐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害羞呀,以前在九天學院的時候,就喜歡跟在尊上的身後,但是尊上根本就不理她。

「端木小姐你好,我們尊上有交代,他要跟王妃在這裡度假,不希望有人打擾,所以請端木小姐自行離開。」

雖然很不喜歡這個女的,但是李悅還是很有禮貌的跟她說。

端木月沒有聽到李悅叫她離開,聽見王妃這個詞的時候,她肚子里就一股的火,她原本應該是明天才會到這裡的,只是昨天晚上有一個不知名的人給她送來了一封信,也是看了那一封信,她才連夜趕路過來,一來就有給她送了一封信,說煜王爺帶著他的未來王妃去了清風山莊,還說清風山莊從來就不會人任何一人不屬於王府的女人進入,現在居然帶著未來王妃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