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想藉助你的名望,幫我招一批人。」他誠懇道。

「原來是這樣~」霍華德欣然一笑:「說吧,什麼人?」

「木匠、石匠、鐵匠,等等等等。」

目前船隊中最缺的就是基礎生產力,幾乎都是戰士、水手、搬運工和造船工匠。

所謂衣食住行,衣服直接從歐洲採購就好,能穿好久。

食,不能總是靠打獵和採集野菜來為生,但這點已經解決了,還記得之前路過波蘭小鎮招的那批農夫嗎?足夠了。

行,有船有馬,這一點不成問題。

現在,只剩下住了。

如果船隊中缺少會蓋房子的工匠,那麼一輩子都只能住小木屋,這顯然是不行的。

鄭飛希望能在美洲建起樓房,建起城堡,建起城鎮,建起國度!

工匠,至關重要。

「唔,你要這些人是要蓋房子嗎?」霍華德問。

「是的。」鄭飛聳肩。

「那你一定需要建築設計師吧?」 王妃她只想守寡 霍華德賣關子似的挑挑眉,狡黠一笑。

「如果有的話當然最好,你能找到嗎?」

「不用找,我的兩個兒子都是最棒的建築設計師,哈哈~」霍華德得意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倫敦塔的上一次修繕改建就是他們倆共同設計的。」

哇,意外驚喜。

鄭飛偏偏頭,豎起大拇指,打心底覺得這趟拜訪是真的值,還好沒由著聖地亞哥去酒館。

「說正事,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我好準備一下。」霍華德問。

「過幾天吧,因為我需要採購大量藥物,你們的國王說去幫我安排。」

「國王…」霍華德頓時屏去笑容,面色凝重了起來:「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以我對他的了解,你恐怕被他盯上了。」(未完待續。) 便被男人惡狠狠的舉到面前,「再廢話,我就扭斷你的脖子!」

小糯米怕怕的閉上了嘴,哭唧唧,好凶哦。

等粑粑來了,一定揍扁你,哼!

再一次被塞進臭氣熏天的垃圾桶里,小糯米快窒息了。

黑色路虎,在公路上疾馳。

江洵腿上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畫面里,是各個路段的監控。

他目光專註的盯著監控,終於,找到了一絲破綻。

「倒退十五秒,放大左上監控!」

他還沒來得及出聲,一旁的慕靖西便冷冽出聲。

江洵內心震撼,還是三少厲害!

他依言倒退了十五秒,將左上角的那一區域監控放大,才發現一輛可疑的車輛,載著幾個垃圾桶往一處居民區駛去。

「查清楚,這輛車究竟是幹什麼的。」

「是,三少。」江洵打電話到交通局,報了車牌號。

不到兩分鐘,車主所有信息都發到了他手機里。

「三少,這人是個司機,這輛車是居民區里一所地下酒吧的運輸車。平時用來運送垃圾的。」

慕靖西勾唇一笑,「不錯,有點反偵察能力。」

「三少,我覺得紀傾心變得不一樣了。」至少從方法上來看,不再像以往那麼蠢了。

這飛躍的進步,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指點。

「嗯。」

慕靖西閉眼假寐。

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會為了喬安的女兒而奔波。

呵,真是諷刺。

運送垃圾的車,緩緩從地下車庫駛出。

剛要離開居民區,就在大門前,被一排黑色路虎圍堵。

警衛訓練有素的推門下車,第一時間控制住了司機,「熄火,下車!」

「各位,你們是誰?」

「少廢話,下車!」

面對人多勢眾的警衛,司機不敢不從,熄火之後,立即下車。

幾個警衛跳上車,將垃圾桶一個個打開。

一連開了幾個,都沒人。

食物腐爛的氣息,直衝而來,熏得人幾乎要窒息。

「怎麼了?」

慕靖西站在車下,看著這一幕,擰眉問。

「三少,還沒發現。」警衛心中升起一股擔憂,如果找不到那個小孩。

她的下場,不堪設想。

直到最後一個黑色垃圾桶,剛揭開蓋子,便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小腦袋,靠在桶里,半個身子已經泡在了食物殘渣里。

她似乎已經暈了過去,沒有一絲反應。

「三少,找到了!」

警衛面上一喜,沖慕靖西喊道。

慕靖西抬腿上車,不等警衛將小糯米從垃圾桶里抱出來,他便已經挽起袖子,徑自將小傢伙從垃圾桶里抱出來。

「三少……」警衛震驚不已。

三少可是有潔癖的!

現在,竟然親自伸手進垃圾桶里,將這個小傢伙抱了出來。

怎能不讓人震驚!

這可是……喬小姐的女兒啊,能來救她,已經是看在喬小姐的面子上了。

這會兒,竟然親自動手。

渾身髒兮兮臭乎乎的小傢伙,頭髮凌亂的貼在臉上,慕靖西抱著她下車,一手探了探鼻息。

還好,還有氣。

「去皇家醫院!」

抱著小糯米上車,慕靖西冷聲吩咐。 他抬手,撥開小傢伙臉上的頭髮,終於看清了髒兮兮的小臉。

車上有備用的毛巾,江洵用礦泉水打濕后,遞給他,「三少,給她擦擦臉吧。」

接過毛巾,慕靖西動作笨拙的擦拭著小糯米髒兮兮的臉蛋。

漸漸的,一張白嫩精緻的小臉,便展現在了眼前。

精緻的眉眼,挺翹的鼻子,粉潤的小嘴巴,唇形跟喬安如出一轍。

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就是喬安的女兒無疑了!

閉了閉眼,他捏緊了手中的毛巾。

居民區大門不遠處,另一波人按兵不動,目送慕靖西一行人離去。

「怎麼辦,要追上去么?」

「你瘋了么,那人是誰你不知道?追上去找死么!」

「還是彙報總裁吧。」

於是,男人抬起手,給陸胤打電話:「總裁,我們來晚了一步。慕三少已經把小小姐帶走了。」

「慕靖西?」

「是的!」

陸胤勾唇一笑,「那傢伙蠢是蠢了點,但還不至於會傷害小糯米。沒事了,你們馬上撤離。」

「是,總裁。」

不一會兒,陸萌接到了電話。

電話是陸胤打來的,她走開了幾步,才接起電話。

宋亦珩和宋雲遲,看到她握著手機,又哭又笑,原地又蹦又跳的,活像個瘋子一樣。

電話講了幾分鐘,她掛了電話,走了過來。

「怎麼了?」

陸萌這會兒學乖了,「沒什麼。」

宋雲遲才不相信,沒什麼她剛才會情緒那麼激動,都喜極而泣了,「有什麼好消息?」

「沒有。」陸萌抬手看了一眼腕錶,「我還有事,先走了。」

轉身就跑,跑了幾步,她又頓住腳步,轉頭,對著宋亦珩笑著道:「宋亦珩,謝謝你!」

宋亦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燦爛一笑,「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客氣。」

「我先走了,下次再聯繫!」

離開警局,陸萌上了車,她看了一眼保鏢,幾乎都換了一批。

「小姐,我們是總裁吩咐來保護您和小小姐的。您從A國帶來的保鏢,已經回國,接受處罰。」保鏢主動解釋。

「我知道了。」陸萌點點頭,心虛得很。

都怪她!

保鏢們是被她連累了,還有小糯米也是。

抬手,敲了敲腦袋,「陸萌萌,蠢死了你!」

慶幸的是,小糯米找到了!

放下手,她興奮的道:「現在就去皇家醫院吧!」

保鏢面有難色,但還是啟動引擎,前往皇家醫院。

皇家醫院。

急救室的燈,熄滅了。

門打開,小糯米躺在床~上,被醫生和護士推了出來。

身上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病號服,手上輸著液,人還處於昏迷狀態。

慕靖西起身,迎了上去,垂眸,掃了一眼小糯米,他問:「情況怎麼樣?」

「三少不必擔心,這位小傢伙很好,只是有些低血糖。再加上,環境的影響和長時間沒有睡眠,所以才暈倒。讓她睡一覺就沒事了。」

鬆了一口氣。

病房裡,小糯米果真睡了一覺,就醒了。

睜開眼,水汪汪的眼眸,疑惑的打量著這陌生的環境。

驀地,對上了一雙漆黑深邃的冷眸,小糯米嚇了一跳。

「啊!」她拍著自己的小胸口,「嚇死寶寶了!」 「是嗎。」鄭飛輕輕抬了下眉毛,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我想今天你應該見過他了,那就不難看出,他是個虛榮而喜歡逞威風的人,這樣的人往往都有一個共同點,佔有慾極強。不管是人、東西還是地盤,只要被他看上了,想盡辦法也要搞到手。」

「你的意思是,他盯上了我的船隊?」

「沒錯,我想他之所以主動說要幫你採購藥物,就是為了能把你拖在倫敦,直到商量出能吞掉你船隊的計劃。你知道的,他有幾位陰險狡詐的心腹大臣,是他統治英格蘭的得力幫手。」

說完,愛德華憂心忡忡地注視著鄭飛,聳肩。

凝神片刻,鄭飛淺笑:「那倒是真的很有意思。」

「唔,冒險家都喜歡刺激,但我還是勸你早點離開倫敦,畢竟這裡是英格蘭是國王的地盤,不僅城內駐紮著大批禁衛軍,城郊更有數萬人的精銳兵團,他們的戰鬥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謝謝提醒,我會安排下去儘早離開的,但要等事情辦完才行。你現在就開始準備吧,我的船隊隨時可能啟航。」

「好的,明天我就去幫你招募工匠,他們很多人都跟我的兩個兒子混過飯吃,應該有不少願意走的。」

「謝謝。」鄭飛起身,禮貌點頭:「那我就先走了,需要聯繫或幫忙的話可以去碼頭找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