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木頭。」女孩子捅了捅楊一凡的后腰,突然喊了一聲。

楊一凡疑惑的回過頭,看見女孩看向自己才相信這是在叫自己,自己什麼時候又叫木頭了?

「木頭你一看就沒有女朋友吧,而且本姑娘有預感,你大學四年都找不到女朋友!」女孩子一臉篤定的說道,偏偏臉上還依然那麼純真可愛。

楊一凡有些無語,不就是沒把牙刷讓給你嗎,用得著這樣惡毒的詛咒自己?「我糾正你倆點錯誤,第一我已經有女朋友了,第二我的大學不是四年,而是五年。」

女孩子聞言一臉驚詫,似乎沒想到楊一凡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還有女朋友。「那你的女朋友一定長得很醜,一定沒有我漂亮可愛。」女孩子揚了揚下巴,一臉傲嬌的說道,顯然她對自己的容貌還是非常的自信的。

楊一凡上下打量了這個女孩子一番,這女孩子和楚若依各有千秋,倆個都很漂亮,一時間根本沒有什麼高下之分。當然了,輸人不輸陣,楊一凡當然不會助漲女孩子的傲氣。「你沒有她漂亮。」說完楊一凡便不再理會一臉錯愕的女孩,轉頭開始結賬。

等到楊一凡結完賬要走出超市的時候,女孩子才從獃滯中恢復過來,一把拉住楊一凡的袖子說道。「你把你女朋友帶來我看看,就你這樣對女孩子都不謙讓的男生,怎麼可能找到比本姑娘漂亮的女朋友,騙子!你不光是個木頭,還是個騙子。」

楊一凡也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隨口一句話居然會讓這女孩這麼大的反應。有些無奈的看了拉著自己的女孩子一眼,楊一凡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以他的閱歷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對待這個可愛的,滿臉委屈的女孩子。

把手伸進自己的購物袋裡,尋摸了一會兒,楊一凡拿出了那把事情起因的牙刷。

拉著楊一凡的女孩子看見楊一凡的動作,眼中笑意一閃而過。心中有些得意的想到:小樣兒,姑奶奶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

只見楊一凡捏著手中的牙刷,思考了一會兒,女孩子正要伸手去拿的時候,他忽然做出了讓女孩子始料未及的動作來。

『撕拉』一聲,這包情侶牙刷就被楊一凡輕輕撕成了倆半。一把藍色的留給自己,另一把粉紅色的被他遞給了眼前的女孩子。「喏,現在你也有牙刷了,可不要再拉著我了。」說完不待女孩子反應過來,輕輕一動便掙開了他的拉扯,逃也似的出了超市的大門。

女孩子拿著手中一把粉紅色的牙刷凌亂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男孩居然會這樣做。憑藉甜美可愛的面容,加上略帶嗲聲的清脆聲音。一旦自己叫哪個男孩子大哥哥的,想要得到什麼幫助都是無往不利的。沒想到今天卻在這個長相普通的男孩身上碰了兩次牆壁,真是叔可忍嬸嬸都不能忍啊!

女孩子原地狠狠一跺腳,在心中咬牙切齒的想到。本姑娘和你沒完,下次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把牙刷,有心遠遠的扔出去,伸到半空的手不知為何又收了回來。

楊一凡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宿舍的時候,看見自己的宿舍竟然出現了十來個男生。看樣子應該是附近宿舍的同學,一個個正伸長了脖子往曹鵬打開的電腦上面瞅。一邊看,還一邊發出一種邪惡的笑聲,同時臉上露出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老三!快點過來,有好東西看!」正坐在自己電腦旁不停操作的曹鵬大聲招呼起了楊一凡,而且看來在楊一凡不在的時間裡,宿舍里的倆人私自定下了三人的排行。不過讓楊一凡心下稍安的是,自己沒有被冠以老二的稱呼,不然怎麼著也得抗爭一番。

畢竟『老二』可是有著一層別樣的深意在裡面的,不知道曹鵬和龔宇倆人誰會是老二?不過楊一凡估計更大的可能還是老實巴交的龔宇。

楊一凡雖然沒有住過宿舍,但大概也明白一些男生宿舍獨有的文化氣息。比如說只要打開電腦帶上耳機,你的室友就會閃電般的出現在你的電腦屏幕之前,然後一臉期待的看著你。

你要問為什麼?無他,看片爾。 楊一凡搖了搖頭,並沒有湊過去。「你們看吧,我先把床鋪好,不然晚上睡的地方都沒有。」

曹鵬聞言還想再說點什麼,卻被他旁邊的一個男生一拉衣袖,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老曹,我看這個新聞專業的藍詩韻也不錯啊,和之前那個臨床醫學的楚若依不相上下啊!」

楊一凡鋪床的動作一頓,藍詩韻、楚若依?

這群牲口不是圍著在看片嗎,怎麼會叫道這倆個人的名字?楊一凡可不相信AV界還有這樣倆個同名同姓的女人。

心下再也顧不得鋪床疊被,身形一個閃動已經推開擁擠的人群站在了曹鵬的身邊。眼睛看向他的電腦屏幕,發現上面出現的並不是倆個人床上打架的電影,而是一份女生新生檔案。

值得一說的是,這份檔案上不光有著她們的照片,還有著所修專業和所在宿舍信息。一大群男生此時正看著檔案上的照片嘖嘖稱嘆,評頭論足的討論著哪個女生更加漂亮。

「我說曹鵬啊,你哪來的這個玩意兒。這可是人家的個人信息,私自傳閱是犯法的。」楊一凡對著曹鵬有些不悅的說道,他可不想自己的女朋友成為這群牲口晚上YY的對象。

「額。。。我是在學校論壇里看到的,好多人都看了,應該沒事吧?!」曹鵬也被楊一凡的話嚇了一跳,有些忐忑的說道。

「沒事兒,人家發出來不就是讓我們看的嘛。你看這裡,這個叫做『旦復新生十大校花排行』的,快點開看看!」人群中傳來一個大大咧咧的男生的聲音。

曹鵬現在也有些騎虎難下了,若是他現在敢關了電腦的話。身後一群饑渴難耐的牲口一定會把他撕成碎片的,不由得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楊一凡。

楊一凡此時也想通了,楚若依和藍詩韻的漂亮是掩蓋不住的,她們在高中的時候就綻放出了自己的光華,成為無數男人夢中的伴侶。現在上了大學之後,享受到更多男生的追逐也是在所難免的。

自己現在阻止他們觀看也是毫無意義,因為此時不光是他們新生宿舍,就算是大二大三那些老鳥,說不定都開始對著這份公開的檔案蠢蠢欲動了。而且說實話,楊一凡現在也對這份排行有點興趣了,不知道以楚若依、藍詩韻的美貌會排在第幾名?

畢竟在男生新生還在熟悉新的學習環境的時候,那些老鳥就會閃電出手,搶走本應屬於他們的妹子。等到他們醒悟過來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大多數優秀的資源都被偽裝得很好的老鳥納入了懷中。然後他們只能一邊悲憤交加,一邊苦熬一年等到下個學期新生入學的時候,再把罪惡的黑手伸向自己的學妹。。。

「看我做什麼,反正到時候被警督抓走的又不是我,大不了犧牲你一人,造福我們千萬人嘛。」楊一凡笑著對曹鵬回道,還是嚇嚇這小子,誰叫他把自己女朋友的照片也弄出來了。

曹鵬也有些欲哭無淚了,但事情都到了這個份上了,不點開看來也不行了。然後他就在一群綠油油的眼光之中,曹鵬點開了那個叫做『旦復新生十大校花排行』的鏈接。

這排行榜也不知道是誰做的,裡面的內容含金量還是蠻高的,至少有圖有真相,還有一些樓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搜集而來的資料加以佐證。

第一名女生名叫莫筱妤,照片看上去面色冰冷,給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覺。不過在她的容貌下,女聲自慚形穢,男生也升不起褻瀆之心,做這個新生第一美女也名副其實。據樓主爆料此女生從小到大一個男朋友都沒有,而且背景深厚,勸沒有幾分實力的傢伙不要對她出手。

第二名叫做蘇嫿,關於這個女生卻只有一個簡單的照片,其他的資料簡介宿舍號碼這些東西一樣都沒有,平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第三名就是楊一凡許久沒有見過的藍詩韻了,沒想到她居然也填報了旦復大學,不過卻是新聞專業。在看見她照片的剎那,楊一凡的腦中回想起她那巧笑倩兮的身影,忍不住暗嘆一聲,心中平添了幾分哀愁。

第四名居然也是一個楊一凡認識的女孩子,是那個在超市裡遇到的自己給了她一把牙刷的女孩子。雖然已經見過了倆次,但直到現在楊一凡才知道她名叫虞奚,一個很少見的姓氏。沒想到她居然也榜上有名,不過回想起她那嬌俏可人的模樣,這也不是太過奇怪的事情。

至於美女排行榜第五名,就是楊一凡的正派女友楚若依了。小妮子的照片還挺上鏡的,露著兩顆可愛的小虎牙,看上去分外的可愛。

看了前五名楊一凡覺得這個榜單還挺靠譜的,正要接著往下面看去,褲兜里的手機叮鈴鈴的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霍,說曹操曹操就到了,打電話來的正是楚若依。

楊一凡對著仍然圍在電腦前口水流淌,一臉委瑣的眾牲口大喊了一聲。「楚若依你們就別打主意了,那是我女朋友。」

眾牲口回過頭看了楊一凡一眼,齊齊發出一陣噓聲。「切,我還說藍詩韻是我女朋友呢!」

楊一凡翻了一個白眼,對於他們的不信任也沒有什麼辦法。「那啥,藍詩韻你們也別打主意了。。。」

眾人這次都懶得再搭理他了,頭也不回的繼續看著電腦,議論著要是誰做了自己的女朋友該多好多好,就算是少活十年也願意。又或者能娶到誰做老婆,他一定三天三夜不下床。。。

萌寶來襲:冷情爹地請投降 楊一凡無奈的撇了撇嘴,不想再理會這群陷入幻想的宅男。推開眾人走到了宿舍外面,這才接通了手裡的電話。「喂,若依。你到尚海了啊,我現在已經辦好手續收拾好宿舍了。什麼,晚上一起吃飯?可我和室友都約好今晚聚餐了啊。哦?那好吧,到時候你直接到我的宿舍來吧,4棟321宿舍。」

掛斷電話的楊一凡沒有再湊過去看美女,而是婉拒了龔宇幫忙的好意,和自己的被套戰鬥了起來。他可沒有求人的習慣,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總不能每次都叫龔宇幫忙。

其他宿舍的同學在看完排行榜后就陸續的離開了,宿舍里再次只剩下楊一凡三人。

「我說你們怎麼就把排行給定下了,你們知道我多少歲嗎?還有就是老二是誰啊?還有老四是之前那個張亮嗎?」忙乎了半天終於收拾好了被褥,楊一凡這才有空對曹鵬詢問到。

曹鵬嘿嘿一笑,臉上露出一個怪異的笑容。「知道你的年齡還不簡單嗎,山人自有妙計。老四恐怕不會是張亮了,我估計他現在已經抵達精神病醫院了吧,哈哈。至於老二嘛。。。你覺得會是我嗎?」

這是龔宇探頭從上鋪看了下來,看見曹鵬臉上怪異的笑容有些奇怪。「我是老二,有什麼不對的嗎,老曹你為什麼那麼看我?」

楊一凡無語的看著這一幕,看來龔宇還不知道老二的含義。不知道以後他明白過來的時候會不會惱羞成怒?唔,應該不會吧。他這麼一個老實人,脾氣應該很好的吧。 「那個張亮不會真被弄去精神病院了吧,如果他不住我們宿舍了的吧,你們猜猜我們的老四會是什麼樣子的?」龔宇也來了興趣,和倆人討論了起來。其實這孩子也屬於那種悶騷型,之前可是占著本土的優勢,在曹鵬身後站了個好位置,大大的飽了一餐眼福。

「其他的不知道,反正不會有我帥,哈哈。」楊一凡一邊用手機和梵澤澹聊著扣扣,一邊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曹鵬聞言卻是一臉鄙視的看著楊一凡,然後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的說道。「作為本寢室的顏值擔當,這句話應該我說才對吧。」

楊一凡頭也不抬的對曹鵬送去了中指的親切問候,不要臉的人多了,這麼不要臉的還是第一次見到。也只有他這樣不要臉的人擔當老大,才能帶著本寢室走向不要臉的巔峰吧。

就在三人聊的正嗨的時候,宿舍的門再一次被人敲響,然後傳來一個悅耳的女聲。「有人在嗎,我想請問一下楊一凡是不是住這個宿舍。」

楊一凡趕緊起身去開門,門外站著的正是楊一凡的女朋友楚若依。楚若依看見楊一凡開門也是一愣,然後歡呼了一聲,一下子撲進了楊一凡的懷裡。

「一凡哥,好久不見若依好想你啊。看見你給我發的照片真漂亮,我好後悔沒有跟你一起去旅行。一凡哥我跟你說呀,四亞一點都不好玩,我爸媽成天看著我,這麼多天我都快煩死了。」如果楚爸楚媽此時聽到自己女兒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哭暈在廁所。仰天長嘆,女大不中留啊!

楊一凡抱著楚若依的嬌軀,心中也一片火熱。小妮子半個月不見,身材越來越有料了啊。「沒關係,下次再去旅行的時候,我一定帶上你。」

「啊!這不是那個排行第五的楚若依嗎?老三,原來她真是你女朋友啊!」

楊一凡聞聲回過頭去,正好看見倆張合不攏的大嘴,還有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畢竟楊一凡就是一個長相普普通通的男生,樸素的樣子也看不出家中權勢,怎麼可能和那麼漂亮的女孩產生交集的。

「對啊,如假包換!」楊一凡昂了昂下巴,有些得意的說道。畢竟女朋友是在全校榜上有名,怎麼也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那你之前說的也不要打主意的藍。。。」龔宇忽然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道。

楊一凡聽見他前半句就暗道一聲不好,趕緊出聲制止了他接下來的話。「哈哈,那啥。老大老二,你們看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之前我說好請你們吃飯的。現在我女朋友也來了,不如今天我們就四個人一起去吧。」

「額?」龔宇還有些迷糊,不明白楊一凡為什麼不讓自己說完。那邊的曹鵬倒是回過味來了,一個勁兒的沖著龔宇打眼色。龔宇雖然有些不明就裡,但還是止住了話頭。

「這,不太好吧。要不然你們倆口子去吃吧,我和老二隨便去食堂對付下得了。」曹鵬意味深長的看了楊一凡一眼,出言婉拒道。

楊一凡哪能就這樣放過他們二人,怎麼著也要請倆人去吃一頓好的。不說今天白天同仇敵愾對付張亮,就沖剛才的小插曲,也要出點血來個封口大餐啊。

「走走走,別說那些有的沒得。今天我邀請你們三人吃飯在先,我女朋友到來在後,這些事情我還是擰得清的。」

見楊一凡再三邀請,曹鵬也盛情難卻了。和龔宇一同從上鋪跳了下來,四人便離開宿舍往校外而去。

話說這學校的宿舍也是奇怪,男生想進女生宿舍是千難萬難。女生宿舍門口守著的那個大媽就如同人形雷達一般,就算是飛進去一隻公蚊子都會被她攔截下來。但男生宿舍守門的大爺就不一樣了,女生進宿舍從來都不阻攔,反而還是一副樂於助人的熱心腸,為她們指明要找的宿捨去向。

四人都是初來乍到,都不知道哪家餐館的味道好一點。也就在校外隨便找了個看上去乾淨整潔的餐館,四人便前後走了進去。

因為楚若依在場的緣故,曹鵬和龔宇倆人都顯得很是拘束。不過在菜上齊又是幾瓶啤酒下肚后,倆人漸漸也就放開了,就連平時畏畏縮縮老實巴交的龔宇話都多了起來。

「嫂子,啊不。弟妹啊,能不能求你一個事啊?」曹鵬又灌下一杯啤酒,壯了壯膽子問道。

楚若依有些奇怪的看了曹鵬一眼,又轉過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楊一凡。見他沒有什麼表示,這才開口回到。「有什麼事你說吧,能幫的我一定幫你。」

曹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個。。。沒進大學之前我就聽別人說大學裡面男女聯誼寢室挺多的,弟妹能不能在中間牽線搭橋,讓我們寢室和你的寢室成為聯誼寢室啊?只要成了聯誼寢室,以後你們要有什麼臟活累活的儘管給我們說,一個電話立馬就到!」

曹鵬一口氣把這句話說完,邊說還邊把胸膛拍的震天響,然後便一臉期待的看著楚若依。

楊一凡轉頭看了曹鵬一眼,便知道這傢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什麼臟活累活的,明明就是算計上楚若依寢室的妹子資源了。這傢伙雖然看上去文質彬彬的,肚子里卻是一肚子花花腸子啊。

他的小算盤倒是打的挺精的,楊一凡已經有女朋友了,龔宇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估計也沒有女生會看上。一旦這事情真成了,近水樓台之下,那他的機會可就大大增加了。

「這個事情啊,我現在還沒有入學的。明天等我報名之後,分配好了宿舍和室友們熟悉一下我和她們說說吧。」楚若依略微猶豫了一下,並沒有一口答應下來。

因為桌上的三個男生,除了自己情人眼裡看西施的男友特別帥之外。其他的倆人一個竹竿一個豆芽菜,沒有一副帥氣的面孔不說,就連能夠讓女生產生安全感的強壯身體也沒有。而且看他們身上普通的裝扮,顯然家中也不是錢權顯赫之輩。

他們身上能夠吸引女孩子的地方真的很少,自己就算是把室友介紹給他們,能夠抱得美人歸的可能性也是極低。不過現在他當著自己男朋友的面提了出來,自己也不好當面拒絕。只能以後給室友們說一下,能不能成就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不過據楚若依的估計,他們二人當上合金備胎的幾率還是很大的,畢竟能夠任勞任怨的男人還是很有市場價值的。 總體來說這頓飯還是吃的很愉快的,楊一凡和楚若依盡情的秀著恩愛。得到楚若依願意幫忙的示意后,曹鵬和龔宇的心情也十分不錯,敞開了肚皮大吃大喝著,也算是給自己補補身體了。

等到桌上飯菜被幾人一掃而空之後,曹鵬和龔宇也醉的差不多了。

「老三,你和弟妹放心的去吧,我沒醉,我和老二自己回去就行了!」曹鵬大著舌頭對著楊一凡喊道,而他自己則和龔宇互相攙扶著,搖搖晃晃走著S線準備過馬路。

楊一凡心中也有些意動,但更多的卻是鬱悶。他看著眼前一臉嬌羞,不停揉搓著衣角的楚若依,心中本來也是一片火熱。白天楚若依還沒有去報到分配宿舍,今晚肯定是只能去住賓館了。而且在她強烈的要求之下,楚爸楚媽現在已經返回了池岳。

也就是說。。。如果楊一凡願意的話,他完全可以做那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拋開倆個室友,在附近的賓館開上一個房間,把楚若依安排住下之後,只要他的臉皮夠厚,顯然就能夠死皮賴臉的留下來。晚上和楚若依睡在一張床上,就算中間劃上一條禽獸之線。不過相信只要是個男人,都不願意做那個禽獸不如的傢伙。

然而,他卻不能這樣做。口中囁嚅了幾下,楊一凡轉身向著飯點老闆開口了。「老闆你幫我先看著就倆個傢伙,不要讓他們過馬路,我把女朋友送到附近的賓館就回來接他們。」

老闆眼神有些怪異的看著楊一凡,不過最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應了下來。楊一凡又轉過身面對楚若依,卻不敢去看她那有些幽怨的眼神。「若依我們走吧,我先把你送去賓館住下,然後我回來接他們倆。你看他們現在都喝得醉醺醺的了,我不放心他們自己回去。」

楚若依輕輕的哦了一聲,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用那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滿眼秋水的一波波向他蕩漾了過來。楊一凡心中一跳,叫苦不迭的同時大罵著系統,特么都是這倒霉系統惹的禍。要不是它不早些提醒,自己能練了『煉花決』嗎,不練這勞什子功法,自己現在至於變成一個活太、監嗎?

把楚若依送去賓館的事情楊一凡不想再回憶,因為每一次想象都讓他的心抽抽的疼,讓他感覺他的心都在滴血了。一手一個把兩個醉鬼夾在腋下,楊一凡健步如飛的回到了宿舍,隨手把倆人扔到上鋪的床上,楊一凡也躺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既然現實中不能和心愛的若依妹妹做些不可描述之事,夢中怎麼也得補回來啊。

第二天楊一凡早早的就起床了,臉上仍然帶著一副欲求不滿的神情,因為古人所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也不完全是對的。昨晚睡覺之前儘管他不光想了楚若依,還想了倉老師、小澤老師在電影中優秀的表現。但是夢中仍然沒有出現任何雌性的生物,春夢自然也就無從談起了。

去校外和楚若依一起吃過早飯,回宿舍的時候順便給倆個還在睡夢中的傢伙帶了一頓早餐。就在楊一凡考慮要不要去陪著楚若依辦理新生入學手續的時候,宿舍的門被人給從外面推開了。

進來的是之前見過一面的那個輔導員,只見他剛一走進宿舍,就抽了抽鼻子然後望向床上的曹鵬、龔宇二人。「喲,昨晚沒少喝吧,現在日上三竿了都還沒醒。」

楊一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畢竟被老師逮到喝酒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昨天我們幾人剛見面,就一起隨便吃了個飯。。。」

輔導員卻是不在意的揮了揮手。「大學和你們初中高中的時候不一樣,你們要更自由一些。在符合校規的情況下,學校也不會對你們進行太多的約束。我只是希望你在讀書的時候能夠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這樣你們才能不至於在四年後離開學校還一無所得。」

輔導員說道這裡頓了頓,等楊一凡消化了一下才接著說道。「我是你們臨床醫學系的輔導員王青,昨天那個張亮決定不住這個宿舍了,現在我給你們帶來一個新的室友。來,鄭傑,和你的室友認識一下。」說著就想宿舍門口招了招手,一個人才慢吞吞的從門後走了出來。

楊一凡掃了來人一眼,不得不稱讚一聲,這傢伙長了一張帥氣的臉。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肩頭斜跨著一個打滿叉叉的單間背包,楊一凡認識這個包包,它的名字叫做『LV』。

腰間也扎著一條LV的皮帶,那金光閃閃的皮帶上碩大的標誌看上去有些俗氣,也很是騷包。照理說這應該是一個高富帥的室友,絕對能夠成為321寢室的顏值擔當,但楊一凡總感覺這個室友有點哪裡不對勁。

「你們好。」鄭傑只是輕輕的說了一聲,便站在輔導員王青身邊不再說話。

王青把鄭傑領到宿舍他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臨走出宿舍的時候他回過頭對著楊一凡說了一聲。「你把床上那倆個醉鬼叫醒,下午二點去三棟401教室開會。還有三個多小時,第一次和導師見面,可不要遲到了。」

楊一凡輕輕點了點頭。「好的,我會通知他們的。」

王青看了楊一凡一眼,說道。「那好,你們準備一下,我還要去通知其他的人。」說完便轉身離開了宿舍。

楊一凡自是叫醒床上的倆人,讓他們起床吃飯,並且說了下午開會的事情。倆人迷迷糊糊的起床,看到宿舍多了一個人也是非常的驚奇。可是這個看上去帥氣逼人的室友話確實比龔宇還要少,只是默默的開始整理自己的床鋪,對著曹鵬的詢問只是一些禮貌性的回應而已。

等到四人來到教室的時候,裡面已經坐了不少人了。這是臨床系新生的一次總會,並不是分班單獨開會,因為楊一凡他們現在還沒有分班。

中學和大學不同。中學的時候,學生都喜歡坐在前面。因為那樣方便看到老師的板書,聽到老師的講課聲音。大學的時候,學生都喜歡坐在後排。後排可以打瞌睡甚至和小女朋友卿卿我我。去的早的先把後排位置佔了,後來者只能坐在前面。

楊一凡他們來的晚了些,階梯教室的後排已經都被坐滿了。所以,他們也就在前排靠近牆角的位置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

四處打量了一番,發現臨床專業女生還不少,基本能和男生達到1比1的樣子。還不至於造成狼多肉少的局面,但這些男生又哪裡知道。在之後不久的日子裡,班級里大多數的漂亮的妹子都會被學長搶走,而它們則只能對著剩下良莠不齊的女生望而興嘆了。 當三人坐定之後,楊一凡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無論是他自己,還是自稱為321宿舍顏值擔當的曹鵬。現在都只是成為了襯托鮮花的無名綠葉,而那朵鮮花,自然就是三人身旁的鄭傑了,而這一點從班上那些女生眼中異彩連連的神情中就能看的出來。

楊一凡也只得無奈哀嘆,長得不夠帥又不是自己的錯。遙想自己以前在起點上看到的那麼多系統流,主角得到系統后就會把自己變得英俊瀟洒、貌比潘安。但自己這系統呢?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坑自己以外,它還做了什麼貢獻?

真是人比人要死,系統比系統得扔啊!無奈的撇了撇嘴,楊一凡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有沒有女生關注你也沒那麼重要了。

然而一想到楚若依的時候,楊一凡心頭又是一陣不爽,因為楚若依雖然最後經過不懈的努力,考上了旦復大學。然而她的分數離臨床醫學系的錄取分數線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最後只能無奈的服從調劑,被分配到了和藍詩韻同樣的新聞專業去了。

無聊的四處打量了一番,楊一凡卻敏銳的發覺有一道目光正狠狠的瞪向自己。轉頭向著那道目光看去,楊一凡有些驚訝的發現,那道目光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見過幾面的,被評為新生第四大美女的虞奚,沒想到她居然也是臨床系的。直接無視了她的目光,楊一凡轉頭和身邊的曹鵬小聲的聊起天來。

兩點整,一個矮個子的老頭子走上了講台。雖然他的個子不高,但是走路的速度飛快,一副精神矍鑠的樣子。他用一雙犀利的眼睛,快速的掃過教室全場,所過之處鴉雀無聲,這才沉聲說道。「我是臨床醫學院的院長鄒正陽,歡迎大家來到臨床醫學系。」

隨後便是一番自我介紹與對他們的勉勵,畢竟現在也只是剛剛開始入學而已,還有個別的同學都沒有報道。院長在講台上說了一會兒便走了下去,其他院系的領導如同走馬觀花一般上台或長或短的一番致辭。

然後一伙人又從教室門口魚貫而出,不過卻沒有人越過鄒正陽,只是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看來這個叫做鄒正陽的院長在院系裡極有威信,連那些老師都很尊敬他。

領導走了之後教室里再次響起了討論的聲音,這時楊一凡見過倆面的輔導員王青走上了講台。笑呵呵的看著在場的學生,問道。

「剛才領導們把該說的都說了,其他的我也就不再贅述。現在我想要告訴你們的是——新生進入大學的第一個月是軍訓月。這是任務,誰也跑不了。而且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我個人建議你們還是能夠咬牙堅持下來。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如果你能堅持下來,或許這個月會帶給你們很大的收穫,對你們以後的成長也大有裨益。」

「所以,盡量不要以各種各樣的理由逃避軍訓。而且沒有充足的理由,我是不會審批通過的。軍訓從明天開始,從部隊請來的教官已經到達。明天早上七點鐘到操場集合,你們一定要穿著軍訓服到場,一定不要遲到了。」

「好了,現在來十個男生跟我一起去後勤管理處把咱們系的軍服給領回來。」說道這裡王青看了教室里一眼,見沒人主動站出來接下這個活計,便笑著說道。「既然沒人主動,那我可就隨便點咯。唔,就靠牆的那一群男生吧,見你們幾次了,印象還是蠻深的嘛。」

在眾人的鬨笑聲和靠牆一群男生的哀嚎聲中,這次的會議就到此結束了。其他的男生當然不知道輔導員印象深刻的到底是哪個男生,只是哀嘆自己被殃及池魚罷了。

軍訓服裝很快就被楊一凡幾人拿了回來,因為占著拿衣服的便利,他們已經提前挑選了適合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同時這也是王青所要求的。說是要他們打個樣,給其他的同學展示一下軍裝颯爽的英姿。

可是當他們十人回到教室的時候,迎來的不是同學們讚歎的目光,而是一陣哄堂大笑。十人之中有五人看起來只能算是中規中矩,就算穿上軍裝也沒什麼出彩之處。有一個胖子就比較搞笑了,儘管他已經挑選了最大的號碼,但那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仍然像是緊身服一般,肥大的肚腩都撐破扣子頑皮的露了出來。

曹鵬和龔宇則是身材消瘦,小號的衣服穿在身上依然顯得空蕩蕩的,就像是一根電線杆上套著一條麻袋似地。而他們倆的區別只在於,一個是小電杆,一個是更小的電杆而已。

楊一凡的面貌雖不出眾,但那套筆挺的軍裝穿在他的身上,卻給他平添了一股肅殺的感覺,讓班上的女生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至於鄭傑。。。就憑他那張英俊的臉龐,配上衣服架子的身材。相信就算是乞丐裝穿在他的身上,都能讓他演繹出一種別樣的味道。不說也罷,不說也罷啊。。。

第二天楊一凡仍然是最先起床的那一個,叫醒三個仍然一臉困意的傢伙,匆匆吃過早飯就向著學校操場趕去。

四人來到操場上的時候發現已經來了不少的人了,不過都是稀稀拉拉無精打採的站著,顯然還沒有從長達三個月假期的懶覺中恢復過來。不過能夠預見的是,他們將會對這個軍訓終身難忘。特別是到了七點鐘,還沒有來到操場的同學。。。

等到學校領導,還有軍方領導講話之後,為期一個月的軍訓生涯就此正是開始。一排身穿軍裝的教官走了出來,他們挺拔的脊背、剛毅的面孔,在加上軍裝襯托下那舉手投足間的硬漢氣質。讓下面同樣穿著迷彩服的學生們自愧不如,同時也對他們升起一股由衷的羨慕之情。

軍隊的領導對他們訓斥了一番話后,他們便快速的閃開,依照順序向各個方隊前面走去。楊一凡有些驚奇的發現,這些人雖然各自去的方向不同,但是腳步聲卻驚人的一致。這不是說他們的實力有多高,而是他們嚴格的紀律與服從性,日復一日的訓練讓他們行走坐立的時候,都有一種軍隊給予他們的深深的烙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