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

俞靜瑤連連擺手,然後指著前面的說:「你快看,前面吵架呢……」 下午兩點鐘,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村西頭國愧樹上本來應該大叫著「熱死了熱死了」的知了,此時鴉雀無聲。

因為此時有人比它們叫得更大聲。

只見一幫年輕人圍著個60多歲的老頭子正在爭論,而旁邊看熱鬧的人更是圍的里三層外三層。

「你憑什麼剪我們網線?」

「我不跟你們這幫小打工的啰嗦……」

「你別走,把話說清楚了……」

好奇的俞靜瑤拉著路人問:「這是怎麼啦?」

路人好笑道:「那個老頭的兒媳婦懷孕,說手機網路有輻射,就把隔壁的網線剪斷了。」

見那邊一幫人吵的挺凶,俞靜瑤就說:「剪斷就再接起來唄。」

「沒用,接起來也給你剪掉,聽說都鬧了一個禮拜了。」

「哇,這個老頭好缺德噢。報警呢?」

「報啦!警察讓他們找電信局,電信局也管不了。」

韓義朝那個一臉無賴相的老頭看了眼,終於知道什麼叫「不是老人變壞了,是壞人變老了」。

斷網報修,電信來修最快也要半天,天天這麼干,現在生活和網路這麼緊密,正常工作生活都會受到很大影響。

而且在現在這個輿論環境下,電信也不敢動這個老頭。

那幫年輕人都是打工仔,而老頭一看就是本地人,估計就是這樣才欺負他們的。

要不然怎麼不去剪隔壁以及對面人家的網線?

等老頭趾高氣昂回家后,圍觀人群也漸漸散去,只剩下六七個男男女女,一臉氣憤的討論著。

「不行咱們就搬家吧!」

「可是押金怎麼辦啊?房東人在國外呢。」

「這個老王-八蛋,太蠻不講理了。」

「要不咱們多叫點人到他家裡去鬧?」

「不行不行!村頭有聯防隊呢,萬一把咱們都帶去派出所,工作該受影響了……」

一幫人站在樹蔭下商量了半天都沒轍。

站在旁邊聽了半天的俞靜瑤、想來想去也沒什麼好辦法。

主要是那個老頭年紀大了,要是萬一出個好歹,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

俞靜瑤問韓義,「姐夫你說該怎麼辦?」

韓義搖頭說:「沒什麼好辦法。走吧。」

蒼穹為聘:八相女帝傾天下 俞靜瑤就拽著他的胳膊晃,「姐夫~~你就幫幫他們吧,沒網好痛苦的。」

「真沒辦法。打不能打,罵也不能罵,能怎麼辦?涼拌!」

俞靜瑤同情的看了眼幾個年輕人,嘆息一聲跟著韓義準備離開這裡。

剛走了兩步的韓義、看到不遠處樹蔭下的老頭老太太,突然壞笑說:「辦法嘛……倒不是沒有。」

「快說快說,什麼辦法?」

「比較缺德。」

俞靜瑤更好奇了,連聲道:「說嘛說嘛……」

「找幾個老太太滿世界宣揚,他兒媳婦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用不了兩天老頭保證搬出去住。」

俞靜瑤楞了楞,隨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哈哈哈…姐夫…你…你好壞噢~」

韓義摸了把鼻尖的汗,掩飾道:「走了。」

「等等等等……」

俞靜瑤壞笑著朝那一幫年輕人跑去,在那邊嘀嘀咕咕一陣,然後又朝遠處國愧下的老頭老太太指點了一下,很快那邊發出了哄堂大笑聲。

……

接下來一個禮拜,韓義都是上元跟寧江兩邊跑,而俞靜瑤好像也打算賴在這裡不走了。

不過倒也不算混吃騙喝,平時也有教導韓英韓小寶功課。

公司那邊,在經過多輪談判后,最終選擇了藤訊作為企業級圖形處理器的合作公司。

藤訊出資1億5000萬美金占股45%,並且負責產品推廣;天義科技以技術入股,佔55%的控股股份,合資成立「光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除了這件事,另外「小黑魚科技」的CEO閆海豐,多次到天義科技找韓義。

不過一直沒有得到回復。

8月9號上午,在閆海豐第四次找過來的時候,韓義出面接待了他。

雙方見面地點在「東科大廈」的光影視覺公司里。

閆海豐是個80后的小胖子,圓臉,和余勤斌一樣,也戴著個黑框眼鏡,連膚色都差不多。

可能是韓義的連續吃了好幾次閉門羹,這個年紀輕輕便已經身家億萬的原途牛創始人,在看到韓義時笑得有點假。

「您好韓總,冒昧打擾,還望不要見怪!」當韓義走進辦公室時,閆海豐站起來主動迎了上去。

韓義笑著和他握握手,「閆總客氣了,請坐。」

「韓總太客氣了。」有求於人的閆海豐,臉上的表情稍顯諂媚。

韓義喜歡那種「驢倒架不倒」的氣質。

就像千米的易秀川,即使馬上就要被人掃地出門了,但身上那股子氣勢卻讓人相信,他隨時可以東山再起。

所以他願意跟易秀川交朋友,哪怕他現在一無所有也沒關係。

至於閆海豐,說實話,給他的第一印象感覺不是那麼爽快。

也沒有過多的寒暄,直接開門見山。

「關於錄製器,公司方面有自己的總體規劃,至於小黑魚嘛……」

閆海豐放下杯子誠懇說:「韓總,我們公司有著非常豐富的線下產品操作經驗,把設計生產這塊交給我們,我相信小黑魚一定能給出一份滿意的答案。」

同在金陵,而且爛船還有三斤釘,小黑魚背後的途牛畢竟也是上百億的體量,線下渠道這塊肯定也是非常豐厚,所以韓義也沒說的太決絕。

「閆總,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事實就是小黑魚只是網路商務諮詢公司,你們沒有任何專業團隊;

而錄製器是非常重要的步驟,如果沒有一定實力,天義是不可能隨便委託出去的。」

閆海豐有些尷尬。

但韓義說的也沒錯,把小黑魚比作是「網路商務掮客」是再恰當不過了。

小黑魚沒有自己的主營產品,沒有專業的技術團隊,戰略目標倒是有呢,可是「希望未來能成為中國十大互聯網公司」也配叫目標嗎?

我還希望我成為世界首富呢,現實嗎?

不過有些事知道就好了,像韓義這樣說出來,那就尷尬了。

閆海豐端起杯子掩飾了一下,說:「我不否認韓總說的確實是實情,但以我操作途牛的經驗來講、渠道才是企業的致勝法寶;

至於專業團隊嘛,公司只要把監督做到位,養不養技術人才,都沒有太大的關係。」

韓義笑了笑,端起茶杯喝茶。

閆海豐無非就是告訴他,雖然小黑魚沒有技術團隊,但是有強大的關係網,這一點就是他今天來的底氣。

考慮了一會,韓義說:「這樣,回頭我讓呂總把技術參數發給你們,然後你們根據參數做個詳細的計劃書出來;

如果沒問題的話再談合作,閆總你看怎麼樣?」

閆海豐喜出望外,放下杯子說:「沒問題沒問題。」

……

等閆海豐走後,韓義給APP研發組副組長呂龍江去了個電話。

在聽完韓義的話后,呂龍江遲疑了一會還是說:「韓總,為什麼要交給小黑魚啊?他們根本就不具備相關資質。」

韓義嘆息了一聲,解釋說:「你說的沒錯,但是本土公司肯定要優先照顧。」

雖然是技術出身,但呂龍江可不迂腐,韓義一句話他便明白了,說:「我懂了。」

掛斷電話,韓義去找沈心了。

公司一直在高速擴張中,人才短缺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得趕快召開企業直聘會。

而此時天義俱樂部的射箭館里,「金陵第一神射手」蘇瑞爾,正接受來自燕京的兩大射箭高手挑戰…… 蘇瑞爾現在在射箭圈內大名鼎鼎,金陵的射箭愛好者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百步穿楊神射手可不是玩假的,吊打一切挑釁者;尤其是射箭時那種「目中無人」的霸氣更是圈粉無數。

很多慕名而來的人根本就不是來射箭的,而是為了見見蘇瑞爾。

可惜,蘇瑞爾出了名的「冷」,每次過來就是冷冰冰的站在那邊看,偶爾需要她鎮場子的時候,也是速戰速決,

那種冷不是表面上的裝腔作勢,而是骨子裡透出的寒氣,拒人於千里之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哪個人敢上去撩她。

她也被金陵射箭愛好者尊稱為「冰雪女王」。

不過顯然別人是不這麼認為了。

今天燕京來了兩位高手,一位叫林江,24歲,奪得過三屆全國青年射箭錦標賽冠軍;

還有一位叫杜美惠;22歲,參加過兩屆全國射箭錦標賽,一金一銀;

兩個人都是國家隊的種子選手,按理來說不應該來參加這種私人比斗。

但是他們在看了金陵網友上傳的那段視頻后,說出了「擺拍」的話,引來了金陵射箭愛好者的一致怒懟。

蘇瑞爾現在在他們眼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豈能容人「侮辱」?紛紛留言,不服來金陵一戰!

於是有了今天的見面。

有人來挑戰,俱樂部這邊當然是歡迎之至。

射箭圈本來就不大,全國登記在冊加上那些小射箭館的會員,總數不會超過10萬人,分散到金陵才多少?

而金陵連天義算在內,現在有6家射箭館,可想而知競爭有多激烈!

……

下午兩點鐘,上元區長江公園南段的天義俱樂部外,停了無數車輛。從10幾萬的國產車到世爵、帕加尼等頂級豪車,應有盡有,引得過路人紛紛拍照合影。

這些車主並不都是射箭愛好者,只是聽說今天下午有一場射箭圈的巔峰對決,所以才從各處蜂擁趕了過來。

而俱樂部里,一樓已經沒什麼人了,二層也是,全部聚在三層。

射箭館這邊,從門口一直排到最裡面,人頭濟濟,黑壓壓一片,並且聞訊趕來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章丘緊急通知門衛,不是會員的一律不準進。

一號箭道,穿著一身休閑服的林江,雙手持弓,屏息凝神,目視前方,過了大概五秒鐘,手指一松,只聽到「咻」的一聲,讀環器響了起來。

「10環!」

整個射箭館里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紛紛為林江表現叫好。

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何況林江跟杜美惠兩人遠道而來,作為地主的金陵射箭愛好者,這一點度量還是有的。

等林江下場休息后,杜美惠上場。

這個22歲的女孩,身高近一米七,留著一頭利落的短髮,走到場邊后拿起反曲弓,搭箭瞄準。

深呼吸、屏息凝神,「咻」的一聲,讀環器響起。

「10環!」

「好!」

「漂亮!」

本來該輪到蘇瑞爾了,不過蘇瑞爾的風格就是三連射,給人一種「她很忙,沒時間玩射箭這麼小兒科的東西」的感覺。

林江繼續。

10環!

「啪啪啪–」

杜美惠。

9環!

「啪啪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