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此修為跟在我身邊,非常幫不了我,反倒會成了累贅,你說我要你有什麼用?」

蘭夢兒聞言,臉色猛然一變。

她向來重視名身清白,如果不是為了蘭家,她怎麼可能會說出如此不知廉恥的話。

但是,她萬萬沒想到,以自己的美貌,竟然還打動不了莫宇辰……

「臭混蛋……」蘭夢兒緊咬著貝齒,心中自責不已。

她覺得自己除了有一副好皮囊之外,一無是處,不僅不能幫他父親分攤家族擔子,現在連自己表弟的夢想也幫不了。

這一刻,她心中失落到了極點,很是還有一些絕望。

杜小蘭見到蘭夢兒這幅樣子,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她輕聲說道:「莫公子,您就幫幫蘭小姐吧!」

「我看她挺可憐的。」

不等莫宇辰回答,旁邊的蛟炎冷然出聲到:「杜小姐,這天底下,可憐的人多了去。」

「如果我大哥他見一個就得幫一個,那他的武道之路乾脆就別走了。」

「是啊杜小姐。」

「這一路走來,我大哥是怎麼過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若是他把時間浪費在一些不相關的人身上,那又有誰來幫他抵抗大敵呢?」

張慕白極其配合的說道。

特別是在『不相關』這三個字上,他咬得特別的重。

蘭夢兒聽到張慕白他們幾人的對話,心情更是寒到極點。

不過,她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咬著牙說道:「莫公子,只要您能幫我表弟破除丹田的封印,我願意將進入武仙秘境的名額雙手奉上。」

「武仙秘境?」張慕白聞言,疑惑地反問一聲。

「那是什麼地方?」蛟炎也是一頭的霧水。

他看蘭夢兒的臉色,雖然知道這個秘境可能不簡單,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

而此時,莫宇辰也來了興緻,淡淡地說道:「你說的地方,有什麼用處?」

「你手中的名額那麼珍貴嗎?「

「什麼?幾位公子不知道武仙秘境是什麼?」蘭夢兒驚呼一聲,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莫宇辰他們幾人。

賭後老公惹不起 「我說蘭小姐,你這不是在說廢話嗎?」

「我們又不是新河縣的,怎麼可能會知道這個什麼秘境!」

張慕白兩眼一翻,無奈地說道。

蘭夢兒聞言瞭然,她跟莫宇辰解釋道:「幾位公子應該聽說我們倉木帝域的古蘭戰仙吧?」

「我說的是萬年前,倉木帝域的第二高手,古蘭戰仙。」

「他是蘭家的老祖宗,在飛升上一界的時候,將自己開闢的秘境剝離,留在了凡間。」

「所以,他留下的這個秘境就是武仙秘境。」

「仙人留下的秘境!」莫宇辰雙眸一亮,心中暗暗地呢喃一聲。

此時此刻,蛟炎與張慕白兩人也是非常的感興趣,滿臉興奮。

萬年前的古蘭戰仙,那可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仙人啊。

他留下的秘境,肯定比陰陽帝君的厲害多了。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那秘境也可能被他的後人們探索得差不多了,至於還剩餘多久沒探索,那他們就不知道了。

但是,莫宇辰還是耐心地問道:「每一次進入秘境的名額有幾個,這一次進入的人,分別有哪些人?」

張慕白和蛟炎兩人聞言,紛紛點了點頭看著蘭夢兒。

他們並不是很相信對方的話。

因為,若蘭家真是仙人的後輩,那他們怎麼可能連吳峰丹田的封印都解不開?

…… 蘭夢兒看到莫宇辰他們的表情,立即猜出了對方的疑惑。

她苦笑一聲說道:「不瞞幾位公子說,我們新河縣蘭家,其實只能算是古蘭武仙的支脈而已。」

「至於主家,他們向來都是不顧這些分家的死活。」

「所以我那吳峰表弟,才一直被耽誤至今。」

隨後,蘭夢兒頓了頓,看著莫宇辰繼續說道:「莫公子您放心,蘭家先祖曾經有定下規矩,只要是蘭家的支脈,全部都有一個進入秘境的名額。」

「當年吳家娶我姑姑也正是為了這個名額,不過後來兩家鬧翻了,我姑姑也被吳家折磨致死,並且還無情的將我那吳峰表弟趕回了蘭家……」

蘭夢兒說著說著還掉了幾滴眼淚。

莫宇辰看得出來,對方雖然有些答非所問,而且還打出了情感牌博取可憐。

但是,他看在了蘭夢兒真心難受的份上,也不點破她,淡淡地點了點頭。

此時,他們終於明白,為什麼蘭夢兒身為古蘭武仙的後代,要如此懇求他們了。

她說的並沒有錯,在天靈大陸這樣的地方,向來都是弱肉強食。

即便是那些仙人的後來也不例外,實力弱的人,自然就要被淘汰出住家,去別的地方組建分家。

而這些被派出去組建分家的人,他們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人,除非他們培養出極其出色的後輩,不然的話,他們永遠都是廢物一個,只能被人看不起。

即便是那些帝域的子孫也是如此,非常的殘酷。

想到這裡,莫宇辰深吸一口氣,說道:「蘭小姐,蘭家所在何處,帶路吧!」

「什麼……莫公子,難道您……」蘭夢兒聞言,雙手捂著嘴巴,難以置信地盯著他。

莫宇辰站起來身子,說道:「難道蘭家不歡迎莫某人嗎?」

「沒有沒有,莫公子,奴家這就為您引路!」蘭夢兒焦急的搖了搖頭,對著莫宇辰做出一個請狀。

莫宇辰微微一笑,邁動腳步朝著房外走去。

「嘿嘿……二哥,我怎麼覺得這大哥在吊那小妞的胃口啊。」

張慕白跟在後面,賊賊的說道。

「放屁,大哥的性格你還不了解嗎?」

「他只是對那個仙人秘境感興趣而已罷了。」

蛟炎瞪了張慕白一眼,深深地感嘆一聲。

「沒錯,我認識莫宇辰這麼久,對於這點最清楚了。」

「這傢伙除了提升自己的修為,對其他事情並不感興趣!」

池大鵬也點了點頭附和道。

張慕白聞言,撇了撇嘴,滿臉地不服氣。

……

很快,他們一行人來到了新和縣的蘭家。

剛一進門,蘭虎見到女兒身後跟著一大群人,頓時眼眸一凝。

當他發現自己看不透莫宇辰他們的修為時,心中更是震驚不已,警惕性大增。

「夢兒,他們是什麼人?」

「你是不是受他們挾持了!」

蘭虎聲音冷厲到了極點,大有一言不合,即刻動手的味道。

然而,蘭夢兒見到自己父親的模樣,連忙上前攔住他,並且跟他解釋清楚。

可是,蘭虎聽完解釋后,依然還是對莫宇辰他們持有懷疑態度。

他警惕地問道:「你真的能幫小峰破開丹田處的封印?」

蘭家此時已經處於飄搖欲墜的狀態,所以蘭虎不得不謹慎行事。

好在莫宇辰並不在意這些細節,他微微地笑了一聲,說道:「我行不行,待會便能見分曉。」

「再說了,若是我們不能破除吳峰丹田的封印,進入武仙秘境的名額,你們也不會給我啊!」

蘭虎聞言,贊同地站了點頭,覺得莫宇辰說的對。

畢竟,如果他們這些人沒有兩把刷子,蘭家憑什麼要將武仙秘境的名額給他們?

所以,他此時也將信將疑的讓莫宇辰試試看。

反正他那個侄子現在也基本等於廢人了,就算是莫宇辰他們是裝神弄鬼的也沒關係。

「前輩,若是您能幫我破除封印,吳峰這輩子就給您當牛做馬了。」

吳峰普通一聲,跪倒在莫宇辰跟前,情緒激動地說道。

剛剛,蘭夢兒跟自己的父親解釋完之後,她就跑去喊吳峰了。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的話剛落完,吳峰就像是發瘋了一樣,瘋狂地跑著蘭家大殿跑來。

「你起來吧!」

「解開你身上的封印,對於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莫宇辰將跪在地上的吳峰拉了起來,笑著說道。

於此同時,他手掌頓時爆發出無比璀璨的神芒,將大殿中的眾人嚇了一大跳。

「小子,你在做什麼!」

蘭虎見到眼前這一幕,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直接朝著莫宇辰掠去。

「不得對我大哥不敬!」

蛟炎見狀,橫跨一步,任由蘭虎衝撞在自己身上。

嘭!

……

很快,一聲悶響傳出,蘭虎被蛟炎身上的護身罡氣震得連連倒退,驚怒地看著對方。

「蛟炎公子,手下留情。」

蘭夢兒趕緊攔在蛟炎面前,滿臉恐懼的說道。

「哼……若是我沒有手下留情,你爹早已是個死人了。」

魔改全世界 蛟炎收回護身罡氣,冷哼一聲。

另外一邊。

吳峰此時籠罩在一股紫金光芒之中。

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毛孔,似乎都打開了,無比的舒服。

而他體內那個被封印壓制已久的丹田,在莫宇辰的幫助下,終於爆發出一股久違的活力,並且激射出比之前還要璀璨數十倍的光芒。

「啵!」

吳峰忽然間,感覺到自己丹田處,一聲破裂的聲音傳出。

隨後,他激動地發現,自己困在凝丹境巔峰多年的修為,此時竟然突破了,終於邁入了久違的凝嬰境界。

這一刻,莫宇辰也收回了捏在吳峰手上的手掌,臉上掛著一抹微笑,連大氣都沒喘一聲,顯得非常地輕鬆。

「舅舅,夢姐姐!」

「我突破了,我終於突破了!」

「娘……你看到了嗎?峰兒的修為突破了!」

吳峰激動地朝著蘭虎和蘭夢兒喊道。

緊接著,他更是跪倒在地上,仰天悲吼一聲,眼中的淚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五年時間,他終於苦盡甘來了!

……

(本章完) 這一刻,吳峰情緒崩潰了,躺在地上不斷地痛苦。

誰都沒辦法理解,他這五年來,承受的壓力到底有多大。

「小峰!」

蘭夢兒看到自己表弟這副模樣,捂著臉喜極而泣。

「太好了!」

「向梅啊,你看到了嗎,你兒子終於有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