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行!」見狀劉浩然當即一口否定道。

這到不是說他信不過李逸晨,而是李逸晨表現出來的陣道天賦,可以說最多兩年的時間,李逸晨絕對具備取代自己位置的能力,到時哪怕這一役吃虧,但由他來指揮人類獵魔大軍,也不是沒有翻盤的機會。

而若是由李逸晨帶頭此行任務,深入絕地,可以說哪怕能完成任務,也絕對是九死一生,而如果完不成那就肯定是十死無生!

而且李逸晨雖然陣道造詣非凡,但卻只有合體境中期的修為,一個人的精力終究限,李逸晨陣道有著這般造詣,難道還能奢望他能有強大的戰鬥力?而且這樣的任務,哪怕就算是養魂境來執行,也同樣是死多活少!

劉浩然就算是再想扭轉這場戰局,此刻自然也不可能讓李逸晨去冒這個險!

鬥愛:痞子情挑女王 「可是陣法乃是依勢而建,雖然我們猜出魔族的大致目的,但是想要具體確認魔族的位置,還需要根據地勢而判斷他們的建陣之處,我不去,也許很難做到這點!」李逸晨說著又補充道,「我知道軍團長關心的我的安危,但如今這次行動關係到的卻是無數獵魔戰士的性命,我個人安危又能算得上什麼?可以說如果我的生命能換來這場戰役的勝利,那麼我李逸晨就算賠上性命也再所不惜!」

雖然李逸晨心中另有想法,但這一番話說之出來之際,全身卻是正義凜然,不要說劉浩然,哪怕之前十分不爽李逸晨的鄧鋒此刻彷彿也受到這份情懷的感觸,眼神之中滿是佩服的目光。

「你……唉……那就按你說的辦,出發之前,軍中資源你需要什麼皆可隨意調用!」劉浩然雖然還是心有不舍,但他卻不得不承認李逸晨的那番話。

別看沙盤不大,但實際上,把沙盤推進到實現,三個白旗之間何止相在隔千萬?若是不懂魔族陣法奧義之人進入其中,哪怕就算不被發現也未必真的能尋找到對方的蹤跡!

如果連對方影子都摸不到,那麼冒險潛入將變得毫無意義!

「必不辱使命!」見對方同意自己潛入,李逸晨自然要表現出自己的態度。

有了初步的想法,接下來自然是各種細節的商議,畢竟李逸晨要潛入的位置,其實已經算是如今魔族所控制的區域,若是沒有足夠的配合,想要悄然無聲的潛入,難度極大!

當然對於陣法十分在行的李逸晨,談到調兵布陣之時,肯定不如劉浩然這般的老練,一番安排之下,李逸晨覺得情況似乎比自己預計的要樂觀幾分!

之前之所以五五開,其實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悄悄的潛入魔族控區的風險,如今在劉浩然的安排下,雖然這個風險還在,但卻比李逸晨想象的要容易得多,可以說如果之前是五五開的話,那麼現成算,李逸晨感覺已經差不多能達到六成。

不過為了掩護他們這一隊人的進入,自然也不是就他們五人直接潛過去,而是和這批新兵一同進入戰場。

一則是擔心魔族在這邊有眼線,若是只有五人悄悄潛入,極可能被對方所察覺,但如果與其他新兵一起,這就是正常行動,在行動之中有幾分與隊伍失散,那也就合情合理了!

二則如此一來,李逸晨作為一個新兵靠近最前線的位置也不會太過引人注意!

「這是軍團令!憑此令,你可以調動所有軍隊!」當一切商議好之後,劉浩然當即拿出一塊令牌出來!

當初給汪龍的那塊只不過是他的隨身令牌,在這軍營之內自然可以暢通無阻,但若放到戰場之上,那塊令牌便不一定有效了!

可是如今給李逸晨的這塊軍團令可就不為不同,此乃軍團長身份的象徵,手持此令發號施令,那就等同於軍團長親令,整個戰場,莫敢不從!

「謝謝軍團長!」不過李逸晨似乎並不知道這塊令牌的作用有多大,接過手之後,也只是抱拳一禮。

「好……那我們就依計行事,我現在就把汪龍叫過來!」劉浩然知道時間緊迫,此時自然也沒有太多的廢話!

距離雙方大戰也就十來天的時間,而按著他們的計劃,哪怕李逸晨再快也得要三天的時間才能潛指定區域,然後要在七天之內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哪怕劉浩然也必需承認,哪怕就是由他親自帶隊,估計也無法完成這個任務,而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盡量不浪費時間,給李逸晨更多發揮的空間。

邪惡甜心太嬌嫩 「遵令!」一切終於導入自己的預計,李逸晨自然也行起軍中之禮來。

「記住,從現在起,你只有九天的時間,若是事不可違,無論如何,一定要撤回來,哪怕同行之人死光,你都不能出事,你在!才是對魔族最大的威脅!」用秘法傳令汪龍之後,劉浩然又一臉鄭重地說道。

雖然知道此行看似有去無回,但劉浩然還是希望李逸晨能活著回來,無論成與不成!

「軍團長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大家素昧平生,無論劉浩然出於何等心思,但此刻他寧願最終放棄這次行動,也要讓自己提前一天撤回,這份情還是非領不可。

「嗯,量力而行即可,你肯深入險地已經足夠了!」劉浩然想了一下說道,「此行只要你能活著回來,成了自然不必說,哪怕是失敗,我個人也送你五千獵魔功勛!」

「謝軍團長!」雖然李逸晨目前還不知道五千獵魔功勛意味著什麼,但是既然人家開口了,他自然也要表現出自己對獵魔功勛的在乎,否則自己進入獵魔戰場的動機就顯得引人懷疑了。

重生浪潮之巔 不過雙方並沒有交談太久,汪龍便已經趕了過來,接著劉浩然便讓汪龍把李逸晨帶回新兵營去。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逸晨到也不奇怪,顯然劉浩然在叫汪龍過來的時候,就已經通過秘法將命令傳遞於他了。

不過汪龍走在前邊,絲毫沒有因為李逸晨的身份的變化而對他有何改變,彷彿李逸晨仍然只是一個他手底下訓練的新兵,同時也根本沒有多問過任何一句!

看到這裡,李逸晨也不得不佩服起劉浩然的治軍之嚴明,換著自己在汪龍的位置,李逸晨覺得哪怕是自己估計也忍不住會詢問一番。

跟在汪龍身後,很快回到之前離開的那個方格之前,隨即步入其中,眼前景象一換,轉而變成一個巨大的校場,此刻那些之前加入的新兵正在王牌小隊五人的帶領下,演練著五行滅魔戰陣。

不得不說,修為到了合體境後期的武者,學習能力的確非同一般,哪怕前後才一天的時間,但陣法的運轉,他們卻已經演練的十分熟練,不過李逸晨卻發現此刻雲若霜卻已經早他一步到了校場。

「停!」趕到此處,汪龍一聲輕喝,眾人立刻停止了眼前的演練,隨即排出整齊的隊形站在汪龍的面前,不過此時大家看著李逸晨和雲若霜的眼神之中,明顯多出幾分羨慕之色。

他們在這裡辛辛苦苦的操練了一天一夜,而作為煉丹師的李逸晨和雲若霜卻單獨開小灶,在他們看來,自然待遇是比他們好得多了。

「大家的訓練都很認真,今天你們已經完全達過培訓要求,可以投入到戰場之中!」汪龍看著眾人道,「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是要再問一句,有沒有誰不敢奔赴戰場的,現在站出來,我可以把你安排在此處混上一百年,告訴我,有沒有!」

「沒有!」回應汪龍的是整齊而響亮的聲音。

大家進入獵魔戰場的目的就是為了賺取獵魔功勛,擔心的就是上不了戰場,此刻還有誰會選擇退出?甚至培訓一天就全部通過,大家都覺得幸福是不是來得太突然了!

「沒有就好,我相信我汪龍手下也不會有軟蛋的兵!但我要告訴你們,一旦進入戰場,哪怕前面是刀山,是火海,只要命令你們前進,你們就不得後退,明白嗎?」汪龍繼續說道。

「明白!」雖然沒有真正踏足過戰場,但是對於這些基本的規矩大家還是懂的!

「好,現在開始分組,你們也知道五行滅魔戰陣乃是由五人為單位進行基礎組合,現在你們可進行自由分組,每五人組合完畢之後,選出一個小隊長,然後向我彙報!」見狀,汪龍沒有再多的廢話!

說完便直接著王牌小隊五人走了出去,顯然是他們分組留下足夠的空間。

「雲小姐,我們一組可好?」

「方小姐,我們一組可好!」

雖然前方可能是屍橫遍野的戰場,但似乎誰也不願意錯過這個美人相伴的機會,畢竟危機之中,更容易與美人建立一些感情。

而且像雲若霜這樣出自丹道谷的美人,那就更是受人追捧之極,若是能搏得她的好感,不僅能抱得美人歸,更能藉機搭上丹道谷這條線!一時之間,雲若霜的四周居然圍了十來人之多。

李逸晨雖然也是一名煉丹師,但其本身只有合體境中期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哪怕再懂丹道,在戰鬥之中也可能會拖人後退,此刻自然沒有誰去找他組隊!

看著這樣的在場景,雖然知道這只是一時之利,但云若霜的目光瞟向李逸晨之際,還是充滿著示威之意…… 「我們一起吧,你做隊長可以嗎?」然而就在李逸晨被眾人所無視之際,方雨軒走到李逸晨面前說道。

看著這一幕,圍在方雨軒旁邊的十來人不由皆是一愣!他們求著與方雨軒組隊,方雨軒對他們不置可否,卻主動來找上李逸晨,還拋出李逸晨為隊長的條件?這算個什麼意思?

一時之間,哪怕知道李逸晨是煉丹師,但大家看向他的眼光也變得有些不善起來!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在與李逸晨交過手的方雨軒心中,李逸晨的戰鬥力絕對不會輸於他們在場任何一個合體境後期的武者,而且若是有李逸晨相伴,冰火互助之下,她也能更加暴發出強大的戰鬥力,甚至在戰鬥之時,哪怕力量耗盡,只要能與李逸晨在一起,也能快速恢復!

「是啊……反正大家都認識,不如我們就一起吧!」一旁的寒武見李逸晨未開口也跟著幫腔道。

「既然如此,那就好吧!」李逸晨當即微微一笑,其實在他預計的名單中,也有方雨軒和寒武!

方雨軒身懷寒冰之氣,對於李逸晨來說同樣也是快速恢復的捷徑!

雖然李逸晨已經儲存了大量的寒冰之氣,同時還有神魂在聖戒空間中不斷修鍊儲存力量,但是進入魔族區域,一旦開起戰端,那時的消耗絕對不是輕易所能想象的,自然是多一份力量,多一份保險了!

至於寒武!當初因為在一線天之時,面對那般強盜,他們依然能堅持長遠鏢局的職業道德而寸步不退,這也令李逸晨對他的人品有著幾分信任。

這次的任務,其實李逸晨並不需要他們出太多的力,畢竟真正發力的乃是聖戒空間中的那批合體境武者,所以人品自然才是李逸晨所最看重的。

「方小姐,如果你來做隊長,我自然無話可說,但這個李逸晨雖然給我在北州係數同門,可是我們之間的不愉快想必你也有些耳聞!」見狀雲若霜不由臉色一沉道,「所以我雖然身為煉丹師,但我身上的丹藥絕對不會用於他這一隊的身上!」

啊……此言一出,所有人不由臉色皆是一變!

雲若霜這番話何止是說明她與李逸晨有過節,甚至直接表明,誰若站在李逸晨這一邊,那麼就是與之為敵,看著這樣的情況,那些靠近方雨軒,原本還想搶佔那最後兩個名額的人,不由停住了自己的腳步。

上了戰場,誰敢保證自己不受傷?一旦受傷,自然就有可能需要要丹藥!李逸晨雖然也是煉丹師,但是他的丹藥能比得過丹道谷的雲若霜?

而且就算比得過,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李逸晨去得罪雲若霜?這樣的事情,估計傻子也不會選擇吧?

甚至還有人彷彿此刻為了和李逸晨劃清界線,居然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看著這樣的結果,雲若霜心中暗喜,當即又對方雨軒說道,「方小姐,我可以邀請你加入我的小隊嗎?還有寒武,你可願意?」

不過這樣的局面顯然並不能令雲若霜滿意!既然要報復李逸晨,她就要將李逸晨徹底的孤立起來,只有這樣,在進入戰場之後,她才有機會報復,甚至借魔族之手除掉李逸晨!

「沒興趣!」方雨軒不由開口道。

沒興趣!就在眾人準備看李逸晨的笑話之際,方雨軒的回答卻令所有人不由一愣!

並不知道雲若霜已經被逐出丹道谷的眾人根本無法理解,方雨軒為何做出這樣的回復!為了一個沒什麼前途的傢伙得罪一個道丹谷弟子?這樣的蠢事居然也有人去做?

不過別人不知道雲若霜的情況,從北州出來的方雨軒又如何會不知道雲若霜的情況?

而且就算雲若霜還是丹道谷弟子那又如何?能比得過李逸晨與任空的關係?不過對於方雨軒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知道李逸晨的手段並非表面那麼簡單,同時她清楚自己只有和李逸晨一起,修為才能得到快速的提升。

「既然都已經選了,換來換去,好像也沒什麼意思!」寒武也是微微聳肩。

如果一開始雲若霜便發出這樣的邀請,估計寒武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但如今他已經選擇了李逸晨,對方再發出邀請,寒武自然不願意做那個出爾反爾的人。

何況寒武更清楚,雲若霜邀請自己並非看中自己的能力,而是因為自己站在李逸晨過邊,她針對李逸晨而已。

這麼多年混跡於天外城而沒有進入獵魔戰場,那是因為寒武一直沒有達到合體境後期最巔峰的實力,如今到了這步,他再進入獵魔戰場,自然是想憑著自己的實力,斬獲大量的獵魔功勛,進入自己心儀的勢力,他同樣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

啊……誰也沒想到寒武居然也拒絕了雲若霜的要求!

方雨軒在怎麼說也是一個大美女,此時不願意低雲若霜一疇,那還說得過去,可是你寒武一個小鏢師,現在逞什麼能啊?

戰場上有丹藥的保障,又有美女的相伴?這樣的機會常有?

不過一愣之後,大家不由又竊喜起來,畢竟寒武拒絕就意味著多出一個名額,那他們也就多一份機會。

原本以為只要自己一開口,對方必定馬上過來的雲若霜此時臉上不由一陣燥熱,彷彿被人重重的打了一耳光一般。

「好……既然你們如此看不起我,那我想到了戰場之上,你們肯定也不會稀罕我的丹藥了!誰若不想要我的丹藥,都可以到他們那邊去!」心中一橫,雲若霜不由沉聲喝道。

此言一出,之前那些站在方雨軒不遠處,原本還準備觀望之人,此刻也一個個後退開去!

親近美人固然重要,但是在戰場之下,丹藥的保障以及煉丹師的治療,在某種程度上可是關乎性命的大事,為了親近美人,而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這顯然不是一個理智的選擇。

一時之間,大家不由後退一步,將三人孤立起來。

「大家放心,就算不能在同一個小隊,進入戰場之後我們自然也是一個集體,到時候互相照應之時,我雲若霜必不吝嗇!」見狀終於找回幾分自信的雲若霜又開口說道。

不過此刻誰都聽得出來,想要得到雲若霜的照顧,那肯定不能與李逸晨他們一組。

接著雲若霜自然開始挑選起自己的同組之人,像最之前就一直表示對他有想法的南州萬相門少主馬文山,自然被雲若霜挑中,而其他三人林有華,方天熊、趙友成,雖然身後的勢力比起馬文山略有不足,但也都是一方勢力的少主!

沒被選中的人,雖然心有遺憾,但他們也明白,以他們的身份,和那四人的確沒法想提並論,此刻也只得自由組隊!

不過哪怕是自由組隊,此刻也沒有誰會蠢到去與李逸晨他們一隊,畢竟從雲若霜對李逸晨的態度,誰都看得出來,估計到了戰場之時,雲若霜不僅不幫忙,弄不好還要下些絆子,和他們一起,到時弄不好,死了都不知道為什麼。

片刻之間,六個小隊已經完成組隊,而人數之上,卻正好多出李逸晨他們三人!

「唉……這次我們這批新兵就三十三人,你們這三人小隊,到時會不會就直接留在此地呢?」看著被孤立起來的李逸晨等人,雲若霜的心中有著一種報復的快感。

「其實留下來也不錯,至少不用上戰場,沒危險,其實要不是被雲小姐挑中,我也想留在這裡,圖個保險!」馬文山一直想要追求雲若霜,此時自然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我也想留下來,就是只怕教官不會答應!」李逸晨卻是不屑一笑,「不過我很好奇,你一個被逐出丹道谷之人,哪裡來的自信!」

原本對於雲若霜,雖然大家有些恩怨,但云若霜也因此而付出被逐出丹道谷的代價,對於李逸晨來說,雙方的恩怨也可以算是一筆勾銷了,但是這個女人居然從一進來就處處針對自己,李逸晨自然也不可能讓她這般耀武揚威!

什麼?逐出丹道谷?聽到李逸晨這番話,在場之人不由臉色一變!

當眾人將目光轉向雲若霜之時,發現此刻她正一臉的鐵青,一時誰也沒再懷疑李逸晨之言!

一時之間,大家似乎也有些明白,為何身為丹道谷弟子的雲若霜還要進入獵魔戰場!原來她已經被逐出丹道谷,如今進入獵魔戰場,估計是想賺取獵魔功勛,另投他門吧?

「我們家若霜被逐出丹道谷,那又如何?她的丹道天賦同樣在她的身上,而且事實上她並不是被逐出丹道谷,而是為了我退出丹道谷,目的就是與我一同進入獵魔戰場之後,再同時投身同一勢力,以便朝夕相處!」不過就在此時,馬文山不由為雲若霜解圍道!

雲若霜若是披著丹道谷的外衣,他自然有幾分顧忌,但失去了這層保護,馬文山自然不需要對她像從前那般客氣,不過就算不是丹道谷弟子,雲若霜依然是一個大美女?

想著自己若是操作得當,便能將這個自己曾經只能仰視的美人壓在身上,馬文山的心裡同樣有著一股快意!

「不錯……我就是為了與文山一起才這樣做的!」雖然猜出馬文山的態度,但此刻雲若霜卻知道,只有按著他的說法,說自己是主動退出丹道谷,面子上才能更加好看一些,同時她也明白,自己這個秘密暴露之後,自己也只能依靠馬文山才能報復的機會…… 「大家放心,雖然若霜不是丹道谷的弟子,但是她煉製出來的丹藥效果卻不會受到影響,而戰場之中,若霜自然也不會虧待大家!」突然得知雲若霜身份的變化,馬文化覺得眼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

借著雲若霜的丹藥,在這個時候籠絡一批人,將來自己在天崖海閣也好多幾分人脈基礎!

至於雲若霜,失了去丹道谷的光環,那麼她想要再繼續混下去就得求助於自己!至少在離開獵魔戰場之前,她沒有其他選擇!

「我可以幫你實現你的想法,但前提是你必需給我殺了他!」以雲若霜的心思自然也能猜出馬文化的想法。

不過這些對於雲若霜來說已經無所謂了,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李逸晨去死!

李逸晨當作眾人的面揭穿她的底牌,讓雲若霜有一種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剝光衣服的感覺,這種羞辱令她更堅定了弄死李逸晨的決心。

「成交!只要你乖乖聽我的,我保證把他送到你的手裡,仍由你如何處置!」馬文山當即傳音回道。

「你們組好隊了嗎?」就在此時,汪龍又帶著王牌小隊走了進來。

「回教官,已經完成組隊!」眾人齊聲回答之間,不由斜眼瞟向李逸晨他們!

雖然雲若霜的身上不再有光環,但對於這種看笑話之事,大家自然也不願意輕易錯過,畢竟李逸晨能吸引方雨軒堅決不移的在他的身邊,還是令不少男性武者心中對李逸晨存在著天然的不爽!

「各隊先將隊長的名字報上來!」汪龍此刻卻彷彿沒有看到只有三人的李逸晨他們,當即開口道。

隨即各小隊立刻將隊長之名報了上去,只不過雲若霜他們那個小隊,報上去的名字卻不再是雲若霜而是馬文山。

對於這樣的結果,大家似乎又有意外,但又覺得好像這樣才更加的合理!

「你們只有三人?」將各小隊的隊長名字統計之後,汪龍彷彿這才看到李逸晨他們。

「是的!」李逸晨回道。

「那你們的隊長是誰?」汪龍接著問道!

「回教官,是我!」知道此行真正目的的李逸晨,自然不會擔心人數不足會被留在此地。

「趙龍、趙虎!」聞言,汪龍微微點頭道!

「屬下在!」隨即王牌小隊中兩個人影當即走了出來!

「這次我們新兵缺了兩人便由你們來補,你們加入李逸晨的小隊,由他擔任隊長!」汪龍接著命令道!

「是!」趙龍、趙虎同時應命之後,當即走到李逸晨他們這邊。

什麼?看著這樣的情況,所有人都傻起眼來!

原本他們還準備看李逸晨的笑話,如今人家的小隊卻有兩個老兵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