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首領!那些傭兵團的傢伙已經逃了!」一名焰匪興奮地大喊,這一戰,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傷亡,便解決掉了幾個傭兵團,這可是一件大喜事。

不過,那名被他稱為五首領的中年男子的臉色卻並不好看,他的目光,落在了先前被凌傲天殺掉的幾名焰匪的方向,臉色陰沉無比。

順著五首領的目光,那名原本興奮的焰飛臉上得意的神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震驚。

「是老光他們!」那名焰匪的眼眶瞬間紅了,「怎麼會這樣,是誰殺了他們?」

五首領沒有說話,把目光投向了烈焰谷深處。

「他們應該朝那個方向去了!」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五首領的聲音極其平靜,但所有焰匪都很清楚,他們的五首領越是平靜,就越是憤怒。

「我帶人去殺了他們,為老光他們報仇!」焰匪之間的情誼極其深厚,那名焰匪發出了一聲怒吼,就要帶著人去追。

「不必了,對方是個高手,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五首領伸手攔住了那名焰匪。

「首領,難道我們就這麼放過他們?」那名焰匪不甘地大喊。

「放過他們,怎麼可能?」五首領的雙眸中閃現出一道濃濃的殺機,「你們收拾戰利品,去與大哥他們會合,至於逃走的人,我來對付!」

說完這句話后,五首領沒有給那名焰匪時間說話,身形一閃,便向前掠出了十多米,接著,他的身體化作一道流光,朝著烈焰谷深處疾馳而去。

對於自己首領的脾氣,那名焰匪自然是一清二楚的,見對方已作出了決定,他沒有再說什麼,和其他焰匪一起,打掃起戰場來。

這一戰,可謂慘烈至極,這次進入烈焰谷的上百名傭兵,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便被焰匪殺掉了一半,剩下的五十來人通過浴血奮戰,最終成功地突破的焰匪的封鎖,回到了烈焰城。

在戰之大陸上,幾乎所有的修者都有空間戒指,各種各樣的物品自然不會大包小包地隨身攜帶,所以,那群焰匪打掃戰場自然也就輕鬆自如了,只需要將戰場上的傭兵屍體搜索一遍,將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指洗劫一空,便算是完成了任務。

這群焰匪雖然極為兇殘,但是,對於那些死去的傭兵,他們倒也還算有一絲人性,並沒有讓他們曝屍荒野,而是在他們交戰的地方隨意地挖了一個大坑,將五十多具屍體全部丟進去,再在上面填上土,將那些傭兵的屍體埋了起來。

再說凌傲天與綠朧,在殺掉幾名攻擊他們的焰匪之後,由於擔心其他焰匪發現他們,並沒有在交戰之處多作停留,直接朝著烈焰谷深處趕去。

兩人一路前行,大約走了兩百公里,身後卻依舊沒有發現一個焰匪的蹤跡。

身後雖沒發現焰匪的蹤跡,可是,凌傲天的心底卻隱隱有些不安。

「天哥哥,後面有人追上來了!」綠朧的話證實了凌傲天的直覺並沒有錯。

沒有等凌傲天說話,綠朧接著說道:「來人的速度很快,憑天哥哥你的速度,恐怕很快便會被追上,要不,綠朧帶著天哥哥加速前進吧。」

凌傲天皺了一下眉頭,憑著他的速度,向來在同級別中都只有他甩開別人的份兒,可如今綠朧竟然說對方的速度比自己快,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的實力絕對比自己要強。

凌傲天並沒有懷疑綠朧的話,他很清楚,綠朧作為一頭聖獸,雖然修為盡失,但她的許多能力卻依舊還在。

「綠朧,對方有多少人?」綠朧說的加速前進,自然是個辦法,但是,凌傲天覺得,對方既然能夠追蹤到他,就算自己加速前進,對方肯定也不會罷休,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便是將對手解決掉。

綠朧閉目略微感應了一番后,睜開眼睛,說道:「對方就一個人,不過,他的實力,應該比寒劍濤更強。」

凌傲天一驚,暗想,難道對方的實力已經進入七級戰者層次了?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想要與對方交手,那顯然是沒有任何勝算的,看來,還真的只有按照綠朧所說的,藉助她的速度先離開再說了。

似是看出了凌傲天的想法,綠朧接著說道:「天哥哥,你想錯了,對方的實力比寒劍濤強,但是,七級戰者卻還有一段距離的,寒劍濤的實力,大概是初入六級戰者巔峰,而這個人,應該快要突破六級戰者巔峰,進入七級戰者層次了。」

「看來,還有機會!」聽綠朧說對方的實力尚未突破到七級戰者程度,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天哥哥,此人不簡單,你要小心!」對於凌傲天的決定,綠朧向來是不會幹預的,見凌傲天已經有了決定,她只是輕輕地叮囑了一聲。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我知道,綠朧,一會看情況,若是我不是那人對手,你就帶我離開,知道嗎?」

綠朧點了點頭。

既然決定要徹底解決掉對手,凌傲天自然沒有再往前走,而是在原地等著對方到來。

很快,那名焰匪的五首領便出現在凌傲天的視線當中。

「小子,膽子不小哇,居然敢停下來,莫非,你認為走出了幾百公里,便能擺脫我們了嗎?敢殺我焰門之人,你就等著我焰門無窮無盡的追殺吧!」五首領的聲音充滿了寒意。

原本席地而坐的凌傲天站了起來,看向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意的焰匪五首領,微微一笑,說道:「你真以為憑你能追上我嗎,若不是在此地等你,此時,我早已進入烈焰谷深處了,現在,報上名來,準備送死吧!」

凌傲天的話,充滿了狂傲之氣,讓原本充滿殺意的焰匪五首領怒極而笑:「好個狂妄的小子,你記好了,你家大爺名為焰熾天,下輩子投胎之時,記得聽到大爺的名字,就給我滾遠些!」 作為焰匪的五首領,焰熾天對自己的實力自是極為自信,所以,在看到凌傲天的實力不過五級戰者巔峰之時,他幾乎以經認定自己可以輕鬆地解決掉對方了。

對於焰熾天那狂妄的話語,凌傲天並沒有放在心上,憑他的實力,配合上血經的增幅,實力同樣達到了六級戰者巔峰的程度,與焰熾天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焰熾天本來以為,凌傲天在看清自己的實力之後,必定會戰意全無,落荒而逃,卻沒想到,在見到他之後,凌傲天卻如同沒有發現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一般,無比平靜地看著他。

一種受到侮辱的感覺,從焰熾天的心底升起,在這一瞬間,他的殺意變得更加濃郁了。

「小子,真不知道你是傻還是反應遲鈍,死到臨頭了,卻還能保持著這分平靜。」終於,焰熾天無法接受凌傲天的平靜,如此說道。

凌傲天嘴角微微一翹:「看來,你似乎認定了我不是你的對手了,既然如此,你為何不動手試試?」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名實力遠不如自己的對手漠視,焰熾天終於忍受不了了,發出了一聲大吼,身形如電般朝著凌傲天沖了過來,手中的長鞭如同靈蛇一盤,上下翻騰著,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與對手的實力相差了整整一個等級,想要憑藉五級戰者的實力戰勝焰熾天,自然是不現實的,見焰熾天揮動著長鞭朝自己攻到,凌傲天沒有任何猶豫,血經瞬間施展了出來。

隨詁血經的施展,凌傲天體內真氣開始迅速增強,不過數秒時間,他的實力已從五級戰者巔峰提升到六級戰者巔峰的程度。

實力提升之後,凌傲天一聲大喝,腳下一動,手中的殘劍瞬間刺出朵朵劍花,迎向了焰熾天的長鞭。

焰熾天的真氣,強大而霸道,伴隨著長鞭的舞動,帶著凌厲的氣浪,朝著凌傲天卷了過來,與凌傲天的殘劍撞在了一起。

轟!

強大的氣浪,隨著兩人的破撞,瞬間擴散開來。

在這一次強烈的碰撞中,兩人的身體,同時倒飛了出去。

「好小子,難怪敢如此狂妄!」與凌傲天硬撼了一記之後,焰熾天終於明白為何凌傲天面對他時豪無畏懼之色了,眼前這小子本身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憑藉著秘法,居然有了與自己一戰的實力,不過,雖然凌傲天此時憑著施展血經將自身的力量提升到與自己持平的程度,他卻沒有半點意外之色,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充滿著自信,「你以為,憑藉著秘法,你就有與我搞衡的能力了嗎?」

看著焰熾天那無比自信的神色,凌傲天的心底沒來由地閃過一絲不安,似乎,他忽略了什麼東西。

「提升修為的秘法,在戰之大陸上雖然極其珍貴,但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可以擁有的!」焰熾天的聲音充滿了得意。

「烈焰三重天!」焰熾天發出了一聲大喝,接著,他的身體周圍開始泛起陣陣熱浪,伴隨著熱浪的不斷變化,他的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火焰。

凌傲天瞪大了眼睛,看著如同被火焰環繞的焰熾天。

在這一刻,凌傲天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當然,讓他覺得麻煩大了,倒不是因為焰熾天身上出現了若有若無的火焰,而是伴隨著焰熾天烈焰三重天的施展,焰熾天的修為,瞬間突破了六級強者巔峰,達到了七級強者中期的程度。

「小子,你現在可以安心地去死了!」施展出烈焰三重天後,焰熾天的身體周圍瀰漫著一股強大得讓人窒息的氣息,用森寒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壞了!凌傲天意識到不妙了,焰熾天的實力達到了七級戰者中期,已經不是自己所能對抗的了,看來,真的只有先離開再說了。

意識到情況不妙,凌傲天心生退意。

「綠朧!」凌傲天用意識朝綠朧傳音,打算讓綠朧先帶自己離開再說。

然而,讓凌傲天意外的是,綠朧並沒有回應他。

「綠朧,快帶我離開這裡!」凌傲天再次朝綠朧傳音,同時,目光朝綠朧所在的方向掃去。

這一看之下,凌傲天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原來,就在他與焰熾天交手的時候,綠朧那邊,也出了一點問題,此刻,綠朧的身上泛起一股濃濃的綠光,將綠朧整個身體完全包裹在裡面,此刻,她正一臉焦急地看著凌傲天,張嘴想說什麼,卻沒有一點聲音傳出來。

想要憑藉綠朧的速度離開這裡,已經不可能了,意識到綠朧同樣遇到了麻煩后,凌傲天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焰熾天的身上。

此刻,焰熾天的實力達到了七級戰者中期,已經處於絕對的優勢之中,因此,他並沒有急於出手,而是好以整暇地看著凌傲天,想要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一絲慌亂之色。

意識到綠朧已經無法帶自己離開后,凌傲天把心一橫,再次揮動著殘劍,朝著焰熾天沖了過去。

「哼!想要拚命了嗎?可惜,你沒有機會!」焰熾天發出一聲冷哼,手輥的長鞭一揮,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凌傲天憑著六級戰者巔峰的實力發出的攻擊,威力自是不弱,他手中的殘劍,瞬間便散發出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寒意,朝著焰熾天卷了過去,然而,焰熾天的實力畢竟比凌傲天更強,面對著凌傲天的凌厲攻擊,焰熾天手中的長鞭微微抖動,長鞭便如靈蛇般上下躥動起來,將凌傲天手中的殘劍擋了回來。

「小子,沒用的,你太弱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焰熾天輕描淡定地擋住了凌傲天的攻擊,再次微微抖動長鞭,將凌傲天逼退了數十米,然後,用他那森冷的目光盯著凌傲天,說道。

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了一絲無力感,焰熾天說得沒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前,他的攻擊,根本就無法起到半點作用。

怎麼辦?難道就這樣束手待斃嗎?

不!絕不!雖然明知不敵,但凌傲天卻沒有半點放棄的意思,再次大吼一聲,朝著焰熾天沖了過去。

流雲三式!奪天七絕!凌傲天所會的兩套劍訣被他淋漓盡致地發揮了出來,道道劍影,帶著凌厲的氣息,朝著焰熾天卷了過去。

「好劍法!」看到凌傲天施展出的兩套劍訣,焰熾天忍不住讚歎起來,不過,讚歎之後,他後面的話語卻讓人大受打擊,「不過,你以為憑藉著你的精妙劍法,便能讓你翻身,那就大錯特錯了!」

似乎是為了驗證自己的話,焰熾天說完之後,將手中的長鞭一陣抖動,便見漫天的鞭影開始朝著凌傲天的劍影卷了過去。

一陣能量的碰撞聲后,凌傲天施展出的漫天劍影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他的身體,也在這一次的碰撞中倒退了數十米。

「好了,該結束了!」幾次輕描淡寫地化解了凌傲天的攻勢之後,焰熾天也失去了戲耍凌傲天的心思,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朝凌傲天逼了過去。

修為的差距,已經註定了凌傲天不可能是焰熾天的對手,在焰熾天的強大壓力下,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讓這一切結束吧!」焰熾天冷冷地說道,緩緩一抖手中的長鞭,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當!

凌傲天手中的殘劍,隨著焰熾天的隨意一擊,掉在了地上。

難道,就這麼結束了嗎?殘劍脫手,凌傲天絕望了。

不!沒到最後一刻,就絕不能放棄!在焰熾天的奪命長鞭已經身前的一瞬間,凌傲天在心底發出了一聲大吼。

接著,凌傲天的身體周圍開始泛起一股奇異的精神波動。

焰熾天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六級戰者巔峰,憑著凌傲天五級戰者程度的精神修為,想要對其造成傷害,顯然是不太現實的,因些,凌傲天這次並沒有動用夢神無疆和引人入夢,而是憑著強大的精神力,與修鍊出的夢神空間溝通起來。

「精神攻擊!」看到凌傲天身上泛起的精神波動,焰熾天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不過,很快地,他眼中的詫異之色便完全消失了,「小子,雖然你會精神攻擊,但想要憑藉精神攻擊取勝,那一樣是不可能的!」

焰熾天的自信不是沒有道理的,在成為焰匪之前,焰熾天是一名傭兵強者,在大陸上行走過不少的地方,自然對精神攻擊有著深入的了解,更能夠輕易地擋下同級別精神攻擊強者的攻擊,因此,面對著實力比他弱了不止一籌的凌傲天的精神攻擊,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在他看來,凌傲天這只是病急亂投醫罷了。

對於焰熾天的嘲諷,凌傲天並沒有在意,在這一瞬間,他正瘋狂地摧動著體內的精神力,與凝成的夢神空間溝通。

轟!

就在凌傲天體內的精神力即將耗盡的一瞬間,腦海中傳出一聲劇響,接著,一股極為純粹的精神力從不知名的地方傳了過來,迅速地彌補起凌傲天損耗的精神力。 「小子!結束吧!」焰熾天瘋狂地大吼著,揮動著手中的長鞭,朝著凌傲天卷了過來。

實力不如對方,凌傲天似乎已經陷入了絕境當中。

焰熾天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得意之色,在這一刻,他似乎已經看到了眼前這個可惡的小子慘死在自己長鞭之下的景象。

一切,都結束了嗎?

就在焰熾天的長鞭即將臨近凌傲天的身體的一瞬間,一股極為強大的精神力波動從凌傲天的身體上散發出來,接著,戰場上的兩人只覺得意識一陣恍惚,便到了一個充斥著淡藍色薄霧的空間當中。

這個充斥著淡藍色薄霧的空間,正是凌傲天所凝成的夢神空間,雖然凝傲天的夢神空間是由血色空間為基礎而凝成的,但是,血色空間內的那股血腥味以及繚繞於整個空間的血霧,卻並沒在夢神空間中保存下來,新凝成的夢神空間,繚繞的淡藍色薄霧,帶給人的感覺也遠比血色空間那股血腥味和濃濃的血霧要舒服得多。

「意識空間!」進入夢神空間后,焰熾天僅僅是愣了一下,便已認出這個空間是凝傲天所凝成的意識空間,隨即,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之色,「小子,你不會以為,憑著精神攻擊,你就能反敗為勝了吧?」

隨即,他向前走出一步,一抖手中的長鞭,道道鞭影應手而出,盤旋著,朝凝傲天卷了過來,

「真氣修為,你不如我,精神修為,你也不是我的對手!」焰熾天的聲音中充滿著自信,

其實,也難怪焰熾天會如此自信,他的精神力修為雖然比他的真氣修為弱了一籌,卻依舊達到了六級戰者中期的程度,反觀凌傲天,他的精神力修為雖然不像焰熾天一樣有著一個小等級的差距,但是,由於他本身實力的原因,他的精神修為依舊處於五級戰者巔峰的層次,與焰熾天依舊有著不小的差距。

面對著自信無比的焰熾天,凌傲天無比平靜地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他,嘴唇微微一動,吐出了一句讓焰熾天氣到吐血的話來:「我是不是你的對手,你試試便知道了。」

焰熾天徹底怒了,從一開始到現在,哪怕是處於極端不利的情況之下,凌傲天一直都沒有顯露出半點慌亂之色,這讓焰熾天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在這一瞬間,他已經不想再與凌傲天作過多的唇舌之爭,一聲大吼后,身形如電般朝凌傲天逼了過來,手中的長鞭也在這一瞬間舞出道道鞭影,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面對著焰熾天的凌厲攻擊,凌傲天一聲大喝,接著,他的身前出現了一柄巨大的由精神力凝成的與殘劍模樣極其相似的巨劍。

巨劍甫一出現,便發出一聲長嘯,朝著焰熾天撞了過去。

精神攻擊,和武技爭鬥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區別,只不過,精神力攻擊比拼的是精神力的強弱,而人的精神力卻是人最為關鍵的,一旦受損,對人影響極大,因此,精神力上的戰鬥,往往比武技戰鬥更加的兇險。

由於精神力攻擊比拼的,主要是精神力的強弱,因此,面對著精神力修為不如自己的凌傲天的攻擊,焰熾天沒有半點在意,見凝傲天精神力凝成的巨劍朝他衝來,他直接揮動手中的長鞭,朝著那柄巨劍卷了過去。

由於精神力強度不如焰熾天,凌傲天精神力凝成的巨劍瞬間便被對方的長鞭卷在了其中。

「不過如此!」焰熾天不屑地說道。

「是嗎?那你再試試!」凝傲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看你……」焰熾天本來還想說看你還有何本事,結果話還沒說完,臉色就變了,因為,就在這一瞬間,他感覺到被他長鞭捲起了由凌傲天精神力凝成的巨劍竟然散發出一股狂暴的力量。

精神力自爆!與精神攻擊修者戰鬥過無數次的焰熾天瞬間明白了凌傲天想要干什委了,他竟然想要自爆精神力。

「瘋子!你這個瘋子!」焰熾天大驚失色,精神力自爆,那可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行為,就算能夠帶給敵人傷害,但是,自爆精神力之人必然也會受到嚴重的損害,畢竟,那可是實展之人犧牲自己的精神力而換來的攻擊啊。

正是因為自爆精神力對施展自人的損害極大,一般與人交手,不到萬不得已,是沒有人會自爆自己的精神力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凌傲天一上來便自爆精神的力的這種打法,弄得焰熾天的些措手不及。

犧牲精神力換來的攻擊,威力自是極為強大,即使焰熾天的精神力修為比凌傲天要強,但也不敢大意,在感覺到凌傲天打算自爆精神力的一瞬間,他一邊大罵凌傲天瘋子,一邊向後退去,那原本捲住凌傲天精神力長劍的長鞭也在瞬間鬆開。

焰熾天的反應極快,但是,與凌例天早就打算自爆的精神力相比,卻依舊慢上了一籌,就在他倉皇後退的一瞬間,那柄精神力凝成的巨劍發出一聲轟然巨響,爆炸開來。

強大的精神力波動,隨著精神力巨劍的自爆,擴散開來,瞬間將焰熾天籠罩在其中。

轟!轟!轟!……

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后,焰熾天的身形顯露了出來。

從表面看,焰熾天衣冠整潔,似乎沒有受到半點傷害,不過,細看之下,可以發現他的臉色明顯比先前黯淡了不少。

「該死的小子,我要殺了你!」一上來便吃了個大虧,焰熾天發出了憤怒的咆嘯。

然而,面對著焰熾天憤怒的咆嘯聲,凌傲天充耳不聞,只見他雙手不斷揮動,又一柄精神力凝成的巨劍再次出現在他身前。

焰熾天的臉色瞬間變了,這小子難道瘋了不成,難道,他相要在意識空間里用精神力自爆來對付自己? 命中註定撿boss 難道他不要命了?、

在焰熾天的驚疑不定之中,凌傲天精神力凝成的巨劍再次朝焰熾天飛了過去。

見凌傲天果然故技重施,焰熾天臉色變了,哪裡敢再去抵擋對方的精神力長劍,腳下一動,便向後退去。

不對,上當了!突然,焰熾天暗罵了一聲,就在他腳下一動的瞬間,他捕捉到凌傲天嘴角上浮起的一絲笑容,在這一瞬間,他恍然大悟,看來,這小子不敢再自爆精神力,畢竟,如果接連自爆精神力,對他來說,肯定會有不小的損傷的。

意識到這一點后,焰熾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猙獰的笑容,停止了後退,腳下一動,朝著凌傲天沖了過來。

「去死!」焰熾天瘋狂大吼著,手中的長鞭瘋狂地卷向凌傲天精神力凝成的巨劍。

一股極為熟悉的波動再次傳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