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羽帶著蒼冥血鴉,下了星空海船,兩人輕車熟路,踏足到冥河的區域。

在他們的身後,蕭戰、霍道成、關山刀三人遠遠跟隨過來。

當時,他們三人被星空魔炮給轟走之後,本來被嚇得要一走了之的,但怎麼想都不對頭,還是不甘心,決定追隨著鹿羽而來。

「鹿羽居然是前往冥河!」

「這是傳說中的冥河啊,上古時代有無數強者踏足這裡而被吞噬,自此再無人敢靠近這片區域!」

「沒想到鹿羽還敢踏足冥河!他真是好大的膽子!真以為自己命大不成!」

「我們要不要跟著鹿羽繼續?」

眾人在震驚之後,還是決定追隨鹿羽進入冥河。

「鹿羽這小子向來詭異,知曉一些秘密。他既然來冥河,只怕是來尋找什麼寶貝。他這天地人王都敢踏足其中,我們難道還不如他嗎。」

蕭戰緊緊的一咬牙。

關山刀揮了一下自己的大刀,沉聲說道:「先看看鹿羽尋找什麼寶貝再說,我們後面撤退不遲。」

「沒錯,要出事也是先看鹿羽出事!」

霍道成重重的點頭。

三人達成了共識。

颼!颼!颼!

下一刻,三人的身影快速掠去。

「吱呀。」

前方行進中的蒼冥血鴉,回頭看了一眼,又對鹿羽叫了一聲。

它在提醒鹿羽,後面有人追蹤。

鹿羽卻置若罔聞,都懶得回頭看一眼。

仍舊是朝前進發,一心只看自己的路。

「血鴉,這滿地都是你所需要的能量,你還有心思看其他的。」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鹿羽淡淡的說道。

「吱呀!」

蒼冥血鴉忽然激烈起來,眼神赤熱。

如今已是冥河地帶,沿著冥河兩岸,到處都是綠幽幽的土地。

土地泛著刺鼻的臭氣,還有各種噁心的氣泡冒出來。

醜惡的不堪入目。

這片土地上,稀稀落落的生長著一種生靈。

正是冥靈花!

只有死氣最為沉重的地方,才能生長出冥靈花。

在天武大陸中,無疑是冥河這裡開出的冥靈花最多。

在大陸其他地方,也稀稀落落的生長有幾朵的冥靈花,和冥河這裡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這裡,才是冥靈花盛開之地。

「吱呀!」

蒼冥血鴉本能的從鹿羽肩膀上飛了出去,去啃噬著一朵朵的冥靈花。

冥靈花上蘊含著豐富的死靈能量,對蒼冥血鴉來說,乃是大補之物。

蒼冥血鴉這萬年來能量流失太多,正需要冥靈花來補充能量。

蒼冥血鴉如饑似渴的啃噬著冥靈花。

儘管冥靈花那麼的醜惡,但對它來說,的確是最好的補品啊。

這片大地無比的骯髒,但對它來說,這就是家鄉啊……

鹿羽一路緩緩跟隨蒼冥血鴉,看著蒼冥血鴉一路啃噬著冥靈花。

他的眼神顯得有些複雜。

而對於後面尾隨來的蕭戰三人來說,可就不是什麼冥靈花的問題了。

冥靈花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補充能量的效果。他們反而是不願招惹冥靈花。

「小心怨靈!」

他們三人面對的真正問題,是怨靈的問題。

冥河中有著很多的怨靈,在感應到他們三人到來之後,頓時朝著他們這邊飄蕩過來。

以一種兇猛急促的姿態,似乎要將他們三人吞噬了才甘心。

嘩!

怨靈實在太多了,而且每一個都如此的兇悍。

這鋪天蓋地的攻勢,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恐懼。

這可不僅僅是心靈上的恐懼,蕭戰三人雖然都是巔峰人王,但也經不起這麼多的怨靈衝擊。

他們的確是面臨上了切實的威脅。

「大家小心!」

轟!轟!轟!

蕭戰三人全力的出手,合力形成著遍布周身的屏障,誓要將怨靈全部給攔截下來。

一隻只怨靈在蕭戰等人力量燃燒中消亡,但是它們每一輪的衝擊,總能在力量屏障中留下一些裂痕。

每一隻的怨靈個體,肯定是不敵巔峰人王的,但是他們勝在數量眾多。

無數的怨靈爭先恐後的衝過來,前赴後繼。

前面的怨靈死了,後面的怨靈就踩著同伴的靈魂衝過來。

它們這些怨靈根本就不怕死。

嘩!

在蕭戰三人的前方,上千個怨靈組合成了一個龐然的超級怨靈。

超級怨靈凝聚著上千個怨靈的力量,一手重重的錘擊。

轟隆!

打在力量屏障上。

蕭戰三人凝聚出來的力量屏障,居然就這樣出現了裂痕。

有一種崩潰瓦解的跡象。

這冥河中的怨靈之強,令人是觸目驚心。

「大家全力出手!」

蕭戰等人迫不得已,連自己的元神都催發出來作戰了。

唰!唰!唰!

當力量屏障出現裂痕的時候,三道元神形成了有力的支撐。

全力抵禦著怨靈!

怨靈不僅是有數量的優勢,而且個體怨靈非常的靈活。

它們無孔不入。

蕭戰三人必須要十分注意細節,要是在力量屏障之外,出現什麼缺口的話,肯定會有怨靈怕上他們的身體。

怨靈不怕死,直接就自爆身體,要拼個同歸於盡。

這是蕭戰三人最為頭疼的。

「該死的怨靈!」

「冥河這個鬼地方!」

蕭戰三人叫罵不休。

本來似他們到了巔峰人王這個層面,平時養尊處優的,很少會這麼激烈的叫罵。

也實在是因為這些怨靈實在是太煩人了。

讓他們的內心實在捉急。

而他們很快注意到一個事情非常不對頭。

那就是鹿羽!

鹿羽居然不受任何怨靈的攻擊!

按理來說,鹿羽也是圍著冥河周圍到處行進。

但是怨靈就是對鹿羽無動於衷!

沒有一隻怨靈去找鹿羽的麻煩。

甚至的,他們發現,那些怨靈何止是不去找鹿羽的麻煩,根本就是有些害怕鹿羽。

鹿羽但凡是到處,原先待在那裡的怨靈,都會遠遠的避開。 這就是差距!

蕭戰三人這邊被怨靈搞的焦頭爛額的,鹿羽那邊卻是從容應對,有如閑庭漫步。

「冥河……血色的烏鴉……怨靈見到了都要退避……」

關山刀渾身一震。

他緩緩念出這些關鍵詞,周圍的蕭戰、霍道成也都是渾身一震。

這些關鍵詞連在一起,一個可怕的事情已是呼之欲出。

「鹿羽身邊的這隻烏鴉,莫非就是傳說中的蒼冥鴉尊!」

眾人想到這個可怕的事實。

這事太不可思議了,傳說中的蒼冥鴉尊居然會成為鹿羽的靈寵。

但如果不是真的,又如何解釋這一系列的現象。

「鹿羽,你身邊的到底是不是蒼冥鴉尊!」

蕭戰大聲叫道。

前面的鹿羽卻懶得回應。

鹿羽只是陪著蒼冥血鴉尋找冥靈花啃噬。

不過對於蒼冥血鴉來說,越來越吃不下冥靈花了。

因為冥河深處的那個東西感召著它。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不知不覺,它放下了對冥靈花的尋找。

直接帶著鹿羽,一直跳入到了冥河中。

一人一獸,在冥河中遊動。

朝著前方進發。

綠幽幽的色澤蔓延上身,將鹿羽和蒼冥血鴉的身影籠罩在內。

「鹿羽他進入到冥河中了!」

「再不跟上他,就遲了!」

蕭戰等人有些驚慌,只怕自己錯過了冥河的寶貝。

「撲通!」

蕭戰三人好不容易掙脫開了一波怨靈,跳入到了冥河中。

但是他們很快發現,冥河可不是那麼好游的。

他們雖然將自身的超級金身開啟到全滿的狀態,但是冥河的水依然在快速的侵蝕著他們。

「嗤嗤!」

他們每時每刻都在感覺到,自己的超級金身,在受到傷害。

似乎已經出現了不少的裂痕。

也許過不了多久,他們的超級金身都要全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