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門口

「到了,唉,一到食堂就覺得肚子餓…」周洪現在食堂門口說著,一旁還有不少人。

「我不認識他。」站在他後面的歐陽玄很想這麼說,可是又不能真說,畢竟以後還要一起生活的。

「走吧,我帶你打飯去,早去早排隊,不然就要排長龍了。」周洪拉起歐陽玄的手,徑直向著打飯的窗口走去。

窗口裡面有一個胖胖的廚師,身上沾著一些油漬。

「喲,小胖子,你怎麼又來了?剛才沒吃飽?」廚師看到周洪,問到,又看到周洪後面的歐陽玄,「還帶了朋友過來啊。」

「大叔,我這不是胖,我這是壯!」周洪聽到廚師的話,連忙反駁,然後又帶著歐陽玄去領餐具,一邊走一邊用炫耀的語氣說:「我跟廚師大叔可熟了,等會兒讓他多給你打點菜。」

二人排隊打了飯菜,就坐在餐桌上,周洪更是已經大口吞咽,不過他還真的讓廚師給歐陽玄多打了很多的菜。雖然食堂的飯菜不像在家裡吃的那麼好,但是好在味道不錯。

可能真的是餓了,歐陽玄把那些飯菜都吃完了。一轉頭看到周洪碗里猶如小山一般的飯菜,卻還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食堂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食堂的菜是免費的嗎?」歐陽玄問到

「唔,嗯,嗯唔唔…」

「額,你先把嘴裡的飯菜拖下去在說話,不然會噎著的。」看著周洪又急著吃又急著說的樣子,歐陽玄笑著說。

「呼…舒服多了。」周洪喝了一口湯:「是啊,我們這一層的飯菜是免費的。」

「嗯?我們這一層?能具體一點嗎?」歐陽玄被他說的不明所以。

「是呀,我們這一層。這裡的食堂有好幾層呢,我們這一層是丁字層,而食堂一共有四層,分別是甲、乙、丙、丁,其中,除了甲層是專門給學院的教師和管理層用餐的地方外,剩下的三層都是給學生用的。當然,如果你足夠有錢,也可以去甲層吃飯。

乙層一般是哪些貴族子弟去的地方,丙層是商人子弟去的地方。而像我這樣的平民,一般就是在丁層吃飯。當然啦,等級越高,提供的食物就越好,環境待遇也就越高檔,不過我是去不去,聽說那裡的飯菜價格哪怕最便宜的都很嚇人…」周洪說道。

「哦,原來學院裡面也可以用錢啊…」歐陽玄點點頭。

「不不不,你理解錯了,只有食堂可以用錢,別的地方都用不了,聽學長們說,好像用的是一種叫功勞點的東西,我也不是很懂。」周洪看到歐陽玄理解錯誤,連忙幫他糾正。

二人正在討論著,突然,一群學院的老生看了過來,「喲,新來的學弟?」其中一個老生向身邊的同伴問到。

「是啊,坤哥,這一批的新生已經到了,聽說都已經入住了。」旁邊的老生應道。

「走,過去讓他們知道知道規矩。」那個叫坤哥的老生帶著他的同伴一起走了過去。歐陽玄他們周圍的老生見狀也紛紛離開座位。

「小子,吃的挺歡啊?!」坤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周洪和歐陽玄嚇了一跳,不過卻並不影響周洪的食慾,他埋頭繼續吃著。

「你好,請問你是誰啊?」歐陽玄忍著心中的不快問道,在別人吃飯時拍桌子是十分不禮貌的行為。

「我?哈哈哈哈…」坤哥聞言與周圍的同伴哈哈大笑道,「我是你們的學長,過來讓你們知道知道規矩!」

「規矩?什麼規矩?」歐陽玄察覺到不對,警惕的看著他。

「哼,規矩就是以後看到我要給我讓位置!要幫我打飯!知道了嘛?」他瞪大眼睛,兇狠的說著,還把腳放在了桌子上。

恰巧,這時周洪將自己的飯吃完了,還打了個飽嗝。看到那個坤哥抬腳往桌子上就放,又大放厥詞,便忍不住說:「哪兒來的蒼蠅,真噁心,好不容易吃飽,差點給噁心吐了。」他一邊抹著嘴巴一邊說。

「你!」坤哥聽了他的話,顯然被氣的不輕,「胖子,你很囂張啊?要不要哥幾個幫你鍛煉鍛煉,減減肥?」說著,把自己的拳頭捏的噼啪作響。

「切,小爺我這是壯!不是胖,什麼眼光。再說,就你那衰樣,還想幫洪爺減肥,還是讓洪爺我給你的臉加點肉吧?」周洪也不甘示弱,挑釁的看著他。

「算了,周洪,我們走吧。」歐陽玄見狀連忙拉住周洪。

「算什麼算!」坤哥大吼,「今天老子…」剛作勢欲打,旁邊突然冒出來一個人,在他耳邊說了什麼,坤哥眉頭一皺,似乎在極力忍耐。

「哼!先放過你們。」說完,他帶著一幫老生走了。

「呼,還好走了。」歐陽玄長出了一口氣。

「你怕什麼,跟他干啊,干不過也要干!還能讓他欺負到我們頭上來!」周洪揮了揮拳頭。

「不是干不幹得過的問題,學院里肯定是有規章制度的,意氣用事會倒大霉的。」歐陽玄轉頭他說。

「說的也是,差點忘了學院還有戒律堂。」周洪恍然,摸了摸自己的頭。

「我聽那些學長說過,因為最近新生剛搬進來,為了讓新生可以充分熟悉學校,所以戒律堂這兩天不會介入學校的事情,估計明天,新生大會過後會正式開始管理。」

「好了,我們回去吧,明天還有新生大會。」歐陽玄和周洪向著宿舍區走去。

此時,林坤的宿舍。

「老大,你回來了。你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林坤對著面前的青年,恭敬的低頭。

「嗯,的確有一些事。學院今年的新生中,我的堂弟也在裡面,你今年才剛入靈衛境,班級又離的比較近,想讓你多照顧著他一點。」青年語氣平淡,卻又讓人不容置疑。

「是,我會好好幫你照顧他的。」林坤點頭。

「嗯,記住他的名字,別認錯人了,他叫秦海。」 二人到了自己的宿舍,準備洗漱休息。

「對了,你不是要我無話可說嗎?」正在脫上衣的歐陽玄背對著周洪說道。

「啊?那麼多學姐都誇你漂亮,你還有話可說啊?難道還要我獸性大發,你才能知道你有多漂亮嗎?」嘴上說著,周洪便作勢欲向歐陽玄撲去。

「啊!別!!千萬別!男男有別!行了,別鬧了,我無話可說了,行了吧?」歐陽玄嚇得後撤一步,連忙抬手欲擋。

「哈哈哈。」看見歐陽玄的樣子,周洪哈哈笑道,「逗你玩的,小爺我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行了,趕緊睡覺吧,明天還要去演練場參加新生大會。」歐陽玄揉著小腦袋說,因為他被周洪整得有一點頭疼。

第二天,上午…

「周洪,周洪!起床了,不然你要來不及了!」吃過早飯的歐陽玄搖動著周洪,試圖要把他搖醒。不過似乎沒什麼效果,周洪還是自顧自的打著呼嚕,還一腳把自己的被子踢到一邊。

「唉,不行了,周洪你不要怪我,我可是為你好。」歐陽玄看向周洪的鞋子,上面隱約飄著一股邪氣,就連蒼蠅都不敢接近。

歐陽玄走過去,捏著自己的鼻子,用兩根手指捏著周洪的襪子的一角,還把頭扭得遠遠的,然後快速的跑到周洪旁邊。輕輕的把襪子放在他的鼻子前面,抖了抖,然後直接鬆開手指,以飛一般的速度跑去洗手。

睡夢中的周洪正夢見自己一邊吃著雞腿,一邊還坐在搖搖椅上,身邊還有一個人幫忙按摩。突然,手中的雞腿變得惡臭無比,彷彿有劇毒!嚇得他趕緊把雞腿丟掉,但是這個雞腿就跟上了膠水一樣,不管怎麼甩,就是甩不掉,嚇得他從搖搖椅上滾了下去。

歐陽玄洗手回來,剛到門口,就聽到周洪的慘叫聲,只見周洪掉在地上,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襪子,彷彿那是一條毒蛇。

「哈哈哈,你終於醒了。」歐陽玄看到他那滑稽的樣子,哈哈大笑。

「你!好你個歐陽玄,你居然這麼對我!」周洪氣急敗壞的說道。

「你別生氣啊,我這不是看到新生大會快開始了,而你還在睡覺,怎麼搖都搖不醒,所以我才出此下策的嘛。不過看樣子效果還不錯,哈哈哈。」歐陽玄連忙解釋,可是還是憋不住,笑出了聲。

「哦是這樣啊。那我錯怪你了。」周洪快速的穿著衣服。歐陽玄則走了出去,在外面等候。

過了一會兒,歐陽玄聽到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走吧。」周洪一邊系著腰帶,一邊對著歐陽玄說。

「等下,這個給你。」歐陽玄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布團。

「這是?」周洪接過來,打開一看,「包子?」。

「是啊,我看你早上起不來,怕你來不及吃飯了,所以給你帶了兩個包子,雖然可能不夠你吃,不過總比沒吃來的好。湊合著吃吧。」歐陽玄解釋道。

「謝謝。」周洪低頭看著包子,愣了一下,對歐陽玄說,「快走吧,新生大會快要開始了。」

說完,一邊吃著包子,一邊大步向前走在歐陽玄的前面,不讓歐陽玄看到他的臉。

咚!咚!咚!咚!…

演練場,隨著幾聲鼓聲,新生大會正式開始。周洪因為歐陽玄的堅持,還好並沒有因為睡懶覺而遲到,只是晚到了一點點。

大會開始,學院的眾導師坐在看台上,在更高一階的看台上還擺著七張空椅子,戒律堂的執法者在周圍維持秩序。這時看台上走來一個年輕人。

「學院的各位長老們,各班級的導師們,戒律堂的執法者們,還有台下的新生們,大家好。我是靈將級班級的導師包南,本次新生大會由我來主持。」包南對著台上的學院領導鞠了一個躬,然後又對著台下的新生介紹到。

「難得的是,今年的新生大會,我們的白衣長老,也回來參加,請大家掌聲歡迎學院的各位長老。」

啪啪啪…

台下響起掌聲,黑衣等七位學院長老,也隨著掌聲從空中飄然而下,台下響起更熱烈的掌聲,大家看到這一幕,都激動的鼓掌。

不過,歐陽玄可不是給所有的長老鼓掌,因為除了黑衣和青衣,他一個都不認識,所以他的掌聲是給青衣和黑衣的,因為此時的二人,正看著他露出慈祥的微笑。

隨著七位長老坐在椅子上,台下的掌聲也漸漸停息。「好了,現在有請我們的白衣長老,同時也是我們的副院長,為我們致詞。」

「各位學院的新生們,你們好,我是白衣,以後的學院生活里,你們可以叫我白衣導師,或者白衣長老。」白衣對著台下的新生道:「我希望每個新生都可以圓滿的從我們學院結業,出人頭地。不管你們是貧窮,是富有,是生為貴族,或者平民,請記住,在你們踏入學院大門的那一刻,那些東西對你們來說,都已經是身外之物,只有自己的修為,才是你們最重要的財產。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許你們的天賦不是很高,在別人眼中沒那麼優秀,但請記住,天道酬勤!」白衣大聲的說著,簡單的話語卻激動人心。說完,就轉身飛向自己的席位。

「謝謝白衣長老的話語,是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天道酬勤,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包南說道,「接下來,請我們的黑衣長老,同時他跟白衣長老一樣,也是我們的副院長,上台為我們致詞。」

黑衣飄身而下,站在看台上:「白衣副院長說的對,只要你肯努力,所有的外在因素都不是問題,不管是年齡,還是家世。你的天賦只是為了讓你更好的修鍊,而不是讓你去攀比。如果別人比你天賦高都在努力,你又有什麼資格不去拼搏!我相信,未來,是屬於你們的。」黑衣說著,對著台下的新生鞠了一躬,然後漂身回到座位。

「謝過兩位長老,同時也是我們聖武學院副院長的發言,希望二位副院長的發言能夠對你們未來的修鍊有所幫助。」包南接著說:「接下來,開始檢測天賦和精神力,通過天賦和精神力,學院的導師們將幫你們安排班級。」

然後,新生們在學院導師的帶領下,有序的排隊,一隊一隊的向著看台前走去。那裡放著一塊跟歐陽玄的家裡作用差不多,但是年代明顯更加久遠的石碑。 第十章:這可怎麼分??

石碑上坑坑窪窪,上面還零零散散的長著一些青苔,如果不是它的正面,離它一步之遙的地方有一個半人高的六邊形石柱,恐怕在場的所有人都會以為這是一座假山。

石碑正前方,新生們的方陣重新排列整齊。

「請排好方陣,不要大聲說話,如有違背,直接驅逐。」方陣的前方,一名戒律堂的成員指揮著新生,「稍後會有導師喊你們的名字,喊到的,去前方測試你們的天賦和精神力,都聽到了嗎!」

「是!」新生們整齊的答道。

「那好,測試開始!」

隨著戒律堂成員的喊話,檢測正式開始。導師們一開始喊各個新生嗯名字。

「陸銘!」

「到!」喊到的新生將會由戒律堂成員帶領,進行天賦的檢測,並進行登記。

「哎呀,怎麼這麼麻煩。」歐陽玄聽到旁邊的新生抱怨著:「不是在天賦洗禮上檢測過一次了嗎。」他的聲音顯的有一些不耐煩。

「你懂什麼,你在家裡檢測的跟這裡檢測的能一樣嗎?」一旁的另一個新生提醒說:「天賦洗禮的時候檢測的只是你的血脈屬性,而這裡除了檢測你的血脈屬性,還要檢測你的屬性親和度,和精神力,得到準確的數據,以便安排班級,更好的指導你修鍊。」

「哦!是這樣,難怪還要在檢測一次。」

「陸銘,火屬性,屬性親和度二級,魂流境精神力!」那個陸銘剛走一會兒,就聽到裡面有人說到。

「下一個」,負責點名的導師說:「陳瀟!」

「咦?怎麼不見陸銘回來?」陸銘的夥伴見陸銘檢測完成後沒有回來,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廢話!」另一個人給了他一個爆栗,「檢測完了,當然是分配給各屬性的長老,等候全部檢測完畢,然後帶去教室啦!」

「真是一對活寶。」周洪笑道。

「你也不差。」歐陽玄對周洪說。

「嘿嘿…。」周洪聞言,尷尬的摸了摸頭。

「下一個!」新生們都專註的聽著,生怕錯過了自己的名字,「周洪!」

「哈哈。」周洪哈哈一笑,對著歐陽玄說:「兄弟啊,哥哥我在對面等你哈!」

「呵呵,好。」歐陽玄點了點頭。

「快點,講什麼呢,磨磨蹭蹭的,後面還有一大堆人等著呢!」戒律堂的成員吹促著。

「來啦來啦!」周洪一邊小跑著過去,一邊向歐陽玄揮了揮手。

「希望周洪一切順利。」歐陽玄正想著,前面就傳來了呼報聲:「周洪!土屬性!屬性親和度五級!魂合境精神力!」

「哇!」新生們嘩然,顯然是因為前面的新生數據都沒有周洪高,太吃驚了才驚呼出聲。

新生方陣對面,「哦!不錯啊黃衣,這回倒是沒有眼拙啊?」一旁的紅衣驚呼出聲道,可見周洪的天賦有多高:「恭喜你啊,終於收了個人才。」

「咋得?你嫉妒啦?」黃衣一臉的驕傲。畢竟周洪是他在一個酒館吃飯認識的,當時周洪因為吃的太多,被酒館老闆趕了出來,剛好被黃衣撞見。

黃衣見周洪也是個愛吃的主兒,就帶著他一起走南闖北的吃,這一來二往,也就被帶了回來。不過周洪的天賦倒是給了黃衣一個大大的驚喜,畢竟土屬性血脈,在修鍊之前,精神力就有神合境的,他也就知道周洪這麼一個,而且屬性親和度居然也高達五級。

「哈哈哈哈。」紅衣笑道,「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

「我用得著你說嗎?」黃衣摸著自己的大肚子:「我本來就胖!」

「哈哈哈哈哈…」二人的對話惹得其他五人哈哈大笑。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新生的人數也越變越少,場上只剩下少部分的新生。

「下一個!秦海!」點名的導師繼續喊到。

「到!」秦海一步踏出,跟著戒律堂的成員往裡面走去。

秦海身著華服;比歐陽玄高出一個頭;頭上插著一個金簪;眉毛略顯纖細;挺直的鼻樑,刻薄的嘴唇,一對上斜眼裡充滿了高傲,感覺看誰都是低等的。因為所剩的新生不錯多,歐陽玄便看著他從自己面前走了過去,哪知那秦海看見歐陽玄看著自己,路過的時候瞪了他一眼,彷彿在看一隻小狗。

歐陽玄見狀,眉頭微皺,不再看他,低頭看著地板:「娘親和哥哥們說過,不能惹事…」緊了緊自己的拳頭。

「秦海,水屬性,屬性親和度五級,魂合境精神力!」

「哈哈哈。」藍衣大笑一聲。

「恭喜藍衣同僚,麾下又多了一位好弟子。」

「謝過眾位!」藍衣也抱拳行禮。

不遠處,林坤偷偷注視著新生大會的現場,「沒想到老大的堂弟天賦竟也如此之高。」林坤一邊把玩著手中的樹枝一邊道:「看來用得著我的機會我並不多嘛…」

「最後一個,歐陽玄!」隨著點名的導師點到自己的名字,歐陽玄也跟著戒律堂成員往前走去。

「雙手按在石柱上。」

「好的。」歐陽玄回答說。

很快,那塊古老的石碑上亮起刺目的白光。「光屬性血…。」還不等戒律堂成員完全記錄,石碑的白光突然被一半黑光所頂替。

啪!

突然發生的一幕讓他連筆掉在了地上都全然不知:快!快叫兩位副院長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