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似乎是被坑啊。

而且,這一幕,有些似曾相識啊。

蕭寒哪裡還敢多待,身形一閃,撒腿就跑,一邊跑還一邊怒罵:

「蕭炎,我日你祖宗啊,你個坑貨!」嗨,諸君,我一直沒有放棄本作。在上一次我鄭重地向你們提出來了,我想對本作進行大修,然後重新開一本書重新開始講述。

我現在修改到第六章,考慮到觀感調節了節奏、增加了角色之間的小互動,希望到時會給你們更舒服的講述節奏跟更清晰明了的故事線索,一個更有趣的故事!

本作會在明年六月五日再次出發,希望你們還會在,感謝你們。

《地獄求生者》關於更新的一點報告 嗨,諸君,我還在呢。感謝還會看到這裡的你們!如之前所說,我在進行卷一的大幅度修整,在趣味性跟表達上進行了很多的改動,比如再突出男主角們在十幾歲年紀所表現出來的活潑愛鬧跟

「幼稚」,希望到時會讓你們看到一群真正有少年感的男孩子。女孩方面,或者該說整體而言的全體出場角色們都更側重特點的描述,希望我增加的部分會讓你們感到有趣。

其實我這次確實是改動巨大,增加的配角乃至提及的名人、異界的品牌都力求營造出一種虛構世界的真實感與新鮮感,希望我會成功!

然後我想重點提提《希羅芙菈之劍》這篇,這個篇章將會成為新版本里卷一前部分很重要的一章,它對我的意義在於風土人情的正式重視表現。

一直以來雖然同樣認真,但第一張地圖白世確實沒有用心設定風土人情,也許這就是卷一卷二無聊的重要因素之一。

想要補充特色美食的偶然想法促成了這次看地中海美食紀錄片的素材收集行動,然後再延伸到北海漁場、維京風俗,於是我這次終於又可以增加更多東西,風情美食、魔獸退治、污染治理、戰船火祭、聖人遊行、風暴大潮,希羅芙菈這樣一個小地方可以寫更多更真實的東西。

這一次我終於更將虛擬世界的角色們當作活生生的人看待,但願這次修整能讓我想象中的奇幻世界更真實更美好吧。

之前因為把第一張地圖作為升級的跳板而少花了心思,可是這恰恰是大多數主要角色的出生地、成長地,是我的傲慢懶惰疏忽了其中的人情味,這次我想還他們一個有自己風土人情的天地。

說了這麼多零碎的事,我其實最想說的是,我一直不夠成熟,但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想要進步、想要跟你們分享我的故事,也希望能通過我的努力得到你們的回應,知道你們看得還開心,知道我的努力也不全是無用的。

那麼,六月再見!修改後的草稿將會以新書的形式放出,後續的消息我會再回來跟你們說的,所以……謝謝你們,希望能在成績更好的新書里再會! 琴閣。

自從自從成立之後,蕭寒和蕭雪琴便搬到了這裡,在偌大的琴閣莊園之中,二人都有著自己的專屬閣樓。

夜,已深了。

喜盈門 空氣中,有著涼意瀰漫,四下一片寂靜,只有天際的一輪明月,在靜靜地傾灑著清冷的光輝。

這時,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偷偷溜進了蕭雪琴的閣樓。

「是誰?」

蕭雪琴感知力也不弱,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她從床榻上迅速起身,美眸盯著窗外的黑影,俏臉泛冷,冷喝一聲,空氣之中頓時有著冰冷的寒意席捲。

「雪琴,是我。」房間外,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聞言,蕭雪琴這才收斂氣息,隨即走上前去將房門打開了。

「你怎麼渾身上下都是樹葉還有草,衣服還劃破了?」

打開房門,看到蕭寒頗為狼狽的模樣,蕭雪琴柳眉微挑,隨即她走到蕭寒面前,幫後者清理衣服上的臟物。

一聽到蕭雪琴提到這個,蕭寒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又在心中將蕭炎那個坑兄弟的傢伙給狠狠問候了十七八遍。

等來年風起時 蕭炎那混蛋,居然坑兄弟啊,太可惡了,害得他被那頭斗王階別的雪魔天猿以及林修崖幾位斗靈巔峰的老生,給足足追了八條街,不對,是八十條街!

「唉,雪琴,別提了,這次我馬失前蹄,一不留神居然被蕭炎那混蛋給坑了。」

蕭寒搖了搖頭,輕嘆道,心裡有些憋屈,想不到他堂堂坑大仙,居然有一天會淪落至此,一世英名盡毀啊,真是越想,蕭寒越覺得憋屈,這必須得找個機會坑回來啊,不然他坑大仙的面子往哪兒擱?

「蕭炎坑了你?」聽得蕭寒的話,蕭雪琴正在幫蕭寒清理頭髮上雜草的縴手,不覺一滯,她一對明眸有些狐疑的看著蕭寒,眼神有些古怪,這壞蛋會被坑?

「我不相信,蕭炎可比你要老實多了,他不是那種人,你坑他了還差不多!」蕭雪琴又說道。

「噗嗤!」

聞言,蕭寒身子一軟,差點兒沒一口老血直接噴了出來。

蕭雪琴說,蕭炎,老實人?

「……」蕭寒額頭黑線直冒,一時間竟無言以對,這還是她媳婦嗎?咋就胳膊肘往外拐呢?

「雪琴,我也是老實人,說得都是老實話,蕭炎剛才真的坑了我,你相信我嗎?」蕭寒看著少女,弱弱說道。

「不信。」少女搖頭,道。

蕭寒:「……」

蕭寒很受傷,一臉委屈的小表情,他不想活了,他走到窗邊,想從這閣樓上跳下去。

見到蕭寒的模樣,蕭雪琴有些哭笑不得,隨即她走過去,主動挽著前者的手臂,微笑道:「好了,跟你開玩笑的。」

聞言,蕭寒看了眼蕭雪琴,隨即手臂又在少女胸前蹭了蹭后,他那受傷的小心靈方才好了些。

「雪琴,這是地心淬體乳,對修鍊大有裨益。」隨即蕭寒遞給了蕭雪琴一瓶地心淬體乳,他眉尖挑了挑,又叮囑了道:「雪琴,這幾天如果有人來琴閣找我,你就說我不在,我準備閉關衝擊斗王境界。」

剛來迦南學院時,蕭寒是三星斗靈,加上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已經到了七星斗靈,所以他想藉助手中的地心淬體乳,閉關衝擊斗王之境。

「有人找?」聞言,蕭雪琴小嘴喃喃,狐疑地看著蕭寒,看蕭寒的模樣,似乎是惹了什麼事兒一般。

蕭寒尷尬一笑,隨即徑直離開了。

————

翌日。

正如蕭寒所言,一大早,便有人找上門來了,而且一個個面色都有些不善。

找上門的,自然是林修崖、韓月、嚴皓等一眾強榜強十的老生,昨夜他們返回內院之後,當即畫出了蕭寒的畫像,打聽之下,他們自然很快便知道了,原來那人,就是這段時間在內院名聲大噪的新生蕭寒。

所以,一大早,林修崖行人便怒氣騰騰地來到了琴閣。

「我的天吶,我沒看錯吧,居然是林修崖,韓月,嚴皓他們,這可都是內院強榜前十的風雲人物啊!」

「他們怎麼全都來到了琴閣,也是想加入琴閣嗎?」

「加你個頭啊,你沒看到林學長他們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嗎,似乎出事了。」

林修崖等人的突然到來,也是琴閣眾人一個個都是驚訝萬分,一時間議論聲如同潮水般掀起,這幾人太有名氣了,沒想到今日都來到了琴閣,這是要做什麼?

「你們的閣主蕭寒,可在?」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琴閣門口,林修崖對著圍在門前的眾人,詢問道,臉色不是很好看。

居然都是來找他們閣主的?

聞言,琴閣眾人一怔,看來真的出事了。

「他在閉關修鍊,這幾日,不見客,抱歉了,林學長,你們請回吧!」這時,人群中,一道倩影走了出來,自然是蕭雪琴,看著林修崖幾人的模樣,此刻她也是猜出了昨晚發生了什麼,心中有些無奈,這壞蛋真是夠能惹禍的。

「沒事,我們等著他出關便是。」林修崖看著蕭雪琴,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艷之色,這麼漂亮的女孩,在內院可不多見。

「林修崖,你們是來琴閣找麻煩的?」這時,紫妍走了過來,目光在幾人身上掃視了一眼,說道。

「紫妍學姐,我們並非來琴閣找麻煩,也並無惡意,此來,只是想來找蕭寒討一樣東西,所以還請此事紫妍學姐不要插手,我們不會傷蕭寒分毫。」林修崖說道,他彬彬有禮,頗有風度。

聽得這話,紫妍也無話可說,畢竟林修崖等人又不是來找麻煩的。

紫妍看了眼林修崖,隨即離開,邊走路,邊往嘴裡塞糖果,沒有再管。

「林學長,那隨你們等吧。」蕭雪琴說了一聲之後,也轉身離去了,她心中不覺無奈一笑,若是等到那傢伙出關,恐怕林修崖幾人都不敢再開這口了吧?

林修崖、韓月幾人倒也是真有耐心,就真的在琴閣之外靜靜等著,他們也沒有找琴閣之人的麻煩,他們只為蕭寒而來。

林修崖幾人,皆是內院的風雲人物,他們齊聚琴閣門口等蕭寒的消息,很快便在內院中瘋狂傳來。

眾人很疑惑,那蕭寒到底幹了什麼,怎麼會讓林修崖幾人堵門求見?

「蕭炎哥哥,你知道蕭寒對林修崖他們做了什麼嗎?」磐門中,熏兒好奇向蕭炎問道。

「呃,這個…可能那傢伙欠了林修崖他們的錢吧。」蕭炎摸了摸後腦勺,有些心虛道。

「欠錢?」熏兒小嘴裡嘀咕了一聲,美眸狐疑地看了眼蕭炎。

————

林修崖幾人這一等,便是一個月。

然而,一個月過去了,蕭寒依舊沒什麼動靜,這也讓得林修崖幾人有些等著急了。

首先坐不住的,便是那嚴皓。

「快去把你們閣主叫出來,我們幾人已經等了一個月了,已經夠給他面子了,他若再不出來,老子今日就拆了你們琴閣!」

嚴皓對著那守門的兩位學員,沉聲道,可是憋了一肚子呢,恨不得將那混蛋狠狠揍一頓。

聽得這話,那守門的兩位學員可謂嚇得不輕,當即跑進了琴閣去叫人。

不一會兒,蕭雪琴等人一批琴閣核心成員迅速涌了出來。

咚!

然而,還不待雙方開口多說什麼,這時,整座琴閣猛然劇烈顫動起來,像是發地震了一般,四周的房屋全都在震動。

眾人皆是一驚,很多學員都從房間中跑了出來,目光全都投向了琴閣方向。

發生什麼事了?

轟!

下一刻,在琴閣深處,陡然驚起一道巨大的轟響聲,似乎是一間房屋炸裂了,

嘩!

眾人目光看去,只見在那琴閣深處,有一道能量光柱衝天而起,那光柱中涌動著極為可怕的力量,根本不是一般學員能夠具備,只有在一些內院長老身上方才能夠感受到。

那是,斗王!

這一刻,內院之中,無數道驚疑的目光投向那琴閣深處衝天而起的光柱。

眾人一臉震驚之色,在那琴閣之中,居然有人晉級斗王?

緊接著,在內院中無數道學員的驚訝目光注視之下,只見那衝天而起的光柱中,一道背生幽黑雙翼的青衫身影緩緩走出。

咻!

這時,只見青衫身影背後的幽黑羽翼一振,頓時消失在了原地,當他的身影再次浮現之時,便已經懸浮了琴閣大門口的上空。

青衫身影背生幽黑雙翼,幽光在羽翼之上流轉,隱隱散發著恐怖的能量,看上去,猶如一對霸道的魔翼。

此刻,青衫身影傲然而立,風吹得他的衣衫獵獵作響,整個人顯得氣勢逼人,儼然透著上位者的風姿。

與此同時,他那極具威嚴的目光掃向了下方的林修崖、韓月等人,淡淡的聲音傳出:

「你們,找本閣主何事?」 嗨大家,我又回來冒泡了!這本書,直到現在也還有你們支持,我確實是受寵若驚,謝謝你們!

而我的承諾也不會變,這本書是會寫到最後的!可是我想把這個故事換個書名重開,所以過段時間后這本書就不叫《地獄求生者》了,請知曉!

那麼這本書會叫啥呢?讓我隆重介紹一下——《特急!速呈各魔法相關部門——關於阻止穿越者在異界大地落地生根結出碩果的決定》,擺上奇幻分類的正式名字就是《特急!

速呈各魔法相關部門》了,作為精髓的後綴比較長,就作為我們之間的默契吧哈哈哈……我希望這本書被提起來時能被簡稱《結出碩果的決定》,很有靈性的名字不是嗎?

根正苗紅充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能量誒!在這段時間裡,我並沒有閑下來喔,我又做了一些素材積累和閱讀,同時重新對故事內容做了補充修改。

重新修正後,故事的整體脈絡會更清晰,也會有更多日常氣息,從風俗習慣、美食特產到國際交流,我都重新作了補充,也一樣你們會覺得這真的是更完整更有趣的故事。

為了做到日更的同時不影響質量,我打算延後到九月重開故事,屆時希望你們會更喜歡本書!

本書現有的內容會以更好的面貌重新展現,我期待能給你們驚喜!從不棄坑的我,一定會為自己和你們做到最好!

雪松的未來也拜託大家了,敬請期待?(‘ω’)?第一次測試開始,新書籌備中,更多消息敬請期待。介四你沒有見過的船新版本這次測試單詞能否空行TorgenvidynjrSmedasOrichalcum

《地獄求生者》復更測試 琴閣內突然爆發的斗王氣息,頃刻之間,便引得內院為之轟動!

此時,內院之中,很多學員都跑了出來。

樹上,屋頂上,放眼望去,儘是一片黑壓壓的人流,無數道學員的驚駭目光皆是投向了琴閣方向。

只見,在那琴閣大門口的上空,蕭寒背生一對幽黑雙翼,幽光流轉,在他身體之上纏繞著極為可怕的鬥氣,氣勢駭人。

遠遠看去,那傲然立於虛空的蕭寒,就猶如一尊絕世魔王降臨人間,他鋒利的眼神從諸人身上掃過,像是睥睨眾生一般,竟然無人敢與之對視。

「這蕭寒居然…居然晉級到了斗王?!」

看著那鬥氣化翼的蕭寒,內院中的眾學員皆是一臉震驚的表情,要知道,這蕭寒進入內院,才不過數月時間而已。

然而,就是這數月時間而已,他竟然率先踏入斗王之境,這簡直就是一枝獨秀,遙遙領先諸天驕!

即便如林修崖等一批內院頂尖的天之驕子也全都被其甩在身後,不是林修崖等人不夠優秀,而是蕭寒比他們更秀,此等修鍊速度實在太過恐怖,一般人都是望塵莫及。

眾人知道,也許只有像這樣獨領風騷的學員,方才算得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吧!

你們,找本閣主何事?

此時此刻,那因震驚而沉寂的場中,只有蕭寒那淡淡的聲音在回蕩著。

聲音很平淡,但是不知為何,這聲音從此刻的蕭寒嘴中吐出,竟是那般的威嚴與霸氣。

聽得這話,那剛才還怒氣騰騰說要拆了琴閣的嚴皓,此刻腦袋低了下來,人蔫了,徹底沒了脾氣。

拆了琴閣,此刻誰敢?

恐怕不待他們拆琴閣,蕭寒揮手之間便先把他們給拆了。

下方的林修崖、韓月等人抿了抿嘴唇,也不敢再多言,只能吃個啞巴虧了,不過苦等了一個月就等了這樣的一個結果,林修崖等人皆是感到很憋屈,而且心中甚至還有著一絲失落,一個進入內院不過數月的新生,竟然將他們給超越了,這結果,一時間實在難以讓他們接受,心頭或多或少難免有些挫敗感。

跟這蕭寒一比,他們,真的能夠稱之為天之驕子嗎?

「告辭!」

隨即林修崖、韓月等人對著蕭寒抱拳說了一聲之後,便紛紛離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