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葉處不用葉天指點也知道該幹什麼了。 說時遲,那時快,葉處再笨都知道一旦錯過這個機會就晚了,他忽然單膝跪地,身上湧出一陣金黃色的內力,護在他身體周圍,飛一般地朝著月引撞了過去。

月引也慌了神,此時躲避是肯定沒用了,他心一橫,乾脆和葉處硬懟一招。

「哈!」月引飛快凝出一個手印,然而葉處也已經沖了過來,「崩!」一聲巨響,兩人的武技撞在一起,眾人紛紛伸著腦袋往前看去,看這場比試是誰贏了。

葉處被震得直接摔回了擂台中間,臉色煞白地躺在地上起不來了,而月引則摔在了台下,直接昏了過去。

「月引!」月家長老帶著月如意飛快地跑了過去,而葉青也縱身一躍,跳到了擂台上去,將葉處摟了起來。

「葉處?你趕緊怎麼樣?」葉青飛快地問道。

葉處臉色雖然煞白,但是表情卻很開心,「族長,我贏了,我贏了……咳咳咳!」緊接著便嘔出一口鮮血,吐在了擂台上,顯然是震傷了肺腑。

葉家其他族人也急忙跑上擂台去,葉青將葉處交給他們,叮囑道:「帶回府里去,請個郎中好好看看。」

台下的月引不知道傷勢如何讓,不過也被月家的人背走了,那月家的長老狠狠地瞪了葉青一眼,便拂袖重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葉青也並不畏懼,白了那長老一眼,跳下了擂台。

「這一場,葉處勝!」那長者還是宣布了結果,月如意和月家長老臉色鐵青,原本感到葉家實力很一般,沒想到自己的人居然已經連輸了兩場了。

「咣!下一場,月飛對戰葉城!」比試並沒有因為兩個人的受傷而中止。

月如意對身旁的月飛道:「我看葉家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可千萬不要大意。」

「嗯嗯,我知道了。」月飛本來也同他們一樣,並不是很看重葉家的人,但是前兩場的失利讓他改變了看法。

按照葉天的設想,這場修為的比試是取前三名,目前月家兩個人已經輸了,假如這場月飛贏了,他肯定會再次挑戰葉家的其他兩人,以此來挽回顏面,畢竟他們月家是明月城公認的第一大家族,比試可以輸,但是這面子絕對不能丟。

再者只要將月家的三個人全部打敗,葉家就將這三個名額全都佔了,接下來就沒有再比試的必要了。

葉城和月飛兩人緩緩走向了擂台,月飛怒目看著葉城,說道:「看看你們葉家乾的好事!」

總裁弟弟別太壞 葉處撲哧一聲笑了,回答道:「月少爺,這裡是擂台,拳腳無眼的,你們的人學藝不精,受了傷怪誰啊?」

「哼!」月飛冷哼道,「好一個學藝不精,我看看你的本事如何?」月飛說罷,便將渾身氣息釋放出來,葉城吃驚道:「你居然已經是殺徒了?」

月飛冷笑著,緩緩將自己的殺魂凝出了身外,一個手掌古鏡懸在月飛身前,帶著濃濃殺氣,「剛剛你要是和我認慫,我也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你一馬,你居然敢和我講學藝不精,哼哼,今天月引的仇我替他報!」

葉天搖搖頭,該死的傢伙,這個月飛居然已經覺醒了殺魂,那就不好辦了,讓一個鍊氣九段的人去對陣殺徒境界的,實在有點強人所難。

葉青對葉天說道:「葉城只有鍊氣九段的修為,你去告訴讓他不要勉強,實在不行認輸算了,輸給這個月飛,並不丟人。」

葉天搖頭道:「父親,咱們還是先看看吧,要是會出現危險,我們直接救下認輸便可以了,現在直接認輸,恐怕會被月家人說是嚇怕了。」

葉青點點頭,覺得葉天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他已經提起了內力,隨時準備上擂台救人。

葉城吃驚歸吃驚,但是還不至於直接被嚇得認輸,雖然這把比試輸的幾率十分大,但是輸人不輸陣,葉城還是擺好了架勢,準備和月飛好好打一場。

唰唰唰!月飛嗤笑道:「還要死撐著嗎?」他面前的那面古鏡在他的操控下,飛速旋轉著,猶如一面圓形的快刀。

鐺!月飛手一揮,他的殺魂便朝著葉城斬了過去,葉城毫不猶豫地向前一躍,一面躲開月飛的殺魂,一面貼近到了月飛跟前。

八手拳!葉城忽然發難,對著月飛打出一套飛快地拳擊,速度之快,彷彿葉城同時長了八隻手,台下看眾發出一連串的驚呼聲,葉城的拳術至少已經超過了剛剛的月引。

然而更快的是月飛的反應,他居然可以在八隻手的攻擊下遊刃有餘地全部躲開,而他的雙腳自始至終都沒有移動過分毫。

葉城打完一套便飛快地跳離了原地,因為他已經感覺到月飛的殺魂已經轉回來了,果然,葉城剛剛調走,那面古鏡轟然斬在了他剛剛站著的地方。擂台又一次被斬塌了一塊,葉城倒吸了口涼氣,這傢伙下手真狠。

「你這傢伙就是仗著自己的殺魂而已!」葉城激道。

月飛聽到葉城這樣說,笑著回擊道:「我沒有殺魂照樣打敗你,不過你別想用激將法,今天你輸定了!」

福運娘子美又嬌 說話間,月飛的殺魂又斬了過來,葉城無奈地沿著擂台不斷躲避,而月飛也看到葉城一直想近他的身,不過,在月飛嚴密的攻擊下,葉城始終沒有機會。按照這樣的節奏,葉城要麼認輸,要麼就得力竭而死了。

「跑啊……我看你能跑多久!」月飛操控著殺魂不停追殺,就在葉城快要放棄之時,葉天的聲音出現了:「往我這邊走,誘惑他的殺魂朝你這個方向飛!」

聽到這句話的葉城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幾個翻滾之下跳到了靠近葉天的擂台邊緣。

「站在那裡別動!」葉天說道,葉城瞪大了眼睛,懷疑自己聽錯了,小巧的古鏡帶著破空聲飛斬而至,葉城瞪大了眼睛,感覺自己今天就算完了。

「跳!」葉天命令道,葉城飛快地高高躍起,那古鏡斬在了葉城腳下,直接這裡斬塌了。 木屑紛飛,其他人嚇得趕緊往外跑,生怕被誤傷,那古鏡緩緩從台下升起,葉天飛快地說道:「就是現在!攻擊他的殺魂!」

葉城立刻用盡全力,將力量集中在自己右掌上,一掌轟在了那面古鏡上,一柄小劍也趁著混亂的人群忽然刺向了月飛的殺魂。

眾人還未看清了發生了什麼事,遠處的月飛忽然臉色一白,噗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不甘心地栽倒在了地上。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月飛依然不甘心。

「小飛?小飛?」

「少主?」

月如意和那長老推開人群,驚慌地跳上了擂台,月飛是他們月家的少主,要是出了閃失他這個長老可擔待不起。

那長老驚慌地扶起月飛,月飛看起來並沒有受太大的傷,只不過他還是不願意相信自己地殺魂就這樣輕易地被人打散了。

那長老把了把月飛的脈相,感到月飛並沒有什麼大礙,便放心了,他扭頭朝著葉城怒喝道:「你這小子使了什麼旁門左道的功夫,打傷了我家少主?」

葉青和葉天也已經跳到了台上,護住了葉城,葉青也喝道:「月長老,你休要含血噴人,誰用了旁門左道的功夫?葉城只是將他的殺魂擊散了,殺魂連著本體,他才受的傷。」

「胡說!」月家長老一點都不相信,「就憑他鍊氣九段的修為就想打散我家少主的殺魂,你以為老夫是三歲小孩嗎?」

葉天插嘴道:「月長老,這並不是絕對的,您家少主本就是殺徒初期的修為,使用了這麼久的殺魂,內力本身就已經有些接不上了,只要全力一擊,打散並不是什麼難事。」

聽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孩教訓,月長老更加不給面子,回答道:」你是誰?這裡哪有你這小輩說話的分?「」他沒有,我可有?「葉南天低沉的聲音忽然傳來,葉天扭頭看去,宋遠橋。葉南天等人已經走上了擂台。

剛剛擂台上亂成了一團,宋遠橋他們看不下去,所以過來了。葉南天的話讓月家長老不敢回答,月家的老頭也裝模作樣地訓斥道:「大長老你太無禮了!」

宋遠橋看到氣氛十分尷尬,一個不好,明月城的兩大家族在這裡打起來就不好收場了,他急忙上來打圓場:「諸位,本城主舉辦這次比試只是想選拔一下青年才俊,順便讓明月城的青年才俊以武會友,切磋比試要點到即止,不過這難免會有損傷,諸位不要因此傷了和氣。」

葉南天和月家老頭也自然借坡下驢,賣宋遠橋一個面子,便附和道:「城主所言極是!」

宋遠橋案子忖度了一下分量,剛剛的比試中,葉家可是一匹黑馬,所有的比試都贏了,還打傷了月家兩人,若是再打下去顯然是不可能了,但要是將前三名都給了葉家,可能機會得罪月家。

宋遠橋在明月城裡已經待了多年,這點人情世故還是明白的,他飛快的思索了一下,笑呵呵地宣佈道:「既然這次比試本就是為了選拔青年才俊,我和幾位在台上都看得清清楚楚,月家三位少年和葉家三位少年都是人中龍鳳,既然這樣,就都入選了吧。」

宋遠橋這樣也算是給月家的一點補償,葉天白了一眼這個見風使舵的傢伙,月家估計為了這次比試出了不少力,要是他們一個名額都沒有,恐怕也說不過去。

葉家那老天便作揖說道:「那就多謝城主慧眼識英才了。」

儘管月飛還是十分不滿意,不過事情只能這樣算了,宋遠橋宣佈道:「今天的比試便到此為止吧,明天還有煉丹術的比試,請諸位都回去準備吧。」

宋遠橋都下了逐客令,眾人也很識相地紛紛告辭,古豐和宋遠橋一起朝著城主府里走去,估計是要準備明天煉丹術比試的事情。

葉南天帶著葉家諸人走下擂台,朝著家裡走去,這次比試葉家可是大賺了一筆,家中的少年居然全都打敗了月家的人,真是揚眉吐氣了一回。

想到這些葉青和葉南天便忍不住滿面春風地笑了起來,葉南天道:「葉青,你這次回去要好好獎勵一下這三個小傢伙,他們這次可是功不可沒啊!」

葉城走在後面,喊道:「其實不用獎勵我,這都是……哎呦!」葉城正要把葉天的事情說出來,葉天卻忽然掐住了他一下。

看到葉天的眼色,葉城也立即明白過來葉天不讓他說,葉青問道:「葉城?你想說什麼啊?怎麼話說了半截?」

「哦哦哦……這都是他應該做的……」葉天笑著幫葉城接了過去,葉城也飛快地說道:「對對對,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不用獎勵……」

葉南天也讚許地說道:「不錯不錯,居功而不自傲,這些孩子真不錯,看來咱們葉家真是人才輩出啊!」

葉天笑笑,葉家哪裡有這麼多人才,這差不多都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三場比試,全都是他暗中施加援手,才能打敗月家的,不然以葉城他們的實力絕對是三場慘敗,這臉丟的實在有些大。

最後的打月飛那場,葉天也是豁出去了,那個月家長老確實說得對,以鍊氣九段的修為想要打散殺徒境界的殺魂,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殺王實力的確實是輕而易舉。

好在當時月飛將擂台斬塌了一段,葉天借著人群的掩護出了一招,直接擊散了月飛的殺魂,不然葉城那場必敗無疑。

晚上,葉天的小院里忽然來了三個人,正是葉城、葉處他們三人,在葉萱兒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葉天得而房間外。

「哥哥?葉城哥哥他們找你。」葉萱脆生生地說道。

葉天坐在床上說道:「讓他們進來吧。」

吱呀,門開了,三人走進了葉天的房間里,見到葉天,他們三人便一同施禮道:「少主,白天一直沒有機會向你道謝,這次來便是專門道謝的,沒有你的暗中幫助,我們今天必敗無疑。」 「道謝?」葉天笑著回答道:「道謝就不必了,咱們都是葉家的人,為的都是咱們家族,你們好好修鍊,於家於己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葉天說的是實情,他幫他們獲勝也是為大局著想,也不是有意施恩收攏他們,這番話十分坦誠,他們三人聽了也對葉天的胸襟更加佩服。

「你們幾個傷勢怎麼樣?」葉天忽然想起他們今天還受了不小的傷,居然現在還能來回走動。細看葉處,臉色就有些不正常。

葉處回答道:「不礙事,暫時不能運功,不過來回走動還是沒問題的。」

「額……少主。」葉蝶從身上取出一個藥瓶,雙手奉在葉天面前,柔聲說道:「少主,大恩不言謝,這是這次老祖賞給我們的靈液,說是可以加快修鍊速度,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葉天擺手道:「這你們留著吧,我用不到,你們現在都在鍊氣九段徘徊,有了這靈液,你們應該能在幾天內突破到殺徒。日後我們還要和月家的人結伴出去,必須提高你們自己的實力才可以。」

他們三人的實力應該都在月家族人之下,不過一方面是葉天在暗中幫他們才打敗了對手,另一方面月家平時就很輕視葉家,所以才讓葉天抓住機會,一舉擊敗,所謂驕兵必敗就是這個道理。

經過這次事情,葉家在明月城的地位一下子便高了許多,但是同時,他們也會引起其他家族的忌憚,他們必須提高自己的實力才行,否則其他家族說不定會一起扼殺葉家變強的趨勢。

「既然如此,我們就都退下了,不打擾少主修鍊。」葉城恭敬地說道。

「嗯。」葉天並不挽留他們,他們說了要走,葉天便重新運功,繼續修鍊九玄踏天訣。

明天就要開始煉丹術的比試了,這次也應該是最後的比試,宋遠橋應該會很重視,畢竟丹師在這明月城裡唯一還算可以的副職業,像陣紋師,鑄器師這些,基本沒有人報名,一來對人的要求太高,而來,明月城的財力根本養不起這些人。

翌日,葉天早早洗漱完畢,便走出了小院,在葉家大宅門口,葉南天、葉青還有許多葉家小輩居然都在大門口等他。

「父親,你們這是在等我?」葉天納悶地問道。

「當然是在

等你,你今天可是主角,務必也要拿個第一回來!」葉青充滿希望地說道。

第一自然穩穩的,葉天擺擺手,說道:「你們不用去,在家裡等我好消息就是了!」

別人要是這麼說,葉南天他們肯定覺得是在自大,但葉天這麼說,那就是自信了,葉南天回答道:「這種比試在明月城裡也算是難得,讓他們都去湊湊熱鬧吧。」

葉天也不再回答,葉家眾人便浩浩蕩蕩地趕往了城主府外,正如葉南天所言,這種煉丹術的比試在明月城裡也是難得一見的,所以今天的人相比較昨天的,只多不少。

昨天的四個擂台,已經拆的只剩下一個了,台上擺著十二隻丹爐,看來前天的測試又刷下來很多人,現在的前三名,都要在著十二個人裡面選了。

葉南天徑直走進了城主府,他屬於貴客,而葉家其他人則站在原地等待比試的開始,沒多久,人群中引起一團騷動,「來了來了!要開始了……」

宋遠橋帶著葉南天、古豐等人走出了城主府,侍衛將觀看的人群推開,給宋遠橋讓出一條路來,登上了昨天的看台。宋遠橋坐

在椅子上,對著手下做了一個手勢,那人立即宣佈道:「煉丹術比試開始!」

葉天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聽到上面念自己的名字,便跳上了台去,擂台還算大,放了十二個丹爐,相互之間距離夠大,並不會相互干擾。

葉天站在第一個丹爐面前,還有一張木桌和一個盒子,不知道今天他們要比什麼,不過比什麼都不重要,反正葉天不相信明月城裡還有比他煉丹術更高的人。

待到十二個人全部依此站好,那長者便開始宣布今天要比試的內容:「你們聽好,今天的比試規則是沒人煉製一枚一品丹藥凝神丹,這種丹藥所需要的藥材都已經放在了你們的盒子里,你們必須要將這枚丹藥煉製好,然後取最快的十個人進入下一輪比試。」

葉天伸了個懶腰,終於開始鄙視煉製丹藥了,前幾次比試的都只是煉丹術的基本功,不過那些基本功都能被淘汰的人以後就可以告別丹師這個職業了。

「現在所有人打開盒子,檢查你們的藥材是否完好,有的趕緊說,待會兒比試一旦開始,將不再提供任何藥材。」

葉天打開盒子看了看,這凝神丹雖然是一品丹藥,但是掄起煉製難度來講,應該屬於一品丹藥中最簡單的一種了,他需要的藥材就是兩種,一種是安軒草,一種是朱果,這些都有凝神定氣的功效,煉製出的凝神丹可以用來壓驚定神。

煉製的步驟也都寫在了紙上,就貼在放藥材的盒子上,這次比試也不再限定時間,只不過看誰快了,只要你是前十個煉製好的便可以順利通過。

在場諸人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什麼紕漏后,便沒人說話了,那長者立刻宣佈道:「開始!」

葉天緩緩地運起體內的魂火,開始簡單的熱爐,按照正常的情況,他絕對是第一個煉製好的,而且這次比試雖然表明上是比誰練得快,但是實際上卻是看誰煉製得穩。

如果你煉製好了卻沒有凝神丹的功效,那便是不合格的,即便你再快都用,因為他們剛剛已經宣布,不再提供藥材了,也就是說每個人只有一次機會煉製。

丹爐熱好,葉天將安軒草丟進了丹爐里,魂火包裹著安軒草,慢慢地烘焙著,綠色的草汁很快便提煉了出來,汁液在魂火地牽引下,飛出了丹爐,葉天將他裝進了藥瓶里,又重新將朱果丟了進去。 「嗯?」葉天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這株朱沙果是不是太大了?葉天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朱沙果丟進了丹爐里。

雄厚的魂火飛快地煉化著朱沙果,朱沙果很快也化作一團紅色的汁液,葉天也將它裝進了瓶子里,葉天晃了晃瓶子,感覺這瓶子里地朱沙果的汁液似乎太多了,如果就這樣煉製,顯然會影響凝神丹的藥性。

葉天看了看盒子上的紙條,朱沙果和安軒草的比例居然是一樣的,葉天不解地搖搖頭,雖然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煉製過這種低級的一品丹藥了,但是朱沙果的藥性是很強的,如果放的太多,會直接改變藥性的。

就在葉天拿捏不準之時,月如意的聲音忽然響起:「我煉好了!」

「喔!月家大小姐已經煉好了!」

「真不愧術月家的人,煉製得好快!」

台下的人紛紛大驚小怪地附和著,葉天便乾脆停了下來,等著另外一個老頭過去驗丹,那老頭匆匆走過去,接過來月如意遞來的瓶子,將裡面丹藥倒到了手心,聞了一聞。

「嗯,不過,這是凝神丹,恭喜你月小姐!」

月如意邁著蓮步,緩緩地走了下去,台下眾人不由得投來各種羨慕迷戀的眼神,葉天還在暗自揣度,雖然這紙上是這麼寫的,但葉天擔心這又是月如意玩得鬼把戲,若是朱沙果的分量多了,凝神丹的藥性就會讓人變得嗜睡。

葉天一咬牙,還是決定相信自己,他飛快取出一半的朱沙果的汁液與安軒草的合在一起,開始煉製,兩種汁液緩緩結合在一起,慢慢凝成了一顆小巧的丹藥。而此時又有兩個人煉製好了丹藥,那老頭又過去驗丹,一人見到自己通過了,平靜的走下了台去,而另外一人的丹藥卻是不合格。

「什麼?藥性不過關?你胡說,本少爺煉製的丹藥怎麼會藥性不過關!」那人明顯不服氣,那老頭也並不退讓:「老夫在珍寶閣見了無數丹藥,還會看走眼不成?」

原來是珍寶閣古豐的人,那人還要多說,已經被侍衛強行帶下去了,葉天招手喊道:「我的也好了。」

但是這次來驗丹的卻是另外一個老頭,他緩緩走了過來,拿起了葉天的藥瓶將凝神丹倒在了手心裡,聞了聞:「嗯,行,藥性可以,你通過了了。」

葉天這才鬆了口氣,走下了擂台,他瞥了一眼月如意,月如意慌忙地將眼神看向了別處,很顯然,月如意剛剛一直在盯著這裡。

「果然又是你在耍花樣!」葉天立刻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那月如意肯定是覺得自己的威脅太大了,無論如何也要將自己打倒,甚至改了自己的藥方,還好自己對藥理十分精通,不然就真的中計了。

台上的人還在緩緩煉製著,或許是太緊張了,時不時還會有人不小心將藥材直接燒毀的,這種事情對於葉天來說真是太可笑了,明顯的連魂火都控制不好。

由於最後一輪只選十個人,然而真正通過的卻只有六個人,剩下的不是燒了藥材,就是丹藥不過關,葉天也是哭笑不得,自己當時拒絕參加這種比試真是正確的決定,和他們這種水平的一起比試,贏了完全沒有成就感。

而剩下的六個人裡面則是再選前三,跟隨宋遠橋去他那個什麼高級宗門裡,葉天和月如意又重新上台,看最後要比試什麼。

台上僅剩下六個丹爐,葉天和月如意站在一排,葉天靜靜地等著結果,一臉無所謂地樣子,而月如意則滿臉凝重,因為他們月家剛剛輸了昨天的比試,今天要是再輸了,她們明月城第一大家族的臉可就丟盡了。

「這最後一場比試難度很大,希望你們有個心理準備。」

葉天撲哧一聲笑了,你們再難能難倒哪裡去?你們撐死了讓他們煉製二品丹藥,再難一點,恐怕只有他葉天一人可以煉出來。

「這次煉製的是一品丹藥回氣丹,你們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一個盒子,裡面放著你們需要的藥材,不過裡面多了一樣,你們必須要根據自己之前學的藥理,選擇合適的藥材煉製,這次煉製還是老規矩,前三個煉製好的勝出。」

聽了這樣的規則,除了葉天一臉淡定,其他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甚至發愁,那長者大聲喊道:「開始!」

其他人迫不及待地打開了自己桌子上的盒子,想要看看到底是多了哪味,然而他們也分辨不出什麼,只能看盒子上地紙條的表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